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花开后百花杀 > 第39章:一杯绿茶
    “你的功夫不行,可别暴露了痕迹。”碧玉一把将香夺过来。

    康王府现在还不知道这老鼠是为什么往王府里跑,还以为是人恶意投放,王府外特意加派了人手。

    紫玉沮丧地低下头,就听外面有人报:“郡主,东宫送了食盒。”

    刚点完花钿的沈羲和一愣,她起身披上披帛走向外院,就看到了天圆站在那里。

    “郡主,殿下让属下给您送食盒。”天圆殷勤地笑着,“殿下平日也喜欢捣鼓些吃食,往日总寻不到可分享之人,不是什么贵重之物,郡主切莫推辞。”

    东宫的食盒,便是萧华雍愿意送,也没有人敢接。

    皇子们担心有没有毒,功勋们担心太子有别的想法。

    倒是公主们较为合适,不过东宫那般冷清,想来诸位公主也觉着太子殿下是个不需要费心去讨好的废人。

    日后谁能君临天下还未知,此刻去讨好储君,岂不是碍了日后得位之人的眼?

    确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且东宫送来,也算是赏赐,沈羲和想要推拒都没有理由。

    “有劳曹侍卫。”沈羲和示意碧玉接下,“替我转达对殿下的谢意。”

    萧华雍有两个东宫侍卫统领,是一对兄弟,分别叫曹天圆和曹地方。

    “不敢不敢。”天圆谦卑地弯下身,“里面有一道御髓羹,应还是热的,郡主趁热食用。”

    说完,天圆行了礼就告退了。

    东宫送来的,沈羲和也不好不吃,打开食盒的一瞬间,香气扑鼻,本不是很饿的沈羲和顿时食指大动。

    御髓羹是一道用牛骨髓佐以粳米、大米、芝麻掺合骨头高汤熬制出来的粥,入口香滑醇香,没有外人在,沈羲和将一碗粥悉数喝了,还有些意犹未尽。

    还有形如满月、色泽乳白,外皮入口即化,芳香留口的贵妃饼。

    松香软糯,如花娇美的花折鹅糕。

    形态优美,红如枫叶的面果子。

    “郡主,赏我些许,让我尝尝!”紫玉看得眼花缭乱,忙开口讨要,只有尝过,她才能想法子做出来。

    沈羲和本就胃小,一碗粥已经让她很满足,其他的都尝了一小块,剩下的都给了紫玉她们。

    心满意足地用了朝食,沈羲和就带着紫玉和墨玉去了陶府——她的外祖家。

    外祖父官居从三品御史大夫,是个严肃的老头,外祖母早已辞世,两个舅舅一个在外放,一个从商,她有五个表哥,两个表弟,没有表姐妹。

    故而,她一到陶府就受到了热烈欢迎,大舅母张氏对她极其热情和温和,是那种不带任何利益,只有温情的和蔼。

    祖父去了御史台还未归,三个表哥都在上学,只有一个五岁的小表弟陶勋在,大舅陶元特意从外面赶回。

    “父亲要知晓你今日便过府,定然会称病告假。”陶元忍不住笑着说。

    “便是知晓外祖父会这般,才偷偷来。”沈羲和轻轻一笑。

    陶御史是个连祐宁帝见了都头疼的人,文武百官都将他视为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但这个世人眼中耿正不阿,不苟言笑的老古板,对沈羲和就是个慈爱没有原则的老人家。

    “萧氏,你打算如何处置?”一番闲聊之后,察觉沈羲和对他们没有疏离,张氏才在陶元的示意下问。

    “怎么?他们求上大舅了么?”沈羲和知道,若非有内情,他们不会无缘无故提起。

    “是有寻上我求和。”陶元冷笑一声,“我妹妹一条命,他们忘了我却没有忘。”

    “老爷……”张氏不赞同地轻声唤了声。

    不应该在孩子面前提起这些,以免惹了孩子伤心。

    “大舅,呦呦替阿娘谢过您了。”沈羲和站起身郑重对陶元行礼。

    呦呦是沈羲和的乳名,是陶氏还未生产之前就取好。

    陶元本是进士出身,是陶氏的死让他弃文从商,康王府的人文不成武不就,偏生做生意灵活,陶元这些年和他们争锋相对,无形中消减了康王府不少财源。

    “呦呦这是做什么?”陶元故作生气,“你阿娘是我的亲妹妹。”

    “大舅,呦呦希望大舅日后能多为舅母和表哥表弟着想。”沈羲和正色道,“呦呦现在长大了,他们欠下的债,理应由呦呦来讨回来。”

    “呦呦,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不可轻举妄动。”陶元心疼外甥女。

    “盯着便盯着吧。”沈羲和浑然不在意,“我无论如何跋扈,只要阿爹和大兄在一日,他们就得忍着。”

    西北王在,她再任性,都无人敢指摘。

    西北王不在,她再谨小慎微,也无人会宽容。

    陶元深深看了一眼如花似玉的外甥女一眼:“你小舅说得对,呦呦是世间最聪慧的女子。”

    闻言,沈羲和不自在地用手绢碰了碰唇角。

    小舅陶成纯粹是爱之深,眼之盲。

    沈羲和的人生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她的父亲将她捧在掌心,若非祐宁帝许以宫内才有的珍贵药材,沈羲和又实在是无力回天,沈岳山是不会让她上京都。

    沈云安大小就是个妹妹奴,变着花样就为了逗妹妹一乐,无论沈羲和做错什么,他都会逗着,都会帮她摆平。

    外家更是稀罕她到不行,若非她是沈岳山的女儿,嫁入陶家将会一生被娇宠。

    沈羲和没有打算在陶府留宿,太多人盯着她,用了夕食,陶御史都还未归。

    她只能辞行,却没有想到离开时,三表哥陶勤归家,随行的还有六殿下萧长瑜。

    沈羲和只当没有听到寒暄,让马车不停顿地离开。

    昨日东宫见萧华雍,萧长瑜便借了击鞠想见她,今日她把九殿下萧长赢都扔到王宅了,六殿下萧长瑜还是锲而不舍。

    沈羲和却没有想到,次日一早,宫里传来六殿下萧长瑜被祐宁帝罚跪宫门口的消息。

    “缘由?”

    “今儿六殿下不知为何去了东宫,将太子殿下气得吐了血,太子殿下此刻仍旧昏迷不醒。”碧玉如实告知。

    沈羲和第一反应便是: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