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166章 社会性死亡的风行者(2更)
    “闭嘴!”阿纳斯特里安雷霆大怒:“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小心思,更不想看到什么所谓人类支援兽人的证据,现在我们需要人类!一如2800年前一样!立即!马上!”

    达尔坎深深地低下头,他眼里的怨毒简直是毫不掩饰的。

    可他能怎样?

    他什么都做不到。

    这就是情报的缺失了。

    高等精灵根本没有得到古尔丹背叛跑路的消息。

    准确地说,是整个联盟都不知道古尔丹跳反,他们只知道有两批兽人先后离开。袭击兽人所在的阳帆港,全部都是基于麦当肯对历史的了解,夸张地说,就算打赢了这一仗,联盟都不知麦当肯怎么赢的。

    也没谁敢确定,那个强得离谱的半神级术士是否还在银月城下的兽人营寨里。

    太阳王再强,还不是被狗蛋一巴掌拍死的命?

    这才是太阳王和银月议会投鼠忌器的最重要原因。

    看到议员们都沉默了,太阳王无比头痛。

    突然间,达尔坎发话了,直接点名:“风行者将军,你跟那个人类很熟吧。今晚你连夜坐龙鹰过去,你可以许下你认为合适的任何代价,你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将人类的部队带回来。”

    奥蕾莉亚全身一僵,愕然抬首,她可以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射来的不友善目光。

    很熟?

    她不知道为什么‘斯坦索姆公爵应温蕾莎请求,派大军出击就是为了救回里拉斯’这消息会在银月城传播得那么快。

    她只知道,此时此刻,这些高傲的精灵贵族没有丝毫感激人类的救援,反而以看‘叛徒’的眼神,打量着她,打量着她这个自高等精灵被流放后,已经为逐日者王室和议会服务了七千多年的风行者家族代表。

    这才是让奥蕾莉亚最心痛的!

    阿纳斯特里安本能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想劝阻,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问询贝洛瓦尔:“议会的意见如何?”

    几个议员互相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贝洛瓦尔首肯道:“议会认为……合适。”

    “那就麻烦风行者爱卿跑一趟吧!”

    太阳王的话,无疑让奥蕾莉亚遭遇到精灵世界里的【社会性死亡】!

    这是王命!

    带不回麦当肯的大军?

    你就是废物!你没完成王和议会的命令!你就是导致精灵城更多同胞丧生的罪魁祸首!

    带回了麦当肯的大军?

    你就是叛徒!你肯定一早跟人类内通了!你身为叛徒所许下的任何诺言都是不算数的!

    要履行诺言?

    你风行者家自己先填上去!

    奥蕾莉亚能深切感受到整个精灵高层的焦躁不安与恐慌绝望,她更痛恨达尔坎这种家伙,身居高位却不干正事。

    在达尔坎带头下,整个精灵高层已经到了完全不要脸面的地步,不管人类提出什么苛刻条件,都答应了再说,反正城毁人亡就啥都别说,至于回头人类是否能要账成功,就看人类的本事了。

    “遵命!我的陛下!风行者家族,不,是所有为奎尔萨拉斯战斗过的游侠,都希望在奎尔多雷的历史书中,能留下一个公正的评价!”奥蕾莉亚悲愤欲绝,这一刻?她的心里充满了另一种绝望。

    7300年前,狂热追求魔法奥秘的这些精灵被暗夜精灵流放,进而分家。以风行者家族为首的游侠家族?选择追随与自家关系更好的达斯雷玛逐日者。五百年后?跟逐日者王家一同创立奎尔萨拉斯。

    七千多年?游侠们不知流过多少汗,流过多少血,却在即将国破家亡之际?被法师派捅一刀。

    危难来临前?她振臂疾呼,却叫不醒一群装睡的大老爷。

    危难来临后,她沉默不语?却被安上了御敌不力的罪名。

    她完全可以想象到达尔坎的龌蹉?可是她最尊敬的国王和各位议员?当着她的面同意了这一切。

    奥蕾莉亚不绝望才怪。

    无法面对奥蕾莉亚悲愤而炽热的目光?阿纳斯特里安终究点头:“银月城不会忘记每一个勇士的贡献的!”

    “好!”奥蕾莉亚转身就走?不带一丝犹豫。

    当她步出议会大门?看到了风尘仆仆,个个带伤的部下,突然不忍心,她实在无法告诉他们国王的决定。

    哈杜伦的脸一下子变色:“大姐头,呃?将军?事情怎么了。”

    奥蕾莉亚强忍着愤怒?说出了国王和议会的命令。

    别说希尔瓦娜斯的双眸几乎点着火?连其它游侠家族的代表都感到接受不了。

    大家心中都有着同样的悲戚与不安——万一那个斯坦索姆公爵狮子大开口,要永歌森林南部的领土怎么办?

    希尔瓦娜斯双手抱胸,抿着唇:“大姐?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三妹对那个公爵的评价很高,都来信说……说要跟他一起不回来了。她就不好好说明白,到底是效忠还是跟那公爵过日子。”

    奥蕾莉亚扶额,自家唯一的嫡子还在斯坦索姆公爵手上,她还完全没那个余裕去思考,要怎么把弟弟赎回来……

    坐着龙鹰,奥蕾莉亚飞上天空,一路向南,刚绕过兽人的营地就碰上人类的狮鹫骑士侦察兵了。

    一听说她要找公爵,这些家伙立马大呼小叫,愣是找了十多骑过来,一路护送她到110公里外的人类大营。

    这边,收到消息的麦当肯相当好奇:“奥蕾莉亚作为银月城使者过来?”

    旁边的温蕾莎也好奇:“不对呀,一般来说,使者都是法师才对。不会找游侠当使者的。这个,要我陪你么?”

    麦当肯点点头。

    就在最新建的碉堡里,麦当肯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奥蕾莉亚。

    毕竟是临建的碉堡,就不要指望太华丽了。没有铺上地砖的水泥地上,覆上了地毯,墙上挂上绒布挂饰和斯坦索姆的家徽,这就完事。没法追求太多。

    “很久没见,很高兴看到你还相当精神,奥蕾莉亚风行者将军。”

    “感谢您的关心。我很好!”奥蕾莉亚轻轻躬身:“我谨代表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逐日者陛下,以及全体奎尔多雷向您问好,斯坦索姆公爵。”

    不管怎样,风行者家大姐的容姿无可挑剔,一个简单的行礼,都那么光彩照人。

    “这次来,有什么事?是逐日者陛下依然选择追究我们损坏阳帆港得事么?”麦当肯语带调侃。

    “公爵阁下,您无须在意达尔坎德拉希尔议员那条恶毒的疯狗。这仅仅是德拉希尔议员的个人行为。”奥蕾莉亚用最平和的语气说出犀利的咒骂,这强烈的反差让麦某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足足愣了三秒。

    他哑然失笑:“将军,这并不像一个使者应该说的话。”

    奥蕾莉亚一声叹气,旋即,她的眸子锐利起来,锋芒直逼麦当肯双眼:“在说正事之前,我有一个疑问——今天银月城下的兽人突然获得了大批精良装备。请问公爵阁下是否有下过转送武器给兽人这样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