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大刁民 >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最长情的等待
    很快,阮可可端着一盘煎好的华夫饼上来,有着“北极之狼”绰号的挪威大胡子男人接过那食盘,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嫂子!”说着,三下五除二,狼吞虎咽地将这盘堆放得高高的华夫饼吃得一干二净,最后将连碎渣都不剩的盘子递还了过来,依旧意犹未尽地砸着嘴,“太棒了,这华夫饼简直绝了!”

    微笑打量着这个名叫费恩的家伙,王抗美的视线落在他鞋面的血渍上,问道“路上有麻烦?”

    费恩撇撇嘴道“除了圣教那帮沟娘养的还能有谁?北极可不是他们的西西里岛,过了北极圈,那冰天雪地可不认那些贼兮兮的神棍!一队二十人被我迎面干掉了五个,剩下的十五个一路跟着,找了个冰层薄的地方,送他们下去了!”

    王抗美微微点头,对于费恩这头“北极之狼”在极地里的作战能力,他是毫不质疑的,有这样的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内。“能看得出是哪一支力量?裁决殿还是骑士团?”那座西西里岛上的某些消息如今正源源不断地送到他的面前,他预感接下来也许要发生些什么事情,但还需要一些事实来佐证。

    费恩咧开大嘴,拿起一旁的伏特加烈酒的瓶子打开瓶盖便往自己的嘴里再次猛灌了两大口,舒服地吐出一口酒气,才道“不是裁决殿的人,裁决的人没这么容易对付,我看他们的制服上有一个镶着银边,剩下的都镶着暗黄色的边,应该就是他们的青铜骑士了!一帮垃圾,一个白银骑士带着一队傻瓜青铜就敢冒冒失失地闯进北极圈找我的麻烦,也不看看他费恩爷爷我是吃什么长大的!”他并不是吹牛,他从小跟着祖父生长在北寒带的格陵兰,后来才搬到挪威,还入了国籍,成年后加入了挪威本国的特种部队,凭着强悍的雪地生存能力,成为那支有“北欧之光”的特种部队的雪地生存教练。那些早已经马放南山活在温柔乡里的圣教骑士们在这生存环境恶劣的冰天雪地里又如何会是这头北极之狼的对手!

    “来的不是裁决而是骑士团的人?”王抗美微微一笑,自己的某些猜测看来已经快要被验应了。

    “若是裁决殿的暗影军团,我怕是没这么容易就脱身啊!”费恩嘿嘿笑着,又灌了一大口酒,才说道,“睡一晚上,明儿我还要进去盯着两个小家伙,可别出了什么岔子了!”

    王抗美轻笑道“放心吧,有我家凤驹在,没那么容易出问题。”

    费恩也是颇赞同地点点头,竖起大拇指道“你那个孙儿,简直绝了!我是第一次看到面对风暴还能那么淡定的人,而且他还是个孩子。先生,也就您这样的人,才能培育得出这样的孩子了!”

    王抗美却微笑道“这是云道和桃夭的功劳,当然,大喇嘛噶玛拔希留下的闭口禅也功不可没!”

    费恩不解,看向王抗美问道“什么是

    闭口禅?”

    王抗美神秘一笑“这可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费恩却也不再追问,他也已经见识过这世上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自然清楚用如今的科学是无法将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得通的,最好的例子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费恩回想起那场几乎所有人都死绝的战斗中,这个男人不仅活了下来,还救了自己一命,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一瓶伏特加很快见了底,浑身暖烘烘的费恩站起身,做了个扩胸的动作,道“我先去睡了,明儿就不跟你们打招呼了,我还要去县里采购一些东西给孩子们送过去。”

    王抗美微笑点头,目送这位从背部看来像头巨兽般的男人离开,而后唇角微微上翘道“闭口禅啊,我也不知道大喇嘛为什么偏偏给这孩子留下了一道禅机,也许这就是佛家所说的机缘吧!”

    说着话的时候,两只纤纤素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力道恰到好处地轻轻拿捏着。这么多年下来,身后的女子对他的所有需求几乎一清二楚。

    “二部安插在圣教内部的钉子已经开始有动作了!”阮可可一边帮着男人按摩着肩上的肌肉,一边笑着说道,“这些钉子应该是从秦老那个时代就开始陆陆续续地安排进去的,估计位置应该都不算高,能在那座岛上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的。我们的人,是不是也该动起来了?”

