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独上兰舟 > 第372章 助纣为虐,该死
    虎符。

    这儿可并不是什么寻常的物件可比拟的。

    月痕伸出手,但还没碰到盒子里的虎符,便又缩回了手。

    像个孩子似的,双手藏在身后,紧张的说道:“……这是皇帝给的,虎符?”

    楚兰舟点了下头,没吭声。

    但这虎符代表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司徒耀将虎符都给了她,那也就意味着,他连后面也都安排好了。

    他借赵叔之口给她带的那句话,才是真正令她震撼的:管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无须担心。

    他知道。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想要什么的。

    ……

    天牢里的冯胜武日日夜夜都在等待着好消息。

    终于,这一日盼来了了他日夜翘首以盼的佳音:东周元帅胡步烈囤兵二十万与西陵、东周边界,随时准备越界犯境,而北境统帅陈大辉,称病不出,北境大军纹丝不动。

    冯胜武内心狂喜!

    他们早就约定好,一旦京城事败,不能如计划之中一般顺利推行,他便假装受困天牢,接下来有东周胡步烈举兵犯境,而陈大辉先是称病,按兵不动,然后等司徒耀憋不住了,认输了,放了他出来,陈大辉再领兵驱逐。

    一切就像计划之中的一样!

    陈大辉没有让他失望。

    只要熬过这两日,他便能东山再起了!

    冯胜武眼中精光闪过,转头看同牢房的人,脸色都和蔼柔和了许多。

    ……

    冯胜武却是万万没想到,事情看上去与他计划中的一样,但实际上却与他所期待的大相径庭。

    东周大军压境,虎视眈眈。

    北境人心惶惶。

    陈大辉称病五日,闭门不出,就是不曾上、书要求释放冯胜武。

    陛下连下了两道金令,要求陈大辉率军迎敌,但北境将军府却毫无动静,甚至北境军都自由散漫,一点儿没有大敌当前该有的警惕戒备,仿佛逛花园游街一般散漫。

    到了第六日。

    陈大辉自以为时机到了,飞鸽传书让京中早已准备妥当的人往御前递上折子,假意上、书要求释放左相冯胜武,为冯胜武澄清,为冯胜武辩白。

    却是为时已晚。

    陛下昭告天下,临阵换帅,任命禁军大统领魏寒江为北境统帅,领二十万兵马,戍边守土,保境安民!即刻生效。

    圣旨下达时,魏寒江已经手持虎符,到达北境大军营中。

    身边跟着瘦瘦弱弱的姜副将,以及年纪轻轻武功了得的沈侍卫。

    凭着虎符和高强的功夫,便让那些手陈大辉掌控的将士,尽数归心。

    军中对陈大辉之流早不满已久,尤其是眼看着大军压境却要他们按兵不动,任由那些东周人袭扰百姓,将士们早就心生不满气不打一处来了!

    临阵换帅,换的是他们心目中奉之若神的魏大统领,这曾是跟着那位大将军楚兰舟打天下征战四方的人物,可比什么陈大辉要厉害的多了!

    他一定可以带领兄弟们,灭光那帮气焰嚣张的东周人!

    ……

    彼时,北境将军府地牢。

    养尊处优的冯夫人郭氏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想要谋划的将来,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扼杀于摇篮之中。

    更没想到,陈大辉费尽心思打造的地牢,却用在了他们自己身上!

    眼前身穿战甲的人,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张脸,这双眼睛,是雪儿日日夜夜就连睡梦中都不能忘怀的人!

    楚、兰、舟!

    雪儿不是癔症,不是发疯,楚兰舟是真的还活着!

    “不可能的,我是亲自看着你下葬的,亲眼看着你葬入皇陵里唯一的将军冢的!你怎么可能又活过来!”

    郭氏根本不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或者说,她不肯相信自己先前亲眼看见的,是假的。

    楚兰舟扯了扯嘴角,抚了脸上痕迹越来越浅的疤痕,嘲讽笑道:“因为我的仇还未报,阎王爷也不肯收我,便放我回来了。”

    “冯夫人,你当真以为你们冯家坏事做绝,不会得到报应么?你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人已经得到了报应,如今也轮到你了。”

    “不,你不可以!”郭氏仿佛明白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发出哀嚎。

    楚兰舟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郭氏,她原本以为,冯胜武干的缺德事她至少是一知半解的,可如今看来,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这位冯夫人什么都知道嘛。

    助纣为虐,该死!

    ……

    北境军中风云变幻,东周人被拔了眼线耳目,一时间便如同聋子盲人。

    胡步烈接到线报说北境大军开拔,即将与他们正面遭遇,还气得拍桌吹胡子瞪眼睛,“这个姓陈的怎么和之前说的不一样?怎么,他们是想耍赖不成?!”

