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白莲花她不干了 > 第 119 章(番外:宋途的剧本更新了...)
    纪家全体人员得知纪棠怀孕这事,是在她肚子五个月大的时候,宋屿墨的保密工作堪比公司机密文件,除非他主动跟身边的至交好友透露一二,否则是半点捕风捉影的消息都传不出去。

    而纪棠变得很喜欢睡懒觉,一整天下来都是在睡,到了中午才懒绵绵的被从床上哄下来,她拒绝了豪门圈里的所有宴会,每个月的走秀活动现场,前排也看不见她身影,甚至在内娱里都是神隐的。

    一个人当长时间不出现,是很容易被人给遗忘的。

    纪棠以前走哪儿都是自带聚光灯般,引起所有人的眼球,如今低调到一副被豪门除名的状态,不免会让人猜测她跟宋家的内情,复婚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最终得出的结论:假的!是纪棠没了嚣张的资本,怕是以后名媛聚会都见不到她了。

    ――

    此刻,纪棠正在衣帽间拆礼物,她已经三天没有出门了,穿着浅蓝色的薄薄毛衣,头发很随意的挽起,几缕发丝垂落在脸颊两侧,肌肤是雪白柔亮的,只是胖了不少,低头时,从某个角度看,还依稀能看出下巴有点肉。

    倒不是宋屿墨不放心她怀着双胞胎跑出门,是她自己看到身材走样,不愿意出去。

    天惹,如果要让媒体拍到或者是那些塑料姐妹花看到她不再是曾经那个骨架纤细,精致得连头发丝都带着仙气的名媛了,是何等的恐怖?

    会做噩梦的。

    纪棠才不要这样,她在外美丽的形象维护得比脸还重要。

    现在这副大着肚子,脸蛋圆润的模样,是绝对不会踏出这个门,给自己留下黑历史的。

    她把礼物都拆完,又没那个精神力气去整理,等补个午觉,宋屿墨下班回来后,两人才一起去了趟纪家。

    华灯初上,临近天黑的时间。

    纪家别墅里,该回来的,都已经坐在客厅里。

    在场的人都是一脸问号,连就快要生的沈栀期都惊讶不已,盯着纪棠那比自己肚子还大的肚子,语气都透露着真实情绪:“你比我月份还早?”

    “没有,我双胞胎。”

    纪棠面露微笑,这话说得轻描淡写至极。

    沈栀期:“……”

    纪度舟切了个苹果,语调淡淡的,暂时是听不出情绪起伏:“怀孕五个月才回家宣布,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没有等棠棠生了才通知。”

    这话是对宋屿墨说的,颇有问责的意思。

    宋屿墨点头,顺势说:“谢倒不必,我母亲也不知道。”

    纪度舟:“……”

    这话把在场的人无语够呛,家庭聚餐都吃的没什么滋味,纪棠想了想,决定把又回到山里当和尚的纪觉闻推出来受死:“小哥知道。”

    她轻飘飘一句,引起了另外两个哥哥的眼神。

    纪棠低头喝了口汤,假装若无其事地透露道:“早就知道了……”

    纪度舟:“……”

    纪商鹤:“……”

    “觉闻会看相吧,上次他说我这胎一举得男,我母亲的闺蜜是医院院长的夫人,很早就私下透露过这胎是男孩。”

    沈栀期在旁不经意间般的一句话,就解救了纪觉闻的小命,不愧是长嫂风范。

    她几分好奇地问纪棠:“他有算过你的吗?”

    纪棠皱了下漂亮的眉尖,疑惑地看向了旁边默默给她夹菜的男人。

    宋屿墨明晰立体的面庞与以往没什么不同,冷静泰然的开口道:“哦,女孩。”

    在场除了纪棠听这句话都听了八百遍以外,大家都信了――

    纪家知道,也继续瞒不住宋家那边。

    等用完了晚餐,宋屿墨扶着纪棠的腰,在花园里散步了十来分钟后,突然提到:“今晚我回老宅一趟。”

    纪棠转头看他,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你母亲要是琢磨起来,怕是瞒不住了。”

    毕竟她怀孕的时候,宋屿墨还处于“绝育”被医生叮嘱半年不能有性生活的阶段,现在凭空来了一对双胞胎,就有点解释不过去了。

    宋屿墨手臂温柔抱着她,习惯低头去吻她的鼻尖:“我有办法。”

    纪棠抓住他衣角,问:“是不是宋途又给你写了什么剧本?”

    宋屿墨:“……”

    纪棠雪白的手臂圈住他的脖子,为了平视,下巴还微抬,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盯着宋屿墨的脸庞表情看:“嗯?”

