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第七章 破戒僧“普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道术玄妙,仙法万千,下山以后,沈飞已经见识到了许许多多匪夷所思的仙法,而李婷希作为蓬莱岛主的掌上明珠,无疑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个,似乎能够控制道纹的力量。

    婷希突破了守护者的封锁,终于上到了擂台,而与此同时,鸟妖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它竟然开始咳血,不,准确的说是在咳火。“叽叽喳喳”大概是觉得难受,鸟妖躁动不安地原地打转。已经上前的婷希见到这一幕,眼中现出一丝希望,暂时停止了援救的动作,一双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密切监视对方的动态。

    下一刻,鸟妖身体向外膨胀,一次又一次,它痛地尖叫,还是叽叽喳喳的叫声,不过声音比原来更加难听了也更加狼狈。在它痛苦的开始原地打滚之后,刀斧般的光芒穿透了身体,从它身体里面射出来,强光之中,鸟妖的身体被切割成七八块的样子,四分五裂地散落在地上,而身在火焰庇护下的男人,手持化作剑形的琉璃青火盏,屹立在光涛最深处岿然不动。

    “我,李氏廷方!岂会输给区区鸟妖!”廷方斗志高昂,举起手中的琉璃青火盏对天呐喊,声音传遍占地百亩的竞技场,传到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方儿,你没事就好!”婷希上前,一把搂住了自己的亲弟弟,诡异莫测地道纹展开,以琉璃青火盏的温度都不能对她造成丝毫的伤害。

    “姐姐,我能有什么事情。”廷方的目光中也是少有的露出一丝温情,自从和琉璃青火盏高度融合之后,廷方的眼中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这样的光芒了。

    就这样比赛结束,廷方虽然靠着自己的力量杀死了鸟妖,却因为姐姐的意外闯入输掉了比赛,他的金陵之行也就此告一段落了,对于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而言,这一趟外出让他长大了很多。

    观众们的抱怨不绝于耳,廷方罕见的懂事,没有因此怪罪自己的姐姐,站在生死边缘,他能够体会到姐姐心中的担忧。

    “走吧,姐姐,回岛上去。”廷方散去了身上的火焰,放松了紧抓着琉璃青火盏的右手,恢复到一身白衣的样子,体态虽然没有长大,但目光的成熟清晰可见,“看完沈飞今天晚上的比赛,我们就回到岛上去吧姐姐。”

    “对不起廷方,本来还能多在金陵停留一段时间的,你不会因此责怪姐姐吧?”廷方忽然间的懂事,反而让婷希不适应了。

    “杀死了鸟妖,在斗技场的战斗也告一段落,就算继续战斗下去,也没什么东西能够提起我的兴趣了。我们走吧姐姐,回去好好修炼,下一次来到九州的时候,我李廷方要做到的是与天下豪杰一较长短,再不和那些恶心的妖兽打起来没完没了了。”

    “方儿,你真的长大了。”

    “姐姐,这段时间的陪伴,辛苦你了。”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咱们可是一家人啊。”

    “哈哈。”

    所谓患难见真情,姐弟俩的言归于好预示着发生在蓬莱仙岛日家族年轻一辈的动乱终于止歇;也同时预示着一场旷世罕见的灾难将要登陆九州大地。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鸟妖惨死之后,最伤心的应当是坐在贵宾席位上的令狐悬舟了。看着好友面无表情的侧脸,慕容白石真的是很想大笑一场。

    “哈哈哈,原来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哈哈哈。”作为皇亲国戚,慕容白石的行事风格与令狐悬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平日里低调内敛,任何风头都交给别人去出,自己稳稳地坐镇幕后操控着一切,谋划着一切。这么多年过去了,慕容氏稳坐金陵第二把交椅,靠的可不仅仅是他姐姐在宫内的支持。

    沉默许久,令狐悬舟忽然摆摆手道:“输就输了,反正只是个试验品,没什么好在意的。”

