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闪光吧,冰球少年 > 正文 第8章 预热赛
    霍英偷摸摸的朝张天天吐槽:“……斯文禽兽的现场版翻脸,瞧瞧,看咱教练像不像,就那白切黑的斯文败类,嘿,平时瞧着人模狗样斯斯文文,现在咆哮帝附体啊!我敢跟你打赌,这幅嘴脸才是他真实模样,瞧着吧,大哥给你提前预言,以后这样的禽兽嘴脸才是咱们能见到的常态!”

    张天天被骂的瑟瑟发抖不敢吱声。

    霍英又悄摸的换了个站姿,继续小声逼逼:“丧着张脸干嘛呢,不至于,甭怕,他这就是做做样子,教练嘛,都这样,不骂咱两句都不配做教练,哥哥跟你说,脸皮放厚胆子放大,过两天准没事!”

    张天天头埋的越发低,小身板颤的越发可怜,活像小猪仔知道了自己要挨刀,使劲缩脖子期望屠夫别看见自己,奈何身旁站了个人中二货,愣头愣脑花枝招展生怕那屠夫发现不了自己,简直是找死!

    悄摸摸走到霍英面前的王翼声音凉飕飕的,说:“做做样子?看来霍同学对我有点误会啊。”

    霍同学急忙抬头,一下就看见了王翼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忙道:“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来吧,霍同学,挑出你的队员,跟我赛一场,输了以后训练翻倍,赢了以后训练课我听你的!”

    “啊?”霍英说,“这不好吧?要是赢了老师你,那多不好意思啊。”

    王翼也不恼,依旧笑眯眯道:“没关系,赢了我叫你老师,嗯,为了凸显你们的……无能,今天我就带个门将,打你们一队,也让你们心里有个数,知道自己多……弱!”

    一口一个无能,一个一个弱,还只带门将挑一队,这种蔑视能忍?

    那果断不能!

    于是冰球场上出现了最惨烈的一幕。

    用宋菲菲的话说就是:“惨哦,真惨,王老师一个人,愣是让他们一群人一个球都没进!真惨,屠杀局啊!”

    至此,霍英锋锐的小爪子彻底收了回去,任劳任怨的将训练量翻了倍,老老实实跟着王翼跑圈、蜥蜴爬行、做各种冰上训练。

    而王翼的高强度训练,也让不少少年产生了退出的心思,甚至已有不少人跟王翼说了要退出队伍。

    短短一个月,原本热热闹闹的冰球馆在训练时,竟空出了一大半,连宋菲菲看着,都不禁有些失落。

    可王翼依然稳如入定老僧,对那些退出的人不置一词,对仍留下的冰球队员继续高标准强要求,每次训练完,全场绝不会还有一个人能站起来,身上的汗也流的像小溪一样。

    这样的强度训练连霍英都觉着有些难搞,张天天就更不要提了,见天的逮着机会就跟霍英吐槽,将王翼从头吐槽到脚,常常王翼一个转身,张天天就累瘫在训练场上。

    霍英有时被他的叨逼叨的烦了,忍不住就是一句劝退。

    但张天天是这么怼他的,道:“玩冰球这么多年了,我能因为一个区区王教练就不玩冰球了?哼,这时候退队的都是孬种,再说,大哥你都不退,我退算什么事啊,做兄弟的不能抛弃你啊!”顿了顿,还补充道:“铁打的冰球流水的教练,我还不信我耗不过他!”

    霍英当时薅了把他的头,嗤笑一声,没有说话。

    但之后见他被训练的死去活来骂骂咧咧,再也没劝过一句退。

    他知道,张天天跟他一样,他们都爱冰球。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没有劝张天天离开冰球队,张天天的母亲却忍不住了。

    那一日下午,他们训练刚进行至一半,一个穿着普通面相尖锐的中年女人就气势汹汹的从外面冲进了冰球馆,一双略显疲惫的肿泡眼锐利的四下一扫,就大声叫道:“张天天!”

    彼时张天天正跟霍英悄摸的背着王翼瞎皮,闻声脸色就是一变,连声道:“完了完了,老大救命啊。”

    他老大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已风风火火的行到了他们身边,鹰隼一样的眼睛瞬间瞄准张天天,薅兔子样将正做蜥蜴爬行训练的张天天一把薅起来:“成天的不好好学习,净做这些没用的,走!现在就跟我回去!”

