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刁民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红色通缉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红发女子咬了咬牙道:“中世纪时,我们圆桌互助团也曾是圣教的一个分支,后来首领与当时圣教的教宗反目成仇,之后便脱离出圣教。当然,为了脱离圣教,当时互助团的成员几乎被圣教屠戮殆尽,直到上世纪末,在一个神秘组织的资助下,我们才慢慢恢复元气。”她似乎已经确定,眼前的李徽猷并非自己要找的仇人,而且似乎这个面容比普通女子还要娇媚的青年跟圣教也早就结下某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

    乔治听到圆桌互助团时,微微一愣,凑上来一脸惊异问道:“你们是圆桌骑士的后人?”

    红发女眼圈微红:“爱莲娜是杰兰特的后人,雅克的祖先是高文,莉莉是珀西瓦尔的后代。”

    “那你呢?”乔治好奇地打量着着这个红发混血的姑娘,她的血脉里一定有亚裔的血统。

    “爱莲娜收养我的时候,说我是兰斯洛特的后代,但从我记事起,我就在街头乞讨,是爱莲娜和雅克收养了我和莉莉。”

    “你们居然自认为是凯尔特神话分支中圆桌骑士的后代?”乔治捧腹大笑,法国人向来自认为是欧洲正统血脉的不列颠神话是某种自高自大的笑话,但他对这个混血的红发姑娘似乎很感兴趣,“你的功夫不错,谁教你的?”

    “一个中国人。”红发女子似乎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结。

    “这位可爱而固执的姑娘,请问芳名……”

    “我……我……我叫贞德。”红发女子俏脸通红,吞吞吐吐,似乎因为自己用了法国历史上那位圣女的名字而感到十分羞愧。

    李徽猷淡淡一笑,捡起地上的匕首和皮鞭:“这把刀很锋利,但你用不好的话,反倒会伤了自己。至于这根鞭子,我建议你回去加上一些回钩刺,如果再次一定要用,就在刺上面涂上毒药。”

    贞德听得目瞪口呆,眼前这笑容比阳光还灿烂的青年,居然有着比犹大还要歹毒的心思。

    李徽猷笑了笑:“我还有个建议,以你目前的能力,还是不要独自面对那位传说中的红衣大主教,否则你的下场很可能不会比收养你的那两位好到哪里去。”他本不爱说话,但面对如此执着女子,他还是想出言相劝,至少从他目前搜集的资料来看,圣教的那位红衣大衣教其武力值不在自己之下。

    悄然而来,却从正门大明大方地离开。送走了贞德,乔治却仍旧一脸陶醉:“如果是在巴黎,我一定要跟她上床!”

    李徽猷哭笑不得:“什么时候才能改了你这种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毛病?”

    乔治大大方方道:“师父,你们中国的古语都说了,食色性也!从西方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也叫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

    在这方面,李徽猷这个男女通吃的徒弟似乎百无禁忌,李徽猷也没有特别约束他,笑了笑便拉回正题:“那边有没有动静?”

    “没有,那家伙安静得像一头冬眠的狗熊。”乔治拿起桌上的咖啡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喝了一大口,任由那苦涩和浓香在舌齿间徘徊,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李徽猷点了点头:“是时候抛出诱饵了。”

    “哦?”乔治立刻来了兴趣,“现在?”

    “这是条大鱼。”李徽猷答非所问。

    “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里,这家伙排名第十七。师父,咱们很缺钱吗?抓到这家伙的赏金不过五十万美元。”乔治似乎极为不解,李徽猷为何愿意耗费那么多时间在一个红色通缉犯的身上,用难得的休息时间来干城市猎人的事情,在乔治看来有点儿大材小用。

    李徽猷拿起桌上的一叠资料:“程前,原华夏石油总裁,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敛财超过了五十亿美金。外逃前他将资产转移到了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壳公司,后来又分批将资产取道冰岛和新西兰转到了新加坡。这套房子就是他还在国企任高管的时候,用他一个情人的名字买的,如今一年到头也不会来住两次。”

    “五十亿美金?”乔治并不贪财,但听到这个巨额数目的时候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就算换成欧元也好几十亿了!”

    李徽猷笑道:“其实他拿走的五十亿,应该并没有全部进入他个人的资产,一半以上应该进了某些特殊身份的人手里。”

    乔治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在‘游泳池’给那帮政客继续卖命的原因。我是个爱国者,但不是这些政客的工具!”

