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拜见祖师 > 第二十章 一饮一啄
    青木山后山悬崖之上,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

    夜冥已经退到悬崖边上了,再退一点就要掉下去了。眼见现在那白天见过的仙长还没有出现,夜冥也是死心了!

    觉得下午那位可能只是路过,偶尔见到自己特殊,一时起意就想收自己为徒,可是自己的犹豫,大概得罪了他吧。

    唉!这次怕是真的没希望活了。既然这样就让这宝珠一起陪葬吧,反正不能这么简单就便宜了他们。

    而且他在这里生活了两年,知道这下面是一条小河连接着的湖泊,传说里面有妖。只是他们一直没上岸过,自己宗门也没人下去过,到是一直相安无事。

    这次既然因为宝物,被逼到这境地了,那就搏一搏吧!下面是未知的生死路,上面却是必定活不了的。

    要是跳下湖中侥幸不死,将来再报此仇!

    夜冥仔细的盯着这六人看了看,将他们都记在脑中后,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时,决然的向后一步踏出,身子当即就飘落下去了。

    上面夜立等人为了不表现的太过有逼迫性,都是站在十米之外围着的。夜冥这一下突然的跳崖,让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等他们冲到悬崖边上时,茫茫夜空里,哪里还有夜冥得身影。

    “娘的,夜冥这小子怎么就跳下去了?”一个修士骂道。

    “不跳下去还能怎么办?难道你夺了人家的宝贝,还打算放过他?等着将来被人复仇么?”另一个修士道。

    “不是,那起码也要将宝贝拿到手啊,现在这样,咱们岂不是做了无用功?”先前那人道。

    “那你下去找找吧,听说下面的大湖里是一个元婴期妖族的地盘,你可以去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躲过那妖族的视线,找到夜冥。”另一人接口道。

    “要我说,夜冥这小子修炼天赋奇差无比,可是脑子还是很清楚的,知道在上面活不了,这跳下去没准还能避过那妖修的耳目,得脱性命呢!”又一个修士道。

    看几人还有心思在这说话,感到有几分不自在的夜立出声道:“走吧,事已至此,再想别的也是无用,咱们也回去休息吧!今天经历了这么两件事相信大家也都累了。”

    他们也确实有点疲惫了,白天时先是经历了探索远古洞府即将有机缘的喜悦,后来有经历生死不在自己掌握中的刺激。天知道他们在看到那筑基期的林振山被人一巴掌拍死时,心里是多么的恐惧!晚上这里又是经历了一番眼看就要到手的宝物飞了的刺激,白折腾了一天,现在已经是身心疲惫了。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养养精神吧。

    等其他人都走了后,夜立走到悬崖前,又向着下面看了看,自然是什么也没看到,不过他也不是非要看到,只蹲在那里道:“夜冥啊夜冥,我只是想要抢你的宝物,可真的没想杀你,你这是何苦呢!唉!怎么说咱们也是同一个地方同时出来的,祝你好运吧!希望你没死!”

    夜冥这么决绝的一跳,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他才刚刚成为练气二层的修士,可没有飞行的本领,坠崖就和普通人是一样的,速度越来越快,也就是有了点修为,抗击打能力要比普通人稍微强点罢了!不过面对着上千米的高度,那点抗击打能力真的没什么用。着陆一样会摔成肉泥。

    只是安逸就在下面百多米处,自然不会眼看着夜冥掉下去的。

    在精神感受到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修为最低的人跳了下来后。就见安逸伸手一指,山洞外面顿时就极速的聚集起了一大片云彩,正是腾云驾雾神通。

    随后夜冥在失重坠落了几秒钟后,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掉到了云彩神通之上。

    这一点都不痛,还软绵绵的,比自己的床还舒服的东西,立时就让才仅仅十五岁的夜冥懵逼了。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也没等他多想,身下的云彩就开始运动起来,并且不断的缩小着,等云彩消失了的时候,他也已经站在了洞口处了。

    “进来吧!”这时洞内传来一个让他记忆犹新的声音来。

    这声音不正是白日里闯入他房间里,要收他为徒的那位仙长的声音吗?他果然没走!

    知道是谁救了自己后,夜冥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了,怎么说也比摔下去要好了。当下顺着洞口就走了进去。

    拐过弯,洞内景象大亮,只见三个身穿白衣的修士在火堆的不远处坐着,身前还放着一个铁架子,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一个正是自己见过的仙长,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另外两个看起来和他自己差不多大。

    此时三人正在说着什么。走近了一听,顿时让夜冥有些想笑。

    “小飞子,你怎么烤的这么慢!刚才不都教过你怎么烤肉串了么?怎么又烤糊了?这还能吃?你知不知道,这些羊肉值老鼻子钱了?都够给你买一件筑基期的法器了!”

