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招魔

第 1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圣经·启示录》第八章十一节,第三位天使吹响了号角,燃烧的星从天而降,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这星名叫茵蔯,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蔯,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

    “耶稣在路加福音中提到撒旦从天堕落,而启示录里面,米迦勒将撒旦扔到地狱,所以茵蔯就是堕落的天使,他是撒旦,带着苦毒和死亡从天而堕的魔鬼。使徒保罗称呼他是‘空中大军之君王’,他能将一切腐败堕落的苦毒洒到人间,致使人们失去一切的慈悲心和信仰心,抛弃上帝,永堕地狱。”

    幽静的房间中,窗帘紧紧地拉上去,密不透风。墙壁上挂着一盏马灯,马灯里面一簇火焰照亮底下铜制鎏金的书桌。

    书桌上趴伏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的背影有些瘦削,弧度很美,尤其是那被束缚在小马甲之下的细腰。他的头发是红色的,非常的浓密漂亮,用黑色发带在后脑勺绑了一个马尾。

    据说拥有红色头发的人都格外漂亮,无论男女。画家总喜欢让他们笔下的缪斯女神拥有红色的头发,仿佛那就代表一个天性热烈而奔放的女人。

    而人们总希望灵感能够永远热烈而奔放。

    不过实际上红头发并不太受欢迎,从古至今,人们都将红头发女人视为使用黑魔法的女巫而大肆捕杀。当然,魔鬼也更为钟情红头发的人。

    安德烈的左手拿着一根鹅毛笔,墨水用干了,于是一边蓄上墨水,一边审度着桌上的小说。他挑选出几个错误的词语,然后用小刀裁剪掉,继续埋头写作。

    写到一半,安德烈停下来,将纸揉成团扔到地上。而此时,地上已经有四五个纸团。显然他陷入了瓶颈。

    安德烈修长的十指插|进头发里,撕扯着原本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发带被扯下来,及肩的红色长发垂落下来,犹如最上等的丝绸——安德烈可是见过丝绸的,在某个贵族夫人的闺房里。

    他扬起头,火光落在他的脸上,足以令人看清他的容貌并为之惊叹。五官比例完美,一双深邃的灰色眼睛,藏着绵绵不尽的多情缱绻,却又用无辜来作掩饰。

    谁都知道他的多情,即使被伤透心也舍不得怪他,因为他看上去那么无辜。应该要怪抢走他的人,而不该怨他的风流多情。

    他是安德烈,巴黎社交场上最美的一朵玫瑰,塞纳河左岸众多诗人作家的缪斯。

    没有哪个小姐夫人可以比他更美丽,当然也没有哪个先生少年可以比他更迷人。

    他是当之无愧的玫瑰美人。

    法兰西美人天生风情万种,气质优雅迷人,而这些优点全都赋予安德烈,或许是上帝也舍不得剥夺。

    安德烈是社交场上的美人,也是巴黎文学圈刚刚展露头角的年轻作家。他喜爱用蜜糖和花瓣的文字包裹笔下讽刺当今时势政客们的辛辣刻薄,当然有时候也会使用怪诞扭曲的手法来达到嘲讽的目的。

    这很正常,对于每个年轻气盛又年少成年的作家而言,恰巧他是社交场上的宠儿的话。

    不过安德烈遇到了瓶颈,他在描述恶魔的时候因为想象力不够而碰壁。他觉得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描述出恶魔的恐怖、贪婪,进而没办法说服人们去相信,那名为‘茵蔯’的撒旦拥有轻而易举摧毁人们坚强意志力的能力。

    安德烈想起白天里,他在普罗可布遇到的一个女人。

    她本来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不过很可惜,为追求舒适的生活却迫于金钱的压力于是堕落了。不过她的愿望得到了满足,因为她近来总是出入歌剧院,并且正在和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陷入爱河中。

    ——如果没有金钱的话,上面一切皆否决。

    她知道安德烈最近触碰的题材,也知道他灵感枯竭的事情。

    于是她告诉安德烈:“如果男人和女人们没办法带给你灵感的话——哦,我忘了,我的小安德烈并不热衷情爱,那句话怎么说?情爱最终目的是上床,而上床是为了获得快感,那么一杯咖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何必要把时间浪费在那些徒有灵魂的精致人偶上面?哈!好吧,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不尝试着亲自去了解魔鬼呢?”

    “如果你满怀一腔的欲望和贪婪,魔鬼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将你拖入腐烂的地狱里,成为腐朽中的一堆白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