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异域神州道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弹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绿河大家族的执掌者,帝国南方军团的现任军团长,镇守南方,击退过上百次兽人侵袭的帝国守护者,伟大的阿莫斯伯爵驾到!”

    阉人随从的唱名声高昂清越灵动悦耳,像是一根活化了的精金琴弦飞进人的颅腔里欢快跳跃,大厅中的几位代表都忍不住窃窃私语,只是这唱名让人一听之下就能感受到其中浓郁的老派帝国味,没有自幼阉割后的十多年专业培养,没有高深的死灵系奥术改造喉嗓,是绝对唱不出这样的声音来的。能在现在这个时代还保有这样的阉人仆从,这可是只有真正有底蕴有传承更要有实力的老派世家才能有的排场。

    随着这个排场十足的声音,阿斯莫伯爵在数名护卫的簇拥下快步走进了大厅。

    相对于阉人随从的唱名声,伯爵的随从护卫数量似乎少了一点,只有寥寥几个,远不如其他几位家族代表的前呼后拥,但质量可是一点都不低,那几个护卫身上可都是穿着南方军团的制服,上面的条纹显示他们都是高阶的战斗法师,一般的家族里这些专精于战斗的法师可都是作为核心来镇宅的。这气派又让那几位家族代表忍不住目露羡慕之色。

    但是快步走来的阿莫斯伯爵却是一脸冷硬,对大厅中的其他人并不多看一眼,就好像路边的蝼蚁并不值得他关注一样。在他本人来说当然是不需要什么护卫,他更不在乎什么排场,但现在要进行的是家族之间的对话,那么必要的礼仪也是要有的,就算不用给这些蝼蚁看,自己的人也总是要看。

    没错,自己人。想到这个,阿莫斯伯爵罕见地泛起一阵无奈和厌烦感。即便无论权势还是个人实力,是他绝对已算是站在大陆顶尖,并不意味着他就没什么烦心事。不过好在这些烦心事就快到头了,从今天开始。

    “伯爵大人,您能够在百忙之中莅临于此,实在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为首的一个胖老头鞠了一躬,满脸油腻腻的堆笑。“并不是我们非得要劳动您的大驾,是这场纠纷太过复杂,绿河家族内部也有一些分歧,所以才不得不请您来主持大局。我刚才还在和他们述说您曾经的英勇事迹......”

    “不用废话了,安东尼,说正事。”阿莫斯伯爵瞥了一眼这个为首的胖老头,这是这大厅里唯一值得他稍微正眼看一下的对象。他知道这人,安东尼家族的家长,和一样同样是帝国时代留存至今的真正的奥术贵族,这样的存在当然要比蝼蚁高级一些,大概是聪明些的地精,不,路边小商贩之类的角色吧。

    “啊,是的。伯爵大人,您干练的军人作风真是令人佩服。”安东尼大法师轻轻鼓掌,笑得就像刚得了一百万奥金的奖励一样。“我们也已经把所有能收集到的文件和手续都带来了,您要一一过目吗?”

    “不需要了。既然你们能带来,那就说明没什么问题。”阿莫斯伯爵冷冷地扫视了安东尼身后一眼。“我只想知道的是,那个想要吞没绿河家族的财产的人是谁?”

    “啊,这看您说的......”安东尼,特别是他身后的那些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许多。

    “嗯,伯爵大人,您误会了,并没有人想要吞没绿河家族的财产。”咳嗽一声,一个打扮得很精致典雅的中年人站了出来。“我们只是想把绿河领边缘的一些归属不明的产权重新分划清楚而已,我们已经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和文件,证明那几座矿山确实是属于别利察男爵的。别利察家族在战争中被异族军队屠戮,所有人都一度以为别利察家族已经彻底消失,但其实他们还有着一脉子嗣流传了下来......”