    “小灿,你也别笑,看看你自己的杰作,也好不到哪去?这是什么?都焦了好不,一会你自己吃啊!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修炼天赋那么高,竟然连这么容易的烧烤都学不会,真是笨的要死!一会自己吃自己的,别想来蹭为师的!”

    安逸在那散发着自己的毒舌,这也不怪他,谁能知道这两个弟子,天才中的天才,会让一个小小的烧烤难住了呢?不对,应该是让所有的做饭事宜难住了!

    现在安逸基本已经放弃了将他们培养成大厨的心思了。想吃还是自己做的比较放心。吃他们两个的别中毒了。

    这时看到夜冥走进来了,安逸向他招了招手,等他走近了后,笑着问道:“现在可愿意拜本座为师了?”

    夜冥听闻,立刻拜倒道:“多谢前辈适才的救命之恩!白日里是晚辈的不是,现在愿拜前辈为师,服侍左右。”他也是想的明白了,自己在那纠结有什么用,自己这点身手根本就保不住宝物。

    随后认认真真的行了拜师之礼。

    安逸受他的礼后,才让他起身了,对着他介绍道:“他们是你大师兄云飞和二师兄沐灿!”

    夜冥随后又和云飞与沐灿各自行礼。

    礼罢,安逸让他也过来坐着吃点喝点。毕竟他也是没达到筑基境,还没辟谷呢。

    夜冥没有先吃,反而是拿起串串考了起来,刚学的手艺就比之云飞和沐灿好的多了,看的两人郁闷不已。

    “上面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安逸问道。

    “都是前辈所说的那个蝮蛇珠惹得祸,自从捡到这东西后,弟子身上的气质就被其影响了,变的阴冷了不少。最终还是被有心人察觉到异常了。今日他们利用那和弟子同乡的夜立将弟子骗到此处,就是想要夺宝的!”随后夜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也没多少,几句话就说完了。

    听了夜冥得话,安逸不得不感慨,这世间得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

    先前他在蝮蛇洞问了问话,放了夜立一行人,现在这些人就将一个弟子送到了他的面前。真的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缘分到了,躲都躲不掉。

    “这些人也太不讲究了吧,同门之间的东西也要下杀手抢夺么?在这样的宗门里待着还有什么意思!”云飞听了后道。

    “是啊,本来加入宗门就是要寻求一个安稳的环境,专心的学习体会大道的,要是还夹杂着勾心斗角,还不如不加入。”沐灿也是道。

    “二位师兄说的是,不过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不加入宗门去哪里得到修炼之法?就是加入了宗门能够得到的也就是最普通的,只有表现出了修炼天赋后才能一步步的得到高级别的功法。”夜冥先是肯定了两人的话,随后苦笑道。

    他可不像云飞和沐灿两人这么命好。有专门的师父用心教导。

    云飞虽说出身一个小家族,可是一开始就有功法修炼。虽说级别很低,可也不用自己去找,而且天赋超人,一直都是云家全力培养的对象,可以说并没有吃过什么苦。也就是被阵法困了三年多的时间苦了点。可是出来后就遇到安逸了,修炼的功法档次一下子就被提高到了最大。更是没了功法的问题。

    而沐灿更不用说了,本来就有一个作为一城之主,还是元神期修士的父亲,并且还是天魔教上代圣女的儿子,虽说原本不能修炼,可是看过的各种功法也是不少,不觉得有多么的稀奇难找。而后也是被安逸治好了体内的缺陷,现在修为一日千里,进展很快。

    而夜冥呢?只是一个小乡镇的普通人,经过了千辛万苦才就近的拜入了青木门中,之后又因为所修之法和自身不合,进展犹如龟速。在门中就是个垫底的存在,是个谁也不会在意的人,做的也都是低层人士才做的活。经历了苦难他才知道有一个好师父的重要性,向他那样被丢给了一本功法让自己修炼,就是出了问题都不知道。

    这时安逸出声道:“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都是在争夺资源之中慢慢变强的,很多情况下,就是你不想争也是不行的。比如一件宝物就在那里,你不争,你的对手就会得到,平白的给他增加了实力,下次交锋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处于劣势了。一次不争,差距不是很大,要是多次下来,别人就会将你拉下很远了!你们又是对手,到时候你的命运自然就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所以遇到无主的宝物就要尽量的拿到手里,增加了自己的实力,才能有更大的话语权。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师父教诲,弟子必牢记于心!”三人都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