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惊蛰

吊死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惊蛰

    怀愫/文

    春尤浅,柳初芽,杏初花。

    杨柳杏花交映处有个土坡,土坡上立着一间破烂烂的土地庙。

    桑小小裹着一件絮袄,在神台前支起了锅,锅里煮着水,芭蕉叶包着一把野荠菜搁在锅边。

    她抬头望望庙门,也不知道今天师兄的运气怎么样。

    要是没肉,晚上就只有一把野菜能下锅了。

    天色将暮,山间雾色一层一层氤氲,师兄还没回来。

    庙门外飘进一只女鬼,带进一阵阴风。

    小小一双眼睛生来便与常人不同,瞳色濛濛,时时刻刻都像含了一层薄雾。看人面目不分明,见鬼却极清楚。

    女鬼不知小小能看见她,一下扑倒在破败的神像前,泫然道:“土地爷,您可要给我作主啊!”

    她一边抹鬼泪,一边向土地爷状告她那负心的男人,谋她财,骗她色,全靠她才能吃油穿绸。

    不肯娶她便罢,竟想将她卖掉,她不堪受辱,用一根罗带了断了自己。

    小小紧紧领口,伸手拨弄着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些。

    抬头望向山间小道,日头只余下一个角,等这一角落到山对面,山间野鬼便会倾巢而出。

    这间土地庙早已经没有香火供奉,自然也就没有神力替女鬼作主了。

    锅里的水烧开了,咕嘟咕嘟冒着泡,小小猜测今天大约是没有肉吃了,把野菜扔进锅里,从竹篓中取出一个竹筒,木勺在竹筒里一刮,撮下点盐花,搅在汤中。

    等汤煮好,她先盛了一碗,搓土为香,供到土地爷神像前。

    借居在此就要礼数周到,本地的鬼怪,就算敢在外头作乱,也不敢轻易踏进土地爷家里作祟。

    女鬼还在嘤嘤哭告,她双目凸出,舌头老长,可身影窈窕,形态娇媚,瞧得出原来是个美貌佳人。

    午间来投宿的时候,小小就看见这只女鬼了,她吊在土地庙前的老槐树下,脖子拉得老长,身子一晃一晃,拿头荡秋千解闷。

    没想到太阳一落,她会解开罗带,把舌头塞嘴里,跑进土地庙告状。

    土地不能显灵,对这女鬼的哭诉也有心无力,女鬼哭了半日,把脸一抬,指着土地:“你身为一方土地,我在你的地界含冤屈死,你竟然不管!”

    小小充耳不闻,蹲在门边抱着膝盖,一心一意盯着山道,等师兄回来。

    天色越来越暗,羊肠小道上一点亮光隐隐浮动,似是有人在暮色中点了一盏极亮的灯。

    这是师兄的命火,小小一下站起来,走到门边迎接。

    女鬼哭骂完了,与小小擦肩而过,又是一阵阴风,冻得小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女鬼飞身奔到树边,解罗带结缳,脖子一伸,把自己挂在树上,长舌头“啵”一下落出来。

    这一套动作万分娴熟,原来她是先告状才去死的。

    小小见怪不怪,心中所思只有一桩,不知今天还有没有肉吃?

    谢玄出了城门就往土地庙飞奔,跟日落比谁的脚程快,怀里揣着刚刚买的烧鸡,也顾不得烫,小小一定饿了。

    槐树上的女鬼荡了几荡,又伸手解下罗带,把舌头塞回嘴里,再次飞扑到神像前:“土地爷!您可要给我作……”

    女鬼哭诉未完,谢玄就踏进庙门,女鬼只觉浑身上下似被针刺,哀嚎一声,缩身飞出窗外,逃开一丈远。

    谢玄一脚踏入土地庙的庙门,就似暗屋点灯,刹时间满是光华,他从怀中摸出油纸包,扔给小小,咧嘴笑道:“咱们今儿吃烧鸡!”

    小小唇角微微一翘,揭开油纸包一看,不光有鸡,还有烘得香软的薄面饼,面饼裹着鸡肉,油汪汪的,看着就好吃。

    她先咽了口唾沫,跟着粉唇一抿:“你又赌了?”

