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化干戈为玉帛
    “说白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将我们对于这就家伙的好,尽可能放大。”

    “前辈!这真的可以吗?感觉这家伙没有这么好糊弄过去啊!无限放大?我们除了伤害别人还做了什么啊?我……就是这种求饶的事情我还真的是没有做过的。”

    “你小子闭嘴!等我来发挥!”

    禹森一把强过了,这身体控制权利。将平威收起来了,双手觉得高高的。转体几周,示意自己没有携带任何威胁性的物件了。自己也是两手空空可以进行谈判了。

    “我……已经将武器全部卸掉了。好事好好说吧!我一开始还真的没有认出来说是您的。这才是会冲动一点的。这不就是鼎鼎大名的靳一川吗?在江湖上也说就久负盛名的说。其实啊!我想说的就是之前的那些都是一些误会的,向您这类大肚量的人应该是不会追究的。当时我这边也是头脑热犯下错误的说。其实我……”

    “您不必多说了,其实您所做的我都是明白的。那事情我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说。真的不应该助纣为虐的,只是说前辈你之前那一下真的将我给打醒了。我这次也是奉命下来勘察的就是说,只是路过的时候看见您神色紧张,就过来看看了。我这边还未说明您这边就动手了,我这边反击也是在不好意思的事情了。”

    “看吧!小子!这家伙还是明白事理的说,看来这卖萌服软还是有效果的说。还是多学学吧你!”

    靳一川也将武器给收起来,这估计还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这家伙估计还真的是真心想要感谢自己的。或许说出来的话还是有谈判的空间的。

    “这就对了!其实以你江湖名气来说在这些匪寇当中混日子实在是可惜了,当然就是说我这边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下手是没有轻重的。可是你要这也想啊!这要是伤势不够重的话你这边估计也没有借口退场的说,然后你也不会有后面的机缘了。其实你想事情应该多朝着这方面去思考的,关上门开了窗!”

    “呵呵……这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说,这伤疤也就不跟你计较了。说回来我们刚才的那个话题吧!我作为先锋官是过来这检验战斗结果的说。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刚才好像是把你当中是逃跑或者是目标了。我这边也是道歉的说。我砍你的灵宠一刀和你之前伤害我的一样,大家也算是一了百了。现在大家都是两清了,我这边也不会跟你叫交情的。我们就当中是说我们完全不认识的,我们就重新探讨一下就刚才发生的事情吧!你为何要逃跑。不会应该这样问你为何是会出现在这里的?你可知道说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这个……这个实在是不好回答的。既然你都已经是坦诚相见了,我这边没有理由拖延时间的说。我也是实话说的,当时我就是在这个队伍里面的。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这八面佛前辈的!但是只是说后期有点一些问题出现了,所以我这边是需要先行离开的。你也是理解的时候这些个家伙将全部的罪名都盖在我头上了,我这边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的。刚才看你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说什么赏金猎人过来的,所以就动手了。其实我的本意也只是想要离开这里的说。”

    “你要是说其他人说这话的时候我也不相信的说,可是看你这一身疲惫一身的伤势来说的确就像是经历了苦战来说的,你身上有一仲灵压就跟八面佛前辈几人的身上很是相似说。那么应该就是金蝉子的灵气了。竟然如此的话其实我也没有阻拦你的理由了。你还是走吧!只是说你现在这个情况的话还是先躲一下吧!过了这个风头之后再继续前行。你想继续西下?”

    “关于这一点我就不能告诉你了。这里竟然是个误会话我这就离开了。免得真的沾染上一些麻烦的说。对了!在走之前我还是有一个条件的。”

    “条件?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八面佛前辈侍奉的主子,或者是说幕后操纵者好像是盯上我了。我希望这次回去你对于我的事情也是闭口不谈的。这也算是我唯一的一个要求了。”

    “这个……首先我是不知道你和大人有什么羁绊之类的。这的确就是说八面佛前辈这边将情报都已经是上传过去了。我的意思就是……”

    “情报?什么意思?什么情况??”

    “是的!关于被引荐人的情况。就一些基本的信息或者是战斗的方式之类的。反正这上面说了一堆基本上都是称赞你的存在。这是好事啊!你看我之前的伤势,现在我都已经是生龙活虎的存在了。你这个可是要相信我啊!这为大人不会亏得你的。你为何就不愿意呢?还是说有什么难言之隐呢?首先我先问一下你,你知道这位大人在此界的地位吗?”

    恒仏微微点头。

    “你知道还如此的抗拒是如何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平步青云这就不是梦想了,这以后就不需要躲躲藏藏了,不需要害怕任何的一个势力了。加入其中这奖励也是你所不敢相信的说,这可不是上三脚猫都能够加入其中的,其中这引荐人或者就是说在江湖上名气要足够的大,说白了就是实力的。这两点好像你这边都没有问题的。等一下!也就是说这为引荐的修士真的就是你?我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只是熟悉而已的”

    “先不说这些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这些都不是在我的测算范围里面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就是说这位大人已经是接收到我的信息了?我的情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