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散文诗词 > 我掌控了灵气复苏 > 第30章 先分配,再行动
    卧槽了!

    本以为大家都表明身份了,特么的居然都是骗子,说的都特么是假的!

    不仅如此,也就哥们二百五一样,还在这里嘀咕嘀,保持着怀疑,谁料这些货相互之间早就摸清楚路数了,这特么,果然老子还是个新嫩菜鸟啊。

    心中腹诽,张锴也感觉大长见识,得到了学习的滋养。

    谁还不会藏啊,老子就不信,你们摸清楚了我的路数。

    “果然不愧是骨门,佩服,佩服。”一道声音响起,然后一道身影从山洞那边走出来,居然正是顾明玉。

    张锴暗暗叹息。

    还是小看天下群雄了。

    毕竟是经历过繁荣修行时代的,神奇秘法,穷除不尽,还以为自己没感应到就没来,没想到都近在身边,当着黄雀呢。

    “比不上蛊门秘术。”少年淡然回应。

    而这时候,一道身影从水中起来,原本很小,就好像缩骨功一样,慢慢伸展,然后变成了一个人,正是崇明道长的那个歪嘴弟子。

    只不过现在的这个弟子,面无表情,目中无光,如同傀儡。

    “好了,既然大家都表明身份了,那么这一次禁地之行,是否可以联手行动?”双马尾这时候继续说道。

    “联手也不是不行,但如何分配,却需要提前说好,免得伤了和气。”崇明道长笑眯眯的。

    “这是自然,诸位可以说说,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免得有冲突。”顾明玉微笑。

    “我要千年血芝。”崇明道长第一个开口,目光灼灼,不容拒绝。

    “看来道长的血炼之法快要突破了,恭喜恭喜。”双马尾眉头一动,微笑开口。

    崇明道长笑而不语。

    “我需要雪魄。”双马尾继续说。

    “哦?看来道友修炼的是魔门冰心入圣秘法啊,没想到如今末法时期,魔门居然还有如此如此天骄,佩服佩服!”崇明道长眼睛眯起,有些动容的看着双马尾。

    双马尾淡然道:“只是尝试而已,成不成另说。”

    “那我要异蛇骨。”少年这时候也开口。

    嗯!

    这话一出,一群人看向他,崇明道长皱眉道:“异蛇,那是长岭山主的坐骑,此物本就是神蛇,千年修行,道行高深,虽然陪同山主一起避劫,可现在是死是活都难说,道友这要求,未免有些高。”

    少年面无表情道:“这是我需求之物,有则属于我,如果得不到,那是我的命。”

    “好,这个可以同意,我就简单了,我要长岭天花。”顾明玉开口。

    “长岭天花,这种传说中的神花真的存在?”崇明道长惊呼。

    顾明玉道:“存不存在另说,但我要的就是此物,现在说好,如果真的找到了,也免得闹出误会。”

    众人一阵沉默。

    顾明玉没有多说,看向了老算命和张锴,道:“周道长是东道主,这一次也是你带队,自然两位也有自己可以指定的东西,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

    老算命这会儿早就淡定了,道:“我要空灵石乳。”

    “看来武当这边对长岭山主的收藏很清楚嘛,空灵石乳都知道。”顾明玉赞叹。

    老算命笑道:“比不得诸位,老道之前还未透露呢,你们就已经算出我要来的是这里,提前布局,更把长岭山主千年收藏搞得一清二楚,如数家当。”

    “这一点算是我们亏欠,如果有所收获,日后我等算是欠了武当派一个人情。”顾明玉认真说。

    其他几个人没有反驳。

    老算命这才满意一笑:“好,有这话,老道就满意了。”

    “张道长呢,你有何求?”顾明玉看向张锴。

    张锴腹诽,我求你奶奶个腿。

    你们都是对这里一清二楚的人,连要什么都提前想好了,就我一个闷在葫芦里。

    老子一脑门问号,知道个屌啊。

    啥也不懂,要鸡毛。

    不过嘴里不能这样说,张锴果断道:“我对长岭山主不是很熟,不过既然大家都挑选了,那你们不要的,就给我好了。”

    顾明玉:……

    老算命:……

    崇明道长:……

    双马尾:……

    ……

    “咳咳,张道友,话可不是这样说的,我们的意思是,指定一种自己需要的东西,另外所得,可以公平分配。”崇明道长笑眯眯的解释。

    张锴道:“可我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啊?”

    “那要看道友你需要什么了。”双马尾也开口,目光灼灼的看向张锴。

    都是有传承的人,只要说出要什么,立马就能推算出张锴的一部分跟脚。

    张锴环视一圈,笑道:“我倒是有一个想要的,但难度很大啊。”

    “哦?说来听听。”顾明玉开口。

    张锴道:“我要长岭山主。”

    顾明玉:???

    其他几个人:……

    “你小子口味独特啊,根据我师门秘录记载,那长岭山主可是一个大胡子壮汉。”老算命一脸古怪的解说。

    张锴笑道:“这难道不是最好的东西吗?研究神灵的奥秘,肯定能研究出一些好东西,毕竟末法时期,神佛落难,这是很难得的机会,等灵气复苏,神佛重起,想要研究可就难了。”

    这话一出,众人目光古怪的看着张锴。

    那是一种,看变态,看疯子的感觉。

    “也算,如果你有能耐带走长岭山主,给你又何妨。”顾明玉一言定板。

    “那行,既然都有了追求,也都分配好了,那现在周道兄可以解开这铜门了吧?”崇明道长看向老算命。

    老算命笑道:“且看我手段。”

    说完,他生龙活虎的开始摆弄转盘机关,看来身体也不虚了,手也不抖了,精气十足的亚子。

    铜门上的转盘在他手中灵巧转动,来回不停。

    只听的一声声咔咔咔的声音中,突然一声咯噔响起,老算命得意道:“不负所托,这铜门机关,开了。”

    “武当奇门,神鬼莫测,果真名不虚传。”崇明道长夸赞。

    “道兄过誉了,老道也只是略通皮毛罢了。”老算命谦虚。

    而双马尾走到铜门前,双手用力推,果然铜门被推开,一道缝隙慢慢变化,正好一人通过,这才停下。

    “走吧,这里面才是真正的禁地,内中诡异莫测,我们虽然各有所求,但发现了东西,也要凭本事取得,这生死由命,大家要有心理准备。”老算命这时候面色凝重的说道。

    “道理都懂,无需多言,我先派人探路。”顾明玉说着,抬起手,对着一块手表道:“全部进来。”

    不多时,杂乱的脚步声中,一群人出现在众人眼帘,赫然正是之前跟随的人,不过这些人不仅没有受伤或者死亡,甚至此刻武装到了牙齿,手持各种器械。

    张锴看的无语。

    这娘们还有这样一批武装部下?盛世的家族会培养这些?

    难不成这一次行动,那顾家就混了个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