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四世三公

第六九四章 曹仁的计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旁,董承和杨奉二人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原本,若是没有其他势力插手,在将刘协安全护送到洛阳之后,功劳最大的无疑是董承和杨奉二人。

    董承的女儿是刘协的妃子,在军中自然不能领过高的职位,不过,有护卫刘协的功劳加身,对于他的女儿也是有好处的。董贵妃的地位上升,反过来董承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所以,能否获得职位封赏,董承并不是很在乎,他更加看重的是自己的功劳能否得到保证。而杨奉,反了李傕投靠刘协,为的自然是官位,获得的职位越高,便是对他功劳最好的肯定。

    原本的历史上,东涧的战斗也有,但是,刘协却是跑路了,并没有留下来。倘若这样的话,曹仁自然就不会出现了;而后,按照历史的进程,董承和杨奉在东涧大败,在曹阳之时,杨奉和董承于是假装向李傕等人求和,暗地里派遣使者前去河东郡,得到白波军将领李乐、韩暹、胡才以及南匈奴右贤王去卑的援助,击退了李傕、郭汜和张济的进攻;紧接着跑到陕县,渡过黄河,又有河内郡太守张扬护卫,最终刘协才安全到达洛阳。

    按照这样的发展,杨奉和董承的功劳显然是最大的。于是,杨奉被封为车骑将军,除了一品将军大将军之外,就属二品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和卫将军地位最高,大将军的职位一般不会设列,而杨奉被封为车骑将军可见地位之高;而董承也不差,本身就是国戚,又被封为三公级的卫将军职位,可以说,单论地位,无人可比。就算是伏完,也只有国丈的名头,不可与之相比。

    但是,虽然是同样的人,同样的事件,却因为不同的时空,终究出现了变化。在如今这时代的刘协,在东涧一战中却是不肯离去,曹仁不得不引兵攻击李傕他们。如此一来,董承和杨奉的功劳就被平摊了,甚至有可能被比下去。

    所以,面对如此局势,即便此前有争议的二人,也心领神会的决定统一战线了。

    “陛下!”

    董承行了一礼,上前低声说道:“兖州牧曹操忠贞爱国,不远千里从兖州赶来护驾,其心可嘉。再者,其麾下兵马健壮,看那曹仁和夏侯渊二人也是少有的猛将,有如此将领和兵马,必能击溃李傕、郭汜之流,安全护卫陛下到达洛阳。”

    董承看似在夸奖曹操,其实潜藏的意思是在说:陛下,曹操那犊子如果是忠心的,这样的兵马和将领就该属于你,哪里能放在曹操手中。

    当然,台词有些隐蔽,刘协很可能听不懂。不过,没关系,这不是和杨奉结成了临时的同盟,自然有他来补刀。

    “陛下,董将军所言正是。”

    杨奉深以为然的站出来,道:“有兖州牧曹操的兵马护卫,陛下自当无忧。陛下一心兴复汉室,平定天下各方势力,如此精锐的兵马和猛将自然是少不了。待到达洛阳之后,陛下自然可以向兖州牧曹操索要,让他们为汉室尽忠。想来,以曹州牧的忠心,绝不会不答应陛下的要求。”

    很好,杨奉补刀完毕。

    看似杨奉没说什么不好的话,那是因为杨奉和董承知道,作为手握兵马的曹操,绝对不可能把兵马交给刘协,这一点他们很明白。如此一来,曹操必然会抗命,到时候不要说抢他们的功劳,怕是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当然,董承和杨奉是站在他们自己的角度来考虑的。只是,若是一切都能如他们所想,那曹操还会有‘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的称呼。想来董承和杨奉不会知道,到了那时候,他们也只能成为傀儡了。

    只是,因为袁常这只蝴蝶的到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未来会发展成怎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嗯!”

