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青天有鉴 > 第443章 特殊的证人
    “是夏季放暑假的时候,具体时间不记得了。”何玉凤道。r/>

    “有受害人的录音或者签名的文字记录吗?”何旭又问道,他想向法庭传递的含义是,口说无凭,无法确定其真实性。r/>

    “她是我的女儿,又在家里,有必要进行录音?”何玉凤反问道。r/>

    “请不要误会,对于受害人的遭遇,我也深表遗憾和同情。请问,受害人为何要跟你提起睡前喝一杯温水的事情?”何旭继续提问。r/>

    “那是她觉得,自己男人表现得很异常,当然要跟我这个母亲讲出来。”何玉凤道。r/>

    “你为什么没有对这杯温水产生怀疑,甚至去探查真相?”r/>

    “那是因为,我犯了个错误,太相信这个女婿,他从小就在身边长大,为人很儒雅,也很有礼貌,我们家甚至将他当成了儿子。结婚后,他对小瑶也特别好,两人几乎都没发生过争吵……”何玉凤说到这里,掩面伤悲,泣不成声。r/>

    “审判长,我没有问题了。”何旭道。r/>

    “请被告人回去坐下吧!”方朝阳说道。r/>

    何玉凤回到了旁听席,依旧在哭泣着,而被告席上的鲜于非,脸上阴晴不定,岳母的哭声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触动内心的折磨。r/>

    已经是晚上十点,庭审还在继续进行中,大家都露出疲惫之色,但方朝阳并不想就此停下来,转头问道“公诉方还有证人出庭吗?”r/>

    “有,张莉莉,跟被告人有亲密关系,两人育有一子。”苑丹道。r/>

    “请证人张莉莉出庭作证。”r/>

    坐在旁听席上的张莉莉,低着头来到了证人席站定,目光非常复杂地看着鲜于非,这个男人,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也是跟她最为亲密的男人。r/>

    “坐吧,说一下你的姓名、年龄和职业。”方朝阳道。r/>

    “张莉莉,今年二十六岁,无业。”r/>

    “证人张莉莉,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证人有如实向法庭作证的义务,有意做伪证或隐匿罪证,要承担法律责任。你听清楚了吗?”r/>

    “听清楚了。”r/>

    法警拿来保证书,张莉莉的手微微颤抖着,还是坚定地在上面签上了名字。r/>

    对于张莉莉这个证人,检方背后做了大量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她能明辨是非,站在正义的这一边,勇敢出庭作证。r/>

    张莉莉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才答应下来,很重要的一点,鲜于非的作案手段,如此隐秘,而且非常冷漠,让她觉得心惊肉跳。同时,年瑶的死亡,也让她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r/>

    “公诉人可以询问证人。”方朝阳道。r/>

    “证人张莉莉,被告人何时跟你说过,他想要杀了受害人年瑶?”苑丹上来就问到了最关键问题,这说明,鲜于非具有作案的动机,r/>

    “去年三月三号,我那天过生日,他买了生日蛋糕,来到家里。我问他,什么时候跟妻子离婚,之前也问过很多次,他总是回答得很含糊,这次,他说,找个机会,杀了这个女人。”张莉莉道。r/>

    “被告人当时什么状态?有没有喝酒?”r/>

    “没有,他平时不喝酒的,而且还要开车,当时喝的是果汁。”r/>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苑丹问道。r/>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说,好聚好散,不能采取极端的手段。他又说,也许可以在睡梦中死去。”张莉莉道。r/>

    “证人张莉莉,跟被告人接触之时,你是否清楚他有家庭?”苑丹问道。r/>

    “我,知道,但是在平时接触中,我听到的都是他的家庭不幸福。妻子很懒,什么都不做,而且无论怎样的付出都是理所当然。后来有一次我俩出去吃饭,不知道怎么,头晕得很厉害,心跳也很快,被他送回当时的出租房,然后,就有了第一次。”张莉莉道。r/>

    “头晕的情况发生很频繁吗?”r/>

    “没有,就那一次。”r/>

    “反对,公诉人的询问太具有针对性,与案情无关。”何旭举手道,在他看来,苑丹似乎想要证实另一件事儿,张莉莉的头晕,也是鲜于非动了手脚。r/>

    “反对有效,公诉方不要再就此问题继续发问。”方朝阳道,清楚苑丹的想法,但是,这种事情已经查不清了,更何况,警方也没有对此提出疑问。r/>

    “年瑶死去后,我怀疑,第一次他也给我下了药,说实话,当时我还不是太喜欢他。”张莉莉说道。r/>

    审判长说话了,苑丹没有继续再追问,换了个话题道“证人张莉莉,被告人经常去你那里吗?”r/>

    “一周两次吧,对家里的说法,都是正在手术中,他从来没有在我那里留宿过一整晚。”张莉莉哀怨道。r/>

    “房产写着你的名字,他当时怎么说的?”苑丹问道。r/>

    “那时候我怀孕了,他非常开心,没过多久,就买了这套房子,花了八十多万,说是要给我和孩子一个稳定的家。”张莉莉解释道。r/>

    “被告人拿出这么多钱,作为他法定妻子的受害人,一点都不清楚吗?”r/>

    “钱都是他管着,不清楚吧,后来,应该知道了。”r/>

    “从哪方面判断,受害人后来知道了此事?”苑丹问道。r/>

    “我猜的。”张莉莉轻轻摇了摇头。r/>

    “审判长,我的询问完毕。”苑丹道。r/>

    “被告人鲜于非,你对证人的证言有什么异议吗?”方朝阳问道。r/>

    “有。”r/>

    “说吧!”r/>

    “她撒谎,血口喷人,我从来没说过要杀了妻子。”鲜于非道。r/>

    “你就是说过!”张莉莉大声道。r/>

    “我平时对你那么好,我们有了孩子,我还给你买了套房子!真想不到,你居然也往我身上泼脏水,等有一天小宝知道了,他一定会恨死你这个母亲。”鲜于非情绪表现得很激烈,不停扯着手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r/>

    “被告人,不要情绪激动。”方朝阳冷声道。r/>

    “我会跟小宝说的,他的父亲是个杀人凶手。”张莉莉道,眼泪也流了下来,她又何尝愿意发生这种事情。r/>

    “不许在法庭上吵闹,被告人,你还有其它的异议吗?”方朝阳问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