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梨花妆成美人误 > 第006章 侍卫
    萧亦然知道,那个自称张嬷嬷的人生气了。

    如今自己眼睛不便,少不了要在此多待些日子,如今触怒了具有话语权的人,恐怕后边不太好过了。

    她开始想小和尚怎么样了,见她丢了,有没有到处寻她?

    思索间,听到房门被推开,轻巧的脚步落到离床不远就停下了。

    她不知来者是谁,只能感受到那落到身上冷如冰雪的目光。

    云歧的心里只有厮杀的血腥,断然想不到自己被训练多年,头一个任务竟是陪一个小姑娘玩儿。

    在他印象中,所有的姑娘都矫揉造作,哭哭啼啼,最让人心烦,远不如暗夜厮杀来得痛快。

    这么一想,态度就更冷淡了,一双冰冷无情的双眼漠然的盯着床上的人,目光像冰刃一人剐得人生疼。

    长剑被他紧紧的握在怀中,真让人担心,下一刻剑就会出鞘。

    萧亦然看不见,只能感觉来人未存善意,在他的眸光注视下,自己就像是个死人。

    萧亦然紧张极了,害怕这是张嬷嬷派来杀她的。

    心脏惶恐不安的跳动,脑子也一阵阵发懵,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抱紧被子,捂着胸口短笛,不停的往床里边缩去。

    许是将死的恐惧让她的大脑得到短暂的清明,她尖声就往外喊着张嬷嬷。

    一声声饱含委屈的“嬷嬷”不停的在院中回荡,直叫得人心头发酸。

    云歧不知道她怎么了,但隐隐察觉到是自己的问题。

    担心叫声招来统领大人问责于他,移着步子就朝床的方向走去,谁知小姑娘哭喊得更狠了。

    张嬷嬷闻声而至,脸上红潮未退,衣衫也有些凌乱。见萧亦然惊恐不已,疾步走到床边将人揽过,拍着后背安慰起来。

    萧亦然本就生得可人,白皙的面色配上眼角下方的红痣,哭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娇弱可怜。

    张嬷嬷毕竟是女人,始终是有着母性,见萧亦然如此,强硬的态度顿时松了下来,哄人的声音也多了温柔。

    “究竟发生了什么?”

    问的是萧亦然,双眼却是朝旁边的云歧看去。

    云歧抿着唇,低下头,不知道作何解释。

    没过多会儿,李厉迈步进来,先向张嬷嬷投了个火热的眼神,顺便问询萧亦然的情况,见她眸含春水的摇头叹气,便将视线落到了低着头的云歧身上。

    云歧一身黑衣,长剑负于身后,浑身都是肃杀的冷意,双眸无波无澜,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假以时日,定是个极好的暗卫。

    不过暗卫可以有无数个,萧亦然只有一个,如今她才是最为重要的。

    李厉沉下脸,目光锐利的逼视着云歧:“我让你好好儿陪着公主,你就是这样陪的?”

    萧亦然没再关注其他的,只知道她表现出乖顺之后,张嬷嬷对她的态度陡然大变,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大抵就是这样了吧!

    关于那吓到她的人,她知道了他叫云歧。她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能从他身上浓烈的血气和药气猜测他受了重伤。

    落到身上的目光没那么吓人了,却是更加缥缈和淡漠了。

    要不是他偶尔闷声咳嗽,她都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晚膳的时候,张嬷嬷见萧亦然还是有些呆呆的,以为她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

    吹凉了粥小心喂到她的嘴边,轻声安抚:“公主,你不要怕,云歧不敢再吓唬你了。今后他就是你侍卫,万事听你差遣。就算你让他去死,他都必然照做。”

    说“死”的时候,张嬷嬷的身上有种骇人的冷意。

    许是觉得说漏了嘴,又或许担心吓到了身前的人,改口笑道:“有了人陪你,这样,你也不会觉得孤独和烦闷了。”

    张嬷嬷说这席话的时候,云歧正沉默的立在一旁,那安安静静的模样,就像被剪了利爪的野狼。

    见萧亦然乖顺的喝着粥,张嬷嬷眼角的褶痕深了点儿。

    忍不住对她灌输那让她痛不欲生恨入骨髓的真相。

    “公主,你是我晋国仅剩的皇室血脉,你要肩负起复仇的重任,你要为你的父皇母妃报仇,要为所有的帝都百姓报仇!

    你要记住,你最大的仇人是大齐的皇帝祁缙,是他灭了我晋国,也是他下令将帝都的人屠戮殆尽。”

    “复……复仇?”

    萧亦然躲开碰到唇上的勺子,蹙起眉头迟疑的发问。

    她下山不过是想看看这荒原以外的白雪,欣赏一下断肠寺以外的世界,从没想过参与什么纷争。

    她的心是自由的,可不想被这真假难辨的仇恨束缚。

    张嬷嬷面容狰狞,眼球充血,摔下碗勺起身在屋中踱步。

    “我仍清楚的记得,那是个晴朗的日子,连绵数日的阴云终于被拨开,温暖的阳光驱散了冬日的寒意。

    你知道吗,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祁缙一声令下,铁甲军的铁骑便踏破了盛京的城门。

    冰寒的刀刃上下挥动,带着比寒冬更加凛冽的寒意,将一名又一名无辜的百姓斩杀。

    哀嚎阵阵,婴孩啼哭,人群骚乱,转眼繁荣数百年的盛京便血流成河,那一直以来清澈甘甜的苍溪也被染成了血红!”

    张嬷嬷声如泣血,撕心裂肺,那翻涌的仇恨几乎要将萧亦然掩埋。

    原来,那大齐的帝王祁缙,犯下的是屠城的罪孽!

    可是一想到祁缙这个名字,她心里就有些异样,好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没有人刻意教过,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祁缙”这两个字。

    利剑出鞘声响起,萧亦然感到一种刺破皮肤的森寒直指她的眉心,顿时毛骨悚然。

    “嬷……嬷嬷?”她压下惊慌,试探性的唤道。

    而后便听到利剑入鞘,有人被打,膝盖重重跪下的声音。

    “你这侍卫不合格,都这种情况了,你竟还纹丝不动的站在一旁。下去给我领罚!”

    萧亦然听出来了,这是那余幸的禁军,现在的暗卫统领李厉的声音。

    他与张嬷嬷耳语了几句,便听得张嬷嬷恢复了平稳。

    “公主,你先好好歇着儿。云歧不称职,让他领了罚再来陪你。”

    萧亦然睁着失明的双眼,愣愣的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