    因为董承和杨奉二人的话,刘协陷入了沉思之中。刘协虽然机敏,但是,面对这些官场老油条,他还是嫩了些,毕竟缺少了许多经验。若是换成他当了傀儡十几年之后,怕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二人的心思。

    “二位爱卿说的极是,以曹州牧的忠心,必然会帮助朕完成兴复汉室的心愿。如今曹仁和夏侯渊二位将军虽然不服朕,不过,到时候有曹州牧的说项,想来他们就会臣服于朕了。”

    刘协,还是太年轻了,陷入了未来美好的幻想之中。

    坑已经挖好,至于曹操是否入坑,董承和杨奉二人不会怀疑。商议了一番之后,董承和杨奉二人也各自回去休息,连日的大战,倒让他们有些疲惫。

    第二天,雨越下越大了,继续上路是没办法了。而另一边,李傕、郭汜、张济他们也没有继续进攻,或许他们也知道如此天气交战,对于他们的骑兵而言,没有太多的优势,如此一来,那还不如暂时休整一段时间。而且,这样大的雨,刘协他们就算赶路也走不了多远;当然,刘协这边也没打算赶路,一个是因为没办法走,马车才启动,就直接陷进土里,推都要推好久,这样赶路跟没走也差不了多少,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担心若是他们有所行动,李傕他们也会发动攻击,李傕他们不想在如此天气作战,董承他们也是如此想法。所以,大家都维持一个平衡,保持警戒,没有其他多余的行动。

    大雨持续下了七天,在第八天的时候天空上终于出现了太阳。太阳的出现,似乎也是一个信号,代表着战斗又一次要开始了。

    刘协的营帐之中,地位较高的大臣皆在,此外,曹仁和夏侯渊二人自然也在场。

    董承率先上前说道:“陛下,如今天已放晴,李傕等贼子的部队怕是要准备进攻了,还请陛下继续前进,李傕等贼子便由我等阻拦,臣绝不会让这些贼子伤及陛下毫发。”

    “董爱卿有此心,朕心甚慰。”

    董承的忠心表现,自然是让刘协很满意,若是曹仁和夏侯渊也能有如此表现,那他自然是会更加满意了。不过,曹仁和夏侯渊当然不可能对刘协有什么表现,唯有杨奉指天发誓了一番,其余几个大臣则是叫嚷着要为陛下尽忠,而刘协则是适时的劝阻一番,一副君臣和谐的场面。

    等刘协和这些大臣表演完了,曹仁才上前,淡然的说道:“陛下还请继续前进,我家主公的兵马也已经在路上,按时间来算,想来陛下到达陕县之时,便可与我家主公的部队汇合。到时,有我家主公的部队护卫,李傕这些贼子想要伤及陛下,自是绝无可能。”

    “曹州牧的忠心和能力朕自然放心,一切有劳诸位了,待到达洛阳,朕必不吝惜封赏。”刘协再次许诺一番后,便再次踏上前往洛阳的路程。

    等刘协和百官走后,营地中就只有董承、杨奉、曹仁和夏侯渊四位将领。

    曹仁看向董承和杨奉二人,说道:“董承将军,杨奉将军,李傕、郭汜和张济三人兵马总数有十多万,而我们四人的兵马加起来不到十万,差之甚多。故此,不可与他们硬拼,唯有智取。而且,我们也不需要将他们消灭,只要阻拦他们追击陛下的速度,等到我家主公的兵马到来,这些贼子自然不用担忧。”

    “曹仁将军所言极是,虽然西凉军的战力大不如前,却还是极为强悍。而且,他们的骑兵也多,装备也极为精良,硬拼确实对我方不利。只是,不知又当如何智取?”

    阻拦李傕他们是首要的,和曹仁他们的斗争是次要的。若是阻拦不住李傕他们的进攻,不要说功劳了,说不定连小命都保不住。所以,董承和杨奉也不会在这件事上作祟,毕竟关乎他们的性命。

    曹仁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西凉军自被董卓统领以来,一直都有着劫掠的恶习。如今,自然也是一样。所以,想要减缓他们的速度,可从这一方面着手。”

    “哦,曹仁将军何意?”