    谢玄嘿嘿一笑:“就一把,明儿找到活,就不去了。”

    小小叹息一声,把锅里的汤热了热,盛一碗给谢玄,自己捧着面饼往谢玄怀中一坐,靠在他肩上,把沾油最多的那张饼给了谢玄。

    十五六岁的少年,已然长的身高腿长,一只手就环住小小,等她撕鸡肉,包在软饼中,一口咬了,肉香扑鼻。

    “有师父的消息没有?”

    谢玄也饿得急了,他买了吃食自己一口都没动,张嘴就咬掉半块饼,边嚼边道:“城外有个一阳观,道士倒是多得很,可我问了一路,也没有师父的消息。”

    两人从小就由师父一手带大,说话走路识字修道,全是师父教的,说是师父,实则是慈父。

    惊蛰那天,谢玄带着小小上山猎野味,到城中换了酒肉冻梨回家,可师父却不见了踪影。

    他们在家等了一个月,师父也没有回来,附近的邻居问了个遍,无人见他出门,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

    乡间闭塞,问遍了四方村落,也只来过两个生人。

    一个紫棠面皮,横眼吊眉,左眼下生了一颗瘤;另一个温文而雅,模样像是书生,但背后背着一把剑。

    两人全无头绪,等不下去了,这才收拾东西出门找师父,出来一个多月,也没有半点师父的消息。

    谢玄把裹着满满鸡肉的饼送到小小嘴边,一握她的手指冰凉,皱眉问道:“可是有哪个不长眼的鬼来烦你了?”

    桑小小天生阴气重,眼睛又太干净,最易招惹脏东西。而谢玄八字重命火旺,什么脏东西见了他都要退避三舍。

    小小幼年时道术未通,只有在谢玄怀里才能安眠。

    一抱就抱了十来年,抱成习惯了。

    小小就着谢玄的手,张嘴咬了一小口鸡肉包饼,想起那个重复告状投缳的女鬼,摇了摇头。

    谢玄懒洋洋支着长腿,笑得眉眼飞扬,告诉小小:“这池州城十分富庶,明儿咱们就进城去,总能碰上那么两三个倒霉鬼。”

    “不是说本地有个一阳观,还会有人请咱们吗?”

    谢玄早就打听清楚了,一阳观确实是大有名头,可池州百姓私下又叫它“拔毛观”,雁过也要留下一身毛,富户有钱,寻常百姓哪有钱上一阳观解煞。

    明儿进城先去城东富户门前转一圈,实在不成再去城西,总有生意可做。

    师兄妹俩的道术堪堪入门,师父不知所踪,出了村子才知道世道艰难,样样要钱,两人就只有道术能赚点盘缠。

    这一路替人化煞、作法、超度、抓鬼、起坟,靠着小小的眼睛和谢玄的命火,回回都运气非凡。

    小小喝了一口野菜汤,随口说道:“那明天还是先去妓馆。”

    谢玄呛了一口,咳嗽了几声,面色微微泛红:“咱们往后不去那种地方了。”

    “为什么?”小小细眉一拧,越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五蕴之气就越是混沌,也就越有钱可赚。

    谢玄瞥了她一眼,小小天生体弱,生得就比别人小些,师父常说是给她起名起坏了。

    她生得小,可也十三岁了,不能带着她往那些地方去,要是被师父知道,还不得打断他的腿。

    “那些个细碎活来钱太慢了,咱们要干就干个大的。”他神采飞扬,“等有了钱,再找到师父,咱们就去京城,去最贵的酒楼吃席。”

    小小细眉一弯,淡漠的脸上露出笑意,“嗯”一声点头,把吃不完的饼子仔细收起来,明儿要是没吃的,还能用剩下的垫垫饥。

    神台下已经清扫过,铺了一床薄被,小小先钻进去,谢玄跟着矮身钻入,小小张开胳膊投入他怀中,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脚丫搭在他腿上。

