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春光乍泄

Chapter 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Chapter01经年当年

    (一)

    七月初,气温居高不下,空气燥热得教人喘不过气,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行人汗流浃背,一个个跟全聚德里刷了油快出锅的烤鸭似的。

    白珊珊窝在水吧的沙发上调整了一下坐姿,一手托腮,一手托冰可乐,聚精会神地盯着玻璃窗外发呆。

    一只烤鸭走过去,两只烤鸭走过来。

    穿高跟鞋的烤鸭,穿连衣裙的烤鸭,穿西服提公文包的烤鸭……嗯?等等?这细胳膊细腿儿的清瘦身姿,这跟“直男”两字拉出了一条银河的距离的小翘臀,这只公文包烤鸭貌似有几分面熟?

    白珊珊眯了眯自己一百五十度的近视眼,放下可乐,伸手胡乱在桌子上扒拉着想找眼镜。

    “不用戴眼镜了。”说话的女孩儿叫顾小雪,是白珊珊三个月前新招的兼职服务生,年纪很小,刚念大一。顾小雪两手一摊,耸肩,“就是那个方经理。”

    话音落地,水吧的大门已经被推开,“公文包烤鸭”面含笑容走进门内,“白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又来讨你嫌了。”

    顾小雪一个白眼翻天上,嘀咕:“知道自己讨人嫌还天天来,找抽么。”

    方经理:“……”

    “我家小雪喜欢开玩笑,方先生别跟她一般见识。”年轻姑娘轻轻弯了弯嘴角,眸子清澈含笑,一双眼珠跟玻璃珠似的灵动无害,连嗓音都糯糯的,轻软又好听,“您想喝点什么?”

    方经理笑得客气,“什么都行。”

    “哦。”白珊珊的笑容比他更客气,转头看顾小雪,柔声,“听说方经理胃不好,给他一杯白开水。”

    “……”方经理确定以及肯定,当这位软萌貌美人畜无害的小姑娘说出白开水三个字的时候,重音在那个“开”字上。

    今天的气温三十四度,喝开水。

    方经理涂了整整两层防晒霜的白净脸皮抽了抽。

    没过几分钟,一杯热腾腾白开水摆在了方经理面前。方经理本就热得嗓子冒烟儿,看着那杯开水,他更热了,只能硬着头皮笑了下,“谢谢。”

    “不客气。”白珊珊端起自己的冰可乐咕咚咕咚喝了口,笑眯眯道:“今天天气挺热的。方经理平时工作这么辛苦,过来吹吹空调歇歇脚,我特别欢迎。”

    “白小姐真是幽默。“方经理笑了下,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份合同样的文件,递过去,“这是我们法务部最新拟的合同,只要白小姐同意将您南城的老宅卖给我们,您会得到一笔高出市场价一倍的补偿金,和位于B市三环内的三套精致住宅。”

    白珊珊诧异地眨了眨眼睛,“赔这么多?”

    方经理微微一笑,“白小姐有所不知,我们明朗并不是南城项目的唯一开发商,我们背后还有更大的投资集团……”

    “哇。”白珊珊对方助理口中的背后大BOSS不感兴趣。她伸手翻到合同上写着金额的那一页,小数点前面的一长串零几乎闪瞎她的眼,又忍不住感叹,“这赔偿还挺不错的。”

    方经理见她这反应,心底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南城旅游城是明朗集团今年的重点开发项目之一,合作方来头极大,是鼎鼎大名的跨国企业商氏。

    商氏财团,百年名企,家族历史极其地复杂悠久。十九世纪末,在这个连华尔街都还处于童年时期的时代里,商氏便已在纽约开疆拓土,步入鼎盛,其后更是在数次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中稳如泰山,屹立不倒。在美国,商氏与军火世家封家齐名,并称“华裔两大氏族”。

    二十世纪末,商氏将发展重心逐渐转回故土中国,凶猛霸道,势如雷霆,短短半年时间几乎让整个B市商界重新洗牌。可见其整个家族的铁血手腕和巨大影响力。

    明朗对这个项目重视至极,千叮万嘱方经理,务必处理好开发区的拆迁赔偿工作,扫清一切障碍。

    白珊珊爷爷的老宅刚好便位于旅游城项目的开发圈内。老宅是旧时建筑,保养好,占地广,文人居所,古色古香,明朗投资部看中老宅的商业价值,要将宅子买下改造成高档会所,派方经理和老宅主人谈赔偿。

    一边执意买,一边不肯卖,双方就这么耗上了。拉锯战打了一个月,别说签合同,这小姑娘就连一丁点儿要跟他们合作的意向都没有。

    因此,方经理觉得今天是真个好日子,他总算是瞅见了那么点希望的曙光。

    然而转折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过很可惜,”白珊珊抬起头,向他投去“大哥我也很想帮你但确实没办法”的同情眼神,很真诚且真挚地说:“钱我不缺,至于房子,我也多得很呢。”

    方经理:“……”

    “所以老宅我不会卖,合同我也不会签,这件事就此打住。”小姑娘的笑容和语气仍旧软软的,干净晶亮的大眼睛看向男人,眨巴两下,“方经理,您看您是想先去忙您的呢,还是我再给你倒一杯开水?”