    董承和杨奉在谋略这一方面的智商还是让人捉急的,相比曹仁而言,他们就差了许多。曹仁可是被曹操委以重任,掌管抵抗东吴的兵马,武力不俗之外,谋划的能力也是有的。否则,他也不可能担当重任,抵抗东吴多年。

    不过,曹仁显得很耐心,没有嘲讽董承和杨奉二人,耐心的解释道:“这些日子,我从百官手中要来了许多的财物。我们可以让兵马缓缓后撤,同时,在路上投放这些财物,西凉军必然会停下去拾取这些财物,如此便能减缓他们的速度。”

    “哈哈,曹仁将军此计甚妙,幸亏有曹仁将军相助。否则,我等还不知如何是好了。”

    董承和杨奉二人也不吝啬赞美之词,一通不要钱的好话从口中涌出,而曹仁也是一脸笑容的收下。虽然内心之中看不起二人,但是,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好了,传令大军缓缓后撤。营中且先投放一批财物,不用太隐蔽,也不能太明显。还有,任何人不得私自收藏财物,但有发现者,军法处置!”

    “是!”

    曹仁的命令得到很好的执行,在曹操的治理下,兖州的将士对于命令很是很坚决的执行,虽然这些财物让他们很眼红,却也没有人敢私藏。倒是董承和杨奉的部下,有几人想要私藏,然而,却是被督察的队伍给发现。不得已之下,杨奉和董承二人只能狠下心来将这些人斩首示众,毕竟他们知道当下什么是最重要的。跟钱财相比,无疑是性命更加吸引人。他们能走到如今的地位,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

    “好了,所有人都撤离!”

    财物投放完毕,曹仁也没有犹豫,直接下令大军撤走。而在他们撤走后没有多久,在将营地前方的陷阱给排除完毕的李傕三人的大军,也终于杀了进来。

    “四处搜查一番,看看是否有掉队的,打探一些消息。”

    “喏!”

    李傕他们并不急着追赶刘协,毕竟刘协、百官他们的行进速度不快,要追上只是时间的问题。相反,曹仁和夏侯渊的情况更加值得注意,所以,李傕他们愿意多花些时间摸清楚状况。并不是李傕他们足智多谋,这不过是他们行军打仗多年的经验罢了。

    “启禀将军,按照营帐的数目来看,曹仁和夏侯渊的兵马大约在四万左右!”

    “启禀将军,从他们的炉灶计算,曹仁和夏侯渊的兵马大约在四万左右!”

    不多时,就有负责打探的士兵将曹仁和夏侯渊的兵力给统计出来了。之前那一次交战只是估算出大致的兵力,并不能当真,以营地和炉灶来计算,才能算是比较准确的。当然,也不排除计谋的因素。如增兵减灶、退兵增灶,但是,这些日子都在下大雨,这些计谋自然是派不上用场,总不可能让士兵躲起来淋雨、不吃饭吧?

    “启禀将军,根据营中干草碎屑来看,夏侯渊的骑兵约有一万左右!”

    别觉得不可思议,天下间奇人异士无数,从马粮碎屑中估算出骑兵的数目对于专业人士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有厉害的人,从动物的粪便中都能得到想要的信息。

    “怎么回事?”

    又等了一阵时间,见散出去的士兵还未归队,李傕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怒色。该搜集的情报都搜集的差不多了,而这些士兵却还在拖沓,难道他们不明白时间的紧迫性。

    “将军…”

    被派去巡查的士兵回来之后有些犹豫,见李傕三人快要发怒了,这才说道:“将军,打探的士兵们在营地中发现了大量财物,消息传出去之后,越来越多的士兵都去寻找财物,故而没能及时归队。”

    “营地中有大量财物?”

    李傕三人听到士兵的回答,脸上都浮现一抹讶异之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