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玄幻魔法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四十七章 无字 非我
    女女惜败擂台,止步前十,让妙道仙宗痛失精英,只剩一名弟子强撑。

    浪我无字不姓浪,也不叫我无字,而是姓浪我,名无字。至于为什么叫这破名,他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他哥哥叫浪我无名,所以他得了个字,才叫浪我无字。

    很好的名字。

    听到的人都一脸严肃,目视前方,心生尊敬景仰之情——因为敢笑的都被他打了。

    擂台上,浪我无字身背剑匣,手持朱雀离火杖,与对手见礼。

    不世玄宗弟子良臣非我拱手一礼后,身形疾速后退,双手入袖,抓起一把毒丹往四周弹去。毒丹落地,纷纷炸开,一道道粉红毒烟飘出,弥漫整个擂台。

    这些伎俩前面有人用过,浪我无字早有对策,连忙咬碎含在口中的解毒丹。

    紧跟着,挥杖前指,一道凶猛火焰从离火杖首,展翅欲飞的朱雀口中喷出。

    炎炎神火,燚热无比,好似要焚烧天地,炼化苍穹。弥漫擂台的毒烟在极热火焰下,飞速消退。

    “这火可奈何不了我。”

    良臣非我轻笑一声,从身上摸出一口炼丹炉,将炉口对准朱雀离火杖喷来的凶猛火焰,手掐印决,牵引火流进入炉中。刹那间,擂台上的火焰消失得无影无踪。

    浪我无字见火焰无用,遂收起朱雀离火杖,伸手往背上剑匣一拍。

    几道流光透匣而出,化成五口飞剑腾空而起,往良臣非我疾速斩去。

    良臣非我连忙在身前布下一层罡罩。

    五口飞剑斩在上面,无功而返,随即飞腾于空,辉耀剑光。转瞬间,五口飞剑化出上百飞剑横成一排,一剑接一剑刺在罡罩同一个位置上。

    这样下去,罡罩迟早要破。

    良臣非我眉头微皱,看了下不断刺在罡罩上的飞剑,不由拿起丹炉将炉口对准飞剑,掐诀收取。

    可惜飞剑灵性十足,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收不了。

    眼看罡罩接连被刺的位置越来越薄,很快就要破掉,良臣非我连忙将丹炉变大,跳入其中,盖上盖子躲避飞剑攻击。

    这不是束手就擒,自取灭亡吗?

    浪我无字差点笑死,干脆再加一把火,让他把自己炼成灵丹。想及此,就取出朱雀离火杖,一道火焰立时从朱雀口中吐出往丹炉烧去。

    只是事实和他想象有点差距。

    火焰一靠近丹炉,就被吸收,和先前一样。

    良臣非我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自己炼自己?虽身在炉中,却和在外面没什么区别,能清晰看到外面一切。他也不是那种束手就擒之辈,当下运掌往左右炉壁一拍。

    丹炉在肉眼下一分为三。

    “看我的。”良臣非我大喝一声,双手猛然用力一拍。

    “咚...”

    刹那间,三座巨大丹炉撞在一起,发出两道洪音,震耳欲聋。猝不及防,浪我无字被乍然出现的轰鸣震得一片空白,飞剑无主御使,纷纷顿住。

    浪我无字神识强大,很快醒来,却见良臣非我驭动丹炉往前撞来。

    丹炉巨大,一撞之力不小。要被撞到,估计得直接飞到擂台外。

    浪我无字心中一凛,飞身而起,躲过巨大丹炉撞击。

    然后脚踏虚空,重新收拾飞剑。一柄柄飞剑在他御使下,飞腾于空,闪着泠泠寒芒,辉耀剑光。眨眼睛,一百多柄宝剑转化成万千柄,在他的御使下往良臣非我丹炉刺去。

    “叮叮当当”

    良臣非我坐在炉中,看着不断刺来的飞剑大笑。

    自己身在炉中,就算有再多飞剑又有什么用,难道能刺破我的丹炉?不可能。

    浪我无字却不管他,只是运转飞剑往丹炉刺去。一柄柄飞剑在他的指挥下围住丹炉,从东西南北两边,纵横来回穿刺。

    “叮叮当当”

