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但你太过可爱

重回九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997年夏,R市即将迎来一场大雨,灰色的天幕中,闷雷声拉得凄厉。

    一群八.九岁大的孩子站在屋檐下,惊慌失措地看着大院儿中央。

    “我叫你犯错,小兔崽子,打碎这么多碗,老子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九十年代大院里长了葱茏一簇黄荆条,杂货铺老板郑春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他折了一根最粗的黄荆条,一下又一下狠狠抽蜷缩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双手护着头,脸颊埋在手臂之下,黄荆条抽在他腰间,他身体颤了颤,依然一言不发。

    “出声!老子让你倔!”郑春气急了,粗声粗气边打边骂。打一个不出声的木头桩子,显然不但没能使他消气,还让他更加愤怒。

    郑春的凶悍让屋檐下一群孩子吓懵了,有人抽泣着小声说:“要不我们承认吧,他会不会被打死啊?”

    孩子们中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小男娃叫孙小威,他的脸色最白,闻言连忙否决:“不行!谁都不许说,不然我要他好看。”

    “可是……他流了好多血。”

    这样一句话吸引了所有孩子的注意力,大家望过去,果然见那个少年蜷缩在碎瓷片之上,不合身的短打夏衫被鲜血浸湿,在地面留下浅浅血痕。

    他竟是在碎瓷片上挨打!

    孙小威抱着足球,脸色煞白。

    他中午得了新足球,于是带着大院儿的孩子们一起玩。没成想足球飞出去,砸在少年搬货的小推车上,于是新碗碎了一地。

    哗啦啦的碎瓷声惊醒了在杂货铺打瞌睡的老板郑春,他出来质问是谁干的,孙小威手一指运货的少年,郑春二话不说就开始打人。

    那高高瘦瘦的少年被郑春一脚踹倒,正好躺在瓷片上,两指粗的黄荆条抽着皮肉的声音让人胆寒。

    孩子们躲在屋檐下,身体发颤,胆子小的已经在哭了。

    孙小威咽了下口水,更加坚信不能说。虽然自己家境好,郑春不敢打自己,可是如果承认了,回去也免不了被爸妈一阵教训。

    而且……

    有人低声道:“他被打竟然不说话。”

    灰蒙蒙的天空下,连低哼声都没有,少年蜷缩着,空气中只有抽打的声音,谁也看不见他的表情。

    孙小威一时胆寒,心想这是个什么能忍的怪物!都快叫人打死了,竟然也不喊痛求饶。

    郑春吐出一口浓痰在少年身上,咒骂道:“妈的晦气!”

    到底不能把人打死,郑春骂骂咧咧完了,踢了少年一脚:“起来把东西收拾好,明天我就去找你舅妈……”

    终于打完了,孩子们纷纷松了口气。

    他们被这场景吓呆了,现在才看到屋檐下还坐着一个额头磕破被殃及的小女孩。

    轰隆一声雷,竟是下雨了。

    七月燥热,蝉鸣起起伏伏,小女孩姜穗放下了捂着额头白白嫩.嫩的手指,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

    她眸中有片刻茫然,看着自己小小肉嘟嘟的手掌,还有眼前熟悉的大院儿,有一瞬分不清今夕何夕。

    直到姜穗看见了地上蜷缩的少年。

    她坐在屋檐下,空气的冷沉似乎维持了许久,少年缓慢地放下了护着头的手臂。

    这一年他十二岁,又高又瘦,他眉骨上一道浅浅的疤,唇色很淡。

    少年咬肌鼓起,极力在忍痛,在所有孩子又畏又怕的注视下,他缓慢地爬了起来。

    姜穗呆住了。

    这是?驰厌!

    一九九七年的驰厌!

    额头上酸胀的疼痛让姜穗知道自己没有在做梦,她在医院午睡一睁眼,竟然回到了自己九岁这年!

    大雨倾盆而下,狂风大作,姜穗感受到自己心跳不断加快。

    雨水打在少年身体上,他身子趔趄一下,很快稳住了,然后朝着屋檐下一群孩子看了过来。

    驰厌眼睛极黑,像一滩没有晕开的墨。这样浓烈的眉眼颜色,让他的长相偏阴冷,黑黢黢的眼珠扫过孩子们,所有人身体都颤了颤。

    孩子们低下头,不敢看他眼睛。

    孙小威对上他的目光,有一瞬甚至以为他会过来揍自己。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看了一圈他们所有人,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蹲下捡破碎的瓷片了。

