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历史军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昂及家石头城内不论是商铺还是普通住宅,都几乎在一夜之间价值翻倍,而且,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无数商人都瞅准了这一机会,准备大肆收购商铺和住宅,一时间,整个石头城内出现了大量高价收购商铺和住宅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进一步推高了商铺和普通住宅的价格,让原本打算卖掉手中产业的人收回了心思,准备再等一等,等价格再次上涨之后再做决定,而等等之后就发现价格还在上涨,于是继续等待,这一等就翻了三倍,四倍,甚至五倍,让城内的商人们唏嘘不已。

    在一处茶馆之中,十几名商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谈论最多的话题已经从大唐修路变成了昂及家石头城房间的大规模上涨上面,此时,他们对这个话题是最感兴趣的,这也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这些商人在这座城内,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固定产业,作为大商人若是没有几处商铺和住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商人,拥有房产多的商人自然最为高兴,房价的大规模上涨让他们所拥有的固定资产大规模的上涨,身家突然增加了好几倍,心情岂能不好,而拥有房产比较少的商人,多少都有些遗憾的神色,早知道这里的房价上涨的如此剧烈,他们多买几套就好了。

    其实,在车站建设之前,昂及家石头城就已经上涨过一轮了,在听说大唐要在这里修筑铁路车站之后,商人们就已经意识到,这里的房价肯定要上涨了,但铁路每过五十里就有一处车站,昂及家只不过是其中一环而已,如此,房价虽然上涨,但涨幅也不过一倍而已,之后就稳定了下来,而这一次骤然再次上涨,自然是因为得到这里车站远超其余车站的规模之后才发生的。

    以商人们的敏锐,自然能够明白车站的大小对商业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都能够清晰的预见,在未来的某一天,昂及家石头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他们都非常清楚,在车站建设好,铁路通车之后,这里的房价必然还会继续上涨,商业也会非常的繁荣,城池也必然会大规模的扩大,现在下手正是时候。

    当然一个人想到要下手的时候,自然是好机会,可当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的时候,那就不是什么好机会了,毕竟,这产生了严重的内卷化,所有人都忙着收购房产,而愿意贩卖房产的人却几乎没有,如此,价格只能不断的上涨,从而被卖房产的人拿捏的死死的,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在他们听说车站的规模足有八车道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已经丧失先机了,有了这个消息,想要收购房产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最近的房产价格都涨到天上去了,本来还想收购几处的,这些也不用想了,还是省点钱吧!”

    一名商人喝着浓茶,开口说道。

    “谁说不是呢?自从听说车站比别处要大许多之后,急着买房产的人骤然多了起来,卖房子的倒是没有几个了,这能不上涨么,下手早的人都占了大便宜了,而下手晚的人吃了大亏了,甚至都失去机会了,哎!没办法啊!”

    一名紫衣商人开口说道。

    “前些时日,倒是有人一口气买了十几套房产,当时我本想买几套,可耽误了一日之后,房子已经被别人买走了,几乎就这么失去了。”

    一名胖商人郁闷的说道。

    “哈哈!老兄一定是觉得对方一口气卖这么多,必然是急着用钱,价格还有商量的余地,想着杀杀价,让卖家多等等,结果却被别人抢了先。”

    一名瘦老者说道。

    这些家伙都是人精,自然明白这名胖商人肯定是打算杀价的,结果就因为这个错失了良机,让别人抢了先。

    也不能怪胖商人,在当时车站规模的消息没有出来的时候,这里的房价确实没有上涨的空间了,该涨的都涨到位了,而那买家一口气卖十几套房产,这自然会让人怀疑是否急用钱,如此,作为精明的商人,自然乐意趁此机会杀杀价了,哪里想到会被别人截胡,仅仅多晾一天的功夫,十几套房产居然全被人买走了,着实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这名胖商人自然大为后悔,可世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他仅仅是为了少花一点小钱,却让自己错过了获得巨大收益的机会,可谓真的是亏大了。

    “老弟有什么值得后悔的,那名卖十几套房产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后悔,这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人卖了十几套房产,几位兄弟知晓么?”

    一名面容苍老的商人,看向众人开口问道。

    众商人互相对视,显然都不太清楚,他们都知道这个事情,但卖房产的是什么人,他们却并不清楚,这也不怪他们,那十几处房产是德钦家的,而且是他们的秘密产业,平时隐藏的很深,一般没有人清楚,但德钦家除了叛徒,所以,他们怀疑这些产业和维持这些产业的人员都暴露了,而他们家族急着去别处发展,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撤离,进而便宜了买下房产的人。

    “对方不知道是什么人,看上去挺神秘的,跟我接触的人一看就不是主子,算了,说这些干什么,现在想着买房子已经不现实了,想卖的也都捂在手里等着涨价呢?咱们还是想想将来这里扩大城池之后的事情吧!到时候,新扩大城池之中,比如要盖很多房舍,咱们还有机会。”

    胖商人开口说道。

    众商人闻言,全都认可的频频点头,他们现在已经买不到房产了,但将来新建房产之后,他们或许还能有机会,毕竟,扩大城池之后,新建的房产也不可能都捂着,必然要拿出一部分卖给商人,而他们作为地位最高的商人,自然有机会拿下一些房产。

    “你们觉得以后扩大城池,新建许多房舍,是昂及家负责,还是大唐负责,又或者他们共同负责?”

