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玩的游戏成真了 > 083.(醉了。)
    就算爱神的一次性祝福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可能也就和母猪热恋十天半个月,之后就会逐渐清醒……

    但真要是碰上这种事,他妈的还不如别清醒呢!

    为一点散碎的宝石矿石材料图纸要搭上体面尊严他们觉得不值得,只好捏鼻子认下,走前还撂下话,让爱神全家最好别给机会,总有一次要叫他吃吃亏。

    这真是好多神的心声,可惜到今天也没让谁逮着好机会。

    由福利活动掀起的小风波就这么平息下来,阿尔文也让信徒清点了对半分来的奖励,他分到这一半就没多萝西来得好,但是白捡的还都能用也就没什么可抱怨了。

    阿尔文自己留了一点,还给门罗打包塞了些。

    塞的基本全是图纸,什么种子啊魔兽蛋这些给他没用,高级货大多娇贵,放去他家那块贫瘠地受非气滋养,怕是没几个能活的。

    对比之下,多萝西家已经明明白白享受到这次盗宝贼活动的好处了,他们那边动植物链丰富了很多,蝉鸣鸟叫听着都更有层次了。

    得知魔兽森林里那只乌龟和生活在遮天巨木之下的魅魔已经见过女神本貌,原生几族深刻反省。

    诺德已经不满足于老老实实按照祖传手法锻造,他组织了一批精英工匠在研究魔动力机器,还想打造魔法武器。

    当然现在还在分析图纸准备材料的阶段,实际进展没有。

    倒是熊猫人,虽然在抵御盗宝贼的活动中表现不佳,差点被女神点名批评,但是他们得到了一些不错的药剂配方。

    比如有一款石肤药剂,药效期间能将人的皮肤变得和石头一样坚硬,使防御力大幅提升,对物理系伤害的克制不小。

    还有一款狂野药剂,药效期间理智降低,其他属性整体提升,等于牺牲一定的脑子开出小爆发。

    这药剂的优缺点都很明显。

    优点是集体灌药的话团队作战能力会有特别明显的提升,直接跨越一两级那种,这种爆发虽然不如燃烧生命的禁术厉害,提升的比例也相当不错了,尤其它是不需要付出实质性代价的,对自身没有永久性伤害。

    缺点也有。

    既然叫狂野药剂,喝了之后更多就是依靠经验和直觉战斗,理智的降低使你不能仔细思考,对手要是老阴比,很可能中圈套翻大车。

    还有就是会加速体力消耗,体能短板的族群不适合用,爆发一波解决不了战斗的话你可能就完蛋了。

    哪怕这个药剂有那么明显的缺点,熊猫人还是很积极的在攻克它,都希望能配制出来。

    这种药剂在绝境的时候用就是有机会翻身,是能给自己增加筹码的,做出来肯定有市场。

    龙血人就不说了吧,除了继续提升觉醒比例,提升对魔法的掌控力之外,还有一批积极投入到进阶版附魔术的钻研学习当中。

    眼瞅着各位族长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给族人布置很多任务,洗脚潭那边的倾诉墙每天都有好多崭新的留言。

    ――我第一次觉得锻造好难,好难啊,我连图纸都快看不懂了。我只是普普通通一个打铁的为什么要被征调去造那个魔力炮啊???魔动力车又是什么东西?我们地上爬的有大蜥蜴天上飞的有狮鹫难道还不够吗???

    ――哦,原来大家都一样。

    ――看你们也不好过我就舒服多了。

    ――以前累了困了还能来泡一泡,现在水少了,一次能泡的人也少了,偷什么不好偷我们救命水!过分!

    ――以前随便就能泡到的时候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后悔,听说花精灵那边还有满满一池子,嘿嘿。

    ――嘿嘿。

    ――嘿嘿。

    花精灵艾斯特尔半夜裹着麻袋过去偶然看到这满屏嘿嘿,差点裂开,他顾不上别的了,一路飞奔回森林里。

    “不好了,矮人龙血人熊猫人那些不做人想偷我们圣水了。”

    “应该不会吧?神都说了我们各用各的,他们还敢忤逆神?”

    “你从哪里听说的呀?”

    “被骗了。”

    “肯定是被骗了。”

    艾斯特尔没好意思说他在倾诉墙上看到的,因为只要这么说了,族人就会问他:你去那边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有点不好回答。

    艾斯特尔只得独自警觉,小心防备,防备了半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防了个寂寞,果然族人说对了,根本没人来偷。

    又一个夜晚,他再一次熟门熟路的摸过去,偷偷在倾诉墙上留言,问:不是说一起去花精灵家借水?我去了,你们人呢?

