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玩的游戏成真了 > 045.(是神呀,神来过了。...)
    为了邀请神,花精灵艾斯特尔去神庙跪了半个月,这半个月他连口果子也没啃过,只是勉强用圣水续命,大概就是实在撑不住了才稍微喝一小口这样。

    其他所有时间里,他都在祈祷。

    祈祷神能看到他们为音乐会精心准备的样子。

    他和族人谱写了新的乐曲,还为乐曲填了优雅动人的赞美词,这是全族的心愿,都太想给神听一听。

    神没有回应。

    起初艾斯特尔没觉得怎样,在连续祈祷七天之后,他心里就忐忑不安起来,觉得神是不是不感兴趣。

    又想到神在他们绝望哭泣的时候那么温柔的安慰过……

    她不是那么冷漠的,绝不会对花精灵全族的心意视而不见。

    或许和其他神聚会去了。

    也可能有其他事。

    总之不应该抱有怀疑之心应该坚定的继续祈祷,他靠着自我安慰跪过了艰难的十六天,终于在十七天的时候,她信仰的神吃完夜宵,和姐姐一起简单收拾完毕,又结束了一段姐妹闲谈,舒舒服服泡了个澡飞扑上床准备睡觉,临睡之前她想起来往小世界内瞄了一眼。

    本来被热水泡得软绵绵困哒哒感觉随时能睡过去的,这一看,多萝西精神了!

    妈呀!

    我的妈!

    这又怎么回事?

    怎么有个挂着大大黑眼圈苍白虚弱好像随时都会死掉的尖耳朵跪在她神庙里?

    看到的瞬间多萝西一个激灵把绿眼睛都瞪圆了。

    这是得了绝症吗???

    看起来是很像癌症晚期没救的样子,难道是来见本女神最后一面的?呜呜别啊,让神亲眼看到她虔诚信徒狗带也太虐了,这精灵看起来很年轻,没到死的时候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什么病圣水都救不了?

    对了……

    他谁啊???

    多萝西把视线调低,让自己平视过去,仔细一看。

    !!!

    他不就是上次被选中带去参加显摆大会那个,叫什么特尔的精灵?记忆中是很好看的,他在副本里面当众痴汉的样子多萝西至今记得。

    为什么?

    那么养眼的精灵为什么成这样了???

    因为刺激太大,多萝西没绷住放出神识让自己显了形。神模糊的虚影就这样出现在自己身前,不足两步远的地方,艾斯特尔当场落泪:“我的神……”

    多萝西听着这个气若游丝的声音,那个揪心啊。

    她在信徒看不到的地方深呼吸一下,问:“怎么搞成这样?”

    花精灵才想到自己在这儿祈祷十六天了,这十六天,他没休息过也没进食,更没有好好收拾自己,现在肯定很狼狈。意识到这,艾斯特尔局促起来,他感到羞耻,不敢再直面自己憧憬的神,深深的伏跪下去。

    “我们写了歌谱了曲,用心排练了很长时间想请您听一听。”

    这不重要吧?“你为什么这样?这么虚弱,好像随时要死掉?”

    艾斯特尔好想没想到神会在意这个。

    他愣住了。

    “不说?要我自己看?”

    跪着的花精灵抖了一下,才说他没有事,只是这几天不眠不休不进食看起来比较不堪入目。

    多萝西:……

    不是得了癌啊???

    只是来请本宝宝听音乐会,我没回应你就跪了半个月这可真是……

    假如我要是刚才用一张小加速卡快进个十年,过来别看到一地白骨,针对狂热信徒不爱惜自己的行为,女神大人深感痛心。

    尤其本来还是颜值担当,怎么看怎么舒心的美精灵竟然把自己作践成这样!

    多萝西觉得他飘了,仗着底子好就不好好保养。

    “我对你很失望啊。”

    跪着的花精灵心都碎了,神只是说了一句失望,他却比上次被抛弃时还要揪心还要痛苦,恨不得就在此刻当场死去。

    “为什么不更爱惜自己?我接纳你们,让你们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活不是为了看你自虐,”多萝西现在就是个意识体,也不妨碍她伸手捏住花精灵的下巴尖迫使对方抬起头,除了之前在魔兽森林里撸毛绒绒,神还是第一次这样靠近她的信徒,她视线稍高一点,略微垂眸朝虚弱憔悴的花精灵看去,“让我看到强大美丽的样子吧,现在的你,太丑了。”

    ……

    ……

    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这就是了。

    艾斯特尔可能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神为他显出光辉之貌,神用慈悲爱怜的眼神看过来,神说了他做梦也不敢想的关怀的话,同时也说了“我很失望”“你太丑了”。

    平时艾斯特尔路过其他几族公用的圣水潭边都是目不斜视走过去,绝不会多看一眼。

    这天他从神庙出去之后,就去到原生三族的泡脚圣地,人站在岸边,低头,直勾勾的看着水面。

    这会儿泡脚的虽然不多,还是有七八个。

    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个瘦得快要脱相的尖耳朵走过来,跟中了邪一样低头盯着潭水看。

    一边看,一边露出了羞愤的表情,隐隐还有崩溃。好像恨不得整个跳进去在谭水里淹死。

    “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跑过来发什么疯?”