    李徽猷点头道:“就看只剩下二十亿美金,咱们东南亚分部的运作资金问题也就能解决了,至少近几年不用为上面的拔款太少而发愁了。”

    乔治嘿嘿笑道:“你们的特工都太实诚了,我们在‘游泳池’的时候,碰到钱一类的问题,就顺手转移到安全屋了,以备不时之需。你们的那个什么纪律,实在是难以让人理解!”

    李徽猷笑了笑,跟叫嚷着天赋人权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家伙解释什么叫一心为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似乎有些难度,他干脆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程前这样的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贪婪,他手里现在有很多现金,却不知道应该投资在哪里,或者说不知道应该安全地投资在何处。所以,这段时间我让你慢慢接近他,这种出逃在外的人,一般都非常警惕,想要取得他的信任并不容易。”

    “师父,还是你厉害,找了几个人扮黑社会,把那家伙吓得屁滚尿流,我再救他出来,果然打消了他一部分疑虑。只是现在他只告诉我自己是一个超市小老板,还带我去过他经营的那家小超市,生意还不错,如果不是看过这份材料,我真猜不到这家伙居然原来是个巨贪!”乔治的中文说得越来越顺溜,只是前阵子在四川待了一小段时间,这段时间口音里从带着一股浓郁的火锅味。我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幸好最近东南亚股市行情很不错,你就继续扮好你的股票经纪,时不时给他点甜头。至于股票的消息源,弟妹会每天从纽约发过来,你依样画葫芦说给程前听就可以了。”

    距离洛顿中心不足五公里的地方,街边一家小超市,客人稀少,但身材精瘦的老板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斜靠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翻阅着手机里的照片。照片上是个十来岁的姑娘,老板看得有些发怔,当时匆匆逃出国境,也没带得及跟女儿道别。对于那个生他养他的国度,他唯一的牵挂就是仍在读高中的女儿,至于黄脸婆,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对方的长相,倒是在国内的几个情人,如今夜深人静时他还时不时能回想起她们在床上的激情风#骚。

    “嘿,老程!”金发碧眼的小伙又出现在小超市的门口,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

    “来了?”程前热情地从躺椅上起身,他在新加坡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人可以说说话,虽然是老外,但这青年的普通话讲得不错,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个法国青年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国内派来的人。“今天想吃点什么海鲜?有刚刚到货的大闸蟹,六月黄,在中国可是很畅销的!”小超市顺带经营海鲜货,在附近一带倒也算是畅销。

    乔治笑道:“今天股票大涨,我得好好犒劳一下我自己,大闸蟹都打包,另外再来点象拔蚌,你知道的,我喜欢生吃海鲜。”

    程前心中一动,笑着问道:“哎哟,这是赚大钱了?”

    “大钱也谈不上,算是赚了点零花钱吧!”乔治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前阵子我帮朋友投了五十万,他答应跟我五五分成,今天你猜那五十万成多少钱了?”

    程前狐疑地比较出一个六的手势:“六十万?”他觉得,百分之二十的收益,已经算是收益很高的短期投资了。

    乔治更小声地道:“错了!是一百万!我一口气就挣了二十五万,还不得弄点海鲜犒劳犒劳自己?”

    程度眼前一亮:“对对对,是该犒劳犒劳自己!小王,把大闸蟹打包,今天的象拔蚌也给拿一只!”

    乔治乐呵呵的表情,看得精瘦的程老板眼中发光。乔治也用余光打量着这位人不可貌相的家伙,心中冷笑。

    终于在乔治离开的那一刻,程前突然上来:“乔治兄弟,我这里也有一笔闲钱,要不你帮我打理打理?利润跟你那个朋友一样,五五分成!”

    乔治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程,不是我不想帮你,这……这风险真的很大……弄不好我就失去股票经纪的资格了。”

    程前咬牙道:“这样,你六我四。”

    乔治仍是不肯松口,程前一咬牙:“你七我三!”

    乔治装作舍身陪君子的大义凛然:“那行,既然我们是朋友,该帮还是要帮的。不过我们得先私下签个合约,否则我怕到时候说不清楚。不知道程你想投入多少资金?”

    程前竖起一根手指:“不多,就这么多!”

    “十万?”乔治装作有些不屑。

    果然,程前看到乔治的表情,反而很得意:“再猜!”

    “一百万?”

    程前继续摇头。

    “一千万?”

    程前拍了拍乔治的肩膀:“乔治兄弟,这可是我的血汗钱,可不能亏损了!”

    乔治装作很开心的模样:“既然是这么大一批资金,三七就不太合适了,这样吧,我们还是五五分成!”

    程前一愣,心中暗暗嘀咕这老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脑子,现成的钱也不挣。

    虽然对他来说,钱如今只是个数字,但谁又会嫌钱太多呢?

    ●百度搜关键词: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