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头狼 > 2938 猎手和猎物
    r/>

    正跟我说话时候,小佛爷的手机再次响起,他皱眉看了一眼,直接按下接听。r/>

    手机里传来一道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娃娃音“直行,不要转弯,看到人民街道的标牌时候再往前行驶四百米左右,会有人接你们!”r/>

    “接你麻痹接,大龙停车!”小佛爷骤然大怒,扭头看向车窗外道“老子这会儿搁新月大厦楼顶等你们半个小时,当洛叶是块宝,就特么麻溜滚过来,时间一到,你看我能不能让洛叶自由飞翔就完了!”r/>

    手机那头的人顿了顿,威胁道“给你个忠告,最好冷静,陈姝含”r/>

    小佛爷沉声低吼“我也给你个忠告,少他妈随便给人忠告,我在乎我妹妹,但不代表你能拿我当陀螺使唤,她只要出一点事儿,你可以看看我敢不敢带人去上上京端你们老巢,曹尼玛得,人体炸弹、崩楼毁车,咱不是不会,别把小事件演变成大新闻,听懂没?”r/>

    手机那头再次陷入沉默,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在商量还是怎么。r/>

    “现在开始倒计时,半小时之内,我见不到我妹,人就留在你们那儿吧,我会让你求着我把她送回来的。”小佛爷抬手看了眼腕表,霸气侧漏的直接挂断电话。r/>

    刹那间,我再次陷入目瞪口呆中,能把弱势演绎成强悍,这样的人我不是没见过,但却没有哪个能做的比小佛爷更加自然,即便他此刻已经急的满头冒汗,可那股子傲劲儿仍旧直冲云霄。r/>

    坐在原位沉默十几秒钟后,小佛爷摆手朝着王鑫龙和小兽招呼“把后备箱里的死狗弄点楼顶天台去。”r/>

    小兽眼中挂着担忧,声音有些颤抖的问“混蛋小佛,含含到底会不会受伤呐。”r/>

    “不会的,她如果出事,哥就屠了天弃组织上下满门。”小佛抬手轻轻抚『摸』小兽的的额头,凑到他耳边温柔的叮嘱“记住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交换时候一定要”r/>

    几分钟后,我们一行人来到靠近路边的一栋名为“新月大厦”的楼顶天台上。r/>

    天『色』莫名变得很暗淡,再加上“呼呼”扎脸的寒风,让人的心情也不由间变得压抑很多。r/>

    洛叶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嘴边和衣服上的血迹已然干涸,整个人不停的瑟瑟发抖,正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r/>

    我堂哥陈花椒点燃两支烟,递给小佛一支,自己叼起一支,低声道“佛哥,不行给罗权去个电话吧,他在yan城绿营有不少朋友,这种事情穿『迷』彩的『露』面比咱们更有力度,天门的陆峰应该也在yan城,要不我让他联系联系一下天门总部,共同给天弃那群篮子施加压力。”r/>

    “不打。”小佛使劲嘬了口烟嘴,皱眉指向我道“我如果像他这个岁数,遇事硬撑是傻『逼』,可我都这个岁数啦,再特么万事求人,那更傻『逼』,我家老爷子岁数大了,一直在提醒我不要掺和国内的事情,所以我一忍再忍,草特么的,这群『逼』养的,先伤我兄弟,又掳我妹妹,还真拿我的忍耐当成自己不要脸的资本了。”r/>

    裹了口烟后,小佛爷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从家里给我调三十号不要命的兄弟,配来福枪和微冲,随时等我电话,我让你们入境,直奔yan城,记住昂,这事儿不要惊动老头子!”r/>

    挂断电话后,小佛爷又拨通一个号码“三子,我记得我也有科国的国籍是吧,你待会给罗权打声招呼,准备引渡我过去吧,我可能要发点小脾气。”r/>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赵成虎的声音“出什么事了?”r/>

    小佛爷吹了口气道“我妹让天弃的篮子掳了,就是一直腻歪昆子那个小妹妹,这事儿你先别告诉昆子,我感觉我能处理明白。”r/>

    赵成虎焦躁的低喝“尽扯淡,有多大火气你都得给我憋着!等我,我马上想办法过去!”r/>

    “你过来干嘛呀,上头禁止你入境的命令又忘了还是前些年的鸡棚子还没蹲够?消停过你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好时光,你大哥这两年背是佝偻了,牙口也确实松了,但他妈小佛俩字甭管什么时候往地上一扔,就得砸出个坑!”小佛爷板着脸道“碰我家里人,不让他们什么时候想起来我都哆嗦,我都算白混一场。”r/>