    “你是高地人?”虽然这个中年人在言辞和举止中都显示出了良好的教养和熟练度,但阿莫斯伯爵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底细。很简单,只有那些不知深浅的高地佬,才会在他明确表示出了厌恶之后还会自以为是地侃侃而谈,在粗俗蛮荒的因克雷高地上长大,让他们总会有一些逻辑简单的错觉,比如说摆在明面上的什么契约什么规则就一定会有用的之类。

    “鄙人阿里·罗齐尔男爵。”中年人优雅的一躬身,说:“我出身于因克雷,伯爵大人。不过我们罗齐尔家族是在绿河流域有着两百年历史的正统帝国贵族,只是在战争中我父亲和祖父带领家人前去因克雷避难。在年少之时我参加了因克雷的开拓法师团,在其中认识了别利察家族的继承人,通过了几年并肩作战我和别利察兄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然后前年我在离开因克雷的时候用合理的价格收购了他手中那三座矿脉的所有权......”

    阿莫斯伯爵微皱着眉头,视线停留在中年人的脸上,似乎正在听着他那充满了励志气息的商业故事,但其实他的思维早已经越过了这个蝼蚁,蝼蚁口中的故事是真是假他一点都不在意,他的思维逻辑正在触摸探索这事情背后的深层逻辑。

    没错,是因克雷。也只有因克雷有这个动机,有这个胆量,还用这种无聊的手段来做这种事。

    大概一个月前,有人拿着这个所谓别利察家族的矿产持有凭证找到了大平原法师联盟,要求从绿河家族手中取回原本属于他的合法资产,这在绿河家族中激起了不小的风波。

    但这个风波的核心,其实并不是这几个矿产的问题。

    矿产和周围的几千亩的耕地确实曾经是别利察家族的资产,在战争之后被绿河家族给吞并了,但这种事在战后非常多,在异族联军之下灰飞烟灭的大小家族不计其数,他们的资产却多少都还有留存下来,自然就成为了其他家族的盛宴。事后这些原主人重新冒出来想要取回资产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结果通常也都是不了了之,吞下肚的肉哪有那么容易吐出来的,已经吃得脑满肠肥的大家族,更不是区区几个拿着干巴巴的文书的破落户所能对付的,胡乱给些钱和小领地赔偿打发了的就算是厚道的了,更多的是这些文书和苦主的身份会被证明全是伪造,甚至连苦主本身都会莫名其妙地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掉。

    所以有人来取回资产这件事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当绿河家族正准备用惯常的套路来解决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拉上了平原法师联盟中很有力量的几个家族来帮他站台,然后趁着绿河家族举棋不定的犹豫时间,不知道又怎么蛊惑了家族中几个旁支也支持起他来。这几个旁支分家原本就对主家的权力过大有些不满,借这个机会居然全都一股脑的爆发出来,家族内部的会议上还因为分歧争吵上演了全武行,三个分支家长重伤,一时间整个绿河大家族都动荡不休,有几个分支家族居然想要脱离绿河大家族,阿莫斯伯爵只能从炙炎要塞返回来坐镇处理。

    单纯的只是家族内部的问题,阿莫斯伯爵是并不怎么在意的。只要有他在,绿河大家族里就算都只是些混吃等死的废物也绝不至于被些许风波就动摇了根基,但他敏锐地从这次的动荡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敌意,一个外来者能拉拢到一些家族给他壮壮声势这还说得过去,但宛如手术刀一样精准地找到绿河家族内部的矛盾,然后迅速地把矛盾扩大,这就不是运气或者智力上的问题了,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鬼,阿莫斯伯爵必须亲自来确定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身份。

    而现在就可以确定了。不单是这个自称帝国正宗贵族的蝼蚁,旁边那个没怎么开口的胖老头才是真正证据。阿莫斯伯爵瞥了一眼不开口只是笑得像朵花儿一样的安东尼。这个家伙现在正跟着因克雷的屁股后面,期盼那些高地佬能给他分下一块足够的肥肉,因此鞍前马后地上蹿下跳。大概他认定了因克雷会成为新一代的帝国继任者。真是可悲。

    不得不说,他们玩弄出的这一点小花招还是相当漂亮的。伯爵自己再无懈可击,绿河大家族里上上下下足有上万人,除了以阿莫斯等三大家族为主之外,还有大小十来分支家族,其中的各种利益纠葛宿怨心结上百年来不知道积累下来了多少,被一些熟知内情处心积虑的人在其中挑拨离间,发生矛盾和动荡是再也正常不过了。

