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玩的游戏成真了 > 024.(混账混账混账混账!...)
    只要想到那三族在过去几十年里都在用他们圣泉洗脚,花精灵还是很气,但这个架,他们打不下去了。

    神重新赐下一潭泉水的意思非常明白。

    花精灵哪怕论皮皮不过……

    情商还可以的。

    他们便不去看本土三族在用的那潭水,只当那不存在,专注自己这个。

    “得把圣水保护起来,绝对不能再让那些人玷污了。”

    “他们亲眼见到神为我们赐下这些,是给我们的,他们总不会乱来。”

    “是的,打这些天我看出来了,他们非常重视神明对本族的评价。”

    “谁不是呢?我们不也是吗?”

    “但是神遗弃了我们,我至今也不明白……正如那矮人所说,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法隐瞒欺骗,既是这样就不可能有误会,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说到这个,花精灵们又是一阵沉默。

    有人鼓起勇气打破僵局――

    “刚才我就决定了,不再去想从前的事,往后同这里的人站在一起,报答在我们孤独无依之时接纳了我们,赐给我们这一整片森林的神明大人。”

    只要想到刚才那一声声关怀,她就觉得通身都有了力量。不止是孤独的心有了凭依,好像未来也有了拼搏的方向。

    年轻的花精灵憧憬着在最痛苦绝望之时对她伸出手来的神明,决定从今天起为她开弓。

    “那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有机会的话,希望还能见到族人们,现在先把生命之花种下去,看看这片森林里有些什么,再来决定今后的路吧。”

    “拿出我们的看家本领,好好报答接纳了我们的神明大人。”

    ……

    他们将生命之花的种子种在圣水潭边,捧圣水来浇灌它,滋养它,祈求它快快破土赶紧发芽。

    种子种下之后,花精灵才仔细看了自己的新家园。

    这片森林里有这好几种不同品质的土壤,可播种生长条件不同的植物。树木多是一些常见的品类,惊喜也有,他们在圣水潭东边发现了一片风神木。

    这是一种含风属性的木头,用它打造成弓可以大大提升射速。

    既然是花精灵的家园,鲜花自然少不了。还有蜂巢,他们看到挂在树上的白玉蜂巢了。

    真好!

    感觉只要忙碌一阵子,就能酿出最美味的鲜花酒,还有最香最甜的蜜,这对神明来说兴许不算什么,但他们很想亲手做点什么,来回报借给他们容身之处的女神。

    “我还想种些药材!”

    “我就专心照看生命之花!”

    “我准备好好练习射术了,我要成为这边射术最强的人!”

    “你们都想那么远了?那那那我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呢?”

    “你可以记下我们这段经历,写成诗,谱成歌,让它流传下去,让以后的人知道神的仁慈。”

    “就这么办!”

    已经说完的四个看向队伍中最后一人,想听听他的目标。

    那是个异常俊美的男性精灵,皮肤雪白,唇色淡淡,耳朵尖尖……用再挑剔的眼光去看都好看至极。他面朝着本土三族所在的方向,说:“我想做出点事给接纳了我们的神明看看,或许从乌迪尔王妃下手。”

    跟着熊猫人来到这里的是两拨人。

    花精灵是其一,还有就是乌迪尔王妃和她带着的护卫随从。

    现在花精灵服顺了,但是副本里出来那些还没表态,花精灵们想着他们和对方至少都是精灵,应该可以沟通,准备充当一回和平大使,解决掉持续一段时间的冲突,变相同本土三族服个软,为以后打个良好基础,也给神明看看他们的能力。

    机会来得就是这样巧妙。

    五个花精灵才合计完,就发现乌迪尔王妃处于好奇已经来到林子边。他们顺势将人请进来,给对方看到了这一片新的圣水潭。

    然后哪怕是被国王捧在手心里的得宠王妃,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里突然出现了一片密林,还有圣泉,怎么来的?”

    “是此间神明慷慨赠与的。”

    精灵王妃露出疑惑的表情,花精灵们便将他们的经历说了一遍,说本来都快没了生的意志,被神抛弃对他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事情,这意味着再也无法回归故土。

    在即将完全崩溃的时候,这里的神明挽救了他们。

    “你可能此生都没遇见过这样慈悲的女神,她包容了我们的一切,接纳我们,赠予我们这片森林。

    我们不仅有了居所,有了自己的圣泉,还有了一颗希望的种子。

    我们将不再留恋过去,决定追随这位善良慈悲的神明开始全新的生活。”

    精灵王妃被震撼了。

    本族圣泉说送就送?

    还有他们口中希望的种子,总觉得是比圣泉还要珍贵的东西。

    不管怎么看,这几个花精灵都是外人,刚来的,过来就没干好事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本土三族干架,差点用箭把请他们过来做客的熊猫人扎成蜂窝。

    像这种来找麻烦的也能得到馈赠?

    他们老家都不一定有的圣泉水,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神啊?

    她怎么就那么能呢?

