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混在大明搞社团 > 第五四七章 砸碎旧世界
    然而螳螂们不会承认自己才是那只螳螂的……

    “知道当斜阳低垂的时候什么最大吗?”

    杨信说道。

    “瀛国公请赐教。”

    常胤绪笑容僵硬地说道。

    “影子啊!

    当然是影子了!

    正午的阳光下,影子就那么点,但当日薄西山的时候,那影子一下子就拉长了许多,这时候哪怕就是一只螳螂,看着自己的影子,也会以为自己是一只强大的霸王龙。

    可惜,螳螂终究是螳螂!

    影子就算再长,那也不过是日落前的虚幻。”

    杨信说道。

    说完他将目光转向了对面。

    他此刻站在內秦淮河南岸,而对面就是夫子庙,在庙前的广场上,聚集着此刻南京城里几乎所有遗老遗少们,官员,乡宦,国子监生员,本地秀才,总之完全称得上群贤汇聚。而他们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趴在那里哭,也不用念什么祭文吟什么诗,就是在那里单纯的哭,不过这次不是为了向他示威而哭的,他们也知道示威没用,所以这次是真心在哭泣。

    发自内心的痛苦和悲伤。

    毕竟家里的地都被这个奸贼给抢走了。

    这些遗老遗少们此刻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

    他们抱着孔夫子的牌位,抱着大明历代皇帝的牌位,一下子数千人痛哭的场面何其壮观,还有不少都哭得晕了过去……

    “瀛国公此言倒是有些意思,只是不知那霸王龙为何物?”

    常胤绪说道。

    “霸王龙?我就是霸王龙!”

    杨信说道。

    说完他抄起了身边的大喇叭,然后放到了嘴边……

    常胤绪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庶民们,拿起你们的棍子,让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家伙,让这些曾经奴役你们,欺压你们,榨干你们最后一滴血汗,还把你们像野草般世代践踏在脚下的家伙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力量。去用你们手中的棍子,打断他们的腿,打碎他们的骨头,打碎属于他们的旧世界,让他们的惨叫声,为属于你们的新世界降临吹响震天的号角!”

    杨信抽疯一样吼叫着。

    然后下一刻无数拎着小板子,也就是笞刑用的毛竹片的青壮,从两旁的街巷蜂拥而出,瞬间淹没了那些遗老遗少……

    “看,这才是霸王龙!”

    杨信转头对常胤绪说道。

    后者瞠目结舌地看着对面,看着那些在竹板暴打中惨叫的遗老遗少们。

    而在他们的惨叫声中,杨庆完成了他掀桌子的最后一步,因为这些被狂殴的遗老遗少们里面,还有此刻南京的绝大多数地方官员,

    应天府尹在里面。

    江宁和上元两个县的知县也在里面。

    甚至就连南京六部,都察院,各寺,总之所有衙门,还留在城里的主要官员也都在里面,在被打得血头血脸之后,这些理论上依然管理着这座城市的官员们统统被逮捕候罪。

    不是治罪。

    杨都督是忠臣,得按照程序来。

    他们身为南京的官员,受大明皇帝所托为他管理这座城市,但面对逆党的进攻,却坐视那些勋贵开城迎降背叛皇帝陛下,虽然不能说同谋,但这个失职也是少不了的,所以统统滚到一边去待罪吧!然后杨都督担负起原本他们的责任,为了更好的整合力量保卫这座城市,他不得不进行一些改革。

    在南京城内打破旧的两县制重新划区,就按照过去的五城制划五区,户籍上也不再有限制……

    过去南京城的户籍很繁琐。

    本地民籍,匠户,尤其这个的数量极多,朱元璋是传统思路,匠户分区居住,每行都在自己的坊,南京城内手工业十八坊。

    还有军户。

    还有商户的聚居区。

    在他那时候的确井然有序,但到现在两百多年过去早一塌糊涂了,大量流民涌入这座城市,早已经冲垮过去的秩序,而民间工商业的极度发达,让坊的界线名存实亡,此前也一直在不断地改革,一直改到现在开始实行保甲制。

    但原本的坊也没取消。

    想要真正建立有效行政体系,而且还是军政合一的,那就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区对应军,一个区组建一个民兵军,区以下把旧的坊也罢,字铺也罢,保甲也罢,统统都推了。然后从县衙拿出图来,也就是县衙户籍册里的原始档案,大明的户籍管理就是画地图,多少户在一幅地图上,这个图就是最基础的划分。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是如此,城市內多少图构成坊,郊区多少图构成厢,乡村则多少图构成都,说白了就是一个地图集一个基础行政单位。

    那么这个图就是最明白的。

    然后根据各区的图数,再继续分为五个都,一个都组建一个民兵旅。

    然后再继续分。

    都下面就是街,以临近的街道来命名,一个街一个民兵营。

    然后是队。

    到队一级就不再往下分了。

    最终五区二十五都一百二十五街六百二十五队,但过去的军民商匠甚至乐户乃至奴籍统统取消,无论过去是什么,现在都是一个统称……

    公民!