    一剑剑刺在丹炉上,发出一道道清脆声响。

    良臣非我坐的主丹炉还好,在飞剑的穿刺下安然无恙,丝毫无损。但从主丹炉分出的丹炉却在飞剑一次次穿刺下,慢慢出现小坑,小坑慢慢变大,有变成小洞的危险。

    良臣非我连忙收起丹炉分身,加固主丹炉。

    虽有坚硬丹炉护身,他也不能坐以待毙。想了下,从储物戒取出一个金丝手套戴上,然后打开炉盖,伸手抓住几柄往下刺来的飞剑,疾速盖上炉盖。

    “叮叮当当”

    一堆飞剑寻踪刺来,幸好他及时盖上,要不然肯定被刺成窟窿。

    飞剑被良臣非我握在手中,还在拼命挣扎。

    良臣非我从储物戒取出一把大锤狠狠砸了几下,才让它们安分一点。见这办法不错,良臣非我就将飞剑收进一个备用储物袋,打算再接再厉,继续收飞剑。

    他就不信浪我无字飞剑有那么多,等收完就该他发威了。

    别人不知道浪我无字飞剑有多少,但他自己知道有很多很多。

    身在高空,看着不断刺向丹炉的飞剑,浪我无字感觉有点少,就伸手往剑匣拍去。

    几道流光飞出匣中,化成五口宝剑。

    浪我无字御剑一指,擂台上所有飞剑都聚集到他身边,只见他掐诀作法,一柄柄飞剑辉耀寒光,再又分化出一柄柄宝剑,加上新加入的,密密麻麻,至少有百万之巨。

    飞剑充斥虚空,布满擂台。

    浪我无字伸手一指,一柄柄飞剑顿如瀑布般,飞流直下,绕着丹炉飞旋,前后左右穿刺。

    一时间,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面对如此多飞剑,良辰非我直接像乌龟般缩在炉中,连头都不敢露,更别说像先前那样抓飞剑了。

    飞剑也不只是前后左右穿刺,在浪我无字指挥下,时而顺时针旋转切割,时而如磅礴密雨拍击,时而如凶禽俯冲穿刺。有时候,他又指挥百万飞剑化成真龙轰击,又或者化成远古神犀撞击,要不然就像绝世猛禽般印出毁天灭地一爪。

    御剑法门在东土非常普遍,几乎每个宗门都有,但没有一个像浪我无字用的如此得心应手,千变万化。

    浪我无字指挥飞剑攻击丹炉,看到缩在丹炉中好像万年老龟的良臣非我,不由心情畅快的高歌起来:

    “心中有冷风,吹走我的梦。一切都成空,种种种心痛

    我浪浪浪浪,各种空虚寂寞冷;我浪浪浪浪,迷惘在心中

    我浪浪浪浪,心像火在烧

    我浪浪浪浪浪浪...”

    浪我无字唱着唱着,忽然陷入无我无物境界当中,神魂得到升华。一柄柄飞剑氤氲灵光,变得更加锋利,更加有灵性,更加的与众不同。一剑剑飞刺而下,咻咻作响,刺在丹炉,发出一记记暗沉声响,丹炉上跟着出现一个个小坑。

    良臣非我看着丹炉上出现的小坑,又看了看陷入无我境界高歌的浪我无字,咽了口口水。

    见浪我无字好像雅兴很高,还要再浪下去,他连忙御使丹炉往擂台下飞去。

    百万飞剑循迹追去,但到擂台边缘就被禁罩挡住。

    “我认输。”良臣非我在擂台下大喊道,再不认输他千辛万苦得来的丹炉就完了。

    那无辜的声音,好像遭受什么非般。

    浪我无字正陷入无我无物的玄奥境界中,感觉瓶颈有点松动,就想继续高歌,听到良臣非我的话,戛然而止,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鹅般。

    “你们妙道仙宗的人还挺有趣的嘛!”不世玄宗长老听到浪我无字唱的歌说。

    “少年人,总是难免。”妙道仙宗长老抚须笑道。

    公良在擂台外听到浪我无字的歌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妙道仙宗一干灵宠水族感觉好玩,一下就学会了,还到处唱“我浪浪浪浪...”。

    公良听得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