    精灵王妃特别纠结,她有一肚子的牢骚,又不知道该从何发起,话到嘴边愣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善解人意的花精灵提议说:“要不要放下成见,重新了解这里的人事物?或许您可以多留一些时候,或许您愿意住在我们这里。”

    看到旁边澄净清澈的圣泉水,感受着那勃勃的生机,精灵王妃确实心动了。

    她当初也不是资源离开老家的。

    纯粹是出了事不得不走,既然从精灵之森离开了,去其他地方差别不大,她就选了富贵安逸的王宫待着。

    不快乐就是背井离乡带来的。

    要是像花精灵建议的留在这里,虽然也是背井离乡,区别也有,这里有圣泉啊!精灵王妃一寻思,决定就像他们说的,在这儿多待一阵子,至少等喝够了圣泉水再告辞。

    这样的话,就不太好意思继续跟别人的信徒打下去了。

    总不能喝着人家神明赐下的水,揍着人家神明庇护的人。

    那不合适。

    精灵王妃在心里做了让步,但她身居高位已久,嘴上不太好说。花精灵看出来,又道:“正好我们准备去和熊猫人他们谈谈,或许可以顺便替您传个话?”

    “那你告诉他们,本王妃想在这边待一阵子,我不会白白吃喝用他们的,我在这里的时候,我这些护卫侍从随他们借用。”

    花精灵果然去见了带他们过来的熊猫人,也替副本里出来这霸道王妃把话带到了。

    熊猫人看到平地起密林就感觉不妙。

    好家伙!来做客的竟然准备留下来,看那几个话里话外的景仰崇拜,熊猫人族长清晰的知道同自己争宠的从今天起又多了一方。

    说起来就是悔、就是恨!

    本来是因为心中骄傲才向别人吹嘘了自家神明的好。

    现在好了,这五个倒霉蛋稀里糊涂成了没神要的孤儿,竟然靠卖惨牵动了母神的恻隐之心,让母神给了他们容身之处!

    混账混账混账混账!

    明明在副本里还高高在上,还不屑呢,现在说留就留?

    他咋有脸?

    “你们的信仰就这么不坚定?神不要你们你就真不回去了?你倒是坚持啊,努力啊,不吃不喝跪上三五七年用执着打动他呀!这就放弃了?老家的同族也不要了?拍拍屁股你就重新开始你怎么那么能呢?”

    熊猫人族长捶胸顿足恨铁不成钢。

    花精灵以前就老搞外交,能看不懂他?

    这一看就是酸,就是不想把神分出去,他们并不上当。刚刚经历了巨大变故的花精灵确实还没完全走出,听了那种话还是扎心,想起那些事还是难过……

    但他们不还嘴,不争辩,把神明给他们容身之所以及他们确定要留下来的事情说了。还说了本族擅长的方向以及副本出来那个王妃让他们带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留下好些个熊猫人迎风落泪。

    “我们的神太善良了,什么都可原谅,什么都不计较,所以才会……”

    话没说完这熊猫人就挨了抽。

    族长超凶的让他闭嘴。

    骂精灵可以,神不是给信徒随便议论的。

    “我只是觉得咱们女神太好了,太太太好了,本来是可以不管那五个麻烦精的。”

    “我神慈爱,你们继续忙去,我找尤金还有诺德说说。”

    尤金――现任龙血人族长。

    诺德――现任矮人族长。

    他们照常在圣水潭边见了面,本来习惯性的就要坐下,往水里伸脚。刚坐下去仨族长想起来了,这一潭是那些精灵拼着开罪神也要守护的圣泉?

    虽然不清楚圣泉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做什么用。

    但是总感觉在知道它身价之后就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快乐泡脚了,时常会有我脚是不是不配的心虚。

    族长们互相看着彼此,都希望对方先伸脚,这样就可以说服自己假装没事淡定跟上。

    因为大家一个想法,谁也不肯当第一,结果他们都到了祖传的洗脚池旁边,都坐下了,都把裤腿撩上去了,就尴尬的盘了个腿儿,谈起了事情。

    “都怪你把精灵引来,本来不知道的话根本不需要纠结,现在还要想想咱们这个脚以后还泡不泡。”

    要平时被对头这么批评,熊猫人族长绝不答应!

    这不是心虚吗?

    他蔫耷耷的有气无力道:“这怎么能怪我?我哪知道?”

    “不是你出去乱说话?”

    “我是说了!难道你们没说过?神是那么的光辉,那么的伟大,那么的慈悲,不应该赞美吗?明明是那群精灵不要脸,前面还在跟我们开战,现在竟然说要留下来,他们信仰都是纸糊的吗?”

    “你说什么?????”

    “谁要留下???”

    ……

    ……

    熊猫人族长就把事情叙述了一遍,重点放在我神慈悲,神不忍心,赐下了那一片栖身之所,精灵真就厚脸皮的接受了,准备忘记圣水洗脚的仇恨留在这里生活。

    总之这群精灵就是没信仰没原则没脸没皮!

