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百炼飞升录

第五千三百六十四章 愈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刻的秦凤鸣,浑身已经冰凉,应该有的生气,更是消失不见。

    虽然身上依旧有一团淡淡的神魂气息环绕,可是在花幻菲看来,那只不过是先前青年修士释放神魂能量的残留气息。

    看着面前青年残破身躯,花幻菲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

    此时的花幻菲,能够清楚感应到体内的精魂境界已然远不是先前可比。她确确实实已然突破了大乘瓶颈。

    能够在她修为境界还是玄阶后期之时,天地感悟就突破了修仙界所有修士都极其向往的大乘瓶颈,这意味着什么,花幻菲心中清楚。

    这足以说明,她将有极大机会冲击大乘之境。

    獒藤界面,无数万年来,大乘存在就从来没有超过十人的。突破大乘瓶颈,是所有獒藤界面修士都为之奋斗终生之事。

    大乘之境,对所有獒藤界面修士而言,那是只能想象的境界。数万,甚至十数万、数十万年来,也难说有一人能够达到。

    而现在,她竟然突破了大乘天地感悟,有了冲击大乘瓶颈的可能。这一切,都是面前这名已经浑身冰凉的青年带来的。

    就算花幻菲一向心性狠辣,面对此刻付出生命,让她有了进阶大乘可能的秦凤鸣,心中也久久难以平复下来。

    面前这名青年到来,不仅治愈了困扰她两三千年的痼疾,更是相助她神魂境界大肆突破,让女修心中那从来不显的伤感情绪,陡然喷发而出了。

    站立当场,花幻菲久久无语,也没有任何动作。

    她就是如此站立,一双秀目落在秦凤鸣身躯之上,好像没有眨动过,只是如此默默看视着躺倒在地的身躯。

    此时的花幻菲浑身依旧没有任何衣物遮蔽,曼妙娇躯一览无余的任由显现当场,犹如一尊晶莹无暇的玉石雕塑,矗立在杂乱的小岛之上。

    花幻菲表情上的伤感,是内心真实的体现。

    是她化形,产生灵智以来,可以说第一次有了伤感。也是第一次对一名其他修士有了悲伤情绪。

    这在灵草化形修士之中,绝对算的上是特例了。

    灵草化形修士,没有亲情概念,没有家族血脉之说。可以说其只是单一个体,不会有父母。不知道何为眼泪,不知伤心是什么。

    可是此刻的昡冰莲化形而成的花幻菲,却体会到了什么是悲伤。

    那是一种从心底涌现而出,让她情绪无比失落,好像有一种难以纾解,又无法摆脱的消极情绪一直袭扰在她内心之中,让她感觉心头无比沉重。

    花幻菲双目之中,更是有一层模糊的水雾毫不知由的自己显现而出。

    抬起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轻轻在眼角轻抚,一层水泽出现在了花幻菲的葱玉指尖之上。

    看着那一层水泽,花幻菲目光之中陡然显露出了犹疑之色。

    站立了许久,花幻菲这才目光变得清明,低垂下娇躯,轻轻的将躺倒在地的青年身躯抱起。

    “道友为了妾身,丢掉了性命,幻菲不会让道友暴尸于此,定然会将道友安葬在幻菲洞府之中,长久陪伴道友,以报道友恩情。”

    看向秦凤鸣已经血肉模糊的面孔,花幻菲口中呢喃出声道。

    她心情沉重,竟然一时忘记了她此刻依旧是寸缕也无。

    二人肌肤接触,陡然一股异样之感传递到了花幻菲体内。那是一种让她心神一震,犹如触电一般的奇异感觉。只是她并不知那是何种感觉。

    然而就在她刚刚话语落下之时,突然怀中抱着的尸身,猛然了一些变化,其紧闭的双目,忽然有了一丝抖动。

    秦凤鸣双目的轻微动作,并没有惊动心情很是沉重的花幻菲。

    此时的花幻菲已经没有了应有的警惕,偌大的惊喜加上秦凤鸣陨落面前,她已经变得有些精神涣散了,加上那一股奇异感觉临身,她心神立即被那种奇异感觉吸引。

    满面血污的秦凤鸣,脸上皮肤同样开裂,双目在皮开肉绽中,虽然依旧能够分辨出具体,可仅是轻微的抖动一下,根本就非常不明显。

    就算是紧紧注视秦凤鸣面容,也难说刚才仅有的一下抖动,就能够被人看到。

    当然,随着秦凤鸣双目的抖动,他残破的身躯,也有一些异样。

    本来有些僵直的身躯,忽然变得柔软了一些。如果是在女修警惕性高时,这一点点的变化,当然能够被她感应到。

    可是此时的花幻菲精神依旧有些恍惚,否则也不会根本没有发现自己此刻是寸缕也无的状态。

    当花幻菲身躯微动,打算激发一枚传送令符之时,突然,她表情猛然一变。

    到了此时,她才猛然察觉,他身上的衣物早已消失不见。只有在她的脖颈处有两个精致的储物戒指悬挂。

    一惊之下,女修不由口中娇呼出声。

    虽然此刻只有她一人,但自从她化形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如此形态的在一处广阔地方显露身躯。

