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在武侠世界破案 > 第 9 章(大师兄,他好可怜。蒜泥紫...)
    韩灵呆在青城派的时间比较短,加之她平常总是喜欢一个人独处,所以认识的青城派弟子并不多。但当得知此人是二十五师兄后,韩灵丝毫不在乎其粘着满身马粪的情况,这就要去查看周满的情况,但却被殷恒拦了下来。

    韩灵正想问殷恒缘故,马场的管事季明匆匆跑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年他为了揽下青城派的马匹生意,季明没少跟殷恒打交道,他深知这位青城派大师兄有多不好惹。如今青城派的人在他这里出了事,他吓得胆子都快破了。

    “天地可鉴!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弟子,更不知他怎么会昏倒我们在这里。”

    跟着季明一起来的马夫,在瞧清楚了周满的样貌后,马上道:“我记得他!今天天刚亮的时候他就来马场了,说是奉师命有急事出门,要来领一匹最快的马走。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就请他稍等片刻,等我先去回禀季管事。可等我带着季管事来的时候,他人就不见了。”

    “原来早上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季明恍然大悟。

    他忐忑地看一眼殷恒,见殷恒负手而立,不语一言,他心里更没底了。正好他在马场附近有一处房舍,就赶紧吩咐手下先把人送到那边去照顾,又叫人快去请县里最好的大夫来。

    殷恒先吩咐一声余元,便对韩灵道,“我们走吧。”

    走?去哪儿?

    韩灵见殷恒直奔着大门口的方向,知道他不打算留,就急忙追上殷恒。

    “大师兄,我们就这么走了?”

    “嗯。”

    “可是二十五师兄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我们如果就这么走了,一旦他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韩灵想要留下,只要能少去外头抛头露面,她有借口就找借口,有机会就利用机会。

    “余元会妥善处置。”

    这里离青城派很近,再叫人来很容易,送人回去也容易,确实比较容易处置。

    韩灵决定使出杀手锏:“大师兄忘了么,上次师父的病便是我看好的,那么多名医瞧了都不行。我刚刚看二十五师兄的样子好像是中毒了。若是大夫也瞧不出这个,断错症,岂不误了二十五师兄的性命!”

    殷恒这才止步,回眸看着韩灵。

    韩灵没有殷恒腿长,追着他说话的时候本来就是用跑的。对方突然停了脚步,她为了不撞到殷恒身上,拐了弯儿跑。在殷恒身前绕了一圈儿后才刹住。她不去看殷恒的眼睛,怕暴露太多破绽,只垂着眼眸,乖乖巧巧地颔首。

    殷恒瞧她这副‘先据理力争后装乖’的样子,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何以见得他中毒了?”

    “二十五师兄是习武之人,本有一副好身体。如今突然昏迷如死人一般,身上无伤,唇白,面色青,脖颈和双手的皮肤却呈现潮红。没有什么病会出现这种症状,除非中毒。”

    韩灵险些脱口说出周满是中了玄衣教的青红蛊,倘若她真说出来,必然会被殷恒怀疑她的江湖阅历。如今她的身份可是出身农家的采药女,父亲是大夫,但在去年的时候病死了。她为了躲避村里恶霸的欺负,才跑去青城派拜师……

    殷恒面带着柔色听完了韩灵的解释后,便默然地看着韩灵,没有急于表态。

    韩灵有些不解殷恒现在的态度,看起来他好像不是很在乎周满的生死,说好的温润大师兄呢?

    虽然猜到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蹊跷,但韩灵还是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继续游说殷恒。

    “二十五兄师说不定是被人暗算了,也不知哪个恶人那么阴损,害了他不说,还将他埋在了马粪里。不过也幸而是在马粪里,尚可以让他呼吸,若埋在土里恐怕早就没命了。

    大师兄,二十五师兄真的好可怜啊!正好我会医术,我可以出一份力,我能不能同余师兄一起留在这?大师兄若急着追查唐月蓉可以先走,等青城派来人了,或把他安置好了,我再去找师兄汇合如何?”

    到那时候,她一定要苦苦哀求陆绥峰让她留在青城派。再去找殷恒汇合?不可能!

    “他中了玄衣教的青红蛊。”殷恒道。

    韩灵惊讶,原来殷恒早就看出来了。

    “未经允许擅自离开青城派,勾结邪派玄衣教,急于逃跑。哪一样不该死?我如今留人照顾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殷恒顿了下,语气缓缓地对韩灵道,“他不配让小师妹留下。”

    一句话抬高了韩灵,贬低了周满,还四两拨千斤地驳回了韩灵坚持留下来救人的要求。

    高,实在是高!

    殷恒纵身骑上了马,见韩灵还站在原地不动,进一步加深了审视韩灵的目光。

    “大师兄——”

    “嗯?”殷恒依旧耐心地应承,语气里半点不悦的情绪都没有。

    韩灵张了张嘴,才终于敢把话吐出来:“可有证据?”

    殷恒微蹙了下眉。

    “大师兄说的那两条,可有证据或证人来证明?”

