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这糟心的重生 > 庭审四.子嫣(审判长问,“证人周荣华,...)
    审判长问,“证人周荣华,刚刚所有发方是否人为教授?”

    秦老太虽则对女孩儿刻薄,但对儿子是绝对能豁出命维护的,但秦老太也不想自己坐蜡。她心里清楚,儿子教她背那些字话儿的事叫人拿住了。

    这可怎么办?

    秦老太眼珠一转,祭出杀手锏,手捂胸口,大叫一声就倒了下去――她晕了!

    法庭只好先将她抬下去叫救护车。

    干得好!

    只要证言对判决不产生重大影响,是不构成伪证罪的。

    吕律师道,“审判长,仅此一张打印纸,不足判断周荣华犯有伪证罪。”

    审判长道,“这是法庭的工作,上诉人律师就不必为法庭操心了。”

    吕律师当即不敢多说。

    在法庭上,审判长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

    秦老太直接被法警抬了出去。

    孙梅一看就知道婆婆是装的,但为了给婆婆圆谎,也忙跟了出去。

    秦老太的事必然影响审判长对庭审的观感,吕律师需要逆转审判长对秦家的态度,他先请刘凤女出庭。

    吕律师问,“刘女士,您对您的前婆婆周荣华女士的看法如何?”

    “什么看法?”

    “你觉着老太太怎么样,当年婆媳相处的怎么样?”

    “重男轻女,很讨厌。”

    “看来相处的一般。”

    刘凤女不否认。

    吕律师继续问,“您对您的前夫是何评价?”

    “无耻小人。”

    “那您当年为什么把刚刚两岁的女儿留给一个你认为的无耻小人抚养?”

    刘凤女沉默。

    吕律师,“您可以回答吗?”

    “因为私心。我跟秦耀祖离婚是因为他出轨,我非常恨他,我要离婚。离婚后就要再婚,带着孩子不好再婚,我就没要秦特的监护权。”“主动放弃。”

    “对。”

    “放弃了几次?”

    “两次。”

    “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放弃了秦特的监护权,回到娘家,可心里又总放不下她。她出生后我妈过来伺候我月子,旁的时间最是我带她。我很想她,过去想看看,秦家不让我看。探视权什么的根本没用,有一回闹的太厉害。秦耀祖的大哥秦耀阳跟我说,如果我要秦特,现在就跟我去改监护权,秦特的监护权还给我。我当时不敢要。”

    “不。是三次。”吕律师冷声纠正,“上次庭审,你也主动放弃了亲生女儿监护权,您将监护权让给您的母亲,不是吗?”

    刘凤女咬咬嘴唇,说不出话。

    “这一点,您承认吗?”

    “我承认,我不是个好妈妈。”

    “您很有自知知明。”吕律师道,“审判长,我的问询完毕。”

    出乎吕律师的意料,褚律师没有对刘凤女发出任何询问,甚至没有对他的说辞表示任何异议。

    褚律师这样放松只有一个原因。

    吕律师清楚,因为自方猪队友,在质证方面,褚律师遥遥领先。那么,吕律师看褚律师一眼,接下来要拿出重量级的证据了。

    吕律请请秦光出庭作证。

    秦光一到庭上,审判长先吓一跳,挑眉看秦耀祖一眼,“语文老师这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教育理念,只往您的女儿身上使么?”这三重下巴的白胖子。

    秦耀祖脸皮再厚也有些尴尬,好在既然让儿子出庭便有所准备,“儿子是杂草,扔哪儿都能活,我不大在意他。秦光自小这样,喝口凉水都长肉。就有这种体质,特别容易胖。”

    审判长好奇,“儿子是杂草,女儿是什么啊?”

    “珍珠。”秦耀祖斩钉截铁,“历经磨砺,始见光华。”

    “果然是语文老师。”审判长对秦耀祖微微一笑,示意吕律师,“上诉人律师开始质询。’

    秦耀祖微微松口气,果然是青瓜,好糊弄。

    吕律师上前,问秦光,“大年三十下午,是你跟你的父亲说,你的姐姐秦特在你的房间对表哥有不妥的举动,对吗?”