    对面被她最后一句话噎了足足两秒钟,才说:“……那我先走了吧,不打扰白小姐做生意。”

    话说完,方经理顶着一头黑线默默收好合同,默默起身,默默推门离开了水吧。

    白珊珊抱着她的小冰可乐呲溜呲溜喝了两口,然后抬起手,冲那道背影礼貌地挥啊挥,“慢走啊亲,不送。”

    数秒钟后,顾小雪过来收拾那个没动过的开水杯,憋笑道,“你看见那个方经理刚才的表情没有,跟吃了苍蝇似的,差点儿没笑死我。姗姗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白珊珊给了她一个“低调低调,瞎说什么大实话”的目光,然后起身轻轻跳了跳,转脖子转手腕活动筋骨。

    一个小店员探头去瞧方经理的背影,皱了皱眉,忧心忡忡地说:“姗姗姐,我听说这些开发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先跟你客客气气地谈,见你不就范,后面指不定耍什么阴险手段呢。你可得小心着点儿,别被欺负了。”

    白珊珊扭头,细白的手指翘起来,指指自己,乌黑分明的清澈大眼看向小店员,非常认真地问:“我看起来真的很好欺负吗?”

    小店员眸光微闪还没答话,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顾小雪:“……”

    一众店员:“……”

    整个水吧瞬间寂静了。

    “稍等。”白珊珊从兜里掏出自个儿的手机一瞧,来电显示写着几个大字:兔兔宝贝。

    她接起来,“兔兔?”

    电话那头被她这一嗓子喊得沉默了足足两秒,然后,一道标准的华丽御姐音传出来,冷冰冰道:“白珊珊,接客。”

    “……”说话能不能带点情绪,你是没有感情的杀手吗?

    白珊珊默了默,说:“我知道今天要出诊。”看一眼时间,晚上七点钟,打了个哈欠说:“但是面诊时间是晚上九点,这还早呀。”

    “我只是打个电话提醒你。”御姐音说,“跟我联系的是这个来访者的助理,他说来访者不愿意在见到心理师之前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所以今晚的面诊你不用做什么准备,就跟对方聊就行了。那个助理再三强调,他们的老板不喜欢等人,所以你别迟到。”

    御姐音的主人叫涂岚,是KC心理咨询中心的创始人,也是白珊珊的老板兼好友。

    白珊珊点头:“OK。”

    夜幕低垂,路灯和车灯交织成一片光影,仿佛无形就成了白昼与黑夜的分界线,预示着另一个世界的降临。

    七月的天即使是晚上温度也没降下多少。白珊珊走出水吧,边抬手扇风边拦了个出租,一开车门,扑面的冷气总算驱走满身黏热,她满足地做了个深呼吸,给司机报上地址。

    然后就开始玩手机游戏。

    英勇打团,壮烈牺牲,再复活,再牺牲。就这么死死活活了好几回合之后,对面终于推上高地,踩着白珊珊游戏人物的尸体砍下了她们的小水晶。

    游戏结束,她有点困了,索性抱着包包窝在后座闭目养神。

    虽然吧,白珊珊看起来和“心理师”这个高尚神圣充满神秘气息的职业八竿子打不着边,但她确实是毕业自名校心理学专业的心理师一枚,真金白银,如假包换。

    涂岚刚认识她的时候,曾经调侃她,“我见过富二代学艺术的,也见过富二代搞金融的,你是唯一一个想当心理师的。有想法。”

    对于好友给自己安的“富二代”头衔,白珊珊不反驳也不否认,采取“随便吧我都行”的态度。

    自从白珊珊的生父在她十三岁那年意外去世,母亲余莉带着她离开南城,改嫁进B市白家之后,她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白家虽不是什么延续数代的名门望族,但糖酒生意做得不错,在B市也算豪门,跟着余莉来到白家的白珊珊顺理成章也就成了“白家千金”。

    那天是十几年前的一个普通午后,十四岁的白珊珊第一次踏入B市白家的大门。

    继父白岩山把她领到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面前,指着她对男孩说:“这是珊珊,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

    男孩看着这个皮肤雪白眼眸清澈,扎着两个乌黑小辫子的“野鸡妹妹”,眼神带着丝毫不加遮掩的鄙夷,紧接着从鼻子里哼出了一个音,讥讽十足道,“听说你以前的爸也姓白,那你岂不是连姓都不用改了?”

