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前任遍地走 > 南樾国(新前任登场~...)
    白苍薄唇紧抿着,他死死盯着乔宣,一字字开口:“你跟了我,不但可以做我的魔后,我的一切也都是你的,绝不会将你当做灵宠对待……他对你不好,但我会对你好的……”

    呵,谁说师父对我不好了,师父比你好多了好吗!

    乔宣被师父握在手心,视线落入白苍的双眸,男人紫色的瞳孔里,是幽冷如渊的执着,还似乎有着隐藏很深的痛苦不甘之色,他仍然在试图说服自己……

    这一刻,乔宣难得心中一叹,自己都表现的这般明显了,白苍宁可低头都不愿放弃,为什么呢?自己当初的舍身,真的能令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吗?

    可是,我不是青浔了。

    好不容易历劫回来,他没有兴趣再去做青浔,甚至就连那一世的回忆,他都没事不愿再想起。

    乔宣一扭头,不再看白苍。

    白苍的双手陡然握紧,额头青筋暴起,愤怒痛苦灼烧着他的心,那个曾经眼中心里都只有他,无论如何都要回他身边的少年,是真的不要他了。

    哪怕自己如此卑微,一再恳求,他也不屑一顾……

    再也不是那个,一口吃的,一件穿的,就可以哄的死心塌地的小家伙了。

    可是,自己不能允许这个结果。

    他等了九百年。

    这九百年出生入死,不惜一切,不过是为了复活青浔……

    现在他终于找到他了。

    认别人为主这种事,白苍绝不允许!

    他眼中浮现一抹猩红色,忽的就冲云庭疏出手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我就先抓了你,只要不杀你,囚-禁了你,你的灵宠依然是我的!

    云庭疏似是早有预料,神色不动,左手一收将乔宣护在了身后,右手抬手一掌,不避不闪直直对上白苍!

    剧烈的劲气横扫四周!

    乔宣惊呆了,瑟瑟发抖不敢动,动手了动手了,还是动手了!

    他最怕就是这。

    怎样?

    到底是谁赢了?

    白苍脸色泛白,神色难以置信,此人生生接了自己一掌,竟半步不退,甚至还伤了自己。

    高手过招只在一瞬之间,白苍未能摸清云庭疏的底细,喉中发出一声低喝,无数魔修立刻围拢了过来!

    乔宣焦急的扑腾了一下翅膀,好啊,打不过就来群殴的,所以自己之前就和师父说过,不要和这魔头讲道理单打独斗。

    云庭疏声音微冷:“既然尊上没有待客的诚意,那我们自然也不必再留了。”

    说罢伸手一挥,一道凌厉白光横扫四周,那无数魔修被击飞了开来,只有计霄和夔渊能勉强抵挡,他垂眸看了白苍一眼,带着乔宣眨眼就如同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白苍冷冷看着这一幕,眼神冷戾,抬手擦了一下唇边血迹。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算了。

    青浔,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

    乔宣被师父带着,不过几息之间,就离开了昏暗荒芜的西荒域,天空都变的干净清澈了起来。

    说实话,他之前真的没有想到,师父竟然这么厉害……

    不但可以和白苍硬碰硬不落下风,能堂而皇之从众魔修的围攻中离开,最重要的是还显得这么轻松惬意……

    等等。

    如果这样说的话,一开始师父就没有必要接受威胁留下来做客啊?

    那时候他就可以带自己走的!

    所以说……果然是不高兴自己乱来,才想给自己一点教训吧。

    想到这里,乔宣立刻怂了下来。

    云庭疏垂眸望着乔宣,道:“这会儿,怎么不大胆了?”

    乔宣尴尬的想要钻地里去,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之前还往师父的衣襟里钻,确实十分胆大妄为,但那时候不是害怕嘛,早知道师父这么厉害,他就不会那么慌乱了!

    乔宣不敢吱声。

    不过,师父是不是要带他回天界了?

    回去肯定要受罚了,然后待在悬河谷,继续修炼修炼修炼……

    虽然经历了这些事情,乔宣也知道修炼很重要,师父的教诲也没错,但道理他都懂,就是践行起来很难……

    毕竟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修炼到打得过和白苍和华澜之流……至少几百几千年起步不说,最怕的是一辈子都没希望,天赋这个东西强求不得,和江惟清的那一世已深深领教了……

    那时候不能飞升就要被杀死。

    现在不修成上神就不能出门。

    也未免太悲催了吧!

    天界那么多的神仙,自-由自在的多了去了,就算有闭门苦修的,那也是人家自愿的,哪个规定非得修炼成大佬才能出门,而且修炼闭门造车也不行啊,还得历练经历不是?能成神成仙的,哪一个不是历经万难的……

    可是如果自己不回去,万一又遇到危险,难道又要找师父求救吗?

