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
    天梦自然知道小道子已经猜出些什么了,但是那又如何?

    若是四大域当真毁灭了,她大不了在另寻一片混沌之地藏匿自己的踪迹也就是了。

    只是那样一来,确实没办法像现在这样如此逍遥自在了,甚至一旦被发现踪迹,免不了遭遇被追杀的命运,生活也会减少诸多的情趣。

    头疼啊!

    天梦就想打死李泽道了,没事带她到凡域来做什么?她还真是喜欢上这个相当懂得如此享受生活的世界。

    李泽道赶紧说道:“所以……”

    “所以,你要是有办法灭了盘古那道魂缕,姐姐说不定可以考虑跟你一同想办法保护这四大域。”天梦笑呵呵说。

    在天梦看来,目前四大域的最大敌人压根就不是天,而是创造出四大域的盘古。

    盘古可以随时毁了四大域,这也就算了,他甚至可以随时让小道子魂飞魄散!这也是天梦无法忍受的。

    小道子要是魂飞魄散了,她一时间上哪找这么好玩的玩具去?

    李泽道一下子就泄气了,充满了无力感,他怎么可能消灭得了盘古所留下的那道魂缕?

    那道魂缕所释放出来的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压迫感,足以让他丧失了所有实力,沦为一只待宰的羔羊。

    “天梦姐姐,你有办法对不对?”李泽道目中流露出一丝期待。

    至于说出这种话会不会瞬间被盘古那道魂缕给灭了,李泽道压根就无所谓。

    天梦冷笑:“小道子,你太看得起姐姐我了,更是在侮辱盘古!”

    “虽说那不过一道对姐姐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言的魂缕,但是哪怕是大道境的强者,也别想将其摧毁。”

    “可不是谁,都可以在天的眼皮子低下,封印了这么一块区域,繁育生灵,自立为王的!”

    天梦赞叹连连,哪怕盘古说到底依旧是一个失败者,但是他所做出来的事情,足以让天界一众强者瞠目结舌,连连倒吸凉气了。

    李泽道继续苦笑,头痛苦无比,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且怕是盘古,也应该有他自己的计划吧?

    不到最后一步,他应该不会将这四大域全部给毁了才对,毕竟四大域哪怕多存在片刻,,就可以多恶心天一下。

    “算了,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先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生活再说。”李泽道重重呼出了一口气。

    “咯咯,小道子你能这么想那自然是好。”

    天梦笑容妩媚至极:“就比如说现在,咱们应该好好享受这美好的清晨,否则就是在亵渎这良辰美景,你说呢。”

    李泽道的身体一下子就热了,相当不好意思的说道:“天梦姐姐说得对。”

    说着李泽道赶紧躺在那柔软的云朵上,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来吧。

    天梦咯咯一笑,身上那条价格不菲的连衣裙滑落,里头竟然是一套黄-色的猫装,随即,然后还将一个猫耳朵戴在脑袋上。

    天梦小手微微握紧放在晒帮前做出猫爪的动作,还冲李泽道可爱的眨了眨眼睛,发出了一声慵懒至极的声音。

    “小道子,人家就是你这段时间一直想找到的那只小黄猫……喵……”

    李泽道这回没忍住,他那鼻血瞬间喷了出来。

    几个小时之后,一段视频火爆了整个网络。

    在凤凰市的某个公园里,竟然下了一场血雨!

    从视频当中,咱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从那天空中竟然飘落下红色雨点,经检测,那竟然是鲜血……

    接下来数年,李泽道带着天梦走遍了世界各个角落。

    他们曾在珠穆朗玛峰峰顶留下爱的痕迹,也曾潜入了极深的海底化作两条人鱼,穿梭在了那被掩埋在海底伟大遗迹里。

    他们在那金字塔里头留下了深深的足印。

    天梦笑呵呵说,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她是这片大地的女王,第一座金字塔就是让她让人建造的,其它的金字塔自然都是仿造。

    他们还甜蜜的手牵着手漫步在那一条条著名的街道上,出手相当阔绰的购买各种高档的奢侈品。

    他们作为上流社会的人士,坐着豪车,出入在各种高端场所。

    他们还成为了贫民窟的一员,在那臭水横流,病毒滋生的阴暗角落里穿梭着。

    他们还亲眼目睹一场场惨烈异常的局部战争,李泽道并没有插手阻止战争的发生,因为他知道他阻止不了,他没办法消灭统治者的贪婪,没办法消灭各个民族之间的矛盾。

    总之,他们的足迹印便了世界各地,感受着各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这期间,李泽道最在意的依旧是那只黄猫。

