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变拽了,也变海了 > 时间线&高考结束啦(1.13更新)
    苏里下意识回头,不远处两个女生并排站着,正静静地看着他。

    顾莹莹穿的是碧绿色的洛丽塔服装,许绿穿的则是黑色与暗红色点缀的,她们都没有把羽绒服脱下来,但是妆发都是完整的。

    “苏里?是你吧?”

    顾莹莹微笑着开口,声音清脆好听。

    她头发是卷的,左边别着一个碧绿色的羽毛发卡,整个人看上去很淑女。

    许绿是安静的,因为眉眼耷拉着的缘故,许绿的脸上看起来有种病态的苍白,而唇又是鲜红欲滴。

    总之两人站在不远处,四面八方都朝她们看去。

    “莹莹?”苏里眼里闪过惊艳,有些诧异地喊了一声。

    顾莹莹:“哦豁。”

    “叫得还挺亲近的,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顾莹莹表情有些嘲讽,“没想到吧。”

    许绿盯着苏里,眸色冷冰冰的。

    苏里感觉自己手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也许是这边气氛过于尴尬,苏里的朋友注意到了异常。

    “苏里?怎么了?”不远处一个染着粉毛的年轻男人扭头问,苏里看了看许绿,又看了看顾莹莹,才朝那人道:“没事,你先玩,我朋友来找我了。”

    说着,苏里就朝顾莹莹这边走。

    “莹莹,你听我解释!”平心而论,苏里长得还算不错,身高过得去,衣品也还可以,是一贯的日式风,就是眼下的黑眼圈有些重,让顾莹莹和许绿都忍不住想到当下流行的一个名词――“时间管理大师。”

    当他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间流露出某种可怜的意思,一般女孩看了,都会忍不住动容。

    说这,苏里还想要抓顾莹莹的手。

    顾莹莹被他这番演技给惊呆了,一时间没注意到不对,而许绿则瞬间抬手,啪地一声打掉了苏里的手腕。

    许绿的手泛着冷意,明明看起来很小的一只,力度却足以让苏里呲牙咧嘴。

    “我……”他差点就爆粗口了。

    “你干什么?”

    许绿唇角动了动,皮笑肉不笑道:“你想干什么,谁准你碰她了?”

    苏里:“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和莹莹的私事,请你不要来掺和。”

    亏苏里还说得一本正经。

    许绿瞥了不远处表情有点不爽的女coser一眼,把还在录音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你在说这话之前,需要我把你之前的话再重新播放一遍吗?”

    顾莹莹挽住许绿的手腕,咳嗽了一声:“哎呀,我不喜欢听别人骂我的话,别放了,丢人G。”

    许绿闻言便收回手机,若有所思地道:“也是,毕竟有的人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本质还是……对吧。”

    顾莹莹:“嗯嗯,对啊!”

    两人一唱一和,让两人面前的苏里脸色难看至极。

    原本顾莹莹对苏里还有点期待,可听到苏里毫无顾忌地在其他女生面前说她坏话时,这些期待就完全消失殆尽了。

    果然网络上的甜言蜜语效果归零只需要现实生活中完全见一面就好了。

    “莹莹,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顾莹莹笑得甜美:“是吗?”

    “那你要向我解释吗?”

    苏里被这反问弄得有点懵:“嗯,当然。”

    “那在我听你解释之前,你能把我之前送你的礼物全部还给我吗?”

    苏里脸色立刻僵硬起来:“莹莹,你什么意思。”

    许绿冷冰冰插话:“你听不懂中国话。”

    顾莹莹却笑盈盈地:“哎呀,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就在你粉丝群里加了好几个小姐姐了呢,听说你三月份要去找xx,五月份要去找xxx是吧?”顾莹莹把她掌握的“情报”一个个往外面拽。

    “说起来,你不会真要和我奔现吧?”

    顾莹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耳夹,上面挂着一颗绿色的坠子,看上去流光溢彩,贵气逼人。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顾莹莹硬是把自己七分的美貌提到了九分,苏里看得呆了去。

    原本他以为顾莹莹只是一个长得还算清秀的富婆罢了,却没想到……现实生活中她居然这么有气质,而且她的朋友……看上去也不像普通人。

    “我只是想见见你?”

    顾莹莹:“呀,就只是为了见我?”

    苏里被顾莹莹这故作柔情的声音给勾了魂:“不是……我还想和你成为……”

    顾莹莹:“男女朋友?”

    苏里下意识点了点头。

    许绿有些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顾莹莹很快说了句让苏里面色难看的话:“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么?”