    一名商人问道。

    “应该是昂及家吧!咱们这里现有的城池和房舍都是昂及家建设的,这里就是昂及家的地盘,以后就算扩建,自然也还是昂及家负责了,这还能有什么疑问。”

    胖商人说道。

    “我看未必,这里是昂及家的地盘是不错的,但那极品宝石矿也是昂及家的啊!结果还不是让一半给大唐了,既然宝石矿能够让一半给大唐,那么,扩大城池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让一半给大唐呢?”

    “言之有理,都说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昂及家不过是一个小势力,若是没有大唐的帮助,他们哪里能占有那么好的极品宝石矿,估计早就被人抢了吧!”

    “是啊!没有大唐的帮助,昂及家早就被灭掉了,他们为了回报大唐,拿出一部分利益给大唐也算是交保护费了,大唐拿着也心安理得,以后扩大城池,说不得是与大唐一起干,到时候,他们肯定要拿大头,留下一部分卖给咱们,到时候咱们一定要抓住机会,万不能再次失去机会。”

    “这也不好说,万一他们只租不卖呢?我可是听说了,在大唐的长安城之中,就有不少朝廷直接控制的商铺和房舍,只是租给商人和百姓,但却并不贩卖,这些房舍一直都是大唐朝廷的,昂及家与大唐走的如此之近,难保他们不会学大唐的做法,以后扩建的房子只租不卖,如此,咱们就只能年年交租了。”

    “但愿不会如此,要是只能租房的话,那咱们可就亏了,租房年年都要给钱,最后房子还不是自己的,还是自己买下一处房产比较好。”

    一群商人在一起闲聊了起来。

    在德钦家密室,德钦家家主的心情很是不好,他万万没有想到,大唐在昂及家这里建设的车站,居然比别处大了那么多,如此,他之前的规划就吃了大亏了,他急急忙忙的卖掉昂及家石头城的产业,去南方百里外的另一处车站买了一批房子,结果,昂及家这里因为车站规模比较大的缘故,房产迅速涨价,而德钦家新买的房子却持续掉价,哪里的商人也都非常清楚,昂及家这里才是未来的商业中心,所以,他们急着卖掉手里的房子,准备去昂及家石头城买商铺做生意,一生一降让德钦家损失惨重。

    早早卖掉昂及家石头城的产业,让他们少赚了许多钱,真真的亏大了,而急忙买下的百里外房产却掉价了,又让他们损失了一把,两头损失让德钦家家主懊悔不已,就算躲着昂及家,也不该让家族损失这么大,尽管,他们实际损失的只有新买房子掉价的部分,但原先卖掉的房子已经涨价多倍,在德钦家家主看来,则就是他们家族的损失,若是玩几日卖掉,他们家的房产就能多卖好几倍的钱财,而这一下全都没有了,这心里能不郁闷就怪了。

    “棋差一招,棋差一招啊!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德钦家家主懊悔的在密室内来回的踱步。

    新买房子掉价并不是太多,损失算不了什么,并不让他心疼多少,但卖掉的房子,如今才几日的功夫就涨价五倍了,而且,还有继续涨价的潜力,这就让他非常肉痛了,要知道这十几处房产大部分都是价值较高的大房产,最大的一处是一个五进的院子,三进,四进的房子也有几套,另外,还有一间两层的酒楼,规模颇大,这十几套房子,原本的价值就很高,而在上涨五倍这,那更是天价,而就因为他的一个决策,让这天价的房产属于别人了,让他们家族损失了大量的资产,他如何能不郁闷。

    “家主,房产已经卖掉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一名长老叹息道。

    很明显,这名长老心里是有怨气的,当初德钦家家主要求急卖房产的时候,他是出言阻止的,但家主却一意孤行,非要把房产卖掉,这下损失惨重了,他心里自然埋怨家主,但嘴上又不敢说什么,只能用语气表达自己的不满。

    德钦家家主自然明白是自己做错了,可他毕竟是家主,就算做错了也不能随便承认,否则会大大降低他作为家主所拥有的权威。

    “罢了,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考虑这些也是无用,那里毕竟是昂及家的地盘,而咱们家与昂及家已经是死敌,也曾做过让昂及家损失惨重的事情,早晚是要遭到打压的,早卖或许还能有所收获,若是晚了,万一被昂及家强行收缴,咱们的损失会更大。”

    德钦家家主开口说道。

    很显然,他说的也不是假话,当初为了报复昂及家与大唐合作,没把宝石矿的份额分给他们,他们德钦家联合其余五家,在半路伏击昂及家商队,给昂及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仅仅核心子弟就死亡上百人,这个事情昂及家肯定是知晓的,但一直没有确切的证据罢了,但谁也不能肯定昂及家就一定找不到证据,另外,有大唐作为靠山,证据也并不是很重要,只要一个怀疑就足够了,只要昂及家怀疑德钦家,就完全可以以此为借口,将德钦家在昂及家石头城得产业全部没收,而曾经的细作叛变了,这名叛变的细作既有可能将这些产业的存在告诉昂及家,如此,这些产业确实随时有被昂及家强行没收的可能,有大唐做靠山,就算昂及家这么做了,他们德钦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当然,德钦家家主绝对想不到,他们家的细作虽然叛变了,但并没有将家族在昂及家石头城的产业告诉昂及家,而是带着一家人去了长安城,所以,昂及家并不清楚德钦家埋在昂及家的产业到底在那里,这是知道其中的几处罢了,大部分产业和人员是不清楚的,而德钦家家主只是因为害怕就吓得把所有产业都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