    只要人还在社会中,个体的力量是无法和集体剥离开来的,没有大家族的支撑,奥术水平再高最多也只能做一个研究者,战斗力再高最多也只能当一个打手。而当一个对手太强不好去正面对付的时候,针对他背后的家族势力下手是个不错的选择,就算不可能做到连根拔起,至少也能让其心烦意乱不堪其扰。还有,借此来看看对方的反应,看看对方的态度,借此准备下一步指定针对性的对策。

    一帮自以为是的蠢货。伯爵笑了。

    “...有介于此,我希望伯爵能认真考虑我的提议,这毕竟是关系到绿河家族的声誉,还有整个大平原法师联盟的法律神圣性......啊,伯爵大人是对此有什么想法吗?”看到了伯爵的笑容,正在口沫横飞地展现口才的罗齐尔男爵立刻奉上笑脸,准备迎接预想中的任何责难和意见。

    可惜伯爵对于脚下的一只蝼蚁是不可能浪费精神去表达任何的意见的,他连看都没再看,只是随手朝他虚点了一下,这个打扮得非常精致,贵族味非常纯正的中年人就张开嘴巴瞪大眼睛呆住了。正当周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如此失仪,就看到他的嘴巴越张越大舌头也吐出老长,双眼也鼓到了极致,然后直接从眼眶中被挤了出来。

    下一秒,这位男爵就像被一只无形巨手猛捏了一下的番茄一样,整个地坍缩变形,筋肉骨骼内脏带着各种体液争先恐后分解崩裂然后飞溅出去,在方原数米的地面上堆积出一层厚厚的血肉泥浆。

    作为土生土长的因克雷法师,还是参加过战斗开拓团的法师,这位罗齐尔男爵当然是常年起效的防护道具的,触发定序术之类的也不会忘记,只是在炎龙军团的军团长面前,这些东西并不比一个肥皂泡结实多少。

    像女人被强暴一样的尖叫声从几个法师嘴里爆发出来,这些家族代表几乎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贵族法师,可能连死灵奥术的解剖课都没有经历过,更别说眼前这一幕活人血肉崩解。当场就有两个女性的代表双眼翻白晕了过去,一半以上的人脚下发软,直接瘫在座椅上惊恐万分。

    只有安东尼法师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大人物,还能站得住,但也是惊怒交集,一张胖脸上血色全无,再也挤不出丝毫的笑容来,只能看着阿莫斯伯爵说:“伯爵大人,这可是平原法师联合会的仲裁大厅。你...你怎么能...”

    “他们想要看我的态度。我就给他们看到了。”阿莫斯伯爵淡淡丢给他这样一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想要看更多,很快就能看到。”

    说完这一句,伯爵转身就走,那几位军团战斗法师也默默地跟在后面。从他走进这个大厅开始到走出去,中间不过花了五分钟时间,说了不超过十句话,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把一个因克雷法师榨成肉泥,随意轻松得像是路过而顺手而为的一样。

    “这…这……你这是疯了!你这是在对大平原所有法师的挑衅!是对所有奥术贵族的侮辱!”大厅中的所有人都被震惊到不能言语,只有安东尼大法师还能在惊怒中大喊出来。

    阿莫斯伯爵当然是听到了这个咆哮,但他头也没会,脚下也没丝毫的停顿,一个小商贩被人掀翻货摊之后的悲鸣哀嚎,他懒得去回应。

    妥协,试探,利益交换这些政治艺术,是在双方都互相承认在同一层次上才能产生出来的交流方式。阿莫斯伯爵对这些手段并不陌生,他能执掌绿河大家族,能担当南方军团的军团长,对运用这些妥协艺术也是非常地熟稔,但他并不喜欢。他是个军人,他是个强者,对于任何对弱者和蠢货的妥协和忍让都感觉到不耐烦,即便这些弱者和蠢货结合起来的利益体构成了这个社会秩序,构成了大大小小的势力,连他也不得不借用其中的力量。

    但很快他就不再需要了。他今天来这里就是来亲眼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再向他们,向所有人充分示意,从此以后他不再需要按照这些弱者和蠢货的规则们来了。