    “是。”秦光腆着小肚腩,很干脆的回答。

    吕律师侧身看秦特一眼,秦特仍是保持低头看桌面的姿态,没有任何反应。

    “说一说这件事的始末。”

    “是表哥临走时跟我一个人说的,说他在我房间看书,我姐进去,向我表哥告白,说想跟表哥搞对象。表哥没答应,她就冲上去抱住表哥,非要跟表哥搞对象,表哥拒绝了她。表哥总觉着这件事不说一声不大好,他觉着我姐的行为是不对的,可他又不好意思跟我爸妈直接说,就告诉了我。还叮嘱我,让我悄悄告诉爸妈。我怕姐姐犯错,学校里老师也说搞对象是不对的,我很担心姐姐,所以表哥一走,我就把这件事跟爸爸说了。我没想到爸爸那么生气,也没想到姐姐就因为这件事离家出走,还把爸爸告上法庭。我想跟我姐道歉,姐,你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你也别告爸爸,爸爸是太担心姐姐了。这都怪我,我不该跟爸爸说的。”秦光说着朝秦特的方向重重的鞠了两个九十度的大躬,继续道:

    “姐姐你要是不解气,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记恨爸爸,爸爸都是为姐姐好。”见秦特即不抬头也不说话,秦光两只被挤的肉巴巴的小肉眼眯起来,可怜巴巴的哀求,“姐姐,你说句话啊姐姐!”

    吕律师问秦特,“面对弟弟的道歉,被起诉人不想说些什么吗?”

    秦特说了两个字,“假的,诬蔑。”

    吕律师问,“被起诉人,什么地方是诬蔑?”

    “许子嫣的确是在秦光的房间看书,我会进去是因为秦光让我进去给他拿变形金刚,可变形金刚没在屋里,我对许子嫣只说了一句话‘你看到秦光的变形金刚了吗’,许子嫣说没有,我就出去了。除此之外,我没有再说任何话,做任何事。”秦特冷冷的说。

    “有证据吗?”吕律师问。

    “秦光说的这些,他有证据吗?”秦特尖锐的反问。

    “一会儿就有了。”吕律师道。

    “如果有,也是伪证。我没做过的事,绝不会承认。”秦特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强势,她甚至毫无惧色的迎向秦光装模作样的目光。

    吕律师似笑非笑,“看来,你们中必然有一人说谎了。”

    吕律师结束询问后,褚律师开始询问,“证人跟你的表哥许子嫣的关系如何?”

    “很好。”

    “有多好?”

    “非常好。”

    “请举例说明。”

    秦光说,“我成绩一直不是很好,初二时,表哥寒假还给我补习过。”

    “一起踢过足球么?许子嫣踢球踢的不错。”

    “我对体育不大在行。”

    “给他当过拉拉队么?”

    “拉拉队不都是女孩子么?”

    “加油也行。”

    “我们学校课程挺紧的,休息天也会留很多功课。我很想去,表哥怕耽误我的功课,不让我去。”

    褚律师点点头,问,“证人你有多高?”

    “一六八。”

    “体重多少?”

    “今年还没体检。”“没关系,我带秤来了。”

    褚律师现场拿出个简易体重计,秦光深觉侮辱,还是站了上去。褚律师惊呼,“体重也是一六八。哇!厉害,身高只比我当事人高三公分,体重是我当事人两倍有余!”

    秦光被羞辱的脸都要青了,褚律师问,“你跟你姐姐关系好吗?”

    “我觉着挺好的,可能姐姐不这样认为。”

    褚律师没有再继续问秦光,而是转而问秦特,“你与许子嫣关系怎么样?”

    “一般。”

    “举例说明。”

    “很少说话。一般他过去的时候我都是在干活。”

    “你与秦光关系怎么样?”

    “以前他总欺负我,诬陷我。以前我只觉着他是淘气,现在我明白,有些恶毒是天生的。”

    “你认为,秦光与许子嫣关系怎么样?”

    “不好。”

    “举例说明。”

    “去年许子嫣踢球,是市高中生的足球比赛,许子嫣的学校挺进四强。星期六要踢四进二,许子嫣的妈妈是我继母的姐姐,所以他们约好一起去给许子嫣加油。头一天秦光还说要去,第二天临去前就说肚子疼,动不了了。非但他没去,我爸爸担心他,也没去,就是继母跟陈阿姨一起去的。其实,他都是装的。爸爸都知道,也没责怪他,中午叫我炖红烧肉给他吃。”

    秦耀祖为儿子辩白,“男孩子小时候都淘气,你弟弟只是年纪小。”