    怎么轮到自己,就这么倒霉呢?

    都怪无处不在的前任!

    乔宣陷入了两难境地。

    他思索许久,还是想再挣扎一下,自己一个人是很危险,但是有师父一起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乔宣想到这里,转身就化作了人形,落在了师父的身边,讨好的仰头望着师父,轻声道:“是徒儿不对,知道修炼的重要了,但是……回去之前,您能不能先带我去一趟南樾国呢?我保证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的修炼!”

    云庭疏看着他,眼神淡然,不言不语。

    乔宣被看的心慌不已,自己才闹了这么大的篓子,现在又要师父带自己出去,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师父估计是不会答应的……

    哎,要是实在不行,还是回谷吧,以后再寻机会离开……

    乔宣低落的垂下脑袋,道:“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

    不等他说完,云庭疏无奈的叹息从头顶传来:“好。”

    乔宣一愣,惊喜又不敢置信的抬头,师父竟然答应了!

    云庭疏望着少年欣喜的目光,摇摇头道:“愣着做什么,你不是要去南樾国吗?”

    乔宣回过神,猛地一把抱住师父的腰,“师父最好了!”

    ………………

    一个月后,南樾国,都城。

    一辆马车缓缓驶进了城门。

    乔宣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时隔三年重回旧地,一切还是熟悉的模样。

    街上人来人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三三两两路过的街坊,有打马而过的学子,还有招摇而过的女子们……一切都生机勃勃的,喧闹中透露着烟火气,这才是他喜欢的人间啊!

    街边卖小吃的香气远远传来,乔宣吸了吸鼻子,露出怀念的神色来。

    他的第七世历劫结束,离现在也不过才三年而已。

    三年时间看似很长,但和他七世历劫的人生相比,却是十分的短暂,短暂到一些并未感觉遥远,短暂到认识的人和事都还在……

    乔宣收回视线,乖乖坐了回去,悄悄瞥了眼身边的师父。

    这一个月来,他们沿路游山玩水,最后来到南樾国的国都,师父一路上都沉默寡言,但倒是从不管自己做什么去哪里……不过自己之前答应了,等来过这里之后,就老老实实和师父回悬河谷修炼的!

    这里乔宣熟的很,他带着师父去了都城最好的客栈,拿出银子定了两间上房。

    乔宣陪着师父上了楼,眼神微动,乖巧的笑道:“师父您先歇着,我去外面看看晚上吃什么。”

    云庭疏头戴斗笠,白纱遮住了满头银发,隐约露出半张面容,唇角扬了扬,声音很轻:“好。”

    “那我走啦。”乔宣说。

    说着一步三回头的往外挪,眼看师父进屋关了门,这才转头飞奔而出,欧耶,现在终于是他一个人了!

    虽然有法术,能御剑,但这里都是凡人,乔宣可不敢闹出太大动静,只能撒开脚丫子跑,很快就来到了另一条街区。

    乔宣循着记忆中的路,来到了一个宅子跟前,他看着熟悉的有些陈旧的大门,深吸一口气,砰砰砰的敲了几下。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开门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丈,疑惑的望着乔宣道:“小公子找谁?”

    乔宣一看开门的陌生老丈,心中一沉,缓缓问道:“请问这里是秦家吗?”

    老丈摇摇头:“不是。”

    乔宣一怔,露出失落之色。

    第一世情劫距今已有一千年,当年一切早已灰飞烟灭,虽然容家之事着实有些遗憾,但因为太过遥远,乔宣觉得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并无强求之意……可第七世情劫结束距今才仅仅三年,三年的时间,近到一切还恍如昨日。

    他想着,这一次,也许总能来得及挽留一些什么的……

    结果这里依然人去楼空。

    不再是他的家了。

    乔宣拱手道:“打扰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既然都不在了,那自己也该回去了。

    这时老丈开口道:“不过如果你是要找秦家人的话,老朽倒是知道在哪里。”

    乔宣蓦地回头。

    老丈感慨叹道:“这秦家哥哥据说当年在缙王之乱里死了,他的妹妹后来就把这宅子卖给了老朽,去南麓山下面开了一个酒楼,因为酒酿的好颇为有名,你去了南麓山沿路问一问就知道在哪了。”

    乔宣眼中蓦地浮现亮色,深深作揖道:“多谢老人家。”

    老丈笑道,“不必客气。”

    乔宣已经等不及了,飞快的往外走,但南麓山离这里有些远,走路的话怕不得两个时辰,御剑的话又太惊世骇俗……他一转身看到了一个牵着马的书生,书生看起来不算富裕,衣衫洗的发白发旧,拿着书边走边读,摇头晃脑脑的喃喃自语。

    乔宣笑眯眯的走过去,拿出了一锭金子,道:“你这匹马卖给我如何?”

