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苏醒
    梵蒂城,教皇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的头发已经全都白了,看起来也苍老了很多,谁也没有想到,在钢铁界这里存在了无数年的母神教会,这些年被会压制的如此的厉害,他已经想尽了一切的办法,但是在钢铁界这里,还是出现了无数的教派,而那些教派,背后都有商盟和那些大公的影子,这让教皇十分的愤怒,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眼看着母神的容光,没有办法照耀整个钢铁界,教皇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心痛,他现在终于发现,一个教派,没有足够的力量,是多么可悲的事情了,但是他却没有什么办法,母神教会以前是有很多的剑武士,还有很多的苦修士,还有无数的信徒,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他们的力量已经变得很是虚弱了,现在母神教会最主要的力量,就集在中梵蒂城这里了,因为梵蒂城是母神教会最大的依伏,一但梵蒂城出了问题,那母神教会就真的完了。

    这些年不停的为了母神教会的事情而操劳,所以教皇才会显得如此的苍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母神教会这些年一直被压制,而教皇却是什么都做不了,这种心理上的无力感,才是教皇衰老的原因。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教皇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沉声道:“进来。”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侍者走了进来,他冲着教皇行了一礼道:“冕下,你应该休息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教皇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看了一眼了外面,随后他轻叹了口气道:“是啊,很晚了,是该休息了。”说完就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教皇却是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他脸上露出了震惊无比的神情,抬头看着头顶,他的头顶是天花板,但是教皇要看的,绝对不是天花板,他想要看的是天空,他感同到天空中有一股巨大无比的威压,正在笼罩着整个梵蒂城,这股威压之强,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那个侍者有些不解的看着教皇,而教皇这个时候却是顾不得跟他说太多,而是马上就对那个侍者道:“快去敲响警钟,十三响,快去。”说完就见教皇身形一动,直接就到了窗前,随后一把拉开了窗户,直接就飞到了外面。

    等到教皇一飞到外面,他就是一愣,因为他注意到,整个梵蒂城竟然被一个巨大的五彩光罩给罩在里面,这个五彩光罩十分的巨大,而且还发着了,现在已经有一些城里的人发现了这光罩,正在外面对着那光罩指指点点,也许在他们看来,这光罩是神迹吧。

    而教皇这个时候却没有过多的去注意那个光罩,而是看着他头顶,他头顶上有一个人,那个人离他的头顶并不是很高,就那么站在半空中,看着下面的梵蒂城,而教皇可以肯定,他们这里的事情,一定与这个人有关。

    教皇身形一动,就直接飞了起来,很快就到了那人的对面,那人穿着一身白衣,样式十分的古怪,看起来并不像是钢铁界的样式,他的长相十分的普通,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气质,如果真的说有的话,那就是有一种出尘的气质,好像一个隐士一样。

    来的人当然是赵海,赵海十分的清楚,梵蒂城就是母神教会的精神支柱,只要把梵蒂城给毁掉,那母神教会就完了,所以他这才亲自出手,用五行分光界,把梵蒂城给控制住了,不过他还真的没有想到,在钢铁界这里,竟然还有人会飞。

    钢铁界这里的修士,因为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所以他们的实力都不是很强,他在钢铁界这里,还真的没有见过到,那个修士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飞起来的,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一个,这到是让他有些好奇。

    教皇看着赵海,沉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梵蒂城里给困住?”教皇不用去看那五彩光罩是干什么的,就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他也没有客气,上来就是在问赵海的身份。

    赵海看了一眼教皇,随后微微一笑道:“在下赵海,见过冕下,至于在下困住梵蒂城的目地,其实十分的简单,在下想要把梵蒂城给毁掉,毁掉母神教会的精神支柱,这样外面的人就不会在信仰母神教会了,噢,对了,过了今天,他们就算是想信也不可能了,因为母神教会,还有其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教会,都会在今天,被一起清除掉。”

    教皇一听赵海这么说,突的两眼一缩,随后他沉声道:“你是赵海?那个道武界的人?你不是已经去了异武界,而且还成了异武界的王了吗?为什么你还会出现在这里?”教皇的记忆可是很好的,他对于赵海这个名字,也是印象深刻,因为母神教会的衰落,就是从这个赵海出现才开始的,他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个名字呢。

    赵海一听教皇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看了教皇一眼,微微一笑道:“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记得我,这真是在下在荣幸啊,我是去了异武界那里,难道去了异武界那里,就不能在回来吗?”