    心腹摇摇头,一脸茫然,是一问三不知。

    被遗忘已久的军师在这时候从外面进来,答道:“元帅,西陵人那边已经临阵换了主将,那个和元帅你约定好了的陈大辉,怕是不会出现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步烈激动的上前揪住军师的衣领。

    军师扫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才说道:“元帅一味想靠着与冯胜武、陈大辉这等卑鄙小人联手取得胜利,总是会跌跟头的。西陵的皇帝要是这么好对付,哪里能从我们手上抢走了那么多城池?这么多年了,元帅还是没有收到教训么?!”

    军师毫不留情的话让胡步烈脸上无光,他当场就翻脸了。

    “要你来教训我!”胡步烈怒道,抬手一拳便要打下去。

    “元帅这一拳尽可打下去。”军师盯着他的拳头,面不改色地道:“在下人微言轻,说的话元帅可以听不进去,可是元帅,你领的是朝廷俸禄,吃的是百姓纳征的粮饷,你的职责是保境安民,是替我大周百姓守土戍边,不是为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甘为利刃!”

    “形势已经变了,西陵人不是你所想象中那么好拿捏的,不要一意孤行!”

    胡步烈脸色涨红,这一拳头是下去不是,不下去也不是,气得冲着心腹大吼道:“把军师给我带出去!关起来!没有本元帅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他出来!”

    军师早就料到这么个结果,闭了闭眼,叹气道:“胡步烈,你会后悔的!”

    话音落,军师便被胡步烈的人生拉硬拽给带了出去。

    胡步烈还在营帐之中气得大吼,“后悔你奶奶个熊的!我老子当年在鹰嘴岭能灭了大将军姜牧恒,你爷爷我今天也能让西陵那帮孙子屁滚尿流有来无回!”

    吼完,便要传令官传令下去,不再等待,全军出击!

    ……

    城楼上。

    楚兰舟换下宫装,换了一身铠甲,帽子几乎当初了她的轮廓,站在高处,迎风而立,战袍烈烈飞舞。

    魏寒江也换上了战甲,就立在她身边。

    同行的,还有军中多为将军。

    在旁人看来,是他的“副将”作陪,可他自己心里头清楚,大将军在这儿,他心里便安了。

    迎风而立,旌旗招展,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他的大将军,又回来了!

    城楼上隐隐能看见远方尘土异动。

    忽地,斥候来报,“将军,东周人越过边界,犯我国境了!”

    好啊!胡步烈可算是按耐不住了!

    魏寒江下意识往楚兰舟那儿看了一眼,楚兰舟也与他对视了一眼。

    楚兰舟却忽然道,“将军,末将请命带领先锋军出击。”

    魏寒江愣了一下,“将军……”

    但话到嘴边,他又给咽了回去,改口说道:“好,传令下去,按照先前部署,姜副将领先锋军先行出击,其余人等,等候军令调遣!”

    “是,将军!”

    魏寒江深深看了楚兰舟一眼,仿佛有许多话要说,可在场这么多人,也让他无法开口。

    到嘴边的话,他也只能说一句:“小心,保重!”

    “将军就放心吧,我一定打一场胜仗回来!”楚兰舟打包票道,话音落,便领着沈月痕离开了。

    一定打一场胜仗么?

    魏寒江心中却是担忧。

    大将军领兵的能力他从来就没有担心过,可她毕竟阔别这疆场多年,久居深宫,再去体会这疆场厮杀,也不知她能否吃得消。

    旁人不知楚兰舟的身份,只道他是魏寒江从禁卫军带出来的得力助手,也不知道是哪个南方小镇出来的小子,只觉得“他”生得跟个女人,口气却是不小。

    有人便说道:“这位姜副将人不大,口气却是不小。胜仗是这么好打的?”

    话没说完,便接收到魏寒江冷若冰棱的眼神:“你对她一无所知,有些话不要说的太早!”

    若是你知道她是谁,便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

    远在京城天牢中的冯胜武,可谓是乐极生悲。

    原本是满怀期待的他,听闻北境之变后,之前的喜色一扫而空,不复再见。

    肉眼可见,冯胜武的脸色迅速阴沉下去。

    陈大辉这个废物!

    果然是靠不住的东西啊!

    早知道他这么不顶用,就不该对他寄予厚望,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放在他的身上了。

    正值放饭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喊了句,“皇叔来了。”

    原本闭目养神的冯胜武激动的站起来,冲到栅栏边,抓住狱卒问:“哪位皇叔?”

    “还有哪位皇叔,当然是那位不理朝事的闲散韩王爷了。”狱卒漫不经心爱搭不理。

    这边正说着,一道人影已经立在了牢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