    这样冷淡的反应,在呼呼的风声中有些尴尬。

    所有孩子被大雨阻挡了脚步,不敢往家跑,只能在原地看着少年清理破碗和瓷片。

    雨声哗啦啦的,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的衣裳。

    驰厌面无表情,碎碗一共坏掉了二十来个,然而郑春没有给他扫把,只让他赤手捡。他速度很快,如果不是伤口在流血,刚刚的毒打更像是一个错觉。

    瓷片飞溅,他一路捡到了屋檐下,孩子们纷纷避开,脸色各异。

    驰厌也不抬头,直到一只小小的手摊开在他面前。

    他抬头看,对上了一双略带粉晕的桃花儿眼。

    面前的小女孩鼻青脸肿,额头还破了皮,面上青青紫紫,看不出原本模样。她掌心好几块碎瓷,是刚刚捡起来的。

    驰厌心中冷哂,他拿走她掌心的碎瓷,手腕轻轻一转,碎瓷划破了她掌心。

    尖锐的疼痛让姜穗猛然缩回了手,她抬头,少年已经推起推车往杂货铺方向走了。姜穗痛得吸气,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是驰厌啊。

    不管是年少还是后来,似乎都不待见自己。

    她捏紧掌心,想起驰厌弟弟曾经说过的话。

    “我哥不喜欢你,所以他不对你笑,不和你说话,看见你就皱眉。但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穗穗。”

    他还说:“你别介意我哥的臭脾气,他年少吃了太多苦,又孤独,你原谅他吧。”

    其实哪里谈得上原谅不原谅,姜穗和驰厌人生并无多大交集,最尴尬的是,如果时光没有倒退回1997年,她明天就该被迫嫁给驰厌弟弟驰一铭,也喊驰厌哥了。

    回到了1997年,不用嫁给驰一铭,姜穗意识到这个消息心情竟然晴朗了不少。

    耳边传来孙小威刻意凶巴巴的声音:“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你们爸爸妈妈,特别是女生,女生都是告状精!”

    男孩子们赞同地点头,大院儿女孩子少,加上姜穗一共才三个,她们委屈地鼓了鼓腮帮,在孙小威的威胁下勉强同意了。

    有人心虚地说:“那个哥哥,伤得好重啊,流了好多血。”

    孙小威抱紧了足球:“反正你说出去,你爸妈肯定要打你,足球是我们一起玩的。还有……那个男生,他不会说出去的。”

    七月闷热的空气中,姜穗听见孙小威一字一句地说:“我见过他,他半个月前才搬过来,没有爸妈,他舅妈也很讨厌他,没人会帮他。我还见过他翻垃圾桶捡东西吃!他说出去也没人相信的!”

    孩子们瞪大眼睛一阵唏嘘,姜穗抬起脸,轻轻皱了皱眉。

    她记忆里关于驰厌的事情太少太少,只知道这个人的未来。

    未来R城没人不认识驰厌。

    这年夏天,贫瘠、燥热,空气中充满了清浅的草木清香,这群干了坏事的孩子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招惹的瘦弱少年,在未来是个叱咤风云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白手起家,八面玲珑,连市长都对他敬畏有加。

    往往摸爬滚打起来的男人,才是世上最锋锐的剑。

    后来的驰厌黑黢黢的眼很少有看她的时候,可每次他的注视,都让姜穗一阵不自在,以至于她从不愿探究他的过去和性格。

    可没想到时光猝不及防倒退回了九七年,他的境况竟然这样糟糕。

    雷声一阵接一阵,夏天雨水最充沛,不远处家长打了伞来接自家孩子。孩子们一个个被领走,姜穗怔了怔,眸中多了一丝期盼的亮光。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三十多的憨厚男人穿着雨靴跑出来了。

    “穗穗!”他焦急地跑过来。

    姜穗眼中染上泪意,她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健康的爸爸了呀!

    姜水生手上还沾着面粉,一看女儿的狼狈,连忙道:“额头怎么了,穗穗痛不痛,爸爸看看。”

    他抱起来姜穗,姜穗抱住父亲脖子,泪水努力咽了回去。

    她如此感激时间倒退!

    江水生还没有得肝硬化,她终于来得及拯救他。

    姜水生笨拙地说:“穗穗莫哭,爸爸带你去看医生。”

    姜穗哽咽道:“不看医生,我没事,爸爸,我们回家吧。”

    “好好,回家。”

    姜水生一手撑着伞,一手抱着女儿回家。

    姜穗没有提出下来走路。

    她四肢的敏.感疼痛,这是她九岁的身体,稚弱不协调,走路都容易左脚绊右脚摔倒,所以身上常年带着伤,一张小脸鼻青脸肿。

    激素失调这病后来才会好。

    大雨路上湿滑,如果姜穗自己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就摔晕了。

    她被姜水生抱着,父女俩路过郑春的杂货铺时,听见了里面骂骂咧咧的声音。

    姜穗抬眸看过去,少年单薄的身影在夏日黄昏的暴雨中看不真切。

    他像一支高瘦的老竹,沉寂无声,似乎能吞咽世上一切欺辱。

    姜穗趴在父亲肩上,遥遥听见郑春粗鄙的骂声。

    她感受着掌心的刺痛,怔怔出神。

    她印象中只有他风光冷傲的模样,可原来这个后来坏脾气的大人物,命运最先教会他的人生百态,原来是残忍和孤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