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官网争锋

第2516章 滕弘飞的意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边稍稍一顿,华伟国还是决定指点一下滕书记:“记住!如果骨科大夫不能治疗,千万不要勉强,勉强诊治会出大问题的。实在不行就找邓华同志出手吧,小邓同志不是普通人。”

    华厅长自然清楚小邓同志的身份,更清楚这位强悍的实力,可是滕弘飞不知道啊,虽然他是副厅级干部,可是偏居一隅的他还真是孤陋寡闻。

    甚至没把华厅长的嘱托当回事,哪个医院也不缺骨科大夫,当看到滚到地上惨嚎的家伙,骨科医生也不禁心有戚戚焉:“谁这么狠?膀子、胯骨全都卸了?”

    小关节脱臼不算个事,但是大关节脱臼不那么容易诊治的,最要命是这种大关节脱臼一旦错过最佳诊治时机,很容易造成滑膜炎。

    说白了就是造成习惯性脱臼,可以说现场这帮混混,有了这一次脱臼的体验,下半辈子想要再打人都做不到了,抡起棒子就掉膀子!

    抬腿踢人掉胯骨!一位以为经验丰富的骨科医生蹲下身子,拽着惨嚎的家伙胳膊,按照常规方法一扭一送:“啊嗷嗷!我要杀了你!啊啊!痛死我了!”

    如果分筋错骨缠龙手那么容易诊治,也就不会成为名扬天下的功法,骨科医生的办法很科学也很正确,问题是伤者不是寻常的掉膀子。

    小邓同志在重创这一帮混混的时候,卸掉关节的刹那间,用了很巧妙的暗劲,让伤者的肌肉和筋腱的排列组合完全错乱。

    这样的手法传承自古武世家,是古代密不外传的功法,可以让对手痛不欲生却又不得不屈服的功法,因为除了施术者,没有人可以解救伤者。

    说起来复杂,打个比方很简单,原本人体肌肉组织、结缔组织和骨骼排列是莫尔斯密码,邓某人在拆解密码的时候添加了一点点的佐料,你再去解析密码的时候还用传统方式,肯定不成的。

    骨科大夫被惨嚎吓一跳,更是被那句“我要杀了你”吓到了:“对不起滕书记,我们无能为力,这个是蕴含暗劲的武林高手造成的伤害,普通的医生无法拯救。”

    武林高手?你当是武侠小说呢?滕弘飞还真的不信邪,你不行换能行的上:“让别人试试!”

    反正疼的不是自己,滕弘飞不想跟邓某人认输,更不想这帮混蛋落在邓某人手中,最少韩勤寿不能落在邓华手里。

    秦川新区魏墩镇周村六社,实际上就挨着戈壁草原情烤全羊,塞外江南山庄也在六社范围内,在新区北侧201省道两侧。

    这里大概是新区绿化最好的,因此被很多开发商青睐,未来升值潜力很大,征地的时候,很多领导干部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目标。

    这也是寰宇建设集团留下的麻烦,当初上演跑马圈地的戏码,那些想要分一杯羹的领导,自然会选择最好最有升值潜力的地块。

    老滕不只是知情者,在这里也有他的利益在其中,只是没想到韩勤寿胆大包天,居然贪墨了农民的占地款。

    偏偏的韩勤寿手中有太多证据,那些在这边拥有地块的干部,绝对不会让韩勤寿出事,否则栽进去的绝对不只是姓韩的一个人。

    这也是村民告状四年,也没有拿回征地款的原因,滕弘飞很难想像,韩勤寿落在邓某人手中会是什么后果。

    “啊啊啊!杀人啦!救命!有人要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能够杀人灭口的自然不会是骨科医生,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滕弘飞身上,官场中人消息灵通的很。

    韩勤寿贪占村民征地补偿款这个案子,早就在秦川市传得沸沸扬扬,毕竟连秦川电视台《听民声》节目连续报道、追踪了好长时间呢。

    直到现在也未解决,谁都知道这潭水有多深、有多浑,长达四年时间上面批复的卷宗都有两位数了,依旧成为悬而未决的案子!

    没想到,韩勤寿吼出这么一嗓子,滕弘飞差点被气死:“韩勤寿!乱吼什么?小心祸从口出!不要抱有幻想,不要把我的忍耐当成放纵!敢打国家干部,就要有接受治安处罚的觉悟,胆敢胡说八道按照诬陷罪论处!”

    耶?这话里有话呀!在场的很多人都听出来了,滕书记暗示韩勤寿,打架斗殴顶多治安处罚,如果说点别的什么,可就要摊大事了!

    没错就是要摊大事了,如果到现在韩勤寿还不知道邓某人的目标,那么他绝无可能爬到现在的位子,老滕已经感觉到被狙击步枪瞄准的滋味。

    很显然邓某人想要玩一把大的,就是要从韩勤寿入手,掀开秦川新区征地过程中的乱象,问题是这个盖子绝对不能掀开呀!

    身为秦川新区党工委委员、纪工委书记滕弘飞,负责纪工委全面工作,分管纪检、监察、法院、检察院工作,对新区范围内各种灰色甚至黑色事件了如指掌。

    像韩勤寿贪占游名的征地拆迁款,不过是小事一桩,比这更黑暗更令人发指的事情,都被滕书记压下去了。

    所以当邓某人说要到村社查案子,滕弘飞根本没当回事,只是他看到韩勤寿那一刻才豁然想通,原来邓某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我!痛死啦!救命!”

    别看韩勤寿对老百姓的时候凶悍无匹,轮到自己身上一点承受力没有,居然痛的嚎啕大哭,真给西北汉子丢人现眼。

    直到此时,滕弘飞终于想起华伟国厅长的话:“华厅长,能不能联系上邓华同志?这些人快要痛死了,他却藏着不出来,是不是故意谋杀?”

    其实在滕书记心目中,巴不得韩勤寿疼死,他死了世界和平!他死了邓某人会有超级麻烦!他死了可以掩盖诸多丑陋。

    只是现在韩勤寿不死啊!不死之前就需要治疗,最少不能死在他滕弘飞的手中,如果死在邓某人手里,简直是完美啊!

    那边华伟国冷哼一声:“难道你不知道?邓华同志为了救治同志,驱车几十公里赶到秦川军区医院,现在省委常委都去慰问受伤的年轻人,你觉得邓华同志有时间救治几个嫌疑人吗?”

    啊?省委常委都去慰问受伤的年轻人?滕弘飞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不就是几个年轻人吗?至于省委常委亲自探望吗?

    ●百度搜关键词: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