    回到绿河大家族,阿莫斯伯爵的手段同样非常地激烈,他直接严惩了那几个被因克雷蛊惑的分支家族,重新换上新的家长并没收了相当一部分资产。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当然会留下后遗症,被强压下的不满会发酵,在其他时候用其他方式反弹回来,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只要那个计划顺利完成,就永远不会再有什么‘其他时候’了。因克雷的高地佬也好,大平原法师联合会的蠢货们也好,绿河家族内部的米虫们也好,都再不会有让他烦恼的时候了。

    只用了短短一两天的时间,阿莫斯伯爵就解决了这些让他烦闷的琐事,回到了南方军团。

    几乎是刚回到军团长的办公室,遣散了其他随从,伯爵就马上给罗瓦大师发出了短讯,他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个关键计划的新进展了。在他离开之前罗瓦大师就已经汇报过,整个构造都已经基本完成,剩下的只是一些关键性的收尾工作,他希望能听到有新的惊喜进展。

    但是很奇怪,罗瓦大师并没有回复奥术短讯。

    这让阿莫斯伯爵感觉到非常地惊讶。自从罗瓦大师接任军团首席大法师之后这十多年间,这还是头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位以奥术研究为生命的大法师几乎没有什么私生活可言,所有时间都待在实验室中,接受了奥术改造的头脑每天也只需要几分钟的休息而已。在这个计划完成之前,他更没有理由离开炙炎要塞。

    短暂的纳闷之后,阿莫斯伯爵又再度给小莫瑞亚男爵发了个消息,这个夜枭部队的指挥官在这段时间里应该也一直在要塞中待命。这是个非常善于抓住机会的实干型小人,绝不会放过在即将到来的大好时候向自己迎奉拍马的好机会。

    但是这个短讯还是没有得到回复。这一下,阿莫斯伯爵陷入了短暂的恍惚中,明明这依然还是他熟悉无比的办公室,还是在熟悉无比的炙炎要塞,在他的领地之内,但好像有一股诡异的陌生感正盘旋在周围,一股久违了数十年的寒意忽然袭上他的心头。

    一个脚步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内务人员那清脆悦耳又非常公式化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军团长阁下。唐切奇副军团长还有军团委员会的诸位阁下正在会议厅等您,帝国军团第二紧急弹劾法案已经启动,请您务必尽快前去参加。”

    “第二紧急弹劾法案?”伯爵喃喃重复了一下。即便不用在这些条款上浪费精神,但他依然还是记得一些,尤其是有可能和自己的位置发生关联的重要军团法案。这第二紧急弹劾法案,是指当军团领导人滥用职权,危害到帝国和军团本身的利益并且情况严重的时候,可以由军团的委员会发起的紧急措施。在他的记忆中,南方军团还从没有动用过这条紧急法案。

    洪亮的笑声突然从伯爵口中爆发出来,笑声在宽广的办公室中回荡不休,一些细微的物件都在这声音里颤抖。

    “好!好~!非常好!”虽然在笑,伯爵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只有寒意。

    原来绿河家族的闹剧只是一个将自己引出炙炎要塞的的诱饵,自己还居然居高临下地俯瞰藐视那些蝇营狗苟玩弄小手段小聪明的人,却没有想到真正的手段,真正致命的背刺却是在这里。

    确实非常好。即便是历经过帝国时代的的阿莫斯伯爵,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场极为漂亮的谋划。他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没理会门边的内务人员,迈开大步朝着委员会的会议厅走去。

    坐落在炙炎要塞最顶层的会议大厅是专门给军团高层们使用的,数年间也难得开启一次,能跻身为南方军团高层的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不是真正的重大事件可不会引动这些人集聚一堂。但今天无疑就是个真正的重大事件,阿莫斯伯爵一走进去,就看到了所有的七位军团委员,当然包括副军团长唐切奇伯爵正坐在会议桌前,正严阵以待地等候着他,原本是他坚定支持者的三位委员,现在都是面无表情。

    场面看起来和几天前平原法师会的仲裁厅差不多,阿莫斯伯爵依然是昂首大步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直视其他人,直截了当地地开口问:“说吧,你们要弹劾我什么?抓住了我什么把柄?”