    “你大概只觉着是秦光不喜欢许子嫣,许子嫣也不喜欢他。前年寒假非让许子嫣给秦光补习,一道反比例函数讲三遍都听不会,许子嫣让他专心,他骂许子嫣,许子嫣把他打了一顿,打的他嗷嗷叫,没骨气的跟许子嫣认错。许子嫣把他拽到洗手间,因为他骂了许子嫣,许子嫣让他吃了三公分的牙膏,让他把嘴漱干净!要不他怎么那天闹肚子闹半宿,就是吃牙膏吃的!后来许子嫣每天过来,根本不理睬他,人家都是自己做题,装个样子。”

    秦耀祖乍听此事,气的不轻,想骂秦特想到这是在法庭,斥骂是再不能出口的。转而去看儿子,秦光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正瞪着秦特,他没想到秦特竟然都知道!这贱人不是都在厨房干活儿么!

    秦光硬着头皮否认,“没有的事,都是你自己编的!”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说完之后,秦特才发现把这让她幸灾乐祸的事说出来有多爽。

    褚律师学着刚刚吕律师的口吻,“看来,你们中必有一人说谎无疑了。”意味深长的看了吕律师一眼。

    秦光被请下去休息,吕律师要求许子嫣出庭!

    褚律师的眼神更加谨慎,她没想到许子嫣真的会替秦家出庭作证。

    天气回暖,许子嫣白色套头衫配米色长裤,底下是双浅色运动鞋。

    干净清爽、瘦削清秀的少年。

    吕律师问,“大年三十下午,你与你的母亲一起去二姨家做客,其间,你在表弟秦光的房间看书。被起诉人有没有进入?”

    “有。”许子嫣回答。

    “被起诉人有没有不妥的举动?”

    “不妥,您指什么?”

    “抗议!被起诉人律师有与证人具有强烈暗示串供的可能!”褚律师打断许子嫣的话。

    审判长撩起重褶眼皮,看吕律师一眼,“被起诉人律师注意提问方式。”

    吕律师表示明白,继续问,“说一说被起诉人进入房间后的举动。”

    “没什么举动。他正在看书,秦特进去后问我有没有看到秦光的变形金刚,我说没看到。她就出去了。”

    吕律师心下一沉,秦耀祖不都说十拿九稳都安排好了吗?

    吕律师再问一遍,“就这样?”

    “是。”许子嫣仿佛对秦耀祖陈茜投来的视线一无所觉,他坦然的回答。

    吕律师沉住气,转而换个问题,“你与你的表弟秦光关系怎么样?”

    许子嫣唇角一翘,发出个讽刺的气音,“你问我怎么样?我早听说秦特离家出走是因为二姨夫打她打的太狠,而二姨父为什么打她,是秦光跟二姨夫说秦特与我在他房间如何如何。关系好的表弟会这样造表哥的谣吗?我们关系很差!”

    一般像许子嫣这样年纪的少年,很容易顺从长辈的意愿。尤其事关自家亲戚官司成败,哪怕不愿意做伪证,可以不出庭,但也没人会如许子嫣这样直接站到对头那边去吧。

    这不吃里爬外,自绝于亲族么?

    莫说已经被许子嫣打的大乱阵脚的吕律师,便是做好询问准备的褚律师都诧异的瞪圆了眼睛,秦特是震惊的不知做何反应。许子嫣的亲妈陈冰更是惊悚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整个法庭,最欣慰的就是刘爱国了,世上还是有好孩子的。

    许子嫣却比吕律师想像的更绝,接下来,许子嫣对自己的证词做了佐证,“我从小到大,校三好年年都能拿到,市三好拿的不多,初中一次,高中一次。也有女同学送我情书,我从来没看过,都是直接扔垃圾桶。我去二姨家的时候并不多,除了前年寒假给秦光补习,平常很少去,跟秦特也不熟。我真怀疑秦光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说出这样无中生有的恶毒话。”

    许子嫣还想再多说两句,陈茜忽就一声嘶吼,“子嫣!你可是我亲外甥!”

    陈茜脸色铁青,打断许子嫣的陈述,双眸中迸出滔天怒意,想来若不是在法庭,都能扑过去撕了许子嫣的嘴。

    秦耀祖的脸色也差到极点。

    许子嫣没有半点惧色,他冷冷的回答陈茜,“二姨也记得我是您亲外甥,您可真是我亲二姨!无中生有的事也要我承认,一趟一趟往我家跑!你知不知道伪证罪会是什么样的污点!别说什么出事你替我担着的鬼话,那话骗骗我妈还罢了!我出事,你能替我担着?你有那本事么?你就是有,我凭什么要为秦光冒这种风险!他要有半点把我当成表哥,就不会造这样的谣言!”

