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一指成仙

第九三零章 暗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场以一打八的擂台战,彻底让逍遥子在仙界成了名。

    好在老头是个荣宠不惊的人,再加上担心那样一群妖孽后辈将来捅大娄子,从出名的那天起,就致力于‘交’好四方。

    让苏淡水欣慰的是,老祖跟弃疾师伯一样,虽是诚挚君子,该守的自家的利益,却还是守得一丝不漏。

    随着时间的推移,师妹虽然还未回来,飞升的熟人,却越来越多。

    闭关的浮屠峰,外人不知深浅,只知它的两任主人,都在闭关,一个在冲击大罗金仙位,一个……除了四百多年前,慕天颜那一战出来晃一圈外,哪怕时雨、楚家奇飞升,也不曾伸头。

    “快看!”坊市街道上一个修士,突然指着远处的天空大叫,“那是什么?”

    浓浓的墨云正在汇聚,应该是天劫,只是让众人奇怪的是,墨云中间的最顶端,却似乎被内里的雷电镶了一层金银边,一闪又一闪的。

    “这是……大罗金仙劫!”

    应声望过去的老者,失声叫出,“三千城是谁在进阶?”

    “应该是……人屠子纪长明吧?”

    “好像听说,这几百年他确实在闭关。”

    “我的天爷……”

    大罗金仙的天劫,惊动得自然不只是三千城一家,所以若有所感的大能仙人,此时俱把目光放在了三千城方向。

    丘德真缓缓吐了一口气,自卢悦从百灵战场捎荒兽妖丹回来的那天起,三千城方向的天劫,就比其他方位多多了。

    现在又进一个大罗金仙,当初的结盟……

    他身形一晃,直扑隐仙宗的禁地,无名小谷。

    “师叔!”

    谷中唯一的一颗树,已经长至两米多高,看上去郁郁葱葱。

    只是这不是他主要看的,丘德真的目光,基本全落在原先他万分担心的老者身上。

    “来了,坐!”

    老者在树下,笑咪咪地给他倒了一杯灵茶,“尝尝,这道韵茶,是今年新采的。”

    道韵?

    丘德真惊喜,“师叔,小世界……小世界又聚灵气了?”

    仙树的小世界近三万年来,都是不死不活,里面的灵气,全仗仙石供应,这对一般的仙植没什么影响,可是对这种极品,在生长中,能溶入天道法则的道韵茶树来说,却绝对不行。

    “不错!”老头往树上靠靠,“我已经答应卢悦,这道韵仙茶,分她一半,并且给了她。”

    “应……应该的。”

    丘德真想了想,如果没那小丫头相帮,做为仙树之灵的师叔,此时可能就要消散了。而隐仙宗想要仙树不马上现于人前,定然又要有金仙修为的人自废己身,接任仙树之灵。

    可是哪怕如此,小世界能否保全,他们心中也没底。

    “师叔,卢悦的眼睛回复还早吧?要不然,我们再留她五百年?”

    老者轻轻摇头,“她暂时……不会再答应了。”

    “师叔,我们可以再加利……”

    “再加利也不行,这些年,小丫头的修炼从来没断过,人家要进阶天仙了。”

    从百灵战场出来,就是化神中期,到现在五六百年的时间过去,晋级可谓水到渠成。

    老者看了一眼丘德真,“除非你愿意让她在隐仙宗成仙。”

    啊?

    丘德真脸上神‘色’变幻,半晌后有些发灰,“师叔,她应该是双丹田同时进阶吧?”这一点,当初在仙盟坊市的时候,他有特意观察过,“这个险,我们冒不起啊!”

    虽然这些年未闻‘阴’尊消息,绝辅也缩回了‘阴’风峡谷,却不代表,人家不再忌惮卢悦。

    仙位之下瞎了眼的功德修士,他们可以不在意。

    可是……

    “她今天能进阶天仙,明天就能进阶‘玉’仙,将来也一定能进阶成金仙。”丘德真不敢赌,“这一点,绝辅和‘阴’尊,应该都很清楚,所以,她进阶天仙的天劫,他们一定都会关注。

    一旦她在隐仙宗的事情暴‘露’,他们也一定会多想的。”

    无边仙树的名头太响,万一让他们想到她眼睛的事,那就糟了。

    “……”老者叹口气,“照你这样说,那孩子只怕也不会在三千城进阶。”