    宋屿墨先是低垂着眼皮,后来慢慢对视上她质疑的眼神,极淡的笑了下:“我为了你,不是已经把宋途调到江城的分公司去做总经理了。”

    纪棠要笑不笑道:“你之前和宋途整天狼狈为奸的,肯分开哪里是为了我,还不是宋途怕我怀孕这事被老宅那边知道,提前跑路罢了。”

    当初宋途收了宋夫人不少好处,包括豪宅别墅都一点也不客气收下的。

    要是事发,他怕是第一个在劫难逃。

    没了宋途这个狗头军师,宋屿墨都安分安分做人了好几个月。

    纪棠一眼看破男人的伎俩,转身走进别墅事,嘀咕他:“你就接着骗吧。”

    八点半,宋屿墨将纪棠放在纪家别墅里,亲自回了一趟老宅。

    他这几个月里很少回来,偶尔待半个小时,就起身走了。

    宋夫人表面上仿佛也不在乎,而没了宋途这个眼线,她完全不知道宋屿墨身边的事情,久而久之,这支离破碎的母子情就更要崩裂了。

    今晚宋屿墨突然回来,让宋夫人有些意外,眼神复杂地看着走进客厅的修长高挺身影,他随手将黑色西服脱了,递给一旁的管家,长指解开衬衣袖扣,和以往那般回到老宅很是轻松自在。

    这时候,要换以前宋夫人肯定递上一杯茶,温声细语的问他累不累了。

    宋屿墨也开始习惯母亲坐在沙发上不动,他接过管家递来的茶,先喝了口,若无其事般开口打破客厅里格外寂静的气氛:“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管家:“……”在他进来前后,分明都没人说话。

    宋屿墨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又上一层楼。

    他寡淡着神色,看了眼还直愣愣的管家。

    管家反应过来,迅速地想好台词,配合演出道:“在聊最近入秋了,是时候炖点什么补身子。”

    说完,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这对母子的表情。

    宋屿墨是满意的,又喝了口茶。

    而宋夫人则是漠不关心,一个字都没听见。

    她这半年来逐渐的开始见客了,聚会很少去,见的都是至交多年的闺蜜,性格要强使然,她是听不得别人的一丝同情和怜悯,前段时间刚决裂了个阴阳怪气的贵妇,宋夫人把这气,很显然都归功于宋屿墨身上了。

    她这算什么母亲什么婆婆?

    旁人问她,宋屿墨是不是和纪棠又离婚了,她怎么知道?

    在纪家,又没人跟她说。

    宋夫人喝下去的茶水,都是带着苦味的。

    这时宋屿墨接下管家临时想的话,神色淡定地点头:“嗯,我这次回来也是想问问,这个季节孕妇应该补什么好?”

    平平无奇的一句话,听了就过了。

    但是那句孕妇,在客厅里显得格外清晰,宋夫人喝茶的动作僵了一秒,死静般的眼底终于有了波澜,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连茶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宋屿墨伸过来,将她的茶杯接过,依旧是不徐不慢地腔调在说:“棠棠怀孕了。”

    宋夫人脑海里天翻地覆,迟疑了两秒:“怀孕?”

    她终于肯搭理宋屿墨了,过了这两秒,又跟他确定般的重复问:“你说纪棠怀孕了?”

    宋屿墨那张明晰精致的脸庞露出淡笑,一本正经的回答:“嗯,五个月,双胞胎。”

    宋夫人差点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伸手想去抱儿子,不过手指刚接触的他肩膀时,又想起两人的隔阂,很是克制地停了下来,又推算了下时间,觉得不是很对劲。

    她将疑惑的目光,移到了宋屿墨的身上:“你不是做了手术。”

    宋屿墨早料到会这么问,他握拳轻咳了两声,难得处变不惊的姿态有了几分尴尬:“做手术的前一晚,我和纪棠不小心酒后……”

    他点到为止,又补充完下句:“没想到那次就有了孩子,先前一直没告诉您,是担心这孩子是意外才有的,会有什么缺陷,如今双胞胎都很健康,纪棠身体也很好。”

    宋屿墨把所有的事,都说得滴水不漏,见母亲没说信不信,又皱着眉头叹气:“现在我这个身体情况,纪棠能愿意帮我生下孩子,也是她念感情了。”

    宋夫人回过神,又看向他身体:“屿墨啊,你以后不能生了?”

    宋屿墨面不改色地点头:“嗯,医生说上次手术后我没听从医嘱吩咐,以后不能生了。”

    所以宋家就指望纪棠肚子里那两个孩子了,这个现实瞬间让宋夫人妥协的彻底,什么都不去推敲,也不再跟宋屿墨生闷气,声音激动无比着说:“好好好,有纪棠肚子里的孩子就够了,是双胞胎?纪棠真是我们宋家的好儿媳妇,好儿媳妇啊。”

    “你把她马上接回老宅,我,我来给她养胎――”

    “母亲,纪棠不习惯生活在老宅,还是让她住在外面。”宋屿墨替纪棠回绝了,他倘若敢答应的话,怕今晚连纪家的门都进不去。

    等宋夫人情绪激动完,宋屿墨才起身告别,还顺手拿了不少给孕妇养胎的补品。

    “屿墨,你在家千万别惹纪棠生气别让她有情绪,孕妇是最忌讳生气的啊,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妈,妈手机二十四小时都开机,屿墨……要是纪棠有时间的话,打个电话跟妈说,妈炖点鸡汤去给她补身体。”

    宋夫人是三步一个语重心长的交代,还重复地叮嘱:“不能惹纪棠生气啊。”

    “知道了,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