    “试验品?”慕容白石目光一亮,反而来了兴趣,“贤弟啊,打肿脸充胖子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慕容老哥你不必激我,我愿意将这些极为隐秘的事情说出来,是因为咱们两个是朋友,真心朋友。”令狐悬舟一脸的严肃,“和你说一句实话吧,传说中的三头金乌已经被我们教主控制起来了,这只鸟妖便是它生下来的,作为试验品在擂台上比试,以后同样的妖兽还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在擂台上的。”

    “哦?你们通天教已经开始着手繁殖妖兽了?”慕容白石端地震惊。

    “这件事情早就在做了,只是最近刚刚有所突破,老哥哦,能和我结盟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彼此彼此。”

    两人说笑的时候,四号擂台战斗余波终于散去,五号擂台的压轴之战正式开始。对战的双方,是接连斗败通天教高手和佛宗净字辈高僧的沈飞,以及一个额头上点着八个戒疤的高等级破戒僧。

    戒疤的数量在佛门内部是地位的象征,额头上留有八个戒疤的高僧,放眼九州不超过百位,今日要与沈飞交手的对手之强可想而知。

    大和尚走上擂台的时候,满身的酒气,慕容白石努力移动肥胖的身子靠在椅子背上,一边抽烟,一边对身旁的好友说:“令狐老弟,实话实说,额头上留着八个戒疤的破戒僧你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是专门为了杀掉沈飞的吧!”

    “慕容老哥你说笑了,这样的大和尚我可请不动,是他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点名要和沈飞一战。”令狐悬舟被白石吐出来的烟熏得咳嗽了两声,他身边两个最亲密的人,一个虎姐,一个慕容白石,整天都是吞云吐雾的,让他不厌其烦。

    慕容白石毫无歉意,仰面朝天,肚子挺得老高,像一座小丘陵,“这么说起来,就是为了净灵和尚报仇来了。”仔细看,他那肥短的足下踩着一位弱不禁风的美女,被他当做垫高的踏脚石,也是一声不吭,不敢异动分毫,尖尖的下巴颏汗涔涔的,惹人怜爱。

    俗话说的好,好白菜都被猪拱了,此话不假,只不过,这些嫩出水的小白菜都是心甘情愿地被蹂躏和践踏的,这便是现实。

    令狐悬舟同样出身底层,对他如此糟践人的做法多少有些抵触,却从不愿意说破,毕竟这是上层人物的惯例。因此嫌少正视于他,目光炯炯地盯着乘云缓缓降落在擂台上的沈飞,回应道:“连净字辈高僧都杀死了,而且是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沈飞这次可是闯了不小的祸呢。”

    “佛道相争,你们通天教从中得利。”慕容白石露出狡黠的笑。

    “佛门黑暗,已经不适应现下的环境,通天教取而代之是早晚的事。”

    “贤弟呦,你现在似乎不再避讳谈及通天教了呢。”

    “既然老哥已经摊牌,那我还有什么好掩饰的,干脆将一切放在明面上,也好让这一场旷世豪赌更有底气。”

    “哈哈哈哈,说的对,说的对,贤弟能够这样想,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属于沈飞的战斗终于开始,从战败净灵和尚的那一刻开始,沈飞心中就有了预期,佛宗狂风暴雨般的报复手段很快就会到来了。却万万没有想到,仍然是光明正大的挑战,难道是佛门要通过正大光明的方式告诉生活在九州大地上的所有人,我们佛宗的实力是远远超过道宗的。

    沈飞想不明白,沈飞不愿意想,面对强者的时候,任何多余的思考都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对于此时此刻的沈飞来说,他要做的,他能做的,仅仅是认真寻找对方的破绽,思考怎样才能战胜面前的强者而已。

    顶着大肚子正在喝酒的破戒僧处于他视线的尽头,看起来空门大开,全身上下充满了破绽,似乎又并不是这样的,似乎明明只是站立着喝酒,却没有任何破绽可以抓取。

    擅长观气的沈飞不难看出大和尚身上的气很强,强到与净灵和尚不相上下,甚至超过他。

    “今天将是一场苦战!”虽然早已做好了准备,但当面对真正的强者,沈飞还是充满了谨慎。他站立在擂台靠东的一侧,目光一寸寸地扫过人群,直到看到了纳兰若雪关切的脸庞才感到安心。

