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嬉闹三国 > 第 24 章(【咱缺人了】...)
    曹丕往里走了一段路,才发现新花样还真不少。

    春耕才刚结束,庄户们竟都在翻地,似乎在准备种第二茬。

    可这都秋天了,地里还能种第二茬?难道是想种些蔬菜瓜果?还是说这些地全都是种冬麦的?

    曹丕心里疑惑着翻地的事,随行的刘祯却忍不住感慨:“这路修得可真好啊,比之官道也不遑多让。”

    应`应和道:“对啊,而且这样好的路,在庄子里似乎还不止一条,而是修得四通八达。”

    曹植听他们这般慨叹,不免想到曹冲早前所说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如今这庄子看起来竟真有那么一点“世外桃源”的味道。

    若非世外桃源,怎地连个锄地老翁都能吟诵《式微》、畅谈诗文?

    一行人边说边走,不觉已走至学堂不远处。

    学堂建在庄户聚居处的最前头,宛如据于龙首。

    朗朗读书声自前方传来,是学生们在颂背《无衣》,稚子读书本就只是有样学样,只得其形,未具其神,可这么一首气势磅礴的战歌由小孩儿齐齐整整地念出来,听着竟有种别样的味道!

    曹丕走到学堂外,只见曹冲背着手在学堂之中走来走去,检查有没有人只张嘴没出声。

    那神情,那姿态,竟真有点为人师表的架势!

    难怪这小子在这住得这么起劲,连邺城都没回几次,原来是有这么多人陪他玩耍!

    曹冲本来正饶有兴致地扮演老师角色,不想转头一看,对上窗外好几双眼睛。

    说实话,有点吓人。

    曹冲脑海里直接出现一个表情包:

    曹冲把班长喊起来,让她暂时接替自己的活儿,检查学生们的背诵情况。

    班长名唤崔贞,是个女孩儿,今年八岁了,性格踏实稳重,瞧着有点面瘫,不过人缘很不错,其他人都服她管。

    有崔贞维持秩序,曹冲没什么好不放心的,径直走了出去。

    到了外头,曹冲领着曹丕一行人走远一些,才热络地抓住曹丕和曹植的手,一脸欢喜地说道:“哥哥,你们可算来了!”

    曹丕:“……”

    想甩开,又觉得不太妥当。

    曹植对此深有同感。

    曹冲让许六去给自己顶一节课,拉着曹丕几人回了自己住处,颇为惭愧地说道:“哥哥们要来,还带了这么多客人,怎地不先来信说一声?庄子上什么都没准备,怕是招待不周!不过一会我就吩咐厨房去外面买只猪杀了,我们这边的村子都是这个风俗,但凡有贵客上门,人少杀鸡,人多杀猪!”

    曹丕已经在心里说了无数次“闭嘴”,最终还是只能憋着。

    等曹冲说完了,曹丕才给曹冲介绍了一下随行之人。

    先介绍刘祯,搞文学的,很有性格。

    又介绍应`,搞文学的,很有才华。

    再介绍徐干,搞文学的,很有脾气。

    最后是陈琳,搞文学的,很会骂人(代表作是帮袁绍写的讨伐他爹的檄文)!

    曹冲越听这几个名字越觉得耳熟,他在记忆里头扒拉了一下,好家伙,这是建安七子中的四个!

    更巧的是,建安七子虽然年纪不一,却有五个死在同一年,原因在于那年发生了严重的瘟疫。

    连这种找得起大夫、在历史上有姓名的人都集体出事,可见那场瘟疫未立之可怕、牵连范围之广。

    军队这种人扎堆、条件差的地方,是瘟疫最喜欢的温床。

    曹冲觉得培养医学人才这件事不能拖了。要是人才都像是许琰兄弟俩一样主动送上门该多好!

    曹冲在心里感慨了一番,面上却没表露出来,只按照曹丕的介绍挨个与刘祯他们见礼。

    刘祯问道:“怎么不见奉孝先生?”

    曹冲笑道:“先生等闲不会到这边来,既然诸位客人来了,我这就让人去把先生请过来。”

    郭嘉被他来回气了几回(或十几回),已经拒绝踏入他这边,扬言再也不上他的饭桌。

    要不是曹冲时不时捣鼓了几样口味清淡、滋味却颇佳的吃食去赔礼,郭嘉说不准得直接和他绝交。

    郭嘉听人说曹丕一行人来了,倒也没有倨傲地不搭理,没过多久便来了。

    曹冲年纪最小,乖巧地旁听他们聊起北边的战况。

    行军本就艰险重重,七月时他们更是遇到洪水泛滥、海路不通,曹操找了个向导沿陆路出了卢龙塞,塞外的路更不好走,整个过程可谓是堙谷堑山、十分艰难。

    郭嘉是一力支持北征乌丸的人,听了这些战报后面色沉沉。

    乌丸这些马背上长大的民族,擅长突袭,擅长抢掠,很少会与敌人正面迎战,真要打起来,他有信心曹操肯定会赢。

    可现在的问题是,路况这般艰险,士卒们长途跋涉、人疲马乏,说不准还没打就军心涣散!

    郭嘉低喃:“兵贵神速啊!”

