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穹顶之上 > 916.第一次来自人类的蔑视
    ,最快更新穹顶之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走吗?”杨清白平静问。

    “走。”韩青禹一边回答,一边慢条斯理往金属匣里放置浓缩源能块,就像是一个在战壕里装填子弹的战士,接着,他把储备腰带也装满。

    此时的佩格芒特,已经换上了一套全新的作战服,顾不上整理凌乱的毛发,也一样在准备。

    同时,他努力向杨清白描述牵引场所在位置的地貌特征。

    根据最新测绘的作战地图,杨清白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区域的具体位置,F9风化带。

    连同地图标记一起,这则被他临时命名为“第一次人类蔑视行动”的作战决策,被迅速发往远征军指挥舰。

    对于这样一个决策和这场即将发生的决死突袭,怎么看,指挥部似乎都应该立即提出反对才对,但是事实,杨清白知道,除非有十分充分的理由,否则他们并不会直接提出否定。

    因为现在这里,做出这一选择的人,叫做青少校。

    回顾过往的战斗史,韩青禹乍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做了许多冲动性战斗决策的人,但是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作为一个“暴匪军团”的领袖,他若真是这样的人,溪流锋锐盒他身边的那些人,走不到今天。

    实际他只是很狠,尤其对自己特别狠罢了。

    韩青禹当然是认真思考过的,同时他也相信,温继飞能够理解他的想法,最终会选择赞同他的决策,并及时作出恰当的战场配合。

    因为,佩格芒特说的其实没有错,现在去就是最好的机会。

    现在,远征军主力已经完成部队登陆和飞船分散隐藏,还没有被发现,大尖牵引场的布防还没有达到最高强度,它们的一部分兵力刚因为去围杀韩青禹和佩格芒特被引开了,它们的大量飞船目前正在死咬CA117……

    当这些情况全部摆在一起,“机不可失”的结论,并不难得出。

    而反过来,在已经造成扰动,引起了大尖警惕的情况下,如果远征军依然选择稳下来后再打,那就几乎只有强攻一种选择了。

    在韩青禹看来,那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那样做最终有没有可能赢得胜利暂且不说,单就牺牲而言,必定是无比惨烈和巨大的。也许那十万退役老兵一个都回不去,甚至吴恤、锈妹和堂堂他们,也未必更幸运。

    对于这次参加远征军的十万老兵,韩青禹的心理状态其实多少有些复杂。

    老兵们是被选择来牺牲的(作为人类在这个绝望时代还可以负担的代价),蔚蓝的召回公告没有刻意掩饰这一点,后来的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老兵们自己,也都是在了解和接受了这一点后主动选择应征回归的。

    他们准备好了,燃尽一切,战死在这颗异域的星辰。

    韩青禹也理解并接受这一点。

    在那么多的惨烈战斗和故人悲逝之后,在那么绝望的种群前景面前,他比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都更懂得:牺牲,是必然的,也是可以被权衡的。

    只是,如果可以,如果还有那么一点机会的话……他还是会想带他们回去。

    带几个,多几个,一起回去。

    这是除去战场情势外,促使他做出这一战场选择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除此之外,还有第三个因素,一样很重要——在刚才联手的那一斩,斩落三千柱剑之后,佩格芒特身上有所变化,他曾经的那种盲目逻辑,无知无畏,似乎正在回归。

    这意味着,粉色佩格现在有机会重新达到“只差韩青禹一点”的战力高度,对于这场火星战役来说,这太重要,意义太重大了。

    韩青禹不知道这种回归是不是暂时的,不知道如果让佩格芒特回去休整,这家伙会不会又陷入“火星孤独后遗症”,所以,他不愿错过眼前这个眼神有光的BUG佩格。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负上金属匣,韩青禹站起身,走过去,按照蔚蓝的战前程序,帮佩格芒特检查装置。

    “没问题啊,我怎么可能有问题?”佩格芒特反过来也帮韩青禹做了认真的装置检查。

    而后,两人负刀转身。

    并排走向飞船尾部随时准备开启的跳跃口,等待着。

    他们将直接空降,突袭牵引场。

    关于这一点,在所有不得不为,趁势而为的情势和条件之下,最严重和致命的一个问题,其实始终没有被提及:

    远征军根本还不清楚火星大尖的具体战力情况,尤其其中高端战力的存在情况。而高端战力,无疑才是这一战的决定因素。

    远征军知道这里有很多大尖,其中不少红肩,知道这里有戴呃,至少一具,也可能是两具甚至三具,前期的侦测没有发现普嗒尔的存在,但是考虑大尖都已经学会挖洞建牵引场了,他们也没有把握认定这颗星球上就一定没有普嗒尔潜藏。

    就是这样,韩青禹和佩格芒特依然做出了决定,以二人之力,直接攻击此次远征的最终目标,大尖火星牵引场。

    所以,正如杨清白的感受:这无疑是人类与大尖的百年文明战争史上,人类一方,第一次极端蔑视的军事行动。

    …………

    人类火星远征军,指挥舰机械摇篮号,会议室。

    舰队联络员正在紧张而急切地向蓝星传递讯息,满满一会议室的参谋军官们站立着,一样站立的还有眉头深锁,双手在背后叫握微颤的叶尔格纳上将。

    好不容易部队顺利登陆了,好不容易飞船都分散隐藏好了,好不容易佩格芒特被救回来了,老将军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喜悦一下,战场就出现了这样突然而惊人的变化,而且竟然是主动的……

    这并不符合他的期待和预设。

    三十年指挥生涯,叶尔格纳老将军一直都以谨慎和严谨著称,同时,他在舰队启程远征之前从蔚蓝元老会接到的指令也是“青少校和佩格芒特的重要性高于整支舰队”,他因为弟子西格落在南极的惨痛失败而一直压力巨大。

    西格洛在南极远征的初期失误,最终葬送了七十多万蔚蓝精英和天才……

    “难道,我要在火星远征的开端,直接葬送关系人类未来的两大希望吗?”

    想到这一点,老将军艰难转身看向通讯屏幕。

    相比之前只是互相通话,这一次叶尔格纳将军主动要求,让通讯人员接入了温继飞少尉在末日长城号上的指挥画面。他没说原因,大概因为目前的情况下,只听声音已经无法让他和现场的蔚蓝参谋官们感到安定。

    通讯屏幕里的温继飞少尉双手扶撑沙盘,面无表情,暂时沉默着。

    “请阻止他,温少尉。我想这只有你能做到。”叶尔格纳上将说:“我不否认直接突袭的一切有利条件,也理解青少校可以自行做出决策,但是,如果那里有两具,三具戴呃呢?如果有普嗒尔呢?他们俩可是……”

    “我明白的,将军。”温继飞应声同时偏头看来,目光似乎没有聚焦,又像是专注地凝视着些什么,说:“但我仔细想过后,还是愿意陪青少校和佩格赌一把。”

    叶尔格纳上将愣了愣,旋即有些喜悦,“所以,机会很大吗?温少尉判断的依据是?”

    “没有,没有任何依据。”温继飞说:“只是如果那里真的有两具,三具戴呃,有普嗒尔的存在,他们现在去还是摆脱休整后再去,我想结果不会有任何差别。”

    有啊,怎么会没有差别呢?如果侦察了解的情况真的是那样,他们两个,会直接会送往隐藏母舰,脱离这场火星战争,去参加蓝星最后的保卫战啊!

    然后,我和一起过来的蔚蓝超级战力以及老兵们,会去试一试,尽人事,听天命。

    这是来自蔚蓝元老会的绝密指令,叶尔格纳上将在心里大声地反驳着,但是这些话,他现在显然还不能直接说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另一边没有接到机密指令的温继飞,其实一样清楚知道蔚蓝最高层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相比他们,他更在意青子怎么想,决定怎么做罢了。

    他知道青子在赌,像青子和佩格芒特那种承担命运人,似乎不可避免总是在赌的,而且是……几乎每次都梭哈。

    他们不得不这样,因为这本就是,人类必败的局啊!

    “这世界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寄予厚望的青少校……青子,其实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一定能或一定要保住这个世界。他只是每次都尽全力去做他能做到的那份而已。

    “如果最终,他在某个节点败了,死了,做不到更多了……就那样吧,也就只是那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