    “二姨,秦光不在乎自己亲姐姐的名声,我还爱惜自己名声呢!我亲表弟嘴里说出来我跟他姐姐在他房间如何如何,街坊邻里听到会怎么想!我辟谣还来不及,你叫我在法庭上承认!你为什么不让自己儿子承认是他造的谣!我也没想你待我像您亲儿子一样,但您三番两次要我牺牲名誉成全您自己的儿子,您可真是大公无私。”

    别说什么只是秦特向他告白的蠢话,这种消息会传的多快,不说街坊邻居会传到什么程度!他若是当庭认了,就是一辈子认了!

    还有秦光,这狗东西,当初真该让他吃一管牙膏,看他还敢不敢嘴欠!

    许子嫣还很年轻很年轻,但显然,他比大多数都成年人更在乎名誉,也更知道名誉的重要性。

    陈茜气的浑身发抖,秦耀祖握住妻子的手,温声安慰,“我也知道子嫣一直不喜欢秦光,秦光其实也只是在你面前装出喜欢子嫣的样子。我担心你,就一直没同你说。”

    然后,秦耀祖转头对许子嫣温声劝道,“子嫣,犯不着啊。你不喜欢你表弟,也犯不着这么说。你这样说,不说你小孩子气性大什么都敢说,旁人不知内情听到岂不是误会你二姨。”

    许子嫣突然反水,这个时候唯一的最好应对,就是力证许子嫣因为表兄弟不和而言语偏颇。降低许子嫣证言的可信度。

    秦耀祖立刻暗示了妻子。

    陈茜也听懂了丈夫的暗示,染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恶狠狠的指着许子嫣,“你有什么证据就这样污蔑我!这样污蔑你表弟!你这样懂法,知道污蔑罪是什么罪名吗?”

    许子嫣可不是秦特,更不是秦光,他身量不比秦耀祖矮,除了依旧是少年人的瘦削单薄,他的强势精明已初显峥嵘。许子嫣似早有所料,先纠正,“我懂的法律也有限,不过比二姨还是懂一些。世上没有污蔑罪,您说的应该是侮辱诽谤罪。”

    “二姨夫,你也不用话里藏刀。这话我敢说,就有证据!”

    许子嫣从长裤口袋取出一只移动U盘,“我的确没有二姨直接教我怎么认怎么说的证据,但是,这里面是二姨到我家如何教我妈教我怎么认怎么说的拍摄视频!”

    陈茜陈冰姐妹都是一幅末日降临的表情,吕律师反对,“偷拍视频不可做为证据!”

    “这位律师,您可真会说笑。我拍的是自己家,我在自己家,愿意怎么拍就怎么拍!”许子嫣一句话噎的吕律师无言。

    褚律师当即请法庭对新证据进行鉴定!

    陈冰已经觉着无颜见自己姐妹,许子嫣依旧冷漠淡定的站在证人席,褚律师原本准备的一大堆询问许子嫣的策略技巧都用不上了,原本以为许子嫣不会出庭,因为褚律师同秦特了解过许子嫣,又亲自见了许子嫣,这个少年高傲冷淡,不像会搅入浑水的样子。

    但许子嫣出现在吕律师的证人名单,褚律师以为他是来做伪证的,好在提前准备了相应的策略。原以为许子嫣会是块难啃的骨头,没想到直接是颗隐藏在敌营杀伤力惊人的炮弹。

    尽管许子嫣还未成年,但端看许子嫣一旦被招惹便六亲不认的架式,便知此少年日后必是一名狠角色!

    都不需要再让秦光与许子嫣当庭对质,许子嫣拿出的证据直接就能把陈茜秦光母子捶死了!

    突然间,陈冰气的哆嗦着嘴唇在听证席上说一句,“你还没成年,我是你妈妈,你没经过我允许,胡乱拍东西就是不行。”

    许子嫣头都未回就给了亲妈致命一击,“妈您别忘了,咱家的房产证上,产权人的名字是我,可不是您!”

    陈冰被噎的眼圈儿一红,哭了。

    法庭响起陈冰哽咽低泣的声音,许子嫣面容冷淡,没有一丝动容:这世间,在法庭上都不跟自己亲生儿子站在一起的母亲,大概就是他的母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