    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了,那就大胆地继续阐述。

    “若是二十五师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或被冤枉了呢?二十五师兄如今昏迷着,一点辩解的机会都没有,这对他不公平。”

    “对了,我还听说二师兄跟二十五师兄的关系很好。二师兄那般心性纯善,二十五师兄能坏到哪里去?”

    陆云山算不上纯善,两者也不构成因果关系,但人有时候就是要这样说话才显得傻乎乎单纯。这招是韩灵从陆云山身上借鉴而来,活学现用。

    殷恒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气氛渐渐朝诡异尴尬的方向上走。

    旁侧待命的余元,已经很久没见有谁成功反驳过大师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小师妹果然是不知者无畏!

    “好。”殷恒笑着赞许韩灵,“常听人说,医者父母心,一直不曾得见,今日倒在小师妹身上见到了。小师妹说得对,是大师兄狭隘了。”

    “大师兄别这么说,是我这个人容易心软,我爹爹以前就常说我,可我总是不知悔改。”韩灵说罢,就想着赶紧跟殷恒道别,让他赶紧上路。

    谁知殷恒却跳下马,命其他的弟子们先去找一处客栈住下。

    “大师兄不去寻人了?”韩灵惊呆。

    “师妹说得对,我该给周师弟一个解释的机会,毕竟同门一场。至于寻人,也不算耽搁,便从此处查起,说不定唐月蓉刚好就在这呢。”殷恒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韩灵身上。

    她确实就在这!

    韩灵被刺激得心里一抖,还好她已经注意控制自己的表情了,没露出什么破绽。

    周满已经被擦洗干净,换了一套新衣躺在榻上。韩灵和殷恒来的时候,正有大夫在给周满诊脉。

    “怪啊,太怪了!五脏六腑皆有损伤,但具体探不出病根到底在哪儿。”

    韩灵过来给周迈把完脉之后,慢慢地琢磨着开了一剂驱蛊的方子。其实她可以立刻开出来,但怕引起殷恒怀疑。

    孙大夫偷偷瞟了一眼,见方子里俱是诸如鹤顶红、生草乌、红娘虫等有毒之物,惊诧地张着嘴。

    这丫头看着挺乖巧文静的,怎么开出一副剧毒的方子去给人治病?

    孙大夫又瞟一眼殷恒,见这位公子清静凝定,浑身的气派超群,有股子说不出的温柔风雅劲儿,最妙的是他那双凤目,一直柔情专注地看着那丫头。

    这病床上躺着的,和站着的一男一女到底是什么关系?大夫猛然想到了最近江湖上闹得正凶的毒鸳鸯,据传是一对男俊女美的年轻夫妻,彼此感情很好。女的总会打扮得勾人,去街上等着男人调戏她,一旦有男人上钩,她就会叫上丈夫去其家中,一起下毒折磨死这名男子……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孙大夫连钱都不敢收了,赶紧背着药箱匆匆离开。

    季明则在门口拦住了孙大夫,给了他三百文钱。

    孙大夫推据不要,表示自己也没有治病成功。但顺嘴问了季明,那屋里的都是什么人,和他什么关系。

    季明想起余元跟他嘱咐过,不能透露青城派弟子中毒的消息。他便告诉孙大夫那屋里躺着的是他表弟,另外那对男女是他表弟的朋友。

    马场的人有急事来找季明,季明就匆匆地跟孙大夫告辞了。

    煎药是慢功夫,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会儿也快到晌午了。韩灵见厨房里有面,就揉了面团,做了刀切面。菜只有紫苏,他就撕成条添油撒盐干煸之后,以蒜泥搅拌,用来就着面条吃。

    韩灵把面和蒜泥紫苏端到殷恒跟前,笑着跟殷恒介绍:“别瞧它简单,这道菜可防中风,大师兄尝尝看?”

    他需要防中风?

    殷恒对那盘蒜泥紫苏不感兴趣,倒是对那碗面多看了一眼。

    这是一碗粗细均匀的清汤面,上面撒着嫩绿的葱花和芫荽,绕萦出的热气若有似无地扑在他的脸,竟让他觉得这清汤面的味道格外好闻,比得过肉香。

    “多谢小师妹,但我还不饿,你先吃吧。”殷恒惯例不吃外人的东西,更不要说他对韩灵还有些存疑。

    “都中午了,大师兄又不是神仙,怎么会不饿?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反驳大师兄,大师兄生气了,才不想吃我做的东西?”韩灵想了想,殷恒在青城派相当于掌权的大管家,出了门那更是决策一切的大头子。让殷恒吃她的嘴短,必然好处多多。

    殷恒微笑,“小师妹多虑了。”

    “那大师兄为何不吃?”

    “说了不饿。”

    韩灵却还是一脸不信的样子,开始认真地检讨自己。

    “我知道这性子给大师兄添麻烦了,一会儿我就送二十五师兄回青城派,然后留在青城派好好闭门思过。”

    她真聪明,可以借这茬回青城派了!

    所以别吃,千万别吃!

    韩灵刚在心里祈祷完,就听见了筷子被拿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