    书生看着金子目瞪口呆,他这瘦马哪值这么多钱,这是碰到傻子了吗?还是哪家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子?

    唯恐对方反悔,书生一把接过金子,将缰绳递给了乔宣:“成交。”

    可别反悔啊!

    乔宣心情好,别说一锭金子了,两锭金子又算什么,他纵身上马,直奔南麓山而去。

    沿路问了几个人,乔宣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客栈。

    此时正值吃饭的时候,客栈内的生意很不错,人来人往的,乔宣望着客栈上的牌匾,行云流水飘逸洒脱的三个大字:纵云楼。

    这字很熟悉啊,一看就是那人的字,乔宣有点意外。

    他顿了顿,走进了客栈。

    四周是吃喝笑谈的声音,这里有江湖人士,也有贩夫走卒,有妇人孩童,也有书生秀才……各种不同的人在一起,却难得在这里相处融洽,不论何种身份,来这里喝酒吃饭便是一样的。

    乔宣守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一个空桌,安安静静-坐了下来。

    他环视四顾,看到小二忙着打扫接客,没多久,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娇俏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女子容貌清丽,肤色不算多白,但神采飞扬,眼神灵动,看起来生机勃勃的,一身干净利落的衣衫,身姿矫健,一手拎着两壶酒行走如飞。

    乔宣看的有些失神,不由得笑了,这丫头看起来过的还不错,说实话,当初他就那样死了,又看太子一脉式微,着实有点担心这丫头被牵连,一个女孩子孤身处于乱世,无法自保……

    但这一路走来,他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太子成功登基为帝,缙王谋反被处死了,民众安居乐业,他的妹妹也安然无恙,还在这里开了这间酒楼……

    就算自己不回来,一切也都会很好。

    乔宣找小二点了一壶酒。

    没一会儿,秦静白亲自给他送了过来,她双眼亮晶晶的,笑起来脸颊有着小酒窝,似乎觉得乔宣好看,多看了他两眼笑道:“公子好生俊秀,第一次来这里?”

    不错,胆子越发的大了,不过这丫头现在看起来,比自己还大一点的样子……

    乔宣低低笑了声。

    正在这时,那边又有人喊,秦静白没多留,风风火火的转身走了。

    乔宣低头喝了一口酒,味道着实不错,他准备喝完这壶酒就回去,忽的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原来有几个登徒子来了,正围着秦静白调戏。

    “秦小娘子来陪本少爷坐会儿,你这里今天剩下的酒本少爷全包了。”

    “没错,王少可是有钱的很。”

    “秦小娘子不如跟了王少,日后穿金戴银少不了你,何必如此辛苦在外操劳呢?”

    乔宣勃然大怒,正要出手,忽的听到四周传来窃窃私语。

    “这哪来的几个傻-逼,没有领教过秦姑娘的厉害吗?”

    “没事儿没事儿,看戏就好了,傻-逼年年有,今年还不算多呢。”

    “女儿啊,你看看你秦姐姐怎么揍人,等你长大了,我送你来和你秦姐姐学几手功夫,也免得叫一些龌龊之人给欺负了。”

    乔宣:“……”

    砰砰砰几声响,不过眨眼的功夫,那几个蠢货就被秦静白给踹了出去,她甚至眉梢都没有挑一下,转身继续笑意盈盈的送酒去了。

    乔宣抬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嗯,当年他还在的时候,这丫头还是个乖巧的小丫头,只会一些花拳绣腿,这三年过去,功夫倒是长进了不少啊……

    话虽如此,但乔宣还是觉得心有不忿,不想这样轻易放过那几个人。

    眼看他们骂骂咧咧眼含恨意的模样,乔宣手指微动,神不知鬼不觉的丢了几个法决出去,那几个男人忽的一怔,然后发出惊恐的尖叫争先恐后的跑了。

    乔宣眯了眯眼睛,这幻术不算复杂,但对付这么几个凡人足够了,保准他们以后见了女人就如同见了鬼。

    他收回视线,正要继续低头喝酒,忽的视线一凝。

    一个身穿粗布灰色道袍,腰间系着一个酒葫芦,头发简单用木枝束起,五官清俊的青年走了进来,青年行走之间自有一番洒脱肆意,飘逸出尘,然而那深灰色的眼瞳深处,又似乎有着对世间一切的凉薄无意。

    秦静白见到他来了,露出惊喜的神色,道:“陆大哥,你怎么过来了?”

    乔宣连忙侧头,不想被这人看到。

    谁知青年深深看了那几个落荒而逃的登徒子一眼,蓦地抬眸,锐利目光看向了乔宣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