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人皇纪 > 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乌斯藏,降!
    “轰!”

    看到城外的大军,钢铁之城内,大军迅速躁动起来,所有人都做好了接下来一场恶战的准备。

    乌斯藏人悍不畏战,想要打退他们,远没有那么容易。

    “白旗,他们升起了白旗!”

    就在众人准备迎接一场大战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名大唐的将领眺望远处,大叫道。

    整个陆地世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战旗,但是现如今,随着大唐与大食帝国的战争,因为王冲的缘故,所有人都知道白色战旗拥有的特殊含义。

    投降!

    或许以前没有这个习惯,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规矩。

    乌斯人想要投降?

    这怎么可能!

    这一霎那,所有人面面相觑,就连城头上的士兵也有些茫然了,乌斯藏这是想要做什么?使诈吗?

    想要骗开城门?!

    然而令众人惊讶的还远不上是这个——

    轰隆隆,城外,乌斯藏的兵马距离钢铁之城越来越近。

    很快,众人注意到了那些乌斯藏大军中,数十名气息强大的乌斯藏将领。而最为特殊的是,众人竟然看到他们身后还押送着一辆囚车。

    “这些乌斯藏人在做什么?”

    所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些乌斯藏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距离越来越近,当看到囚车中押送的人,刹那间,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大论钦陵!”

    城墙上,青阳公子、李君羡,以及所有大唐和西突厥的将领,全部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囚车中押送的那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给众人造成了极大压力,甚至差点攻破西北钢铁之城的大论钦陵。

    和之前的谈笑风生、风流俊逸不同,这辆囚车中的大论钦陵蓬头垢面,双手双脚还戴着镣铐,完全就是一副囚犯的样子。

    “乌斯藏人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他们为了替乌斯藏帝国谋一条生路,竟然一起在军中发动兵变,囚禁了大论钦陵?”

    城头上,所有的大唐将领,特别是之前和乌斯藏人交过手的那些武将,面面相觑,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你们想多了,这全部都是我们这位乌斯藏帝相演的一出戏?”

    王冲看着远处,只是淡然一笑,只是一语就说出了谜底。

    乌斯藏人反叛,囚禁大论钦陵?

    怎么可能?

    这样的人在乌斯藏根本不存在。

    连藏王都要对大论钦陵礼让三分,更不用说其他人了,真有人对大论钦陵不利,恐怕还没动手,就让其他人撕碎了。

    这尺是大论钦陵在乌斯藏帝国的地位。

    “另外,你们看一下他的手就知道了。”

    说到后来,王冲洒然一笑。

    一席话,众人纷纷朝着远处的囚车里的大论钦陵看去,其他人还是一脸茫然,没明白王冲什么意思。

    但是青阳公子、李君羡等人却是心中一动,立即明白过来。

    大论钦陵虽然人在囚车之中,但手脚并没有加上囚犯的镣铐,依然保持着自由,而且虽然他看起来蓬头垢面,但脸面却非常干净。

    显然一切都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这恐怕是大论钦陵知道异域王来了,特意演的一出戏!”

    青阳公子等人心中暗暗道。

    高手过招,不见行藏,两人之间才堪堪见面,但在智计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交锋了。

    “走,跟我过去吧!”

    王冲淡然一笑,衣袖轻拂,很快从城墙上飘然而下,向着对面滚滚如潮的乌斯藏大军而去。

    而在他身后,青阳公子、李君羡、呼巴尔赫等人也纷纷跟了上去。

    轰隆!

    城门大开,在这场激烈的交锋以来,这还是大唐方面第一次主动打开城门。

    寒风呼啸,王冲带领着数以千计的大唐精锐,排成整齐的队列,朝着对面而去。

    而对面,数十万的乌斯藏大军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当看到领头的那名少年统帅,数十万原本凶猛如虎,对钢铁之城的守军充满攻击性的乌斯大军,就好像剌破的皮球一样,气息立即降了一大截。

    所有的乌斯藏将领也微微低下头颅,眼中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就连乌斯藏硕果仅存的大将囊日颂天,这一刻心中也沉甸甸的,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王冲!

    整个陆地世界唯一的兵圣!

    还有一个名字,就是乌斯藏克星!