    不过数年下来,李泽道并没有听说哪里发生可怕疫情了,也就认为说那只猫怕是死在哪里了那毒药也随之被深埋了永远不见天日了。

    因此也就稍微的松了口气。

    这一天,天梦去维尔纳金色大厅欣赏一场极其高端的音乐会,李泽道不是太敢兴趣,因此随意走走。

    这一走,不知不觉走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咖喱国,他路过一个依山而建的村子。

    村子里显得平静安逸,但是在村口那棵大树上,竟然有一男一女两具血粼粼的尸体被挂在那里,随着微风飘荡,不断的有鲜血滴落下来。

    这恐怖一幕跟那显得安静的村子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一个十二三岁,显得如此狼狈的孩子跪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哭着,无助且崩溃。

    从孩子的长相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华夏人,至少有华夏血统。

    李泽道看向那两具被吊在那里的尸体,似乎也是两个华夏人。

    就在这时,嘈杂声传来。

    十数个村民从那村子里走了出来,他们皆用相当不善的眼神指着跪在那里的少年看,嘴里说着各种恶毒的言语。

    少年吓得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敢哭了,那单薄的身体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着。

    “找到这小恶魔了,打死他。”

    “对,把他也打死了挂在树上,咱们的村子就可以平安了……”

    “打死他……”

    其中一个男子满脸横肉的叫嚣了句,高高抬起脚来,就要冲少年那单薄的身体踩下去。

    就在这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却见一旁那棵大树突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树叶哗哗落地,就好像正被狂风暴雨所摧残似的。

    与此同时,树上悬挂着的那两具尸体,也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男子身体僵硬了下,神色惶恐无比,抬起来的脚再也踩不下去了。

    其他村民也各个面色惊慌失措,毕竟眼前正发生的这事情着实太过诡异了,明明没有风,也没有人去晃动那树,为何那树却是自行如此剧烈的晃动着。

    “咔!”

    诡异的声音响起。

    那绑着尸体的绳子竟然断裂了,两具尸体几乎同一时间从那树上掉落下来,更为诡异的是,那掉下来的尸体不是躺着的,而是站着的!

    这十几个村民哪里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有的甚至直接吓尿了。

    “魔鬼,他们是魔鬼……”

    “快,找巫师大人去……”

    “我就说应该把尸体烧了才能消灭魔鬼……”

    “……”

    他们一边发出惊恐无比的尖叫声,一边连滚带爬的逃进村里,万万没有勇气朝身后多看一眼。

    几乎同一时间,那两具直挺挺站着的尸体重重倒地,依旧是两具冷冰冰的尸体。

    少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鼻涕都出来了。

    然后,他爬到那两具尸体跟前,推了推这具尸体,又推了推那具尸体。

    “爸……妈……”

    得不到任何回应,少年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几乎昏厥。

    李泽道推着一辆被扔在村口的破旧牛车来到跟前,神色略显冷漠的看着那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说道:“最多半小时,将会有大量的村民还有什么巫师会到这里来,他们怕是会焚烧掉你父母的尸体,还会将你活活烧死。”

    “不想死的话,赶紧将你父母的尸体搬到这车上,推走吧。”

    少年脑袋如同机械般抬了起来看了李泽道一眼,重重的擦拭掉那眼泪,站起身来。

    随后,他相当吃力的将那两具尸体一一的拖上那牛车上,努力的推着朝前走去。

    自始至终,少年没有开口让一旁的李泽道帮忙。

    李泽道也没有任何主动帮忙的意思,冷眼旁观着,安静的跟在吃力推着牛车的少年身后。

    “哗啦!”

    闷响从身后传来,那颗大树轰然倒塌。

    少年置若罔闻,很是木讷的推着车,一步接着一步朝前走去。

    前方是贫瘠的山谷。

    少年吃力的推着车,在山谷里穿梭着,毫无目的。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他只知道,离那吃人的村子越远越好。

    “你打算推到什么时候?”始终跟着的李泽道饶有兴趣的问。

    少年抬头看了找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但是很明显跟他一样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胞,声音嘶哑道:“我不知道。”

    “要不要听一下我的建议?”

    “要。”少年点头。

    李泽道觉得这个少年有意思,比那个宁枫有意思多了。

    小小年纪,便拥有极其沉稳的心性以及不俗的体制,换做一般人,此时怕是连路都走不动了。

    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却又沉得住气,不主动开口寻求帮助。

    总之,这小子若是稍加培养,绝对会变成一把相当锋利的剑。

    “找个地方埋了,当然,也可以将其火化了。”李泽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