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家山头通现代[六零] > 奇怪的人(狐狸,露出尾巴了吧?...)
    宝山下山给妈妈送饭,宝珠也没闲着,她给野鸡蛋收起来,又开始分野菜。比较嫩一点的家里能吃,比较老一点就潦出来晒成菜干,冬天喂鸡。

    小宝乐坐在一旁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学着宝珠的样子做事情,宝珠仔细看了看,弟弟竟然没做错。

    她高兴的搂着宝乐吧嗒一下,说:“宝乐跟姐姐一样能干。”

    宝乐被表扬了,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干的越发的认真起劲儿。宝山回来,发现这小姐弟俩儿不仅把野菜捡好了,板栗也倒进了粮仓。两只野鸡都被绑着,大哥别嫌弃二哥,排排坐,等被杀。

    他们中午的午饭比妈妈的丰盛一点,一个人有一个肉包子。

    宝珠上一次吃肉包子,还是爸爸在的时候,她轻轻的咬下去,眼睛瞬间睁大,紧跟着,顾不得其他,又是一大口,都没怎么嚼就吞咽了下去。

    小姑娘吃的狼吞虎咽。

    宝山:“你慢一点,要嚼的,不然对肠胃不好。”

    这话要是别人说,还挺让人奇怪,不过在他们家却是稀松平常。谁让小宝乐看病次数太多了呢。

    宝珠低着头,啃着包子,小声儿:“我想爸了。”

    一滴大眼泪,滴答下来。

    “姐姐不哭!”宝乐没见过爸爸,什么也不懂,不过赶紧抱住姐姐,“不哭不哭,给姐姐,都给姐姐。”

    明明馋的要命,还是把自己剩下的包子塞到了宝珠的小手儿上。

    宝山也红了眼眶,他上前抱住弟弟妹妹,说:“我会努力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他也想爸了。

    他怎么就不能快点长大呢。

    快快长大,就可以上工挣工分了。

    “我才不哭!我是勇敢的女孩儿!”最先哭的是小宝珠,最先打起精神的也是小宝珠。她点点身边的两个小男孩儿,说:“你们赶紧吃饭,吃完了还得去摘板栗呢。”

    宝山也打起精神,说:“好,吃完了就去摘板栗。”

    小宝乐:“姐姐……”

    宝山和宝珠异口同声:“你还是要被关起来的。”

    宝乐努着小嘴儿,轻轻的哦了一声,没反抗!这小孩儿打小就被关着,倒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宝山和宝珠还真是不耽误,两个人很快的就重新出门,别看现在天热,但是秋天这个天儿啊,可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可能一场秋雨,这天气就能直转而下,冻得人出不了门。

    所以他们还真是一天都不能耽误。

    “宝珠,咱们下午快一点的话,能装三趟。”

    宝山算一算,笑眯眯的说:“双抢还得个五六天,等那些大人有功夫上山,我们应该就能捡完了。”

    宝珠点头,两个小孩儿手拉手,雄赳赳的很快抵达目的地,开始今日份下午场的工作,宝山叮嘱妹妹:“虽然着急,但是也小心点,别扎手。”

    宝珠:“你好像老母鸡哦。”

    小宝山:“……”

    宝珠一本正经的说:“咯咯咯咯咯!”

    小宝山:“反正哦,你如果不听话,我就告诉妈妈。”

    宝珠大眼睛瞪的滴溜溜儿圆,说:“坏蛋哥哥告状精。”

    宝山:“啦啦啦。”

    小兄妹斗着嘴,却一点也没耽误手上的活儿,就在两人干的热火朝天,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特别特别沉重。

    小宝珠还没等站起来,就看到了两个男人,互相搀扶着走过来,远远的看见他们,其中一个叫:“卧槽,小姑娘你还在啊!刚才是你吧?”

    小宝珠抿住小嘴儿,警惕的看着这两个大男人。

    小宝山迅速的挡在了妹妹的前面,大眼睛很凶。

    姜朗摆手,说:“别、别害怕!唉我去,我也累了。”

    虽然距离小宝珠兄妹还有一段距离,他还是就地坐下了,至于他身边那个,已经宛如一条死狗了。他趴在大石头上,说:“爬山要人命啊。”

    虽然这俩人看着相当的不给力,但是小宝山和小宝珠可一点也没有放松警惕。

    他们是大人,他们俩只是小孩子,不能不小心。

    虽然不是第一次遇见别人,但是这确实他们第一次靠近陌生人,小宝珠叽里咕噜的大眼睛盯着两个人,来回打量。这俩男的看着是十七八的少年样儿。

    他们穿的很好,很好很好,只不过,衣服有点怪。

    小宝珠说不出哪里怪,但是肯定跟他们不太一样。

    再看这两个人,都高挑精壮,白净斯文,反正一看就不是村里人。

    村里人都晒的黑黑的,他们不是。

    村里人都精瘦精瘦的,他们不是。

    村里人最近都透着疲惫,他们也不是。

    他们看样子也是累的狠了,但是跟村里因为辛苦劳作的疲惫,可不一样。

    小宝珠盯着两个人看,心里灵活的做着评价;而就在宝珠兄妹打量姜朗两个人的时候,姜朗也在看他们。只是这一看,姜朗就皱眉,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瘦骨嶙峋的小孩子。