    因为王冲的出现,曾经强盛无比,威加海内的乌斯藏铁骑迅速由盛而衰,退出了诸强之列。

    一个阿里王系,直接因为王冲的瘟疫化为无人之地,名扬高原,颇受尊崇的大钦若赞,也死在王冲手里,更不用提,乌斯藏帝国还溃败了一个北部战区。

    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乌斯藏铁骑葬送在一个唐人大将手里,就连太子少保王忠嗣都没有做到。

    更不用提现在的王冲真正的如日中天,在击败安禄山以及诸国联军后,王冲身上无形散发出来的那种威压,真正的如山如海。

    即便是囊日颂天这样成名已久的帝国大将,在王冲面前也无形中感觉到一股喘不过气来的。

    “现在的他,恐怕真正的已经无人可敌了!”

    囊日颂天心中深深一叹。

    如果说西北大战,击败古太白和大食军队之后,王冲被天下尊称为兵圣,那么现在的王冲,或许可以真正的称为兵神了。

    古往今来,不管是大唐还是周边诸国,都是猛将如云,这些人都曾立下过赫赫战功,为千古所传诵。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在那些跨时代的名将面前,谁也不敢说自己就是第一。

    而在这一场又一场大战下来,眼前的少年毫无疑问已经坐上了那张第一的宝座。

    因为他所做的事情,是古往今来所有名将所没有做到的。

    即便是囊日颂天也看出来了,在眼前那名少年的手中,一个从未有过,涵盖整个陆地世界的大统一帝国,即将诞生。

    这股大势是谁也阻挡不住的!

    “帝相……”

    囊日颂天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下意识扭头望向了前方囚车中的大论钦陵。

    大唐气候已成,这一次和那位大唐异域王接触后,乌斯藏帝国最后会何去何从,引向何方,就连囊日颂天也不知道。

    甚至就连这次的投诚,囊日颂天都不知道是对是错,又或者意味着什么。

    “希聿聿!”

    战马长嘶,距离大军还有三十余丈左右的时候,王冲率领的大唐兵马突然停下了脚步。

    偌大的区域,顿时鸦雀无声,只余下凛冽的寒风呼号着,从两国大军之间穿梭而过。

    沉默片刻,就在一阵马车的轧轧声中,大军如水浪分开,十几名乌斯藏的顶尖将领,包括囊日颂天在内,护送着那辆“关押”着大论钦陵的囚车,缓缓往前而去。

    那一刻,天地间寂静无声,所有的乌斯藏士兵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帝相,我们终于见面了!”

    王冲微微一笑,看着马车内的大论钦陵,首先打破了沉寂。

    大论钦陵的名头在整个陆地世界如雷贯耳,当年,战神王忠嗣带领大唐兵马攻上乌斯藏高原,最后在攻入王都时却率兵撤回,一部分固然是因为高原反应,士兵难以克服,而另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位乌斯藏的第一帝相大论钦陵。

    所有乌斯藏帝国的将士,包括贵族和全城百姓全部撤出王都,就是这位乌斯藏帝相,大论钦陵做出的决定。

    在整个陆地世界上,王忠嗣和大论钦陵是少数几个真正名震东西方世界的人。

    王忠嗣以统兵有方著称,其本身实力也极其强大,倒是大论钦陵,他是真正凭借本身纯粹的谋略,跻身于大陆顶尖的统帅之列。

    某种程度上来说,整个陆地世界,其实公认大论钦陵在战略方面要超过王忠嗣。

    虽然王冲和大论钦陵相互之间早就有所耳闻,但彼此之间的真正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对于大论钦陵自囚的表现,王冲是一点也不意外,棋缝对手,将遇良才,以大论钦陵的自负,在自己出现之前,他是不可能投降任何人的。

    因为没有任何人够资格接受他的投降,只有自己出现,他才会主动出现。

    这也是王冲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败军之将何敢言勇?恭喜王爷,成功击败安禄山和诸国联军,从此以后,整个陆地世界再没有人能够与大唐相抗衡。”

    大论钦陵站在囚车中,看着眼前的少年,忍不住长长叹息一声。

    这一句话,大论钦陵的心中有艳羡、有遗憾,有不甘,也有深深的失落。

    在这场大战中,不管是王冲还是大论钦陵,彼此都认为双方未来会有一场较量,但是最后,两人的这场战斗,却是王冲不胜而胜,大论钦陵不败而败。?

    “不是还有帝相吗?”

    王冲淡然笑道。

    大论钦陵神色一滞,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苦涩。

    “这次是大论钦陵看走眼了,没想到王爷棋高一招!”

    “钢铁之城死伤惨重,一切皆是因我而起,这件事情必须有人负责,王爷可以将我押送到京师或是直接斩下头颅送给大唐的皇帝陛下,或者悬首城门,以泄大唐及天下百姓之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