    三千城后继力量虽然强大,却急需时间成长,要不然这些年,流烟仙子也不可能对那些几次三番挑衅的人隐忍。

    “三千城方向今日的灵气不对,应该是纪长明进大罗仙位了。”丘德真安慰自家师叔,“有他在,再加上泡泡,带她深入远离世间的大荒……,应该没问题。”

    ……

    卢悦没想过,她下一步要走的路,丘德真早就猜到了。

    虽然还有二十二年的时间,才到五百年期,可是体内灵气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再不准备,万一天劫临身,暴‘露’实力,‘阴’尊和绝辅肯定又要闹事。

    “泡泡,你说……暮百和海霸现在转到哪了?”

    这些年,她基本就是仙树之灵,时雨师伯和楚家奇飞升的事,她早就听隐仙‘门’人说过。

    她很想念他们,可是……

    卢悦觉得,如果让师伯和师兄知道,她要深入大荒进阶天仙的话,他们一定会跟着。

    那样……太危险!

    卢悦甚至有种隐隐的感觉,无孔不入的‘阴’尊,或许早就盯着三千城。

    无论她要哪一位长辈陪着去大荒,都会暴‘露’。

    “知道啊!”突然收到卢悦的传音,泡泡大喜,“半年前,他们在我的万里传讯符里留言,说是到了隐仙宗范围的荆国。卢悦,你是不是能出来了?”

    几百年没动静,他都要以为,她就变成树了呢。

    “是!我要出去了。”

    从傀儡椅上坐起的时候,几百年没动的身体,一阵噼里啪啦地骨响。

    泡泡身体一闪,从九天阙中冲出,一把搂住她脖子,“卢悦,我可想你了。”

    “你是不是长胖了呀?”卢悦也想他,亲一口小家伙的脸蛋,“‘肉’‘肉’的感觉都比以前舒服了。老实说,是不是把慕天颜带的美食全吃了,一口也没给我留?”

    “嘻嘻!谁让你只顾修炼,不理我的?”

    他天天没什么事干,当然是填自己的无底‘洞’肚子。

    “幸好时雨师伯和二师兄也上来了。”卢悦捏捏他的小脸蛋,“他们肯定也给我带好吃的,否则……我非咬你一块‘肉’不可。”

    “哈哈,那你咬啊?烫死你。”泡泡大笑,“师伯和师兄的东西,也有我一半儿。”

    他早就怀疑时雨师伯和二师兄会是逍遥最早飞升的人,现在落到第三第四,已经算迟的了。

    “你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嘻嘻,跟你学的。”

    泡泡打下她使坏的手,“卢悦,我们要悄悄地找暮百他们,连流烟仙子都不通知吗?”

    “不通知!不回去……,就这么消失在人前,于我于三千城,都好。”

    借这个机会,跟暮百他们,把仙界都转个遍,也不枉来一场。

    卢悦心中有隐隐的忧虑,她能躲一时,却不能躲一世,化神修士只有三千寿,三千城若是一直没她进阶的天劫,‘阴’尊和绝辅一定会更怀疑。

    所以,她能争取的时间,顶多还有一千五百年。

    “你这么想就不对。”泡泡掐着小腰,站在她‘腿’上,“流烟仙子他们跟域外馋风,跟‘阴’尊难道没打过吗?他们不想灭了三千城吗?可是你看看,除了紫电仙人陨落,三千城一直都是好好的。”

    “……”卢悦眨了一下眼睛,微咧嘴巴。

    “三千城会越来越好,我也会长大的。”

    “哈哈!好好!”卢悦一把抱住小家伙,“我就等着你长大保护我了。”她相信他,哪怕没长大的时候,他也在保护她。

    ……

    一直在这里打坐的庞远,见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两人时,都不知有多惊讶,“卢悦,你……”

    “我要走了。”卢悦朝他拱手,“庞前辈,要麻烦你送我出去了。”

    “流烟仙子知道吗?”

    他天天守在这里,没听说啊。

    “我会给仙子发信,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出去玩一圈。”

    玩?