    口中惊呼,声音极大,一股气息,也自她身上显现而出。

    虽然是下意识的释放,但是女修是玄阶后期存在,其随意释放的气息威压,也绝对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抵御的。

    而此刻,她的怀中还抱着一具尸身。

    在花幻菲释放气息瞬间,一股迫人的禁锢之力,陡然笼罩在了她的身躯之上。

    那股禁锢之力出现的极为突兀,好像就在她身上,在她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情形,便已经激发成功,将她身躯笼罩在了当中。

    就在花幻菲心中大惊,欲要运转法力,强力将笼罩身躯的禁制破除之时。她猛然发觉,她体内刚刚运转的磅礴法力能量,竟然如同决堤之水一般,急速的从她的双臂与怀中流淌而出。

    法力能量急速而出,让花幻菲急速运转的法诀,猛然为之一滞。

    虽然只是稍微停顿,花幻菲猛然发觉,她再要运转法诀,将那股急速流失的法力能量打断之时,她却感受到了一股无力之感。

    因为她猛然发现,她此时根本就无法再次聚集起法诀,调动体内任何法力。

    好像此刻她的身躯,已经不是她的。就是她此刻举手抬足,都已经变得犹如负重山阙一般沉重。

    感觉至此,花幻菲心中的惊恐再次涌现。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本来在她怀中的秦凤鸣尸身,却突然动了。尸身没有离开花幻菲怀抱,但本来毫无生气的尸身,却忽然手臂抬起,摆出了一个很是奇异的手诀姿势。

    秦凤鸣姿势不断变化,一股股强大的禁制之力涌现同时,一股强大的吸纳之力,也随之作用在了花幻菲身躯之上。

    到了此刻,花幻菲才猛然知晓,自己怀抱的这位已经陨落的青年,并非死去。

    心念电转之下,花幻菲不再挣扎施术,而是目光陡然变得平静下来,任由那股禁锢之力笼罩身躯,而体内的法力能量,也任由其急速流淌而出。

    此刻的她心中惊喜之意涌现,怀中的青年突然生出了如此变化,那足以说明他还没有陨落。没有陨落,这让女修心中也是一松。

    但也刚是一松,花幻菲立即又心头一震。她曾经仔细看视过秦凤鸣的身躯,那种伤势的身躯,按理绝对无法存活。

    体内经脉寸断,血肉都已经没有了完成存在,有的已经与体内骸骨剥离了。

    如此伤重情形,别说是人族修士,就算是一位妖修,也势必已经肉身陨落了。

    可是面前情形,却让女修心中生出了不真实之感。一名肉身已经损毁到了如此程度的修士,怎么可能还能存活?

    此时的女修,虽然心中怀疑大起,可是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手段去检验面前这具已经发生异样的躯体了。

    那股禁锢之力极其强大,一道道玄奇符纹涌现,将女修身躯层层包裹在当中。

    让花幻菲一松的是,那种似乎要将她身躯之内的法力能量都抽空的劲力,并未持续多久,短短片刻工夫,便立即消失不见。

    不知何时,她怀中抱着的青年尸身,已经脱离了她的怀抱。

    秦凤鸣身躯悬浮空中,一团玄奇的符纹环绕其身躯,一道道青芒闪烁不断。

    在青芒闪烁之中,只见一缕缕奇异的气息正在如同一条条极其细小的线虫,在秦凤鸣伤痕累累的伤口之上不断蠕动。

    看到如此景象,就算是女修见多识广,也不由的惊怔在了当场。

    她身为昡冰莲化形之身,对修复肉身极有体会。就算是她自身,如果受到了刀割之伤,虽然能够仅凭自身之力修复伤体,但那也需要花费不短时间才将有所效果出现。

    如此刻面前青年一般,浑身没有完好肌肤,体内更是经脉寸断,血肉被捣烂的情形下,竟然依旧能够调动天地能量,用玄奇的修复符纹修复伤体。如此情形,是女修从来未曾听闻过的。

    花幻菲虽然此刻已经摆脱了那股禁制之力,体内法力不再流失,可是她并未远离,而是依旧站立在当场。

    虽然花幻菲并不清楚面前青年因何会出现如此玄奇之事,可她此刻已经完全确信,青年修士并未陨落,而此刻青年正在修复伤病。

    想到青年体内那玄奇的神魂能量,以及那让她轻易就突破大乘天地意境的经历,花幻菲心中的震惊,立即变得不那么强烈。

    似乎面前青年身上就算再出现如何让她不解的情形,都会让她看做是理所应当之事。

    时间慢慢过去,秦凤鸣身躯在一团能量包裹之中一直没有睁开双目,但他的双手却不急不缓的掐诀不止。

    同时,一块块材料被他挥出,以一种让花幻菲极为不解的动作,将那一块块材料直接用道道符纹包裹,一缕缕奇异气息自材料之中流淌而出,然后融入到了秦凤鸣身躯之中。

    看着秦凤鸣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花幻菲目光怔然,嘴巴微张,脸上不解之色一直不曾消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