    唐切奇伯爵不过五十上下,微微发胖的脸颊上全是云淡风轻的微笑,看起来就像年轻清淡版的安东尼大法师一样,面对军团长毫不留情面的质问,他也依然保持着非常好的贵族风度,开口不慌不忙地说:“阿莫斯阁下不用心急,这只是一场军团内部的正常会议,您领导南方军团将近二十年了,取得了非常令人瞩目的成绩。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衷心希望您能继续领导下去,只是有一些突发状况,让我们不得不启动这个法案……”

    阿莫斯伯爵阴沉着脸,忍耐着没有打断副军团长的场面话。当然,从个人实力上来说,他完全有能力就如同对付那个满嘴废话的高地法师一样,一个奥术就把他变成一地的血肉。但他不能,这里是炙炎要塞,他要面对的不是一群弱者蠢货乞求利益交换的闹剧,而是一场谋划深沉所求必大的政治阴谋。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老谋深算的政客,他们敢聚集在这里,就绝对已经做好了反制措施,军团中的奥术序列肯定正将这里牢牢地笼罩着,那是绝对无法凭借个人力量对抗的东西。至少暂时如此。

    而且他也很想听听,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将这些人一起鼓动起来对付他。这是场巨大的风波,背后必然有巨大的力量或者利益来推动,这力量这利益是因克雷所做不到的,那些高地佬有钱,但只是有钱而已,在大平原地区他们还远做不到翻云覆雨一手遮天。

    “……只是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您派遣军团直属的夜枭部队去刺杀了阿罗约侯爵。这是绝对违反了军团的条例,也违反了帝国的法律,所以我们才紧急启动了这个法案……在这一点上您确实过线了,军团长大人。”

    唐切奇伯爵的话终于说到了重点,他脸上的神色都比刚才阴沉了几分,话语间也流露出了些说不上是幸灾乐祸还是真心厌恶的意味。委员会的其他人也同样如此,几个向来和他不怎么对付的看过来的眼光透着赤裸裸的敌意,连三个原本一直站在他这边的委员也露出有些无奈的味道。

    听到这一点,阿莫斯伯爵心下一沉的同时恍然,他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那个阿罗约侯爵继承了先人在军团中的一份清水闲职,归于一位和阿莫斯伯爵不太对付的军团委员的麾下,不过除了挂个名头之外算是军团的外围成员,其实在军团中并没什么影响力。但不知道是好运还是霉运,这个沉迷于色欲和所谓艺术的花花公子居然召唤到了一个下层界的魅魔,成立了打着爱神幌子的迷乱教派。而这个迷乱教派很是吸引了军团内部的一些成为了他的府上常客。而阿罗约头上的那位军团委员则以这个迷乱教派为平台,很是拉拢了一些摇摆的军团中人到身边。

    这是个很不好的征兆,所以阿莫斯伯爵采用了很彻底的解决方法,直接抹除掉这个迷乱教派和阿罗约侯爵,顺便扶植起了一位新的阿罗约侯爵,将阿罗约家族的许多产业归入了绿河大家族的囊中。

    从贵族争斗的角度来看,这不算什么大事,但从军团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一项触及底线的问题。借用军团的力量公器私用,以暴力的手段直接从肉体上消灭政敌,这是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容忍的。

    阿莫斯伯爵当然也知道,所以他是派遣了最值得信赖的手下去执行的,他相信那个手下的忠心,也相信他的能力。所以他沉声回应:“你们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就算新任的阿罗约侯爵把产业卖给绿河家族,也是正常的行为。而上一任阿罗约侯爵召唤下层界生物失控才导致的丧生,这可是经过军团和神殿双重认定的。”

    “很遗憾。”唐切奇伯爵挤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夜枭军团外聘来执行这个任务的那个雇佣兵主动来投案自首了。”

    阿莫斯伯爵眯起了眼睛:“就凭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你们就想定我罪?”

    “不,不是来历不明。”唐切奇伯爵笑得真心实意地开心起来。“他可是大有身份,大有来历的人,他的身份和言辞都还得到了神明的认同和肯定,这是不用辩驳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