    两个小娃娃都瘦的吓人,只有脑袋大大,就像是早些年吃了毒奶粉的大头娃娃,小胳膊小腿儿都像是小柴火棒儿,轻轻一折就能断掉。

    小脸儿也黑漆漆的,一看就是晒的。

    相比于他们见过许多的小孩儿,这两个小孩儿真是可怜透了。

    再看他们的衣服,更是补丁落着补丁,衣衫褴褛,他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坚持要过来,就是远远的看着,觉得小孩子哪里好像不太对,这一看就晓得了,自己为啥觉得不对?

    还不是小孩儿太瘦小了!

    虽然远远的看不清,但是这瘦八杆儿的程度,也是让人担心了。

    他观察着,他身边瘫在地上那位也打量两个小孩儿,他五官都要紧急集合了,说:“卧槽,你们咋这么瘦啊。”

    视线落在小女孩儿抓着男娃娃衣服的小手儿上,这瘦的跟小鸡爪似的。

    小宝珠不知道他们是谁,脆生生:“哥哥,你们是什么人。”

    这看着,两个小孩儿警惕性还挺高,姜朗主动开口:“我叫姜朗,这是我同学陈可言。我们都在市里读书,读大三。我姐姐在隔壁山承包了一块地种地做直播,我这次是带陈可言来看热闹的。这不,我们本来想着爬山锻炼锻炼,结果就看到你们了……”

    他打量两个小孩儿,说:“我怎么想怎么不放心,还是过来看看,你们是住在山里的吗?”

    小宝山立刻说:“我们不住在山里!”

    他们可不能贸然的告诉别人。

    不然人家就晓得他们家有板栗了。

    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孩儿,表情都被人看在眼里了,姜朗笑:“我们不是坏人。”

    两个小孩儿根本不靠近他们,紧紧盯着他们的脸。

    小宝珠突然脆生生:“我们也没说你们是坏人。”

    她慎重:“哥哥,既然大家都看见了,见者有份,一人一半儿板栗吧。”

    她枯黄的小揪揪一动一动的,看着古灵精怪的。

    姜朗这才反应过来,两个小孩儿是在这边捡板栗,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很怕他们抢?

    他笑着说:“你舍得啊?”

    宝珠:“一人一半儿,保密。”

    好心疼好心疼啊,但是山里的,不是他家的,而且,他们两个小孩子也争不过大人。大家都有,谁也别攀扯谁!

    她,超精。

    姜朗看着她软乎乎的小模样儿,笑着说:“我不要,你们留着吃吧。”

    小宝珠拧起眉梢儿,更警惕了,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会有人不要?

    不要才让人担心呢!

    挡在小宝珠前边的宝山更是像一只炸毛的小豹子,力图表现自己很凶很大胆,他说:“那你们,要什么!!!”

    姜朗:“我们什么也不要,我就是不怎么放心你们两个小孩儿,我们送你们回家吧?”

    不用多说,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小孩儿很穷很穷了。

    他想的是,送两个小孩儿回家,跟他们的父母谈一谈。一般穷成这样,都能申请特困户的吧?他们是住在山里不懂吗?

    “不要!”两个小孩儿齐刷刷的开口,手拉手,后退一步:“不要你送!”

    想摸到他们家?

    别想了!

    不可能!

    他们没那么好骗!

    他们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

    “我们不是坏人啊小孩儿……”陈可言觉得自己长了一张好人脸啊,这俩小孩儿咋一副他们是坏人的样子?

    宝山脆生生:“坏人不会写在脸上。”

    他们是捡板栗太快乐,以至于没留心他们上来,被堵个正着,要是但凡能藏,他们早跑了呢。

    “哎不是你这小孩儿……”

    姜朗:“小孩儿谨慎点也是对的。”

    他看着地上的板栗,说:“不过我们真的不是坏人,我们帮你们捡板栗吧。”

    小宝珠和小宝山没动地方。

    姜朗这人一贯都挺招小孩儿喜欢的,还是第一次被这么防备呢。

    他说:“哥哥真的不是坏人,陈可言,赶紧来帮忙。”

    陈可言:“好累啊。”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爬到了好基友身边,帮着一起捡板栗。

    小宝山与小宝珠看他们的动作,抿着小嘴儿,陷入了深深的迟疑。

    姜朗和陈可言话都挺多的。

    姜朗:“你们捡这么多,做糖炒板栗卖?”

    小宝珠立刻脆生生:“不卖!!!”

    他们才不是投机倒把!

    休想套路他们。

    狐狸,露出尾巴了吧?

    宝珠认真脸:“自家吃!”

    “这么多,不得吃恶心了啊?”陈可言来了一嘴。

    宝珠睁大眼:“那怎么可能?有的吃,就很好了。不然会饿肚子的。”

    姜朗与陈可言:“…………………………”

    这也,太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