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佔有姜西 > 第1546章 煽动蝴蝶翅膀的风
    严妍跟严宇闹了好一阵子,一个人突然从国外跑回深城,第一个约的人就是荣一京,本想从荣一京这试探一下他对丁叮的态度,没料到荣一京比预想中的在乎,就差明说,不许她去打扰丁叮的生活。

    两人吃饭,中途严宇打来电话,听说严妍来了深城,一道把两人喊走,晚上又组了个新局,荣一京到家时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他知道丁叮肯定在等,发了条微信:【睡了吗?】

    果然,丁叮秒回:【没有。】

    荣一京:【在想我?】

    丁叮:【在看书。】

    荣一京勾起唇角,从打字换成语音:“非要这么实在吗?就不能骗骗我?”

    丁叮:【一边看书一边想你。】

    荣一京眼底笑意更浓:【我也想你了。】

    寝室灯早就关了,明天有早课,所有人都睡了,只有丁叮蒙在被子里,插着耳机,一眨不眨的看着屏幕上的字,脑补荣一京在说这话时的表情,她本该十分心动……如果没有今晚吃饭时的小插曲。

    思忖片刻,丁叮打了一串字:【这么晚才忙完,很累吧?】

    荣一京说:“有点,一帮人一起吃饭,吵得脑仁疼,你呢,晚上饭局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八卦分享?”

    耳机中清楚传来荣一京的声音,丁叮听了一遍,重新点开,又听一遍,没错,荣一京说,一帮人一起吃饭,她努力给他找着理由,是不是因为火锅店人太多了,所以吵得他脑仁疼?

    可心里的不适分分钟在提醒她,问下去,不要自欺欺人,不要自圆其说。

    丁叮:【我晚上吃了火锅,你呢?】

    荣一京说:“我晚上吃了你的家乡菜,清蒸鲈鱼没你做的好吃。”

    在荣一京看来,他根本没必要跟丁叮提及严妍的存在,也顺势跳过了跟严妍单独见面的过程。

    可在丁叮看来,她努力了一晚上的建设,可以在顷刻间轰然坍塌,即便她用力让自己镇定,呼吸还是不受控制的停住了,因为心跳也停止了。

    荣一京又发了条语音过来:“其他人都睡了吗?”

    丁叮摒着一口气,打出了一个字:【嗯。】

    荣一京笑说:“不方便说话等明天见面再聊,明天又是周五了哦。”

    若是平时,丁叮只会觉得荣一京太好了,对她也太好了,可现在,她分不清荣一京声音里的笑,到底是因为宠她,还是逗她,亦或是,他对其他人也是一样。

    【好,我也要睡了,你早点儿休息,晚安。】

    【晚安。】

    丁叮在收到回复的第一秒,果断关掉手机,而后闭上眼睛,想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悄悄调节呼吸,丁叮发现自己并没有强烈想哭的冲动,刚开始还觉得自己变成熟了,结果一|夜无眠,方才明白有些东西的杀伤力,就算不会一刀毙命,也足以慢刀子割肉。

    直到寝室第一个闹钟响,丁叮才缓缓从床上坐起,刚直起身,能明显感觉耳鸣,心脏用力加快跳动了几下,周琪跟丁叮同在上铺,又是一个爬梯,等到周琪下去,丁叮才反身往下爬,脚落地的瞬间,有种踩在棉花上的触感。

    大家先后起床,除了刘雨婷,丁叮掀开下铺帘子,出声叫道:“起来了。”

    刘雨婷侧身抱着被,含糊着说:“不行了,起不来了,帮我跟老师请假吧。”

    丁叮没什么精神头,轻声道:“上午有刘教授的课,你已经迟到一节了。”

    刘雨婷闻言只剩哼哼,丁叮拍了下被子:“快点儿,咬咬牙去班级睡。”

    早上洗漱的时候,周琪就看出丁叮脸色不好,丁叮说是没睡好,黄萌说:“你已经是第一了,不用这么努力了,给别人留口气吧。”

    丁叮平时就不会反驳,此时更是无力多说,面无表情的走开,黄萌见状,反而觉得丁叮摆脸色,故意早出门,没跟其他人一道走。

    学习是件苦差事,学医更是苦差中的苦差,外系笑称医学系的学生,才学了个皮毛,看起来就各个老气横秋,就连那些掉尾的差生,看起来都没有其他系的差生朝气蓬勃。

    医学系学生也奋力反驳,称本系师资力量,不用对比来自星星的你,哪怕只是来自地球上的普通帅哥,大家也不用这般苦大仇深。

    许是念叨多了,风言风语传到医学系上层,老教授们不甘吐槽,以‘黑脸刘’为代表,竟然一声不响的发起了反抗。

    当丁叮一行人打开教室房门,余光瞥见讲台上并排站着的两个人,刚开始还以为其中一个是学生,定睛一瞧,嚯!医学系哪有这么帅的学生,深大里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上课前的几分钟,下面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猜这是何方神圣,能站在黑脸刘身边,两人还在探讨着众人听不懂的专业知识,只能说明来者也是大神,但至于是哪座庙里请来的,小鬼们无从知晓。

    刘雨婷的眼睛早就放亮了,几番嘀咕:“幸好来了,我的妈呀,好悬错过一个亿!”

    周琪小声道:“不会是新来的老师吧?”

    刘雨婷撸胳膊挽袖子,“你要这么说,我可不困了啊。”

    所有人都聊得热火朝天,只有丁叮垂着视线,盯着厚重教材上的彩色标注,大家都习惯了,丁叮不是天才型,她只是非常努力,但只有丁叮自己知道,她什么都没看,也没在意台上站着谁,她满脑子只有一个人,一整晚,挥之不去的那个人。

    上课铃响,刘教授站在台上,“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程佑礼,程教授,毕业于世界十所顶尖医科大学里,唯一的亚洲学校。”

    下面马上有人道:“东京医科大学。”

    刘教授说:“没错,程教授是东京医大的博士,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他过来深大。”

    程佑礼面带微笑,马上谦逊的颔首,“没有,是我有幸来听您讲课。”

    刘教授看程佑礼的表情,就是爱才,喜欢,温和的说:“你随便找位置坐。”

    程佑礼下台,坐在第二排,因为前两排没人,后面都是人。

    刘教授开始讲课,本想在程佑礼面前显摆一下这届的得意学生,所以提问了丁叮,丁叮站起来,整个人木木的,刚开始还能凭着惯性记忆回答一些,但很快,大脑一片空白,她只能看到台上的教授在看她,可是说了些什么,她连听都听不进去。

    刘教授有意提醒,丁叮仍旧接不上话,几次三番,搞得场面十分尴尬,最后只能抿唇推了下眼镜:“坐下吧。”

    丁叮自己没觉得怎样,可这堂课后不久,全系,准确来讲是全校,全都知道她因为程佑礼旁听,六神无主,紧张无措,什么都说不上来,导致黑脸刘当场黑脸。

    活脱一个扶不起的刘阿斗,连带刘教授都栽了个大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