    赵成虎扯着脖颈低吼“大哥,你能不能懂点事儿,你以为现在还跟咱那会儿一样嘛?昆子的伤还没好利索,你要再出点什么状况,不是『逼』着我重新拎起吗?听话,交给我处理,我保证”r/>

    ≈ap;ap;97;≈ap;ap;117;≈ap;ap;122;≈ap;ap;119;≈ap;ap;46;≈ap;ap;99;≈ap;ap;111;≈ap;ap;109;r/>

    小佛爷声若洪钟一般打断“当我是你大哥,就给我稳住!事后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先联系权儿吧。”r/>

    挂断电话后,小佛爷冲着小兽摆摆手“十分钟过去了,给他腿掰折,我给对方去个电话。”r/>

    小兽吭哧吭哧喘着粗气,右手一把攥住洛叶的右脚踝,将他整条腿提了起来。r/>

    “不不要,他们一一定会来赎我的。”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洛叶吓得冷不丁打了个冷颤,哭叽『尿』嚎的哀求“再等五分钟,让我给他们打电话行吗,我求求你啊!”r/>

    话没说完,小兽抬腿一脚重重跺在洛叶的膝盖上。r/>

    “咔擦!”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之后,洛叶的右腿就像是被从当中间折断的拖布杆一般畸形的弯曲,他脑袋一歪疼的休克过去,而旁边端着手机的小佛爷冲着手机厉喝“你们还要二十分钟时间磨蹭。”r/>

    手机对面那人,『操』着变音器连声喊叫“小佛,你别冲动,我们在过去的路上,人保证会给你安全送到,不要再为难洛叶了行吗?”r/>

    “让我妹说句话。”小佛胸口剧烈起伏。r/>

    很快电话里传来陈姝含带着浓郁哭腔的回应“哥,我没事!”r/>

    “你哭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小佛爷立时间挑起粗重的眉梢。r/>

    “敢欺负小魔女,我特么打死你!”没等陈姝含做出反应,另外一边的小兽又一把抓起洛叶的左腿,如法炮制的又是一脚狠狠踏了下去。r/>

    “啊!”休克中的洛叶被骤然疼醒,满脸糊满鼻涕眼泪,两手不停拍打着地面,情绪失控的连声吼叫“吴中,我曹尼玛!你是不是想老子死昂,还不快点来,呜呜呜我疼,我特么已经废了,求你了,快点来吧。”r/>

    吼叫中,一股子恶臭味突兀弥漫,洛叶的裤裆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浸湿一大片。r/>

    手机那头的人焦急的解释“小佛,你冷静!最多十分钟,我们肯定到,你妹妹毫发无损,我发誓,不信我让他给你说话。”r/>

    “呜呜,哥我没事,他们没有为难我”陈姝含抽泣着回答。r/>

    对方呼哧带喘的出声“你看,我没有撒谎吧,冷静一下,十分钟之内咱们交换人质。”r/>

    不知不觉中,小佛爷和对方的身份发生了彻底转换,小佛从被胁迫者变成了掠食者,而对方则从猎手变成了猎物,这种气场上的转换仅仅是通过了几个电话,我抿嘴注视着一切,心里暗道,我要走的路真的还很漫长。r/>

    挂断电话后,小佛爷疲惫的揪了揪自己的鼻梁骨道“兽,把那个篮子的牙齿给我一颗一颗掰下来,回去以后我给你攒成手串。”r/>

    “好呀。”小兽歪着脖颈,直接骑在洛叶的胸脯上,粗壮的右手不由分说的捏住洛叶的前门牙,像极了得到心仪玩具的稚童,只可惜他的“玩具”此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不住的摇头晃脑,嘴边涎着晶莹的哈喇子,含糊不清的哀求“放过放过我,我退出天弃不不不,我立刻炎夏,这辈子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啊!”r/>

    话没说完,小兽已经硬生生将他的前门牙给掰了下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举起来对着藏在乌云里的阳光观望,同时不满的嘟囔“他的牙还没有狗牙亮呢,一点都不漂亮”r/>

    “腮牙比较亮,拔他的腮牙。”小佛爷漫不经心的摆摆手。r/>

    “不要求求你”洛叶惊恐的喊叫,屁股下传来一阵“噗噗噗”连珠炮一般的屁声,接着一股子比刚刚更加刺鼻的恶臭味泛起,小兽捂着鼻子,嫌弃的站起来哼唧“好臭呀,他拉裤裆里了。”r/>

    曾几何时,那个强悍如虎的洛叶竟被小兽吓得直接大小便失禁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