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周铭什么都不明白
    男爵庄园是纽约最顶尖的豪门饭店,周铭带着凯特琳今天来到这里,皮耶罗要给自己介绍几位这一次对付华莱士家族的合作伙伴。

    既然对付的是华莱士这样的农业豪门,那么光凭周铭自己以及皮耶罗他们是肯定不行的,毕竟大家专业都不一样,你让摩根和洛克菲勒这样的豪门去弄股市还行,但要是对付华莱士这样的农业地主,那就没什么好办法了。

    人家又不上市,做的也是实业,不说完全不跟资本金融挂钩,但也挂钩的十分有限,因此摩根和洛克菲勒通过他们的传统手段,拿这样的企业家族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他们没办法,却不代表其他人也没办法,只是如果要用到其他办法,那就需要找其他合作伙伴了。

    虽然卡基集团是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农业集团,但却不意味着美国只有一个卡基集团,比如位列十大的德克萨斯财团,他其中很重要的一项财源就是农业。

    “周铭先生,这位是米德兰,这位是丹尼斯……”

    皮耶罗一位一位给周铭介绍着,就算事先看过资料,但周铭对这些名字还是非常陌生,不过皮耶罗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美国能和华莱士比肩的农业豪门。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由于卡基集团这么做大,让其他美国的农业豪门就很不开心了,因此他们也很想什么时候能干他娘的一炮,也是这样的原因,现在皮耶罗告诉他们有这个机会,他们才纷纷过来了。

    只是过来见到周铭以后,这些美国的大农场主多多少少有些失望,甚至大胡子的米德兰都直接当面指责皮耶罗这是在开非常过分的玩笑。

    丹尼斯也表示他们能接受跟一位华人合作,但却不代表能是一位这么年轻的华人,这对他们简直是一种侮辱!

    毫无疑问这些美国地主们是不大看得上周铭的,不过这也难怪,周铭这么年轻又是一位从太平洋那边来的华人,对这些满脑子白人至上传统的农场主来说,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合作资本?要他们支援一船人道主义粮食还差不多。

    其实就算是接受能力强一些的皮耶罗,他第一次见到周铭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种态度呢?连他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谁让华夏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呢?

    因此周铭也不生气,主动告诉他们自己跟他们合作对付华莱士家族的事情。

    “相信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前段时间的新闻,因为华莱士家族的错误坐标,造成了我的国家的惨剧,所以我要报复。”周铭告诉他们,“这几天被炒的沸沸扬扬的关于卡基集团的小麦和牛肉的新闻,就是我操纵的。”

    嘶!

    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听周铭这么说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就算再不可思议他们也只能相信,毕竟皮耶罗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他们也因此明白皮耶罗怎么会和这位年轻华人合作了,看来就是因为他有这

    样的本事。

    “那么请问邹明先生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可能准备发动媒体骂死华莱士吧。”大胡子米德兰问道,虽然他们已经接受了周铭的能力,却还是希望尽可能多的做了解,尤其是接下来的方案。

    “当然不会只有媒体,舆论只是一个发动机,真正分胜负的还是要后面的手段。”周铭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期货市场。”

    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相互对视一眼,明显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失望。

    大胡子米德兰问周铭是不是打算做多小麦和冻牛肉,周铭点头说是,因为不管舆论还是其他金融手段,能对卡基这样的私人企业造成的影响比较有限,而且这种长时间才造成的影响,也与自身的投入不成比例,相反只有针对他产品的期货,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

    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听后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丹尼斯还告诉周铭如果做的只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方案,那还是趁早放弃算了。

    周铭不明白自己的方案怎么不切实际了“冬小麦的收获是在12月份,如果我们现在通过舆论大力打压卡基集团的小麦,尤其是弗吉尼亚牧师的以身证道以后,整个美国都相信了卡基集团的小麦是有问题的,这样就会造成卡基小麦的大规模积压。”

    “而据我所知,卡基集团的小麦供应占全美比例超过了百分之二十,这么大规模的积压,必然会冲击小麦价格。我们在确定小麦价格未来会大幅上涨,这可以操作的手段就很多了。”

    周铭用最简单的语言把自己的方案叙述了一遍,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做多手法,通过人为的积压小麦,打破供需关系平衡,继而造成价格的大幅度上涨获利。

    但米德兰和丹尼斯却依然摇头“我们想说的并不是你的手法有什么问题,而是在于你选择的对手麦克伦,你好像对他和整个华莱士家族并没有足够的重视,你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卡基集团是凭什么成为第一的。”

    周铭眉头一皱,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的弦外之音“米德兰和丹尼斯先生,你们认为华莱士家族那边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是吗?”

    丹尼斯告诉周铭这只是很容易的猜想,因为卡基集团作为私人企业的特殊性,导致一般手段很难限制他们,除了在产品期货这边,其他可供选择的就几乎没了,因此麦克伦很容易就能猜到。

    既然猜到了对手的做法,他们当然会采取相应的方案。

    “如果是一位整天待在庄园里不出来的农场主,那么周铭你或许有机会,但这个人是麦克伦,你就没机会了。”丹尼斯告诉周铭,“麦克伦先生在年轻时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操盘手,甚至卡基集团的金融部门,还是麦克伦一手带出来的,就周铭先生你这点想法,根本不够看。”

    似乎是为了证明一般,丹尼斯说完以后,他打电话给自己的助手,很快查到就在刚才,华莱士家族控股的几十个金融公司,都开始进

    军期货市场了。

    这消息让周铭颇感惊讶,没想到麦克伦那边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自己还在跟几个农场主聊天,那边的资本都已经进入股市,随时准备操作了。

    “沮丧吗?我还可以说点更让你沮丧的话。”

    丹尼斯高高在上很傲然的样子对周铭说“麦克伦这个人是一个很霸道的家伙,所以你不要指望他会跟你一起做多期货,而是他会在你这里找到主动权。”

    期货市场上冬小麦的价格上涨也很给好支持了丹尼斯的判断。

    随着华莱士家族的资本开始进入期货市场掌控冬小麦期货局势以后,周铭和米德兰还有丹尼斯的会谈很快就结束了,周铭需要好好了解一下华莱士家族的这次目的,这样才能变动方案。

    而另一边,米德兰和丹尼斯却并没有跟着离开,而是跟皮耶罗就地攀谈起来。

    “皮耶罗你这家伙可是越混越不行啦,居然就找了这么一个货色?并且听说他还是你们这次资本世界大战的指挥官?看来你们这些家伙是真的不行了。”

    大胡子米德兰还打趣道“要不然我在德克萨斯给你留块地?你也跟我们一起生产农业好了。”

    皮耶罗却摇摇头,他提醒大胡子得对那位周铭先生要更有信心,他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米德兰和丹尼斯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比较不屑的笑容,他们说或许周铭在资本金融还有股市上有很多办法,但是在这一次面对麦克伦的时候,他的办法就不多了。

    “华莱士那个家族有多难缠,关于这一点,我想皮耶罗先生你比我清楚,否则你们也不会放任他那么多年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