    次日清早,倾诉墙边有熊猫崽子打着滚笑矮人捶着地笑。

    “妈呀真有傻子去那边偷水了?没被逮住?”

    “哈哈哈哈怎么还有人把这上面写的当真?不就是随便说说?”

    ……

    ……

    可怜艾斯特尔为了捉贼半个月没睡好觉,整个精灵都憔悴了,现在还要听那群不要脸的嘲讽。

    他感觉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恨不得一箭射死这群王八蛋。

    圣水失窃危机虽然过去了,花精灵还要考虑一个新问题,因为女神座下信仰族群变多了,有高光的就会有被忽略的。

    他们之前一直面临族里中坚力量不够的尴尬局面。

    小崽子多,但是小崽子很难成为战斗力。

    因为这,也因为花精灵本身长处不在战斗,使得他们之前几次都没有抢眼表现。

    本来打不过龙血人和那群魔兽没什么,他们有自身优势,花精灵天生美貌,会说话,亲和力强,他们可以做形象大使谈判大使还能承包各种庆祝活动。

    郁闷的是现在有了魅魔这个族群。

    也很好看,还有一手幻术,除了以前干过太多缺德事以至于形象不太正面之外他们其他方面已经超过花精灵了。

    虽然神从来没说过她的信徒必须都是卓越杰出的……但谁也不希望自己逐渐被落下。

    花精灵族内有一些担忧,最近都在思考前路。

    他们觉得是不是应该争取一下血脉进化的机会,怎么说呢?他们在精灵族内就不算很强,现在这样去和那些怪物竞争太劣势了。

    老实说,花精灵们思考的问题,多萝西也思考过。

    这些信仰族群有些就是天赋好走得快,有些哪怕也很努力但是因为各方面都没有太过杰出,稀里糊涂就落下了。

    怎么办呢?

    就只能依靠进化所。

    最早得到进化所的时候多萝西想着要弄到最好的材料,要把信徒全都变得特别厉害。

    因为盗宝贼活动的缓冲,她又思考了一下。

    觉得一步登天还是不可取。

    扭出这个建筑之后,她被提醒过血脉进化非常难,不仅要准备材料,还要接受进化的信徒亲自去接受改造和考验,环节很多,任何一关没通过就会前功尽弃并将失去再进化的可能。

    多萝西想到跨度越大的进化改造过程是不是就越痛苦?考验就越难?超过一定界限的话,有没有可能送进去一千个实际成功的就几个?

    这又变成培养精英,多萝西想做的是群体进化啊,成功率最少也要在两三成的那种群体进化。

    那就得控制进化的幅度,要避免他们一步走太大扯着蛋。

    反正进化所只是说失败了就不会再有机会,没说成功了不能来第二次。多萝西作为神时间大把的有,她觉得还是稳扎稳打慢慢来。

    最好是让魅魔稍微进化一下,然后把其他族群也安排安排,走完一圈之后再安排第二圈。

    魅魔那边嘴上不说,私下惦记好久了。

    女神是说要奖励他们一次血脉进化的机会,进化什么时候会来呢?

    等了挺长时间了。

    正惦记着,忽然有一道光从天上落下来,魅魔生活在遮天巨木之下,第一时间没看到,但他们听见了,南面原生三族生活那片地方有惊呼声。

    “什么东西??”

    “有什么拖着尾巴掉下来了???”

    “是个圆圆的矮房子!”

    “好大的房子!”

    沙丽雅听到这动静,想说要不要去看一看,就听见熟悉的神明传音。

    是阿萝。

    阿萝让他们全体魅魔去那边,刚才出现的圆房子那边。

    沙丽雅心跳猛然间加快了。

    她问道:“全部吗?需要准备什么?”

    “准备好毅力和决心,血脉进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熬不过去失败的话就没有再一次的机会了。”

    沙丽雅就想到会不会是血脉觉醒。

    果然是!

    她立刻打出信号,急召全族,魅魔作为高等恶魔的一种,行动速度挺不错的,在很短时间内他们已经集合完毕。

    族人围着沙丽雅或盘腿坐,或蹲,或站。

    “怎么了?”

    “我听到南边有动静,你就让集合,已经知道是什么事?”

    “事关我族的大事情吗?”

    沙丽雅点头。

    “是的,女神传音来了,让我们去刚才落地的原房子那边,今天,血脉进化。”

    全族呼吸一窒。

    “真的?”

    “现在立刻?”

    “那还等什么?”