    张天天个头也不小,但在张妈妈的对比下却仍显得有些弱势,他压着声音道:“妈,您这是干嘛呢?您跑我们训练场来算什么事啊,您先回去吧,有什么事等我回去说啊,我这正训练呢。”

    “训练什么训练?训练有学习重要?以前你玩一个半个小时的冰球我就当你放松了,你现在天天把这儿当家,书也不好好读,作业敷衍上课睡觉,人老师电话都打三回了!”张妈妈声音尖锐,完全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强势的拽着张天天的手腕,“你今天就跟我回去,以后这训练馆就不用来了!”

    “我不回去!妈,我爱冰球,我要继续训练!”

    “教练?谁是教练?”张妈妈完全不听张天天说什么,提高了嗓音叫道:“我们天天今天起退出冰球队,以后都不来了!”

    王翼早在听见张妈妈叫人时就向这边走来,只是不好插手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此时听见张妈妈这话,便道:“这位女士你好,我是冰球队的教练王翼。”

    “王教练啊,你刚也听见了,我们天天以后都不训练了,今天就退队,你批准一下!”

    “我不退队!”张天天立马急了,声音也提高了,一把甩开他妈妈拖着他往外走的手,叫道,“您不能什么都替我做决定!我不退队!”

    “不退队?不退队你想干什么?翻天啊?你看看你那成绩,就跟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不务正业,冰球能给你吃还是能给你喝?靠着冰球你能考上大学?”

    “冰球现在是国家级项目,我以后可以做职业冰球运动员!我——”

    “我不听这些,你现在的身份是学生,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别的我都不管!那个谁?王教练是吧,我儿子不懂事,我这里跟你说一声,以后他退队了,”张妈妈颐指气使的看向王翼,声音尖锐道,“以后他来你也别给他开门,我不希望我儿子打冰球!”

    “张妈妈,冰球现在是国家大力扶持的运动,不仅能强身健体,还能让孩子参加青训队,以后为国争光——”

    “我没那么大要求!不指望他为国争光,我就希望他能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你别跟我说什么冰球好冰球未来发展好的,我不听!”

    王翼微微皱眉,感觉有些不好处理。

    张天天也被张妈妈这种胡搅蛮缠的态度弄的有些难堪,连眼眶都有些红了,他倔强道:“反正我不退队!”

    张妈妈怒声叫道:“张天天!”

    “我不退队,绝对不退!我爱冰球,这是我的事!妈您能不能听一下我的想法,别总是自作主张!”

    张妈妈一下就被气的红了眼:“你……”

    “张天天,冷静一下!”眼看这场谈话就要像吵架的方向发展,王翼忙从中拦了一下,“你先跟你妈妈回去吧,有什么事好好沟通。”

    张天天似乎也觉着因为自家的事耽搁大家训练很不好意思,扯着他妈就要走。

    张妈妈缓了缓,坚持道:“王教练,我们天天还小不懂事,这事我就做主了,冰球队他不来了!”

    张天天张嘴就要反驳,被王翼抢先截住话头,道:“冰球队不会强制学生留下,我也希望孩子们能好好学习,不过我们做家长的,有时候也要听听孩子们的意见,这样吧,不如您先带张天天回去,好好沟通一下。”

    正在这时,林雨瞳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怎么了?怎么都围在这儿啊?”

    那张妈妈听见她的声音,立马就转到了她面前,添油加醋的埋怨了一通冰球队,说张天天上课睡觉学习状态不好都是冰球的错,直言学校应该解散冰球队。

    林雨瞳朝安抚了两句,将人劝了回去,转头就与王翼商量道:“要不减少一些训练量吧?很多家长都反应说的孩子们学习状态不好,她们对冰球的意见太大了,我们需要作出点妥协——”

    “为什么要妥协?”王翼反问,言语犀利不留情面,“少年时期是身体速度、耐力。灵敏度训练的最佳时期,他们的训练量一点都不重,甚至不到我当年的三分之一,当年我能平衡好学习和冰球,他们为什么不能?”

    “雨瞳,你别忘了,你想要这群少年半年后就打进青少年冰球联赛总决赛,这时候就别扯后腿!”

    “可是,你当初打的是职业,他们只是……”林雨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翼打断。

    “好了,训练量的事情,我会考虑的,还有其他事吗。”王翼大手一挥,语气很是决绝。

    林雨瞳也知道王翼的性格,现在再劝下去也是徒劳的,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下周会有青少年冰球联赛的预热赛,目的是为了促进队伍交流,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也是跟其他学校队伍对抗的一次机会,你好好准备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