    庞远看她和泡泡双目晶亮的样子,有些无语,“可是,我们的五百年还没到期,我要去问过家师叔。”

    “还差二十二年,现在用完,以后可就没了。”卢悦堵住他,“反之,我现在走了,以后仙树有什么问题,你们还可以找我。”

    这……

    庞远的目光闪了闪,从怀中‘摸’出两张仙符,“一张是空间符,一张是传送符,虽然传送的距离只在五千里范围内,却也是保命的好东西。”

    确实是好东西,不过,卢悦一时并不敢接。

    用了人家的好宝贝,以后她可能就无法从仙树这彻底脱身了。

    “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庞远塞到她手上,“如果不是你救了仙树,让师叔保住了现在的样子,我……可能要自散自身,成为树灵了。”

    “……”

    “这两张仙符是我在外游历时所得。”庞远其实很心疼他的东西,只是相比于仙符来说,还是自己的命更为宝贵,“你的仇家来头都不上,拿着这个,我……才能更放心。”

    有这丫头在,仙树和师叔,就不会有问题,他当然就能活得好好的。

    “如此……晚辈却之不恭了。”

    直到换了装的卢悦消失在传送阵上,丘德真才在殿中见到回来‘交’任务的师弟。

    “什么?你……你就让她这么走了?”丘德真的手都抖了起来,“你这样,让我如何向三千城流烟‘交’待?”

    万一在外面有什么事,隐仙宗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这是她留下来的两枚传音‘玉’简,一个是给流烟的,一个是给苏淡水的。”庞远知道师兄担心什么,“临走的时候,我把当年得的两张仙符,给了她。”

    ……

    数天后,被火速叫来的流烟仙子,闻言后,‘揉’着自己的眉心,半晌无言。

    纪长明进阶大罗金仙时,让心中怀疑,巡视三千城周遭的她和昌意几人,发现了某些不对。

    那孩子心思敏锐,或许早就猜到,才这般不惊动任何人地一个人走。

    好在……

    庞远还有点脑子,知道给两张仙符,加她那次也给了两张,再加上当初仙盟奖励的一张,‘玉’蟾宗和无极宗两家赔偿的仙符,卢悦手上,共有保命符七张。

    还有泡泡……

    流烟仙子不能不怀疑那小丫头,要不靠任何人,在外面进阶天仙了。

    “庞远,不出事便罢了!”

    流烟左手捏着卢悦用特殊禁制留下的两枚传音‘玉’简,把不好的话,死死压在口中,“我暂时没‘精’力找你,丘德真,纪长明进阶时,我在外面发现了这东西,你看看。”

    挥手间,数只不同的蚁虫出现在‘玉’桌上,“你看它们的触角,是不是与平常的不一样?”

    “……长……长了些?”

    丘德真的眉头拢了拢。

    “不错!纪长明进阶,它们……用触角在散出一种无形‘波’动。”

    流烟仙子非常想叹气,“过来之后,这样的蚁虫,我也在隐仙宗外发现了。”

    什么?

    丘德真一下子站了起来。

    “为防意外,我现在不能再出去了,接下来……,这东西,就由你们来查。”流烟仙子直视他,“不光要查隐仙宗,还要查仙界各方,查的时候,也必须是秘密的。”

    “你……怀疑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反正三千城最近一些年,凡世的战争好像多了些。”

    除了在凡世征收弟子,修仙之人,正常是不管凡世的纷争,可是现在,流烟仙子隐隐地觉得,那个消声觅迹的‘阴’尊,正在行动。

    “你怀疑……‘阴’尊?”

    丘德真不傻。

    “不独是‘阴’尊,他一个人,影响不到数国的大战。”

    “……”

    丘德真沉默一瞬,“好,这件事,我查了,如果……”

    “如果很厉害,尽早报于仙盟。”

    ‘阴’尊是杀不死的存在,可是有智的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定然是血流成河。

    若是不能尽早阻止,他的头颅回复得越多,实力就越强大,到时,就不会只对凡人出手,会如上一次一样,在仙界大肆屠杀。

    仙界的实力弱了,就是域外虫怪的崛起之时。

    到时谁也跑不掉,外域战场上的土地,会再一次被大家鲜血染红。

    流烟仙子舍不得三千城的大好局面才开始,就面对如此严峻的问题,“我也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些找事的‘混’蛋,为防以后的意外……,如果他们再来挑衅,我流烟——会先出手,大家早完早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