    沙丽雅叫住他们:“去之前提醒一下你们。血脉进化不是件容易的事,都做好吃苦头的准备,失败的话,将来怎么遗憾后悔都没用,所有失败者会被视为无潜力可放弃不堪大用,不会得到下一次的进化机会,你们全部都想想好,哪怕再痛苦都给我撑住。”

    要是当初,在老家的时候,你告诉这群魔要进化就得吃苦,可能会吃很大的苦……

    他们之中一部分可能直接就放弃了。

    进化哪有享受重要?

    要吃苦的事情不干!绝对不干!

    多萝西神域里这一批是经过神秘地牢改造的,神秘地牢的威力不重复也罢,反正听沙丽雅这么说,他们都没有紧张也没害怕,还吐槽说着世上竟然有比地牢更折磨的地方?

    不可能。

    那有什么需要怕的?

    走了走了。

    矮人熊猫人那些保持着一定距离打量那座圆房子。

    根据过去一百年的经验,这应该是女神赐下的,但是介于女神没做任何交代,各族尚在观望状态,只敢远远看着不敢直接闯入。

    这个时候,大家就指望诺德这个暴躁矮子憋不住进去看看。

    之前的材料合成工坊不就是他最先使用的?还用出个臭气熏天。

    万万没想到诺德竟然沉住气了。

    “就这么干等着啊?不进去看看?”

    “要不咱们各出一人去看一下?”

    这时候觉醒成风属性的龙血人动了动耳朵:“等等,北边有一大群过来了。”

    他说完这话,其实已经能看到头上长角身后拖尾的一群跳跃着快速前进,几个呼吸之间距离又拉近了一大截,他们保持着这种突进速度来到圆房子附近,和正在观望的其他几族信徒来了个四目相对。

    矮人族的急脾气大嗓门族长率先吭声:“全族出动?干什么来的?”

    尤金也问:“你们知道这是做什么的?”

    沙丽雅示意族人保持谦卑恭敬有序进入,看他们开始往里去了,才对那边观望的一群摆摆尾巴:“别看了,没你们事。”

    “???”

    “这什么呀?”

    “难道是女神单独赐给你们的不成?”

    “不可能!要是给你们的怎么会放在这里?”

    看在大家都是阿萝信徒的份上,沙丽雅勉为其难为他们解了惑:“这是血脉进化的地方,你们又没获得资格,都散了吧。”

    ……

    草!

    最近忙忙忙差点忘了血脉进化这个事!

    在打退了盗宝贼之后神确实说过要嘉奖表现最好的魅魔,给他们一次血脉进化的机会,那之后很久一直都没动静以至于大家都有点忘了这茬,没想到这个矮矮的圆房子就是进化所?这就是能让一个族群蜕变进化的地方!

    守着看情况的所有信徒都露出了热切的向往的神情。

    他们恨不得代替这群魅魔进去。

    沙丽雅懒得管他们了,自己也去排好队,最后一个进入,进化所的门关起来,从外面已经看不出什么,但是守在外面其他各族的依然没有走,他们顾不上本来在忙的事情了,就这么守着,执着的守着。

    这一守就是三天。

    三天之后,这群魅魔出来了。

    从他们进去……不对,应该说从进化所出现之后诺德族长就守在这里,已经三天,他很累了。他刚从熊猫人那儿换了一瓶精力药剂,灌下去准备继续蹲着,那群魅魔出来了。

    诺德赶紧站起来,凝神看去。

    头上的角还是角,身后的尾巴也还是尾巴,好像没有多大变化……?

    “你们觉得呢?有变化吗?我怎么看不出?”

    旁边的跟着摇头。

    这群魅魔只是完成了第一阶段,身体开始有了变化,他们被允许出来适应三个月,习惯一些了才要开始第二阶段。

    总之进化都没完全,一眼看不出变化不正常吗?

    听到矮人龙血人他们嘀咕。

    本来直接要回本族地盘的其中几个停下来,扭头朝他们看去,一个女性魅魔轻笑一声:“哟,是你们,还在呢?”

    这个听起来有那么点嘲讽,但是对比最早的他们绝对已经非常友好了。

    女性魅魔可以发誓,她魅惑和幻术都没用,就是正正经经打了个招呼。

    诺德以及跟他站一起那一群就很过分!

    他们突然老脸一红,好像干了两杯酒似的。

    “我怎么感觉晕陶陶的?”

    “我也是,有一点晕。”

    “没喝酒啊,今天还没喝酒,咋就晕了?奇怪。”

    刚才说话的女性魅魔也是一脸奇怪。

    干嘛?

    这是新式嘲讽手段吗???

    表现成这样是什么意思???

    难道就是想说“我醉了”?

    那一瞬间她想了好多,还是没明白这什么意思,看到这一幕的同族没忍住也笑起来。

    这下好了,那边晕得更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