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奸细
    “呵呵,宵小?也是,见不得光啊,早前差点被王爷一刀斩了,这伤养了好些日子还是不见好,王爷名气大,这刀法就不怎么样了,厉害是厉害,可惜入魔已深,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李落看着放纵不羁的男子,没有接话,回头看了如夫人一眼,问道:“他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如夫人说话,就听男子朗笑一声,起身走到亭前,静静的看着如夫人,淡淡说道:“如夫人,你带他们进来这里,这可和我们早前的约定不同了。”

    “你只说能否借我苏小楼地宫一用,并没有说老身不能带人进来,如此,老身并不算言而无信。”

    “嘿,说得好,我倒是没料到早前约定还有这个破绽,只当你们苏小楼的地宫乃是不可为外人知晓的秘密,谁曾想苏小楼不过如此,终究还是怕了他么。”

    “王爷已经知道地宫的秘密,与其再瞒王爷,还不如留点情分,好叫日后相见。”

    “是了,听说定天王多年前搜罗了一个盗墓的高手效力,叫任远衫吧,此人精通分金定穴,是个精擅风水之术的宗师,他若是替王爷跑腿,想来也会看得出来洛桑山这千年难遇的绝佳沧龙冠,王爷知道不稀奇。”

    李落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和苏小楼做了什么交易?”

    “王爷才智过人,不如你猜猜。”

    李落沉吟少顷,洒然一笑道:“猜不出来,不猜了。”

    “不猜了?”男子啧啧舌,胸有成竹的看着李落,一脸揶揄。

    “去过一次草海深处,世上事我不明白的十有八九,也不差这一件,至于阁下……”

    “怎么?”

    “上次没留下你,这一次说不得还要再试一次,冷兄,此人武功不弱,上次我和宋无缺两人合力也没有留下他,这次换你和我了。”

    “要活口?”

    李落摇摇头:“能杀就杀了吧,免得乱人心智。”

    冷冰轻喝一声,剑出鞘,李落单臂一展,鸣鸿刀也跃入掌中,灵河微微移开两步,手不动,身不晃,半空中似有几道看不见的丝线轻飘飘往亭子里钻了过去。

    男子一愣,笑道:“都说王爷行事光明磊落,顶天立地,怎么每次见面都要依多为胜,好不要脸。”

    “光明磊落?尊驾认错人了吧。”

    “我觉得也是。”男子哈哈一笑,笑声未了,亭子前忽然暴起一阵璀璨的亮光,冷冰的剑,李落的刀,男子手中多了一件有些像软鞭一样的兵器,不过并非化龙的蛟类肉筋,好似是金属打造而成,坚硬非常,李落的刀斩不断,冷冰的剑刺不穿,反而有星火从兵刃相交的地方飞溅起来。

    一交手男子便落在了下风,不过进退森严,就算不敌,李落和冷冰想在数招之下就将此人斩杀当场好像也不容易,而且男子面无惧色,脸上竟然还挂着笑容,看上去半点也没有将眼前处境放在心上。

    “王爷不想知道王妃的下落吗?啧啧,王妃此刻可真值春宵一刻呐,对咯,还有王爷的红颜知己,虽然是个半残之身,但生的也是花容月貌,美得很,王爷竟然舍得送人,太可惜了。”

    李落充耳不闻,手中鸣鸿刀没有半点放缓,反而更疾了。

    “王爷不信?”

    “不信。”

    “哈哈,王爷说出不信的时候只怕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吧,当然,王妃并非水性杨花之人,不过王爷可千万别小瞧了我的手段。若是再耽误片刻,我可就说不好了,王爷到时莫怪我没提醒你。”

    “怎么办?”冷冰问了一句。

    李落略一沉吟,道:“此人手段阴险,目的不明,的确很危险。”

    “暂且留他一命?”

    “不用,留着他比杀了他遗祸更多,先了结了他,以后的事再想别的办法。”

    冷冰冷冷一笑,正合我意。刀光剑芒骤然一盛,男子脸色大变,眼前两人并非是出言恫吓,而是真的想要了自己的命,还有那个光头,看着离得倒是挺远,摇来晃去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但男子却似如芒在背,隐隐感觉倘若露出半点破绽,一定会被光头趁虚而入,凶险犹胜眼前这一刀一剑。

    见过不讲理的,但是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不闻不问,一上来便分生死,实在是太无趣,也太要命了。李落要不要脸先不说,男子自忖若是再过几招,恐怕这条命今天就真要留在这里了,被区区凡夫俗子所杀,这要传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被杀之前得想个办法,男子高声呼道:“如夫人,再不出手,苏小楼就保不住了。”

    如夫人垂头不语,好似没有听见男子高呼。李落手下加紧,看样子是真怕男子说出什么自己不得不停手的秘密,叫他活上一命,如果不知道,闭着眼睛杀就杀了,如果后悔也是日后了,但如果不杀他,李落眼下就一定会后悔。

    男子脸色难看起来,清啸一声:“你大甘朝中有人有异心……”

    李落哦了一声,没留手,而且就在话音刚落之后,李落脚下如行云流水,搅动了寒泉白雾荡起阵阵涟漪,而一道隔开黑白的线渐渐清晰起来。男子紧张起来,这幅景象似曾相识,那日在盘雁镇杜府门前,李落就是用这样的一刀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其名阴阳诀,他这是真的要杀自己。

    “牧天狼中也有奸细……”

    笑话,倘若牧天狼中没有奸细反倒叫李落吃惊了,盯着牧天狼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安插的暗子就更多了,这有什么稀奇。下一个该到弃名楼了吧。

    果然,男子见李落无动于衷,愈发吃力,沉声喝道:“弃名楼也有……”

    李落笑道:“连柔月姑娘都能半途而废,弃名楼里早非铁板一块。”

    “红尘宫谷梁泪!”

    李落朗笑道:“这才是了,我原本就是为了她而来,不过只她一人不足以换你的命。”

    “说!”男子咬牙切齿道。

    “还有那位半残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