    “让我们的人暂时先按兵不动!”王抗美微微一笑道,“倒也不是要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如今二部跟我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一荣俱荣,一毁俱毁。只是,眼下那岛上的形势还不太明朗,他们这一次的操作我感觉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些。”

    “云道做事情一向沉稳妥当,进退有据,他既然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我想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也许,这是百年来,我们能够削弱圣教力量的最好的时机!”阮可可轻声道,“较量了这么多年了,咱们也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想毕其功于一役,几乎是不可能的。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我还是比较赞同云道对于双方之间的判断的——既然不能完全消灭,那么在达成一定条件的基础上,可以选择合作,前提是要于国有利!”

    王抗美看着窗外的隐隐布满炫目极光的夜空,轻声道“合作啊……若是合作,她的仇,还有那些牺牲的袍泽们的仇,谁来报啊……”

    阮可可没有说话,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她知道,每到这个时候,他身上便有几处旧疾会复发,疏通全身经脉,会让他的痛苦减轻不少。

    良久,那凝视窗外许久的男人再度开口道“秦老说得其实很对,我从来都不是二部最好的接班人选,我骨子里有太多的将兵之气,坐在那把椅子上,需要顾及更多的国家利益,我自问这一点,若是坐在同样的位置上,我能作出的选择,该是远不如我

    那个儿子的。”他笑了起来,丝毫不以为忤,相反有些自豪,“养儿胜似父,好啊!”

    阮可可轻笑道“大喇嘛噶玛拔希自幼教云道识文断字,虽说儒佛道三家均有涉猎,但多数用的还是儒家的学说经典。云道这孩子有很典型的儒家气质,也许之前还看不出来,但是随着他的位置越来越高,也越来越重要,有些大致的轮廓便已经出来了。”

    “哦?”王抗美轻轻哦了一声,笑了起来,说道,“那小子身上还是少了些他老子我的果敢杀伐,凡事三思后行,换个说法就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

    阮可可笑道“你心里有多认可这个儿子,你当我们不知道吗?之前哪次听到他的消息时,你不是嚷着‘当浮一大白’?依我看啊,云道这些年做的这些事情,多数还是很漂亮的,坐在他那个位置上,思考的问题了便该是那样的,这便叫在其位谋其职,任其职尽其责!”

    听到表扬自家儿子的话,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得意洋洋的笑意,甚至依稀还有些当年坐在东山之顶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影子。

    “我这个儿子啊……很优秀……”他发出一声微微的感叹,而后斜靠在躺椅上,缓缓睡去,不一会儿,竟已经微微有些了些鼾声。

    阮可可从一旁的沙发上取了毛毯轻轻给他盖上,手指掠过那张此时双鬓斑白的脸庞时,忍不住停顿了下来。纤白素手距离那张面庞不过一寸之距,她看着那张脸,心中感慨万千。青梅竹马,她几乎是看着这张脸从那个稚气地背着木枪的脸庞到当年的冠绝京华再到如今的渐生华发,她一点都不后悔,因为自己见证了他前半生的绝大多数时光。尽管,她知道他的心里一直留着一大片空白的地方,是给那个名叫李秋萝的女子的,但她依旧不在乎,她只在乎自己在他的身边,什么“岂在朝朝暮暮”这样的鬼话,她是分毫都不信的,她偏偏就只在意在他身边的每一分钟,哪怕就是这样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如同孩子般发生微微的鼾声,她一样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陪伴,才是这世上最长情的等待。

    她为他掩好毛毯,起身收拾起角落里的酒瓶,将墙上的温控调到他最喜欢的二十二度,而后环视一圈,轻手轻脚地走到墙畔,将灯光调暗,这才又再次回到男人的躺椅旁,卧躺在一旁的沙发上,安然入睡。

    北极圈内,冰屋外狂风呼啸,熟睡的少女翻了个身,就在几乎要带着厚实睡袋从那冰床上掉下来的时候,少年来到她的身边,将熟睡中的少女生生地摆回到冰床的中央。

    将少女重新安置好,少年才又回到冰屋的角落里,那里有一块厚厚的皮毡,他盘腿坐了下来,双手掐印,几乎是瞬间入定。

    若是此时有密宗高僧大师在此,必会被他的入定速度惊得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