    谢玄抱着小小,就似抱着一块寒玉,旁人受不了这凉意,可他却觉得通身舒泰,还搂着她往怀里贴了贴。

    两人自幼睡惯了,谁也没觉得不妥当。

    小小鼻尖磨着谢玄的胸膛,少年伸伸长腿,打了个哈欠。

    春寒料峭,两堵薄墙挡不住风,但谢玄通身火热,小小睡在他怀里,比盖着厚被还要暖和。

    谢玄跑了一天,早就累了,不一会就睡熟了。

    他睡着了命火金光还在发亮,小小拱拱脑袋,从他怀中探出头,雾濛濛的眼睛望向庙门外。

    将要月晦,七魄游荡,鬼来魅往。

    那只吊死鬼怨气虽重,也是可怜,小小一只手扣住咒符,她要是识趣快走,就留她一条鬼命,若是趁月晦日作乱,就别怪她手下不容情。

    女鬼不知小小心中所想,她趴在屋顶,塌下长舌,那半截鲜红舌头在门框上一晃一晃,“卡哒”一声轻响,倒悬下一颗头来,两只眼睛直洞洞望着小小,咧嘴一笑。

    女鬼嘻一声说:“你看见我了。”

    小小假装看不见,女鬼的脖子却突然拉长,垂到门中,那颗头晃来晃去:“你看见我了。”

    她躲在窗外,听见了谢玄的话,这才知道小小能看见她。

    吊在树上许多年了,好容易碰见一个命盘轻八字衰的,怎么也不愿放过这个绝好的替死鬼,只要把小小从庙里引出来,套到树上勒死,她就解脱了。

    小小看女鬼连进庙来都不敢,知道她也不敢惹谢玄,松开手里的符咒,正对着女鬼打了个哈欠,往谢玄滚热的胸膛里又拱了拱,茸茸细发磨着他的下巴。

    眼睛一阖,酣然睡去。

    女鬼果然不敢进庙门,她既然对着土地爷哭告,就是相信有神灵能为她作主的,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没等来神明为她主持公道。

    这女孩八字这么轻,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待山雾渐浓,月色黯淡,庙中女孩三魂虚浮在体上,女鬼便张嘴唱起小曲来。

    “窈窕娘,淡梳妆,鬓边玉梨香。”

    一声更比一声娇媚。

    小小闻声睁眼,已然坐在了画舫舟中,身围珠玉,翠荷作觞,坐上还有个翩翩少年郎,冲她伸出手来,要扶她上岸,手中一枝初放的梨花簪在她鬓边。

    小小未识情爱,这曲子唱得再缠绵,少年郎再俊秀,她也屹然不动。

    再低头一看怀中已经抱着一个锦匣,锦匣内宝光莹莹,一颗明珠得有龙眼那么大,价值万贯。

    小小眼睛一阖一睁,幻境刹时消散,锦匣变成骷髅头,明珠成了人眼珠。

    谢玄酣睡之中动了动腿,他眉头一皱,眉心命火陡然一亮,直冲屋顶。

    歌声戛然而止,只听见“扑通”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歌声一停,小小梦中的少年舟歌都消散去,心中只留一片澄澈,一夜无梦睡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师兄妹二人便早起换行头,谢玄穿上师父留下的旧道袍,小小拿出半把小梳,沾水替谢玄梳头。

    谢玄本来就生得朗眉星目,一根云头木簪插在发间,长身玉立,看上去清俊非凡。

    小小个子小小,穿谢玄的旧衣还有些大,作个道童打扮,从布包中取出木剑,抱在身前。

    光看打扮十分能唬人。

    谢玄抖抖道袍:“走,进城去。”

    小小刚迈出庙门,就见那吊死鬼瘫吊在老槐树上一动不动,舌头拖出半尺长,那根投缳用的罗带松松系在她项间。

    女鬼瞪着眼睛,一声都不敢出,不意竟惹着两个道士。

    谢玄伸着懒腰,一只手提着竹篓,一只手牵着小小,他全然不知昨夜发生的事,洋洋笑着:“吃鸭肉包子去。”

    小小收回目光,抱着木剑,嗯了口唾沫,鸭肉包子,听上去就好吃。

    两人刚迈出庙门,悬在树上的罗带断了,女鬼应声摔在地上,抬起头来,望着小小远去的方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