    接着从随身携带的剑鞘中缓缓抽出了剑长三尺二寸的仙剑——朝花夕拾,右脚绷的紧紧的,顺着左腿缓慢抬起,整个身体的气势随之上扬,直到长剑向月的时候为止,身体上笼罩的上扬的气势才达到顶峰。

    沈飞摆出了蜀山剑派的招牌起手式——金鸡独立,他想要将这一式起手印刻入金陵所有人的脑海里,让他们看到这一式起手,便联想到巍峨雄伟的蜀山,沈飞是个狂人,年少而轻狂。狂人在月下亮剑,剑华如水,撒满充满血腥的五号擂台。

    “今日一战,唯有全力以赴!”沈飞这样说着,虎豹一般的眼睛隔着十几米距离望过来,落在正在喝酒的破戒僧身上,后者摇摇晃晃的脚步虚浮,伸出粗厚的手掌擦擦嘴边的酒渍,抬起右臂对着沈飞,道,“就是你……就是你把净灵的法身灭去了两重吗!”

    “他竟知道净灵和尚三重法身的真相!”沈飞心中一凜,沉了片刻道,“净灵和尚身体的特别,在佛宗之内果然不是个秘密。”

    “臭小子,你可知道,自己铸就了怎样的大错。”那和尚却没有理会沈飞,兀自跺脚,将脚下地面踩出裂缝,裂缝不断蔓延,直至观众席上仍不停止,似乎整个竞技场都在他这一踩之力下摇摇欲坠起来,“你又知不知道,你为自己,为九州留下了怎样巨大的一个祸患。”

    “大错,祸患?”沈飞反倒糊涂起来。

    “要杀便杀个干净,何必留下最烦人的那一个法身呢!巨大的灾祸就要降临人间了,杂家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来解消掉心头的怒气。”说着,大和尚一手握住葫芦,探身便要扑来,招式尚未展开,已让沈飞感受到了连绵不绝的压力,顾不得思考他话语中的真意了,立即收式后撤,却听那大和尚说道:“对了,我的法号叫做普圆,普度天下的普,唯圆不破的圆!世人都叫我普圆大师!”

    说话的功夫里,大和尚的双脚连续踩过地面,被他踩踏的地方尽皆留下一尺深的坑洞,可见大和尚横练功夫的不凡。

    却也就在此时,擂台之下的李婷希以及贵宾席上的令狐悬舟、慕容白石等人,同时露出震惊的神色,特别是婷希,听了普圆大师的名讳之后,眉毛上挑,惊不能言。还是他弟弟廷方问道:“姐姐,怎么了,这个叫普圆的和尚很厉害吗?”

    他姐姐婷希被他推了几次才缓过神来,撇着嘴说道:“厉害?呵呵,当今灵隐寺主持的师弟,佛门普字辈高僧,九州公认的第一破戒僧,杀人僧,你说厉不厉害!”

    天不怕地不怕的廷方都从姐姐对普圆的介绍中感受到了一丝凉意,缩缩脖子道:“和灵隐寺主持一个辈分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斗技场内呢,还自报家门,他不怕被人笑话吗?”

    却见姐姐目不转盯地望着擂台,望着擂台上的普圆,摇头道:“相传普圆为人行事乖张,不拘一格,既是佛法高深的得道高僧,又是出了名的不愿意接受佛门清规约束,带头破戒的人,他的目的端地无法揣摩。”

    两人说话的时间里,普圆和尚已经到了沈飞的近前。他以不可思议的步伐旋转着向前冲,整个前冲的过程就如同喝多了酒的醉汉,却在高高腾起的瞬间让速度达到极致,后背冲前,虎虎生风地扑向沈飞。

    他那**的背脊上油光瓦亮的,如同是坚硬的钢板,沈飞只是看着就觉得抵挡不住,放弃了抽剑前刺的冲动,顺势弯腰,让过他飞扑而来的身体,往上踢出一脚。

    ●百度搜关键词: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