    “又想打架吗?”

    “不要破坏我们泡脚的心情!”

    这些话,艾斯特尔根本没在听,他通过平静水面看到了自己虚弱不堪的样子,眼眶泛黑,嘴唇发干,本来那么嫩滑的皮肤也失去了光泽,就连发丝都变得好像枯草……他竟然让神看到这一面,神不会再爱他了!这太丑了!

    艾斯特尔在洗脚池边哭得好难过啊,还是热心的熊猫崽跑到他们森林旁边喊其他花精灵来将他带回去的。

    看他这样,花精灵全族高度紧张。

    “是不是没请到神啊?艾斯特尔哥哥。”

    “神不喜欢我们写的歌吗?”

    小宝宝们当场就要哭了。

    艾斯特尔才说没有,神会来看,她肯定会喜欢。

    围成一圈的幼崽整齐划一的歪头,疑惑道:“那你为什么好难过啊?”

    任何一个信徒被神看到这一面,都会恨不得当场去世吧?真不如死了,死了就不用再懊恼羞愧。

    那是神啊,那么光辉伟大高高在上的神啊。

    竟然单独同他对话。

    只不过说的是我好失望你太丑了。

    艾斯特尔用亲身经历证明了,底子再好的美男子也顶不住放开手糟蹋,眼睁睁看着信徒中的颜值担当把自己作成那样,多萝西非常痛心!

    她认真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之情,超严厉的批评了对方。

    相信花精灵应该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赶紧回去吃饭灌圣水把自己补回之前光彩照人的样子。

    至于说那场以歌颂女神为主题的音乐会,在之后第三天举行了,为了刷新在神心里的印象,让神看到自己美丽夺目的样子,艾斯特尔鼓起勇气找来一件能将人从头罩到脚的麻袋风格服装,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才在凌晨人最少的时候摸去公用的洗脚池,把脚纤细的白皙的双脚伸了进去。

    这整个过程就像做贼一样。

    真正把脚伸进去后,艾斯特尔双眼睁大,情不自禁发出满足的喟叹。

    难怪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

    原来用圣泉水泡脚是这么舒服的吗?

    实在有点太舒服了。

    刚萌生出这想法,艾斯特尔又甩了下头。

    不对不对!今晚过来是抢救颜值的无奈之举,一切都是为了神,是为了在音乐会上向神展示出最好的一面,为此他不惜做出了亵渎圣泉的举动,这是不对的,是需要反省和检讨绝对不能有第二次的,他得怀着罪过的心来泡,一边忏悔一边泡,不应该放纵享受。

    ……

    ……

    但是太舒服了。

    圣水泡脚实在是太舒服了。

    艾斯特尔明显能感觉到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补充给他,疲惫和虚弱在消失,他往前探出身子,小心将麻袋揭开一点点,对着在周围一圈七彩光芒映照下反光的潭水照了照脸。

    黑眼圈没有了。

    嘴唇又恢复到往常红润的模样。

    脸好像都莹白会发光。

    他又美回去了!

    于是在后来的音乐会上,艾斯特尔完美亮相,又给他憧憬向往的女神大人看到自己美的样子。

    他用沉醉的表情,动.情的吟唱覆盖了前两天的杂草头黑眼圈,多萝西看了十分满意,伸手拍了下美貌花精灵的头。

    旁边的同族还在小声议论说不知道神有没有来。

    神听到了吗?

    会喜欢吗?

    这时候艾斯特尔身体猛地僵住,他先是抬头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的天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这个年轻美貌的花精灵脸一热,耳朵通红。

    是神呀。

    神来过了。

    神摸了他头。

    ……

    小世界内,精灵之森还在热闹呢,他们的神已经顶不住没形象的打着哈欠爬进被窝里香喷喷睡去了。

    因为睡前听了美妙的歌,她当晚做梦都是甜津津的。

    可惜忘记梦到什么了,醒来的时候只记得昨晚在梦里很开心的样子。

    花精灵成功的向神展示了自己的虔诚信仰,为了请她去听一场音乐会差点把自己饿死在神庙里这种事,不是虔诚信徒确实也干不出来。

    他们这么积极争宠,别族能坐得住?

    地堡之下,矮人诺德大手一挥,要求全族行动起来,赶工,必须快点将广场建成!

    将它献给女神大人!

    又要说,诺德族长平时还是有点抠门的,但只要想到是神赐下的图纸,这座广场建好以后要献给神,他顿时舍得了。

    矮人族在这边下了血本,各种极品石料不要钱似的拉过来。

    用来铺地的都是铺路石中的极品――夏天能吸收掉炎热之气使周围变得凉爽冬天刚好相反的四季石。

    只用这一种他们觉得太单调,又打磨各色魔石将它们拼成各种图案,形成了艺术地砖的样子。

    哪怕是多萝西也得承认,诺德真不愧是她神域内数得上的舔狗,他真会拍神屁,就是长得有点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