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如意胭脂铺II > 地府篇 第179章 牡丹泪(5)
    老乞丐的疑惑,何尝不是刑如意的疑惑。从前看恐怖片儿的时候她都纳闷,那么一个乌七八黑的地方,人都看不清楚,可鬼却看得清清楚楚的。如今想来,怕也只有一个解释。人,是属于光明的。鬼,是属于阴暗的。

    “那时,我尚没有听过张家的那个故事,只是觉得奇怪,奇怪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一个女子坐在我的床上,且还那么吓人。再后来,我就听到有人在唱曲,咿咿呀呀的,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反正听得我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不怕突然出现在自己床上的静娴,倒是害怕那些曲子?”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那会儿看见的静娴没我想象当中那么的吓人吧。”老乞丐摸了摸自己的头“这人小的时候,谁还没被吓过。我小时候不听话,我娘就经常吓唬我,说让我被后山的老鬼给抓走。在我们后山上有个老鬼,说是老鬼,其实谁都没见过。但听说是个穿着黑袍,烂了一半脸的将军。这将军后面还拖着一根像猴子一样的尾巴。这听得多了,脑子里出现的鬼怪,十有**也都是老鬼这个形象的。乍一看到静娴,虽觉得吓人,倒也没把自个儿真给吓到。而且吧,这静娴也只是出来了那么一下子,扭个头的功夫就不见了。我当时,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你看见那唱曲的人了吗?”

    “看见了。”老乞丐梗着脖子“你别看我现在是个老乞丐,随便刮来一阵大风就能把我给刮走,可年轻时候,咱也算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这人吧,还有个毛病,就是越害怕,越想要把事情给弄清楚。我娘教我的,这做人不能逃避,你越是逃避,就越是逃不了。买下那院子,可是花了我全部的积蓄,那会儿我才是院子的主人,不管他是什么东西,跑到我的地界上撒野,那就是不行,就是得罪我了。”

    “您老人家还挺横。”

    “挺横?”

    “就是挺厉害的意思。”刑如意解释着“那后来呢,您都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听到曲子的时候,我就走到了窗户边儿往院子里看。院子里雾腾腾的,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后来就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披散着头发,在院子里……”老乞丐摆了摆自己的手“就是做一些很奇怪的动作,我当即就火了,心说你这小贼胆子够大的,敢跑到我新买的院子里来吓唬我。我就记得我当时脑子嗡的一响,全身一热,就冲出去了。”

    “您冲出去了?”

    “不光冲出去了,我还抓住了那个人。冷,特别冷,就像是掉进冰窟窿里的那种。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想要松开的时候,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我那会儿才开始害怕,觉得被我抓住的那个可能不是人。再后来,我就看见他把自己的头给转了回来。那张脸,不吓人,可他说出来的话,有些吓人。他问我,有没有看见静娴。见鬼的,那个时候,我知道谁是静娴啊。

    再后来,我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在院子里躺着,就在那株树下。地上黏糊糊的,泛着一股子说不清的叫人恶心的味道。我心里存了疑,就出去打听,揍了那卖院子给我的人一顿,他才给我讲了上面那个我给你讲的故事。

    院子里死过人,且还不止死了一个,换成是你,你心里膈应不。反正,我是够膈应的。那卖院子答应我会帮我找新的买家,可没等他找到,我生意就完了。后来跟人学着去赌坊,越赌输的越惨,最后连那闹鬼的院子也给输进去了,我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老乞丐说着,站了起来。

    “虽说院子没了,可我忍不住,还会经常过来看看。自我之后,有个好几年吧,这院子一直都是空着的。后来,来了位姑娘,那姑娘将这院子买下,变成了现在的琉璃坊。我听人家喊她琉璃姑娘。当时,我就觉得这姑娘心真大,这种闹鬼的院子也敢买,十有**跟我一样是要倒霉的。你看看,没两年,这琉璃姑娘就死了,死的时候,还没嫁人呢。可惜,可惜啊。”

    刑如意本以为会从老乞丐嘴里听到跟琉璃有关的故事,却不曾想听到了一个跟牡丹有关的故事。这琉璃坊的前身是张家大院,这大院里长大的姑娘爱上了一个唱曲儿的白牡丹,中间隔了十几二十年,又搬来了一个跳舞的琉璃姑娘,这琉璃姑娘刚好有个徒弟也叫牡丹。这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安排似的。