    “结束吧,你爱和谁玩和谁玩,爱找谁找谁,反正和姐没关系。”

    “反正我看不上你了。”

    顾莹莹这里的动静不小,四面八方的人都朝苏里看来,苏里一时间有些难堪。

    而之前和他聊天的女coser不知什么时候还拿出了手机站在不远处拍他。

    苏里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顾莹莹耍了,他的脸色瞬间扭曲:“两个贱人!”

    说完他正要上前抓顾莹莹的袖子,他没有意识到,几个男生已经将他包围了,手还没伸出去,他的后衣领便被人拎了起来,顾衍之比苏里高半个头,声音冷冰冰的:“你叫谁贱人?”

    夏佐笑眯眯地凑到苏里面前:“哎哟,现在就这种长相都能当渣男了,真是搞笑诶。”

    这边的异动很快让苏里的朋友也注意到了。“怎么了?”

    许绿还是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就连眉毛都是无力的。

    “你渣就算了,现在还想动手?”许绿打了个哈欠,声音生生带着几分鄙夷。

    “谁想动手了?好啊,这些人都是你认识的是吧顾莹莹,你故意来整我的?”

    顾莹莹欲言又止,最后笑意盈盈:“哎哟,你怎么知道?”

    之后的事情,就交由谢域等人解决了,两拨人好好“商磋”了一下,顾莹莹在暗地里看着苏里挑衅被摁到墙上的画面,心情有些复杂。

    许绿问:“你不会心痛了吧?”

    顾莹莹叹息了一声:“嗯,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觉得他还不错的,我心痛自己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

    反正见苏里也是名准言顺地解决渣男,现在过程这么顺利,倒还省了一番波折。

    不过许绿觉得,顾莹莹把苏里忘了,苏里却肯定要记顾莹莹一辈子。

    渣男嘛,反被渣才是记忆最深刻的。

    照片里,少女望着镜头,表情有些散漫,带着几分忧郁的意思。

    低调而华丽的裙摆,身后则是来往的年轻人,她似乎对这热闹视而不见。

    鲜红欲滴的唇愈发显得皮肤的苍白。

    她就好像中世纪的吸血鬼,身后不应该是熙攘的人流,而应该是充满神秘感的古堡。

    这是谢采今天第n次抱着许绿的照片发出痴汉般的笑声。

    她把谢采和顾莹莹的照片同时发到了微博上,不意外,粉丝们化身为尖叫鸡。

    而经过学年初的这份小波澜,许绿的学习和生活都走上了正轨。

    周一到周五是紧锣密鼓地学习,周末则是训练赛+直播+码字,偶尔还要帮谢采拍试衣服的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许绿的身体在好感值的维持下,西施病恶化的速度很慢。

    在七班同学们的眼中,一个学期之前还将嚣张之气溢于言表的许绿此刻已经变得安静而且矜持起来。

    基本上不怎么说话,被窗外的阳光照着,皮肤苍白得甚至有了点透明的意味。

    很难不让人怀疑她身体虚弱,一碰就碎。

    许绿在这个过程中,也总算知道西施病的具体含义了。

    她又有了病美人的样子,甚至偶尔走在街上,都会有迎面而来的陌生人关切地问上一句:“你身体还好吗?”

    终于等到了高考那天。

    许绿拿着考试袋进入考场时,和周围紧张至极的学生们不同,她颇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意思,总算结束了。许绿想。

    一年以来的认真学习并没有白费,今年的高考题比往年更难一些,但是许绿丝毫不受影响,她字迹流畅地在答题卡上作答,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停顿。

    考试结束的那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当天晚上是学生们的“狂欢日”,只可惜许绿一回到家便狠狠地睡了一觉,错过了这场狂欢。

    在许绿平稳的呼吸和其他学子们在ktv的欢唱声中,这充满奋斗与成长的高中生涯画上了一个句点。只可惜好多人还想在最后一天借着疯意向学霸表达一下爱,可惜许绿压根连“毕业晚会”都没参加。

    许绿直接睡到第二天,看到自己□□和微信被同学们催爆的情形,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于是她诚恳地在班级群里道了歉,表示自己本来是睡一会儿觉换身衣服打去的,但是没想到一睡就直接睡到了现在,实在是太困了。

    同学们在沉默一阵之后,纷纷表示理解:

    【学霸辛苦了呀,虽然昨天晚上没见到你有点可惜,但还是祝你以后前程似锦,一帆风顺哈哈哈哈】

    【前程似锦!一帆风顺!】

    这几个字开始在群里刷屏,许绿看着,忽然也察觉到了那么一点微妙的伤感。

    可正在大家聊得开心的时候,群的最下方出现一行黑字:【周诗雨退出群聊】

    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周诗雨怎么退群了啊?】

    【她是不是有点不开心啊……我看她昨天好像和顾衍之表白被拒绝了】

    【但是这也不用退群呀,再怎么说也是相处有一年的老同学了,好歹有点感情的吧】

    有没有感情许绿不知道,但是周诗雨一直暗戳戳和她攀比许绿是能感受到的。

    比如时不时在许绿面前晃一下,装作不经意地问许绿和谢采的关系,然后说自己也有一条xx裙子,和许绿的款式有点像,但是她觉得有点老旧了巴拉巴拉,或者又问许绿用了什么化妆品护肤品,皮肤怎么变得这么好,她用了xx大牌的产品怎么一点也没有之类的。

    周诗雨倒也没有明面上和许绿作对,就是想要膈应一下她,可每次在班上这么做的时候,周诗雨基本上都是被顾莹莹给怼回去了。

    要论凡尔赛,那还真没人能比得上顾莹莹。

    毕竟顾莹莹那可是真的家底深厚。

    所以每次周诗雨都被顾莹莹气得不轻,她原本是想和许绿作对的,可许绿压根就懒得搭理她,每次安安静静支着下巴看她说话,周诗雨都感觉自己是马戏团的猴子在许绿面前表演杂技,久而久之,周诗雨也就不来找许绿了。

    反正最后矛盾也没单方面挑起来。

    周诗雨转学之前那好歹也是三中的校花,可转过来之后,她在七班压根没什么存在感,不仅许绿没把她当做对手,顾衍之没把她放在眼里,七班的同学们也并没有给周诗雨什么特殊待遇。

    所以周诗雨回顾这一年,只觉得自己转学转了个寂寞,她啥也不是。

    一狠心,她就退出了七班的群。

    看着窗外有点刺眼的夏日光线,许绿从床上起来。

    “系统,我现在已经累计多少好感值了?”

    系统:“226326。”

    居然有二十二万,而且还是扣掉那些维持西施病的好感值的。

    这些好感值基本上都是许绿写小说得到的,按照每天好几千的好感值,现在能积累这么多似乎也不足为奇。

    正思索着,许绿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是青训营的群里发来的消息。

    老蒋:【高考结束了吧?打算什么时候归队?@许绿】

    许绿:【过两天就回来】

    老蒋:【一周之后就是考核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许绿:【行嘞】

    回完消息之后,许绿给自己订了一张去珠市的机票。

    然后又躺在床上放空了一下脑子。

    想到了什么似的,许绿打开了自己的□□小号。

    此时“巾帼”战队群,一群妹子正在艾特许绿:

    【队长高考结束了吗?】

    【打战队赛呀,我们现在是全国百强战队了G】

    【美女贴贴,打游戏找我!】

    是的,许绿说好了高考完之后再来发展巾帼战队群,那就是等高考之后,在这之前,基本上都是秋水在管理整个战队。

    因为之前许绿在b站发了视频,让巾帼进入了更多女性玩家的视野,所以越来越多厉害的人加了了战队,所以战队的分冲的也挺快的。

    许绿:【嗨喽大家?】

    许绿:【高考完了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群里立马暴动。

    【队长总算回来了!】

    【啊啊啊啊,带带我带带我,我馋你很久了(不是)】

    许绿察觉到大家的热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晚上打战队赛吧,之后我放假了就有很多时间可以打战队赛啦】

    秋水私聊她:【放假了?那b站账号交给你管啦!】许绿到b站去看了一眼,这段许绿不在的时间,秋水基本上每周都会发两三次战队赛的精彩对局。巾帼现在在王者中的名气也逐渐壮大起来了,许绿为此感到很开心,于是她回:【行,之后视频我来发】

    不过这天找许绿的人很多,似乎是算准了她高考完了,其中就包括谢采。

    谢采在微信上问许绿能不能办她过来试一下衣服,许绿没想太多,便答应了。

    她当时到谢采公司的时候,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下面是浅蓝色的牛仔裤,黑色帽子黑色口罩,路过前台的时候,还被错认为是哪家的明星,毕竟最近谢采公司在和一些明星模特搞合作。

    “采姐,你真要找你家侄女做模特啊?”