    彼时,十四岁的白珊珊听完继兄的这句话后,点了点头,认真说:“对呀。我以前的奖状证书包括各种游戏的ID都是‘白珊珊‘,不改名不改姓,可真给我省了不少事呢。”

    继兄:“……”

    “小姐,到了。”司机的声音将白珊珊飞远的思绪给拽了回来。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了揉眼睛,一看,出租车已经靠边停下,路边竖着一块路牌,写着:贝勒坊。

    每个城市都有这样一片街区,白天安静如死城,一到晚上就整个儿活了过来,像一个红灯为妆绿酒作裳的妖怪,张牙舞爪地舒展身姿,负责为上流社会的人们提供各类纸醉金迷的天价消遣。

    白珊珊给钱下车,根据对方指定的地址来到了一间高档会所前,拨通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人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姿笔挺,肤白俊秀,浑身从头发丝儿到脚指头都写着四个大字:老子,精英!

    帅哥很养眼,白珊珊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小哥哥几眼,觉得同样的装束相似的职务,白天那位方经理跟这位精英小哥一比,简直就是理发店的托尼。

    “白小姐。”精英小哥哥开口,分毫不差的淡笑。

    “你好。”白珊珊笑得也很专业,“我是KC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师白珊珊,很高兴见到你。”

    “我姓江,你叫我江助理就好。先生今天下午才从波士顿回国,一下飞机就到这里谈事情,刚结束。白小姐来得正是时候,请跟我来。”江助理说完便转身进了大门。

    会所雅致,装潢颇有几分民国时期的风貌,整体风格和这座现代化都市格格不入。一层二层大厅里只有少数客人,一身名牌,谈吐优雅。三层不对外迎客,高级VIP私人独享,全是雅间。

    白珊珊跟在江助理身后往前走,一路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如鸡。不多时,两人穿过走廊,停在了三层最里侧的一个雅间门口。

    江助理抬手敲了敲门,“哐哐”,随后恭恭敬敬地道:“先生,心理师来了。”

    白珊珊抬起眼皮,只见包间门紧闭……这是不是也太紧闭了?连一丝光都透不出来,里面的人会不会把自己给憋死啊……她远目,深沉充满同情而咸吃萝卜淡操心地想着。

    就在这时,包间门里传出了一个有些模糊的声音,清冷低沉,带着一丝不易教人察觉的疲惫和沙哑:“嗯。”

    白珊珊被这单音节弄得一怔。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几分似曾相识。

    错觉吧。她甩甩头,觉得自己大概是冰可乐喝多了不太清醒。

    然后江助理就伸手很好心地替白珊珊开了门,并冲她露出了一个笑容,说:“白小姐,请进。”

    “……”坦白说,白珊珊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人的眼神里看出了“壮士你放心走吧”的迷之悲壮感。

    她无语地望了望天花板,推开门进去了。

    啪嗒一声,包间门在身后关上。和走廊里的明亮形成了鲜明反差,包间里光线昏暗,没有开大灯,只有雕花墙面的壁灯投落下几丝光。

    兽耳香炉里燃着龙涎香,空气里弥漫着一丝几不可闻的烟草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珊珊觉得屋子里的气压好像都比外面低许多。她被这浓浓的“鬼屋style”给震了震,默,随之挪着走动几步,伸出双手,在一面墙上东摸摸,西摸摸,踮起脚来摸摸,试图寻找大灯开关。

    就在她踮起脚跳来跳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打破死寂。

    “噌”一声。轻而脆,像金属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白珊珊被吓得差点儿没坐地上去,条件反射转过头,这才看见数米远外有一张真皮沙发。位于门后,是视线的死角,刚进来的时候一眼没注意到。

    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男人的身形轮廓很高大,也很挺拔,一片暗色的光影中,她能看见他纯黑色的西装笔挺而精细,不染纤尘,两条惹眼的大长腿随意地交叠着,坐姿慵懒,干净优雅,活脱脱从欧洲中世纪壁画上走下来的贵族。

    白珊珊愣了下,视线下移,对方搭在膝盖上的右手映入视野。五指修长,骨节分明,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烟。冷白的肤色,暗红的火星,形成一种强烈到令她心脏漏掉一拍的色彩差。

    男人似乎正闭目养神,五官面貌全都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短短几秒,白珊珊已经知道他是谁。

    对面不作声,她也不说话。

    雅间内就这么陷入了一片死寂。

    好在成年人的世界虚与委蛇,“故人相见”四字也足以轻描淡写带过。数秒钟后,白珊珊定神,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干笑了下,平稳道:“您好,先生,我是您预约的心理师白珊珊。未请教尊姓大名?”

    沙发上的人安静几秒钟,开口时语气冷漠迫人,拒人千里,多年竟不改分毫:“商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