    不再有高低贵贱之分。

    区长兼民兵军长,都长兼民兵旅长。

    这个杨信直接任命。

    街长和队长自己推选,先推选出队长来,再由队长们凑在一起推选街长或者民兵营长,不过杨信会给他们派训导官,训导官配属到队。主要是教他们军事知识,救护甚至救火等基础知识,当然,还有一个杨信不公开支持但默许的,就是给他吸收那些狂信徒。

    于是在原本的三十个旅……

    实际上很快经过筛选,最终保留了五个军五万多人,在这五个军的基础上,杨信又得到了五个民兵军。

    他自己的家丁不算。

    家丁们主要任务是配属到这些军和民兵军里面做骨干。

    五个正规军负责守城。

    五个民兵军负责城內秩序和后勤支援。

    这不算多。

    这时候南京城内的市民数量保守估计也得超过一百五十万,甚至很可能突破两百万,十万青壮算不了什么,尤其是现在属于围城期……

    当然,这样说有点夸张。

    实际上张名振那点兵力根本不可能做到围城,而且因为阅江楼的重炮锁江,长江航道实际上在城內的控制下,另外钟山方向有玄武湖阻隔,张名振同样围不了,五万大军如何围一座如此巨大的城市?所以刘孔昭和常延龄才毫无危险地出城,但南京各处城门在杨家家丁控制下,想出城也是得杨信允许的。

    不过这种情况下,城內的确很多行业都已经停滞,就靠杨信手中的银子和存粮生活。

    当民兵也是谋生手段。

    而剩下的各行各业,也全部转入战争状态。

    这座城市可是有数十万手工业者,而五万正规军需要的武器军服之类,包括守城消耗的弹药,这些统统交给城內工匠了。

    没有原料?

    刨厕所土制硝。

    硫磺先用库存,以后会从外面运来,实际上这东西用不了太多,南京这样的城市都有大量储备,包括火药的储备量也很高,但就是那质量不忍直视。

    做万人敌可以。

    但用作枪炮弹药就差多了。

    没有足够的铜铁?

    拆!

    去那些府邸,官衙,不够还有皇宫里面的,能拆的都拆了,就是寺庙的大钟都拆下来,然后砸碎了重新回炉冶炼制造枪炮。

    没有足够的燃料?

    拆!

    把那些豪门贵族家的亭台楼阁都拆了,那些高档家具也拆了,楠木就不能烧木炭吗?黄花梨就不能烧木炭吗?再不够把他们家的树都砍了,实在还不够就去皇宫拆那些不重要的建筑,一切都要为守城服务!当年金军围汴梁时候,守城军都能把五国城地窖主人的花石纲拆了当砲弹,咱们去皇宫拆几座不重要的房子,太祖在天之灵会支持的。

    实际上也拆不到皇宫。

    毕竟外面还有那些勋贵府邸,勋贵府邸不够还有士绅的园子,他们那些坐着吟咏风月的凉亭,拆了那也是好大一堆木炭。

    总之一切为守城服务。

    包括那些原本制作宫廷刺绣的女工也改成做军服绣军旗,她们的技术堪称巧夺天工,所以绣出来的军旗肯定比别人更威武。包括那些乐户也有用处,组织起来每天在军中巡演,反正杨都督有一千多万现银,请那些训练了一天的士兵们看戏放松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那些才子佳人就不用了。

    要演喜闻乐见的。

    比如说什么窦娥冤之类,旧的不够就写新的。

    写现实点的。

    杨都督手下也不是没有文采风流的创作班子,他提出创意这些人负责写,什么白毛女之类的,这些统统要变成大明版然后搬上舞台。

    那些秦淮名妓也别吟诗了。

    都改成唱歌。

    同样创作新的教她们唱。

    可惜杨都督音乐水平差,要不然让她们唱国际歌也不错,想想秦淮佳丽们在民兵面前高唱国际歌,杨都督就感觉有一些久违的激动。不过即便如此她们也有的是可唱,什么满江红之类的,还有辛弃疾,张孝祥这些人的词,更何况民间小曲也有的是。

    整个南京城,就这样迅速被打造成一台开始高速运转的战争机器,用隆隆的轰鸣声,迅速掀开一个全新的时代。

    (今天两章,第二章晚点,昨天家里来客人,没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