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最后的抬尸人

第一章 一桩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直到现在社会,民间仍有很多地方存在着陋习,配冥婚就是其中一个比较传统的陋习,虽然说法律一直在尽力的打压,却始终无法杜绝这种现象,毕竟有需求就有市场,而条子,就是干这一行的。

    他的工作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或者是装神弄鬼的,就是沟通两个死者的魂魄,让他们在下面可以喜结连理。

    可是近些年这工作越来越不好做了,先是自己的老父亲因为死者不同意这桩婚事,被阴气入体,回到家中后没多久就暴毙而亡,死相极为凄惨。再然后就是有次条子在作法的时候,女方突然回光返照,差点勾走他的魂魄,这让条子大病一场,好在他命大,最后是捡回了一条命。

    这天,条子正在家里给自己的老父亲上香时接到了一通电话,说是小黄庄老李头家里的儿子在外面打工被车撞死了,尸体前天才运回来,小伙还年轻,还没有结婚,于是家里人准备给自己的儿子配个冥婚,需要让条子出面办事。

    “多少钱呢。”条子在电话里问道,他摸着自己的脖子,上面有一条清晰可见的黑线,这就是上次那女鬼回光返照的时候给自己留下的伤痕,要不是自认为有两分把握锁住了脖子处的阳气,估计就要跟他老爹一个下场喽。

    做这行有一个规矩,就是绝对不能白做,因为这本来就是玩命的活了,搭上自己的阳寿,还收不到报酬,傻子才愿意干。一文钱是收,一百贯也是收,总之就是不能白做。

    “五万,但是,你得帮我们找一个鬼妻。”现在外面风声紧,根本就买不来女尸,自然也就做不成冥婚。可是条子这里不一样,他,有货。

    “明天早上,派人来我这里接亲。”挂断电话后条子长叹一口气,这警察要是再这么管下去,他的生意都没法做了,祖上十多辈,一直都是这个营生,难道要在自己这里断了传承?

    来到老爹的灵位前,再给他上了一炷香,然后条子紧紧的盯着那灵位,脸上一副犹豫的神色。

    “老爹啊,咱家的存货快要被我败光了啊,你说你,走的那么早,也不给我留点后路什么的,现在你儿子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指不定哪天就进局子了,咱家的传承也就断了,这可怎么办啊?”

    条子此话一毕,屋子忽然里凭空刮起了一阵阴风,吹得条子的衣服上下翻舞,可他一副见怪不怪模样,甚至还有点无奈。

    “得,那您可别怪我动家里的底子,我知道,这是您留着有大用的,可惜你死了不是么,子承父业,现在这东西归我管了,您也说不着。”说罢,条子一咬自己的舌尖,一丝精血喷射而出,被他接在右手食指上,顺势就抹在了自己的左眼眼的瞳孔外层。

    做完这些准备之后,条子两步来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了下去,没几秒就陷入了睡眠。

    时间渐渐的消逝,很快就到了晚上,今夜正好是十五晚,月亮高悬在空中,给地上披上了一层银霜。墙上的时钟指到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床上的条子突然睁开了眼睛。

    只是白天被他抹上精血的那只眼睛,却在黑暗中,散发着血红的光芒。道上的人通常都叫这是阴阳眼,必须得是在孩子三岁的时候拿特制的药水反复浸泡,才能够形成。平常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光键时刻涂上自身的精血,可以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条子从床边上取出一条红色的鞭子缠在自己腰上,直接来到了院子中。如果有人在远处看到这一幕,也只是能够看到有个红点在空中漂浮闪动而已。

    院子里有一口井,看起来十分的古朴,但是里面却没有一滴水,即使是大雨天,这里也不会积水。这口井已经被条子家传承保护了近百年,一直都相安无事。

    瞪着眼睛观察了一番四周,发现根本没人之后,条子单手一副井沿,直接跳了下去。这井不是很高,也就只有三四米而已,对于条子这样的身手,只是一个缓冲,就卸掉了下坠的冲势。

    这井的下面竟然是一个不大的通道,站在里面,竟然一阵阴气袭来,条子的眉毛上瞬间就结上了一层冰碴。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理会这些,径直向着更深处走去。

    前方豁然开朗,是一个大洞穴,虽然没有一丝光亮,但是凭借着这只阴阳眼,条子仍然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

    空间呈半球状,靠近墙壁的地方,每隔三米,立着一个木桩,上面还挂着一些黑色的绳子。只有条子自己才知道,这些绳子,都是被人血染红的。

    听老爹说,在他太爷爷那一辈,这些桩子上,可都是绑满了货物。可是现在,却也只剩下寥寥几个了而已。

    空间的最中间,有一个青铜鼎,鼎内放着一块寒石,老爹说这块石头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直到现在仍然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寒气,帮助他们镇压货物。可是自从条子的老爹死后,他就总是觉得这块石头没有小时候那么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绕过青铜鼎,条子向前方看去,那里有三根离他最远的木桩。

    其中两个上,还被黑绳五花大绑着货物。

    而一直都被条子称作是货物的东西,竟然是两个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她们的脸上还保持着死前最后一刻的表情,其中一个很是安详,另一个,则是显得有些狰狞。而那个一脸安详的女人,身上的服装,看起来竟然像是民国年代的服饰。那个一脸狰狞的,更是夸张,看她的装扮,根本就不是近代的人。

    条子当然知道,那个女人,叫莲香,是清朝的女尸。

    而那个民国的,叫什么不清楚,是爷爷从外面带回来的,就放在了这里,留着以后应急的时候用。

    可是,这里本来应该有三个的。她们两个的中间,应该有一个叫做秋雅的明朝女尸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