    “今天的行动,是商盟策划的?他们的野心不小啊。”教皇是一个聪明人,在赵海跟他说,要准备把整个异武界所有的教派全都清理掉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猜到这一次行动的一定是商盟,因为赵海跟商盟走的比较近,在加上也只有商盟有这样的实力。

    赵海微微一笑道:“准确的说,是我跟商盟的人一起策划的,为了对付你们,我还特意从异武界那里调来了一些人,来帮着商盟完成这件事情,而且我们的目标也不只是你们,还有那些大公,我是准备,用今天一晚上的时候,把钢铁界的高层全都清理干净,让钢铁界这里恢复平静。”

    教皇一听赵海这么说,反到是长出了口气,他看了赵海一眼,沉声道:“阁下真的是好大的野心,但是难道你就不怕你的野心太大了吗?你想要一口把整个钢铁界吃下?难道就不怕撑死吗?”教皇还真的不相信,光靠商盟一家,就可以把整个钢铁界吃下,他觉得赵海他们实在是太自大了。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还好吧,商盟这些年的布局,也是时候发挥一些做用了,那些大公是他们支持起来的,那些大公的手下也不会忠于那些大公,把那些大公还有你们这些教派给灭掉,那只会死最少的人,就让钢铁界归于一统,这难道不是好事儿吗?”赵海看着教皇,一脸认真的道。

    这时梵蒂城里已经传来了一阵阵的钟声,这钟声只敲了十三响,要知道十三在母神教会里,可是一个十分不详的数字,所以母神教会把十三声钟响,定为最高等级的警钟,一但有十三声钟响,那整个母神教会所有信徒和神职人员了,就要做好以身护教的准备,而这个钟声从设定那一天开始,到现在,只响过这一次。

    赵海听着钟声,对教皇道:“看来冕下对在下十分的重视啊,钟响一十三,冕下是准备用整个梵蒂城的力量来对付我,是吗?”赵海对于母神教会有过一些了解,他也看过一些伍德他们收集的关于母神教会的资料,知道钟响十三声代表着什么。

    教皇看着赵海,沉声道:“阁下要把我们梵蒂城给灭掉,那我们梵蒂城的人,当然要进行反抗了,这有什么问题吗?”教皇跟赵海说这么多的话,其实就是在拖延时间,因为钟响十三声,不只是代表着警讯,同时也代表着所有人必须要进行最后的准备。

    赵海看着教皇,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想要进行最后的准备,与我决一死战,我之所以没有在一见到你的时候就动手,就是因为我也在等,我就是在等你们做准备,我在等你们准备好,这样我在毁掉你们,才会让你们完全的绝望。”

    教皇看着赵海,脸上古井无波,他沉声道:“母神的光辉照耀了钢铁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遮挡过,今天就让我看看,到底阁下能不能把母神的光辉给熄灭掉吧。”教皇已经发现了,赵海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所以他不怕跟赵海说这些话。

    赵海看着教皇,随后微微一笑道:“好啊,那就让我看看吧。”说完他就不在说话了,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下面的梵蒂城,而这时梵蒂城这里,反到是一个人都看不到了,那些剑武士,那些古修士,那些无比虔诚的信徒,他们全都不见了,整座城好像空无一人。

    但是赵海却是从城里的一些房间里,听到了阵阵的祈祷声,慢慢的这些祈祷声汇聚到了一起,最后整个梵蒂城,都发出了阵阵整齐的祈祷声,而这些声音引起了共震,变成了轰轰的声音,这声音之大,好像神坻在咆哮一样。

    而教皇这个时候,也在闭着眼睛进行祈祷,他的声音慢慢的与城里的声音完全的汇聚到了一起,随后教皇的身上开始发出淡淡的白光,这些白光越来越多,最后这些白光在教皇的头顶上,慢慢的汇聚成了一个人像,那是一个母神样子的人像,她通体散发着白光,显得圣洁无比,本来这只是一个人像,但是突然这个人像的两眼动了一下,随着这人像的两眼一动,她好像一个沉醒的人,慢慢的苏醒过来一样,静静的看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