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请听神明的话

神明的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门口不干净,地板上全是脏污凝固的血和细碎的肉块。

    房东赶紧提着水桶和拖把走出来收拾,一边收拾一边赔笑:“不好意思,我立刻打扫干净,你们别介意。”

    拖把在地上胡乱拖出一道道血痕,湿漉漉的布条沾着残余的碎肉,而更多的肉块被随意的扫进垃圾桶。

    场面太过恶心,在场女同胞忍不住呕吐,连见惯血腥场面的壮汉都忍不住脸色惨白,扶着墙强行压住涌到喉咙口的呕吐感。

    房东提着拖把和垃圾桶,无视在场众人难看的脸色:“你们听话点,我也不用辛苦地打扫地板。”

    他嘴上这么说,表情却很贪婪,目光从出现开始就没离开过垃圾桶里的肉块,说话时也忍不住吞咽口水。

    “年轻人就是不听劝,现在受到教训了吧?早就说过不要乱跑——要听话。”房东叮嘱了数次‘听话’,实际上巴不得所有玩家都违反规则。

    大厅里一共有九个人,此时全都冷冷地看着房东假模假样叮嘱完之后,提着装满肉块的垃圾桶迫不及待的跑上楼。

    大厅安静下来,一个青年忽然好奇询问:“房东要怎么处理那些碎肉?该不会是自个儿吃了吧。”

    众人一听,不由哆嗦,回想房东那吞咽口水的频率,十有八九是把那堆肉给吃了。

    可那是一堆人肉,就是碎成渣,本质也是人肉!

    只听另一道较为懒散的嗓音接着话茬说道:“你别学他那样不讲卫生,敢拿个垃圾桶装食材我劈裂你。”

    “……”

    哪来的人才?眼下这情况是讲卫生的时候吗?

    众人嘴角抽搐的看向说话的两个青年,两人的年纪应该是二十一岁左右,就相貌而言,典型俩小白脸。

    最先开口的金发青年穿着比较潮,模样特精致,像时下流行的流量明星。

    旁边是讲究卫生的青年,一头漆黑如墨的短发,软软的耷下来,安静的时候气质还挺温润。

    “这两人叫什么?瞧着挺淡定。”

    “谁知道?鬼知道。”

    “刚不是自我介绍过一遍,怎么没人记住?”

    瞎嚷嚷的是个肌肉男,可能他觉得在老年人、高中生、女人和小白脸的队伍里就属自己最强,所以时刻不忘找准机会试图当团魂。

    其他人懒得理他,刚见过两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得那么惨烈,谁有那耐心陪他玩儿?

    队伍中的高中女生忍不住开口:“现在要怎么办?”

    “怎么办?”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说道:“没听房东说的话?听话,只要听话就能活。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被绞碎成一团肉块,再被这里的鬼东西吃掉。”

    闻言,队伍里除了俩小白脸,其他人都感到无以名状的恐惧笼罩在头顶。

    半个小时前,他们一共十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这栋老式单元楼的大厅。众人一脸懵,全都以为是恶作剧,然后就听到机械的电子音在大厅回荡——【欢迎来到神明的游戏~】

    接着,那道电子音宣布了一些不明所以的规则就消声。沉默在大厅弥漫,队伍中一对杀马特情侣朝着大厅竖中指、吐口水,然后互相搂着走出大厅。

    刚跨出大厅门口,立即被不知从哪儿来的罡风给绞成了肉沫。血块、肉沫,铺天盖地洒得大门口都是,但诡异的是一滴血也没有溅到大厅里。

    门槛是一道分界线,线外血腥脏污,线内一尘不染。

    众人被震慑,再也不敢当成儿戏。

    “刚才的规则还有谁记得?”

    众人回头,看向黑发小白脸。

    没人开口,因为他们也不记得了,下意识愤怒、惊讶、恐慌,再经过一番血肉模糊的恐吓,刚才听到的内容早忘得七七八八了。

    金发小白脸:“高晏?”他喊的是黑发小白脸的名字。

    高晏穿着黑色长袖长摆衬衫,腰间一根皮带勒出劲瘦腰身。两条笔直大长腿蹬着一双军用登山靴,再加上一张高级小白脸,属于帅得让人合不拢腿的类型。

    肌肉男问他:“你想干嘛?”