    这一点在曹操出发之前,他就与曹操提到过这种情况:千里奔袭,最要紧的就是攻其不备,绝对不能让对方有准备时间,必要时可以留下辎重轻兵出塞,直取对方王庭,端了他们老巢!

    既然大队伍七月就已经离了卢龙塞,曹操应该是听了他的建议。

    想到曹操这次带了贾诩等人,大多都是有奇谋敢冒险的,郭嘉才长吁了口气。

    只要行军足够快,士气就不会散,到时一鼓作气打散乌丸才是正理!

    曹冲也不知道曹操没带郭嘉会不会影响北方战局,不过见郭嘉先是皱眉,而后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便知道问题应该不大。

    他乖巧听着郭嘉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邀曹丕等人入席吃饭。

    郭嘉有点想走人。

    曹丕却力邀郭嘉坐到自己身旁。

    郭嘉看了曹冲一眼,给了曹丕面子落座。

    曹冲说到做到,还真叫人杀了只猪,且把寻常人认为是“贱肉”的猪肉做得花样百出。

    四只蹄子,做成东坡肘子;五花肉,做成东坡肉;梅花肉,做成蜜汁叉烧;里脊肉,做成水煮肉片;筒子骨,连着莲藕炖汤!

    要不是时间太紧,曹冲可能连内脏也捣鼓捣鼓给曹丕他们尝尝鲜!

    一开始,刘祯等人发现上桌的果真是猪肉,心里大多有点不高兴。

    毕竟他们现在都算有点名望的人物,私底下吃点猪肉没什么,别人拿猪肉来宴请自己就觉得自己不被看重!

    倒是徐干面不改色地拿起筷子朝东坡肉下手。

    按照苏东坡自己写的诗来推断,当年他吃的“东坡肉”其实是水煮白肉,吃着没滋没味,所谓的美味大概是苏东坡苦中作乐而已。后世的东坡肉,大多是浓油赤酱,色泽艳丽,卖相极佳,看着就叫人食指大动。

    曹冲也夹起一块四四方方的东坡肉,给曹丕介绍道:“要是二哥你们灶来几天,肯定是吃不上这肉的。因为它要用到一味好酱,我们庄子前两天才做出第一批,你看看,用了这个酱,原本白生生的猪肉变得多好看!”

    曹丕本来也瞧不上猪肉,听曹冲这么一提,不由夹了块红烧肉端详起来。

    五花肉肥瘦相间,一半肥一半瘦,他不喜欢肥肉的口感,过去是绝对不会碰的,可眼前切成方块状的五花肉看起来却肥而不腻、红亮诱人,那大小仿佛正勾着人把它一口吃掉。

    曹丕把夹起的东坡肉送入口中,顿时怀疑以前自己吃的都是假猪肉,要不然怎么味道完全不同?

    这吸满浓汁的东坡肉入口之后,浓郁的滋味便缠绕着每一个味蕾,更难得味道这么重的东西吃着竟一点都不腻人,一块下肚还会想吃第二块!

    连曹丕都吃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再抗拒,纷纷朝着面前的新菜下筷。

    每吃一样,众人都感觉自己对猪肉的认知在不断改变。如果说在此之前他们都觉得这是下等贱肉的话,现在他们都感觉猪肉其实也差不到哪里去!

    它过去之所以那么难吃,肯定都是被厨子耽误了!

    看看人家这厨子做的,骨汤清甜,蹄子软糯,叉烧香中带甜,东坡肉肉酥汁浓,水煮肉片更是又嫩又辣,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该先吃哪样好!

    一顿饭吃下来,每个人肚子都比来时圆。

    曹冲邀曹丕一行人在庄子里散散步消消食在回去。

    曹丕这次过来是想看看筒车的,早前曹冲送了图纸回邺城,只是当时还没秋收,不适合捣鼓这玩意。

    现在秋收结束了,曹丕便想来看看筒车是不是真那么有用。

    要是真有用的话,自然是让人去考察考察什么地方适合造筒车。尤其是几大军屯,那可是专门生产军粮的地方,要是能用上筒车浇灌的话得省多少功夫!

    曹冲没藏着掖着,亲自领曹丕他们去看筒车。

    看图纸和看实物,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筒车像个手握许多巨桶的巨人,轻轻松松将河水汲起,引入四通八达的沟渠之中。

    莫说这么个庄子,即便是再扩大几倍的土地,恐怕都能被它浇灌个遍!

    难怪庄子上的庄户都有空跟着孙子背书了,这么件要做的辛苦事被筒车代替了,可不就有那个闲工夫吗!

    曹冲领着曹丕在庄子里转悠了一圈,积极地给曹丕介绍了接下来的规划:庄子的基础教育起步了,基础医疗也要跟上,他准备在庄子上再盖一座医学院,由华佗坐镇负责培养医学人才。

    现在问题来了,学生去哪里找?

    还有,基础教育也得找几个正经老师来接手,毕竟他和许琰兄弟俩都还是孩子,教学生们认几个字还行,更多的就教不了了!

    曹冲总结了一下自己的中心思想:哥,咱缺人了,既缺学生也缺老师,您能帮帮忙不?我看你身边个个是人才,不如给我匀几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