    谢采问:“不行么?”她看向隔壁的场地,那里站着业内知名的模特,而其中的几个主要设计师还在给他们整理着装,反观谢采这边,稀稀拉拉的几个工作人员,好不可怜。

    “我和你们撞又不是xgo的同期,我这是自己的小作坊,不行?”谢采有些不以为意。

    不远处了解一些内情的男模特回过头来朝谢采轻笑:“哎,谢姐是要找那个叫许绿的小姑娘嘛,我之前在微博上也看到过她,长得真漂亮,原来是谢姐的侄女啊。”

    男模特嘴里的“漂亮”二字让谢采有些不悦。

    一个模特的价值可不在于漂亮,而在于整体和对衣服的展现。

    她家许绿哪里就只算漂亮了?明明突出了衣服ok?

    正说着,一道“姑姑”传进谢采耳朵。

    谢采回头一看,许绿来了。

    她一边走一边脱下帽子,黑发便随之在空中晃荡出了漂亮的弧度。

    众人为之侧目。

    谢采很快把工作室的门给关上了。

    “绿啊,姑姑想准备一次走秀,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许绿有些惊讶,她本来以为就是来拍照来了。

    “可是我不会走啊。”

    “这没关系,我可以让人教你,不难的。”

    许绿便问:“什么时候,秀场人多吗?”

    谢采:“人不多,大概两周之后。”

    许绿摇头:“两周之后我不在海市了,我去珠市有点事情。”

    她那时候得去训练营,哪里还能走秀,到时候都不知道会被分到哪个队伍里去了。

    而且听老蒋说,分了队之后,可能很快就要去打比赛了。

    闻言谢采有些失落,“那好,那今天先拍照吧。”

    许绿便轻车熟路地拿着衣服去试衣间换好了,夏天的衣服比冬天要清凉许多。少女漂亮的身体线条暴露在摄像头下,表情自然而带着几分疏离感。

    拍完之后,摄影师日常意犹未尽,谢采本来要送许绿回去,但许绿看谢采要忙,便以自己想在这周围逛逛为由拒绝了,她重新戴上了帽子和口罩,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那人长着一双狭长的眼睛,鼻梁高挺,丰唇。

    “嗨喽?”他率先打了招呼,许绿有些不明所以:“你是谁?”

    “我和你一样,也是一名模特。”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复古皮西装,胸口的衬衫微微敞开,露出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

    “我不是模特,我只是来帮忙的。”

    “哦?无偿?”那男子微笑道,“不过你的身高要做专业模特还是太矮了。”

    矮这个词由面前目测一米九左右的男人说出来显得很有说服力。

    许绿皱眉:“我本来就不是专业的。”

    “为什么要个高?”

    “可是我听说谢采想让你参与她的秀场不是吗?”

    少女面无表情看着他,声音没什么起伏:“但是我没时间。”

    此言一出,那人倒是有些诧异:“你居然拒绝了,真了不起啊。”

    许绿将口罩朝上拉了拉,“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着她从男人身旁走过,望着许绿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男人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

    回去之后,许绿把碰见这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了谢采。谢采听她的描述很快就知道那人的身份了。

    【他是我们公司对家的设计师,叫范南屿,平常最看不起国风这种东西,这次出现在我们公司是因为有些合作】

    【你可不要被他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给蒙蔽了,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善茬】

    【这次我要做自己的设计新品,他和我撞了,所以和你说话估计也没怀好心眼】

    许绿:【知道了】

    【还有,这个范南屿最喜欢挖墙脚!】

    许绿:【……好的】

    当天晚上许绿和战队的姐妹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战队赛。

    然后又打了一会儿排位。

    “哎,队长,你平常真没背着我们偷偷玩游戏?怎么这么久没玩,技术还这么好?”

    许绿自然不可能把自己打训练赛的事情告诉她们。

    “习惯了,肌肉记忆,没什么特别的。”“哇!我也想要这种肌肉记忆。”

    看着许绿的干将每个技能都精准得像开了挂,原本是打中路的辅助妹子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对面说着“手下留情”,然后被许绿这边的人一顿暴揍。

    对面:【靠,你们真的是妹子吗?也太猛了】

    带领战队赛六局全胜,许绿为了发b站录了屏。

    打完之后,许绿就开始剪辑起来。

    在b站发视频也相当于是宣传,尽管现在战队逐渐起来了,而且质疑的声音也变小了,但是许绿觉得宣传不能停。

    她没直接发全部的录屏,而是将视频的精彩部分剪成了一小段一小段,以比较炫酷的形式发了出去。

    果不其然,第二天许绿看b站的时候,发现这一期的视频比起之前点赞和播放量多得多。

    她点开私信看了两眼,被其中一条自荐的内容引起了注意。

    【嗨喽,你好,我是爱圆,请问我可以加入你们的巾帼战队吗?我现在是双国服在榜花木兰和曜,现在在虎鲨直播呀,我很喜欢你们的战队~】

    爱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