    高晏视若无睹听而不闻,径直越过肌肉男,走到前台,伸出手按下放在前台的盒式录音机开关键。

    下一刻,机械诡异的电子音再次回荡在大厅。

    这回,所有人都听清了。

    【欢迎来到神明的游戏~】

    【新手场初级副本:观落阴。】

    【请在六天时间内找到神明的最后一双手臂。】

    【来自神明的仁慈:千手观音明明只有九百九十八只手臂,为什么要做欺世盗名之事?】

    【条例:请听神明的话。】

    【规则:请听神明的话!】

    【备注:请一定,要听从神明的话^^】

    【祝您早日通关,争取成为真正的神明,千万不要一不小心就死掉。】

    【温馨提示:注意不要太靠近污脏的东西,死掉的话,神明不负责。】

    最后两句尤为清晰,阴阳怪气的叮嘱更像是希望大厅内所有人都赶紧去死一样。

    联想刚才也是同样那副不阴不阳怪样子的房东,可以想见,除了同类玩家,其他异类包括神明都乐见于他们的死亡。

    规则中极其强调‘听从神明的话’,房东三番两次提及‘听话’。

    杀马特情侣就是因为不听从神明的话,擅自离开,才被绞成碎肉。

    “神明喜欢听话的好孩子。”道袍中年人冷着脸说道。

    高晏:“神明会草菅人命?”

    “那都是该死之人。”道袍中年人环视众人,说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游戏,之前还有两次安全度过游戏。”接着,他话锋一转:“我无惊无险,但跟我同个队伍的人全死了,因为他们不‘听话’。”

    闻言,其他人立刻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看向道袍中年人,希望听从这个有过‘丰富经验’的前辈的话之后,可以安全离开。

    道袍中年人隐隐成为队伍首领,目光有些晦暗的扫过高晏和他那金发小白脸同伴,接着说道:“幸好这是新手初级场的副本,时间宽裕,鬼怪不多,只要听话点,基本上大家都能活下来。”

    “‘神明的游戏’对于新手很大方,因为他们通常非常听话。首先我说下触发游戏的关键,寺庙、神像等,但凡与神有关的地方都会触发游戏,你们在进来之前应该或多或少接触到与神有关之物。”

    “游戏难度视玩家经验而定,我有过两场游戏经验,一直遵守规则。另外,高级玩家可以挑选低级场进入游戏刷经验,所以我是主动进入游戏的。”

    “你们都是新手,这本来是一场不会死人的副本。”

    新手场初级副本,偏偏开局就死了两个人,足见听从规则有多重要。

    大厅有些人慢慢相信道袍中年人的话,渐渐朝他靠拢过去。

    道袍中年人见状略微满意:“根据要求,在六天时间里找到最后一双手臂。神明的仁慈就是提示,提示我们找到千手观音的最后一双手臂就算通过游戏。”

    肌肉男问:“去哪找观音的手臂?”

    道袍中年人:“既然我们出现在这里,那就肯定在这栋楼里面。反正有六天时间,我们可以慢慢找。”

    队伍中一个女人问道:“现在去找吗?”

    道袍中年人:“趁天黑前,先熟悉环境,了解情况再说。这个副本名字叫‘观落阴’,那是一种来自闽南地区招魂见鬼的术法。‘观落阴’,一定会拜观音。”

    其余人点头附和,俨然将道袍中年人视为领导者,听从他的吩咐,分别上楼查探情况。

    除了高晏、金发小白脸和高中女生,三人站在原地没动。

    道袍中年人:“你们不走?”

    高晏靠在前台,盯着收音机看,闻言抬起头来看了过去,沉默几秒回答:“我们先熟悉大厅环境。”

    金发小白脸连连点头:“我跟着他。”

    闻言,道袍中年人突然就对两人失去耐心。

    两人在敷衍他,估计是打算私自行动。

    这类人,道袍中年人见多了,仗着有几分小聪明就以为自己是主角,把游戏当成个人秀舞台无视规则,最后下场参考那对开局就被秒杀的杀马特情侣。

    在死亡游戏里,道袍中年人根本懒得去捧这群年轻人的臭脚,他们吃到教训自然就会害怕。

    只是可惜,这教训吃进去,不一定有命反省。

    道袍中年人冷笑,不再劝说,权当俩小白脸是死人。

    他又看向那犹豫不决的高中女生:“你呢?你也看到那对情侣的下场,违反规则,立即绞杀,没有申辩上诉的机会。”

    高中女生犹豫着反问:“你不是说初级场副本不会死人的吗?”

