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夜游记 > 第2550章 49 全城戒备之周兰头晕
    4月7号,周六。

    周兰吃了早餐,正想着要去上班。他却是知道自己拿这份工资不容易,家里很多地方还需要钱。看到这天有些晴不起来,到是从东南方飘过来一团黑云。

    “兰兰,这天要下雨了,记得带伞。“老妈提醒了一句。

    ”好了,我知道,这骑电车呢,也就二十分钟就到了。”能到县城有份不错的工作,相比于同龄姐妹出外打工要强太多了。有什么事家里也有个照应。这也是这个善良的农村女孩子急于赚钱的原因。

    家里三弟一妹,她为最大,却因为老公是外地人入赘。这相当于来说,给他们在这生活增加了不少难度。也幸好四个弟妹都有工作,都有了家庭,她跟老公也就还有上学的一双儿女照顾着迈的父母。因为文化不高,初中都读完,也就是当时在县医院当院长的远房亲戚介绍她去做了一名护士。这人正是刘卡的师父。

    老公也托人在水泥厂找了工作,也盖人新房,家人的生活倒是过好了。俩孩子都是住校。老公这些天一直在厂里上夜班。这跟他们刚好是错开了作息。

    周兰骑着电动车到漫坊桥的时候,感到头忽然传来一阵痛感,并很快的侵袭全身。她心里迅速闪过一个念头自己头疼。做为一个护士,她还是明白一些保护自己的做法。而此时,她最重要的就是先到医院,只有倒了医院,去检查一下身体,那才是正道。

    颜春接到周兰打过来的电话,立时就想到周兰是被传染了,并叮嘱周兰千别动,也别接近任何人。自己把这事报告给了院长和三位专家。

    他们想到了,这就是传染的症状。颜春的想法竟然成真了。颜春说”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周兰犯病被传染,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刘卡也给隔离起来。“颜春把刘卡跟周兰这几天的事都看在眼里。而刘卡做为自己医生的实师,他真还不方便说出这话。把自己的疑虑跟谭院长说了。无奈之下,他还是把这事告诉了刘卡,让刘卡自己想好。当初答应给大胡子配特护的也是他,反正人大胡子出的起钱,这也是院方不反对的,可正是院方这些不反对,导致了两人跟大胡子的接触做好防护措施。

    颜春陈琪还有带着一个四十岁的护士,这正是专家团的一员。四个人都着了护防服手套还就是眼镜”他们走到的时候时候,却是看到漫坊桥下面围了几个人。颜春看了看陈琪“不好,那里围人了。”

    颜春停了车。有幸的是周兰也是一个尽责的护士,她发觉了自己的症状,跟大胡子有些近似,对要靠近的人说“你们离我远点,我打了救护。我犯的是一种传染病。”

    那些都是善良的民众,她怎么能忍心让他们受到传染。也就刚开始那一位大妈跟她说话离的近了。

    有些人倒是认出颜春是莲城医院的医生。纷纷把路给让了出来。那位有经验的护士把自己都全部包裹起来,颜春跟陈琪倒是有意学样,这级别就是再厉害的传染也是不可能接触的。他们先把周兰身体四周都消毒,把离周兰最近的位阿姨也消了毒,然后,才把周兰弄进救护车。

    长的护士把里外都消了毒,并用带来的医用毛巾喷上消毒水盖在周兰脸上和手上。为的就是不至于让病毒满车箱扩散。

    而离周兰近的大妈也在颜春说明厉害的情况下,同意上了车,并跟他们一起去莲城医院看看。她倒是乐观的认为只要免费检查身体,这么便宜的事不要白不要。

    颜春为的就是不让她接近她的亲人。还有四个因为周兰较远,被周兰阻止了,只保持着一米五以上的距离,正好是风,这也不至于扩大。颜春还是给他们也喷了消毒水,并说明了一切厉害情况,随手给他们每人一个口罩,不要主动接近人。才安心的上了车。

    也就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周兰被关进了医院。颜春找到李若兰,站她帮

    着在几个身上喷洒了消毒水,才放心的把脸露了出来。

    “这周兰姐怎么了?”周兰平时对她们也关照不少。毕竟是家村出身,什么苦都吃过,多做一点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也正因为这样,周兰倒也赢得不少尊重。

    “小李,以后你跟所有的护士打个招呼,这进出周兰都得要按这个要求做。”并嘱咐李若兰无论如何都要给这位叫刘婶的奶奶把身体也检查一些。对于李若兰是受过专业的,他放心。

    而事情如他们想的那样,周兰也有着干呕的症状。而针对着颜春的意思,在他们干呕时,由有经验的护士,把周围都喷洒消毒液,或者整个房间都喷消毒液。

    李婶也被按排在一间单独的房间,为的也就是怕一有事,传出去那就麻烦。而李婶的进出也就由有经验的护士安排。做完这一切,颜春松了一口气。坐倒在走廊的椅子上休息。

    “你还是挺专业的,你这样的是实习医生,将来大有作为。”陈琪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颜春的旁边,两人坐在椅子上,相距也有一米五的距离。

    “什么作为?你是不知道,我心里有底。说白了,我这是珍惜生命,怕死。“

    陈琪展颜一笑”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你这是勇敢的表现,你这样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有女朋友?“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颜春这话也是脱口而出。他心里这个时候也就有着江丽珍的身影,就是金凤的影子都被她记在心里。毕竟跟江丽珍出现了两回事,两人给对方的印像可是深刻的。

    ”说什么呢?这也就是好奇而已。你还真当你是海归啊。“陈琪脸上微微一红,毕竟她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跟颜春直接聊这话题,有些难为情。两个认识接触也就这么几天。貌似还到随便什么话都说的程度。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