    老乞丐一晃一晃的走了,走路时,腿似乎有些跛。

    抬脚上马车时,她又忽然想到,老乞丐那被一头碎发遮挡着的脸上,似有些陈年的伤口。

    月明星稀,夜深人静。

    琉璃坊外挂了谢客的牌子,牌子旁边粘了一张红纸,红纸上是魏池写的告知书。大概意思就是琉璃坊内的一些东西需要返修,未免伤着贵客,暂停营业。

    后院里,牡丹已经睡下。傍晚来时,牡丹的贴身丫头就告诉她,说姑娘自她走后便一直睁着眼睛,问她什么也不说,就连晚间的药都不肯喝。熬了一整天,到了戌时才勉强把眼睛给合上。姑娘病了多日,身子原本就虚,又硬撑着耗了一天心神,着实有些耗不住了。

    刑如意吩咐了丫头,没让她去叫醒牡丹,自己随便拿了卷书,坐在外间的桌子旁,熬着时间。这盛唐也是有话本的,虽说有些句子晦涩难懂,可半猜半看的,也能凑合着打发时间。

    若是狐狸在,熬到子时亦不是什么难事儿,可她傍晚出门时,没有瞧见狐狸,就自己跟魏池过来了。夜深人静,加上精神高度集中,这看着看着竟泛起困来,不知不觉就趴在了桌子上。

    夜风,吹开了窗子,带着微弱的唱曲儿的声音飘进来。那曲子,忽高忽低,时而婉转动听,时而像是野鬼在嚎,时而又像是女子在哭泣。

    刑如意本在做梦,梦里出现的正好是她在楼下遇见狐狸的那个时候。正要弯腰把狐狸抱起来,就看见狐狸的脸变了,变成了一张吐着舌头的女人的脸。她猛然坐起,就看到半开的窗子外头闪过一个人影,没有脚步声,像是鬼魅飘过。

    “我去!”刑如意轻吐一口气,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摇摇头,迫使自己快速清醒过来。

    耳朵里,那唱曲儿的声音还未曾消失。她皱了下眉,起身,先去里间看了看牡丹。牡丹依旧睡着,且睡得很沉。她的贴身丫鬟,趴在床前,人也已经睡了。只是,睡着的时候,一只手还按着牡丹的被角。看得出,是个细心的丫头。”

    里间的窗户也被风给吹开了,一股股的朝着床这边扑来。刑如意叹了口气,走到窗户口,伸手将两扇窗户合上。就在缝隙即将消失的时候,她看到了牡丹说过的那个场景。

    浓雾,院子里起了一团浓雾。浓雾中,似有一团白色的影子在移动。近了,才看到那是个人,或者说,是个鬼。一个垂着脑袋的鬼。因为头向下垂着,显得两个肩膀很奇怪,像是刻意往上耸着的一样。

    “真好,不用开天眼就能看见鬼,这算不算是她人生经历中的另外一种特殊的经历。”刑如意盯着那个鬼影,倒也没有特别害怕的感觉。大概是跟那只狐狸待久了,下意识的就会认为她自己也是比较厉害的。闭眼,睁开,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眸变成了血红的一片。黑暗变成了红昼,那个原本模糊的白影,在她的视线中也变得清晰起来。那不是琉璃,也不是之前张家的人,而是一个竹竿,或者说有人故意用竹竿扎成的人形,又在人形外头套了宽大的袍子,用来扮鬼吓人。

    刑如意散去了体内的力量,随手抄起一个花瓶,气呼呼的就走了出去。到了那白影跟前,二话不说,直接拿着花瓶就砸了下去。

    “哐啷”一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琉璃坊,也惊醒了琉璃坊中沉睡着的人。

    “怎么了?发生了何事?”第一个冲出来的是魏池,他衣着整齐,就连鞋子都是穿的好好的“如意姑娘,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睡着的。”

    “不关你的事儿,是有人故意让你睡着的。”刑如意从魏池身上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那是一种特制的**香,她刚到盛唐的时,就被狐狸用这个东西迷晕过。她鼻子极灵,但凡是闻到过的气味,就怎么都忘不了。

    “有人在你屋中点了熏香,这种熏香,有让人快速入睡的效用,而且入睡之后,会睡得特别沉。不要说小声的喊叫,就是天上打雷,你也听不见半分。今日晨时,你去胭脂铺时,我便从你身上闻到了这股味儿,可那会儿没往心里去。你是琉璃坊的管家,又是管事儿的,人多事儿杂,难免会有睡不着的时候。点此香,助睡眠,也属正常。”

    “我不爱点香,也从未用过如意姑娘你说的这种熏香。”

    “这就对了。你不是自己点的,也不是自己用的,而是有人故意用这个香将你迷晕,要你入睡的。这个人针对的不是你,也不是整个琉璃坊,而是躺在这个屋子里的,病得稀里糊涂的牡丹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