    道袍中年人当即失去耐性,甩完袖子转身上楼:“作死的人,拦都拦不住。”

    他不想遇到这种爱作死的队友,自己死就算了还非得拖累其他人。出于好心提醒两句,既然全都不领情,那就剔除出队伍吧。

    道袍中年人冷漠地想着,丝毫不觉得在死亡游戏里随意将新手踢出队伍的行为有多冷漠。

    大厅只剩下三个人,高晏,金发小白脸和高中女生。

    金发小白脸:“妹妹别怕,哥哥保护你。”他还眨着桃花眼放电,勾引人未成年小妹妹。

    高中女生露出假笑:“小你妹啊死基佬,在姐面前勾搭,你家老公知道吗?”

    金发小白脸顿时跟见了鬼似的,蹬蹬两下退到高晏身旁:“宴哥,她——”

    “你觉得你不欠?”高晏瞟了眼他,直接打断反问。

    金发小白脸语噎,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小可怜。

    高晏一边绕到前台里边,一边说道:“你是该喊人家一声姐姐,再说你本来就有主儿,还到人跟前乱勾搭,你说你不欠吗?”

    他在翻找抽屉,速度挺快,最后他将觉得有用的东西都拿出来堆到桌上——两包焦糖味瓜子和一罐绿茶叶。

    金发小白脸低声嘟囔着:“她怎么知道我有伴儿?”

    高晏抬眸,目光落在他颈项上的红痕,那痕迹重得不像女人吮出来的。他左手无名指也有一圈痕迹,但凡细心点就能发现。

    高中女生穿着一套日系高中生制服,实际已经成年,实岁21。

    “我叫杨棉,穗海市人。专业金融分析师,爱好cos。”杨棉将额前的发丝撩到耳后,率先示好:“出现在这里之前,我刚好在穗海市的观音庙上香。”

    金发小白脸打量着杨棉,惊讶于她的年纪,因为他自己才19岁。如同高晏所说的,他真该喊她姐姐才对。

    “我叫宿江,申城人。在穗海市上大学,表演专业,刚出道没多久,目前粉丝不到一千的三十八线。”宿江大拇指往后指了指高晏:“他算是我房东,我们出现在这里之前,也是刚好在穗海市的观音庙上过香。”

    所以道袍中年人有一点没说错,触发游戏关键点就是神庙、神像等。

    眼下三人全都在观音庙上过香,但数量太少,所以不能完全肯定是上过香的人才被拉进游戏。

    高晏:“高晏,22,穗海市人。”他是穗海市人,老家却不是穗海市。“专业营销策划师。”

    杨棉把手臂靠在前台上:“你怎么知道我比他——”她指向宿江:“大几岁。”

    她一向脸嫩,穿着高中制服的时候,没人把她当成年人。单高晏眼睛毒,一眼看出她比宿江还大。

    高晏从录音机后面拎出一张学生卡递给杨棉:“你刚才按下录音机的速度太快,学生卡直接掉出口袋。”他在按下播放键的时候匆匆扫了眼,知道杨棉的基本信息。

    杨棉耸肩:“好吧,恭喜我没看错人。”

    高晏敲了敲桌,喊宿江:“把桌上的瓜子和绿茶收拾一下带走。”接着,他又对杨棉说:“组队?”

    杨棉肯定地点头:“组。”

    一个神队友跟一群猪队友没有可比性。

    宿江听话的抱起瓜子和绿茶包,一脸懵逼地盯着俩人看。虽然他智商有限,好在听话,不懂也不会瞎几把捣乱。

    高晏笑了笑,敲着桌主动开口解释:“最开始解释规则的东西不是这台录音机,录音机录下规则是因为杨棉在那东西开口前按下录音键。”

    也是那时候,杨棉落下学生证。这一幕,恰巧被高晏看到。

    而高晏看到就说明他在那一瞬间反应非常迅速,并注意到了某些脏东西。

    宿江恍然大悟,下一刻产生新疑惑:“那是什么东西在解释规则?”

    高晏退开两步,一把掀开身后的红布:“它。”

    红布被掀开,底下赫然是一尊没有手掌的八臂木制观音像。观音像法相庄严,唯独八只手臂自手腕以上空空如也,原先八只手掌全被砍断,断口平滑,极其诡异。

    观音菩萨一向是庄严慈悲的形象,偏偏在这游戏中成为一个邪神鬼怪boss。

    但不知为何,严穆的神明蒙上邪诡的面纱后,反而增添了十分的恐怖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