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九殿下,王妃又飒又狠_秦晚烟穆无殇 > 第79章 从此,本王负责
    秦晚烟一看就认出那是穆无殇的。

    这是他强塞给她的,不是她借的,她没打算带回了的,也不知道是谁收拾回来的。

    她就瞥了一眼,便去倒水喝了,“不是。”

    “那就是灿哥儿的了,这小子东西怎么乱放!”林婶自言自语,转身要走。

    秦晚烟却又道:“也不是他的!”

    林婶十分好奇:“那是谁的?

    秦晚烟喝着水,没回答。

    林婶当她没听到,连忙走过来,“就在带回来的包袱里找出来的,那是谁的?”

    秦晚烟仍旧喝着水,不解释。

    林婶立马察觉不对劲。

    然而,纵使满腹狐疑,有前车之鉴的她还是不敢再乱说话了。她连忙将披风放在桌上,退了出去。

    秦晚烟这才认真瞧了过来,瞧着瞧着,眸中冷躁又起。

    她抓起披风卷了卷,随手就朝塌下丢了去。

    她转身要走,却见林婶没走,就站在门口。

    她都还未说话,林婶就先慌了,连忙解释,“奴婢刚折回来,那个,那个……九王府派人来了!”

    秦晚烟眼神微变,“来作甚?”

    林婶道:“是一个老妈子,说是一定要亲自见着您,才能回去复命。奴婢没敢往这里带,让她在客堂等着。”

    秦晚烟二话不说,大步走了出去。

    林婶松了一口气,确定她走远了,连忙进屋,趴塌下瞧了瞧,果然瞧见一件狐裘披风。

    “啥时候养成的坏习惯,跟个小孩子似的,尽往塌下藏东西!”

    李婶一边抱怨,一边将披风拿来。

    她重新折叠整齐了,又从塌下拉出一个小箱子来。这箱子里藏的,都是秦晚烟丢的东西,有老夫人送来的虎老虎,有九殿下上一回留下丹药和药膏。

    这些,都是秦晚烟丢的,林婶打扫的时候,偷偷给收拾到箱子里,没敢扫走。

    将披风放入小箱子里,林婶轻叹:“再这么下去。估计要换大箱子了!”

    客堂那边,秦晚烟已经见着九王府来的老妈子了。

    这老妈子不是别人,正是孙嬷嬷。

    孙嬷嬷一脸慈祥,笑容可掬,“秦大小姐,您还记得老奴吗?”

    秦晚烟冷冷道:“记得,什么事?”

    孙嬷嬷也不自我介绍了,冲门外拍了拍手。

    很快,数名小厮就抬着几个大箱子进来。孙嬷嬷打开其中一个,只见里头全是衣裳。

    秦晚烟骤然蹙眉。

    她在来的路上一直猜着,却万万没想到穆无殇是派人来约束她的穿着打扮!

    这管得也太过分了!

    孙嬷嬷笑呵呵道:“这是九殿下交代的。九殿下说了,秦大小姐乃九王府准王妃,一言一行,穿戴搭配都是九王府的颜面。九殿下怕秦大小姐不熟悉皇家的衣着礼数,特令奴婢送些过来……”

    话还未说完,秦晚烟就拉下了脸,“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孙嬷嬷笑容僵了,领教过秦晚烟的性子,早就知道这件事她办不妥。

    实际上,她刚刚说的那一番话,都已经是她在九殿下原话上,加工了一番的了!

    九殿下的原话是,“告诉她,日后她的穿着打扮,本王负责”。

    这话。她真真没敢直说。

    见孙嬷嬷没动,秦晚烟也不再搭理,起身就走,“来人,送客!”

    孙嬷嬷急了,“秦大小姐,您留步!留步!您不收下,老奴回去了没法交代啊!”

    秦晚烟头都不回。

    躲在一旁的林婶连忙走出来,拦下孙嬷嬷。

    林婶笑呵呵的,同孙嬷嬷方才一样,笑得慈祥,笑容可掬,“孙嬷嬷,您别着急!”

    孙嬷嬷叹气,“老奴今日是回不去喽!”

    林婶喃喃自语:“这么大的箱子,榻下可塞不下喽!”

    孙嬷嬷没听明白,“你说什么?”

    林婶笑道:“没什么。这些东西就算我家小姐收了,回头也是丢了的。您先回去吧,我来处理。”

    孙嬷嬷恨不得将这烫手山芋丢给别人,“拿,放这了,就算你家小姐收了!”

    林婶点了点头,问道:“你家九殿下是不是丢了件狐裘披风?”

    孙嬷嬷立马点头,“正是正是,莫非那披风在秦大小姐这儿?”

    林婶笑得暧昧,“除了在这儿,还能在哪?”

    孙嬷嬷见林婶那笑,先是一愣,随即也暧昧地笑了起来。

    林婶道:“走,我送您出去。这件事,您就放心。”

    孙嬷嬷大喜。

    就这样,两个老妈子有说有笑,一路闲聊而去,还约了一顿饭。

    至于林婶怎么处理那几大箱衣裳,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翌日,秦府上就再也没瞧见这些衣裳了。

    接下来几日,秦晚烟除了去白日梦看五号奴隶,并没有离开秦家。

    五号奴隶仍旧在昏迷,秦晚烟不着急救,只让他慢慢养。

    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碧云阁泡药浴。

    几日没有药浴,她分明察觉道药藤的反噬又蠢蠢欲动了。

    这日,秦晚烟和林婶正要去后院,却见魏妈跌跌撞撞走进来,双手捂住腹部,鲜血不断从双手指缝里渗出来.

    怎么会这样!

    林婶惊呆了。

    秦晚烟第一时间冲过去,魏妈扑到在她怀中,“救、救……救命……”

    话还未说完,人就昏迷了过去。

    秦晚烟立马将人抱到榻上,撕开衣裳!

    只见这伤口是两道非常深的刀伤,两道都是要害,血流不止!

    林婶追过来一看,惊声,“这,这必死无疑!”

    她立马检查魏妈的鼻息,更着急了,“主子,气息快没了!”

    秦晚烟看着伤口,有些犹豫,却还是取出了三枚药藤种子。

    她将三枚药藤种子全摁入手心。她似乎非常疼,眉头一下子就蹙紧了。

    但是,很快,三条细细的妖红药藤就从她手心处窜出来,犹如攀藤一般,极速攀爬上魏妈的身体,寻到了她的伤口,钻了进去!

    魏妈的身体猛然发颤,却也就颤了一下,便一动不动了。

    藤蔓一直往她伤口里钻入,渐渐的,伤口的血止住了。只是,伤口并没有愈合,而魏妈的脸色也一点儿都没有好转。

    反倒的秦晚烟,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手心里的都传出刺痛感,荆棘药藤蠢蠢欲动。

    秦晚烟仍旧咬着牙坚持着。

    林婶看得都替她疼,“主子,您这样不行!”

    秦晚烟眼睛都没抬,但是,很快,她就惊声,“快,去看看上官灿!”

    前几日,魏妈就被接入秦家,被派去暗中盯梢李氏。

    她已经把秦家所有侍卫仆人都换了一遍,秦家的安全由上官灿亲自盯,绝不亚于宫闱。

    如她没记错的话,今日应该是上官灿当值,巡逻秦府。

    魏妈会被人伤成这样,上官灿呢?

    林婶也急了,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