    “假如是我做了令神误会的事,我拼死也要证明自己!”

    “我就不会被神误会,我们矮人的信仰是最坚定的!”

    “所以你个长黑眼圈的把精灵引咱们这儿来送不走了?以后我们要和他们做同伴?”

    哪怕皮厚,哪怕学了医药知识,熊猫人族长还是怂。

    他怂兮兮的说:“……不全是坏处,他们说可以把那些特别能打的借给我们,我们可以让他们传授外面的知识和剑术。想开点,哪怕和其他神比起来,我们的神明也是最光辉那个,神将来还会吸引更多信徒,精灵就算今天不来,以后都会有。”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想打死你个熊猫人!”

    精灵啊,长得就精贵,还会写赞美诗唱赞歌?

    那岂不是长在了能让神高兴的点上?

    想到这里,诺德的手微微颤抖。

    “我觉得,这个脚还是得继续泡!不要中了那些精灵的圈套,他们把水说得那么稀罕,我们要是听进去了,不泡了,怎么去疲解乏?怎么美容养颜?

    想想下次祭典,我们三族黑不溜秋的,边上几个精灵白净细致光彩照人,神只看到他们怎么办?”

    熊猫人族长想了想:“我们反正一身毛……”

    正想说泡不泡都那样,他就挨了两位老对手的批评!

    “你就这么自私!

    精灵是你带过来的!

    是你个黑白胖子搞得我们进退两难!

    现在你没关系了?

    你凭什么没关系?”

    熊猫人族长吞了下口水,说虽然我没关系,但是我选择和老朋友站在一起,我们三族同进退!

    “说得好,那这个脚还是得继续泡,现在就泡!”

    “要是他们没骗人,这真是圣水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这一潭子水从我们祖上就用作泡脚,还有不懂事的小崽子往里头嘘嘘,就算水还是那么的清澈,你敢喝不?

    反正喝是不敢喝,不继续泡还能咋?白送给精灵?”

    这个反向思维太棒了。

    对嘛。

    你下不去口喝。

    又不可能白送出去。

    最好的办法是不是维持原样?来这儿泡脚也算水尽其用了,兴许就是因为常来泡脚,大家总是这么健康,每天都精力充沛。

    成功说服自己之后,三个族长又把脚伸进去。

    伸进去就是一声喟叹。

    爽!

    圣泉泡脚就是爽!

    爽完回去之后,他们三个分别又接到女神神谕。大概是说宽容是美德,虽然精灵们过来之后主动挑起了一场战斗,但是他们也有理由,多萝西强调自己不是要批评哪个,只是觉得大家应该原谅可以原谅的,团结可以团结的。

    总之花精灵暂时回不去故乡,他们可能要留在这里挺长时间,多萝西希望他们别在这事上纠结,看看别人的长处,抓住机会学习。

    传达神谕的同时,她也给每族补发了一样好资源。

    给矮人的是酒泉一口,用这个水酿酒很是香醇,酒正好是矮人的最爱。

    给熊猫人是药泉一口,用它制药能增强一定的效果。

    给龙血人是血池一口,经常去泡泡可以强筋壮骨增加身板硬度。

    这都是多萝西去探索圣泉的时候顺便出的,眼瞅着跟了自己六十年的崽子看到刚来的精灵待遇如此之好悄咪咪吃醋了。

    多萝西寻思着不能因此埋下祸患,就从探索出货里面挑了挑,把自己人用着合适的发了,不太合适的准备等下次互助会交易出去。

    三位族长的反应和多萝西预想中完全一致。

    他们本来心里可没底了,又准备各种开会,各种商议讨论,这时候却得到自己信仰的神明关照。

    酒泉、药泉和血池都是好东西呀。

    也合适他们。

    一感受到来自女神浓浓的关爱,三位族长哪还有不自信的,都意气风发的认为自己果然最得神心。

    既然神最爱我那就没有问题,花精灵爱留就留吧,女神大人想要看到的合作和学习也得积极开展起来。

    多萝西发完资源稍微出院子走了几步,过会儿再看本来蛮横霸道的NPC王妃已经把她带来的随从和护卫借了出去,她让剑道宗师去教授剑术,让药剂宗师去指导修建教室和加工坊,准备在建成之后正式开课。

    不管是剑术或者药剂学,好像都是和熊猫人匹配度最高。

    黑白团子一下变得好忙好忙。

    多萝西看着精灵在习惯这边的生活,看着本来的三族更加上进,她神域已经脱离了发展的最初期,现在信徒们都有了自己的进化方向。

    矮人打起来是战士,退下来是装备锻造大师,可以提供本方所需全部装备。

    龙血人战法双修,以后会是战场上的绝对主力。

    熊猫人有事救人没事制药,遇袭能提剑自保。

    精灵的数量还少,现在可以搞搞奇袭放放冷箭,刷脸没问题,谈判也OK。

    多萝西看着神域内哪怕到了冬天还是热火朝天的,全部信徒干劲十足,就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