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福宝的七十年代

第 1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章没人要的福宝

    聂老三媳妇不想要福宝了,这是平溪生产大队热议的闲谈话题。

    一到了吃饭的功夫,村里老头老太太年岁大的妇女都过去生产大队前头水井台上,端着个老瓷碗,吸溜一口稀粥,顺嘴插几句话。

    有人就可怜了:“可惜了福宝那孩子,模样长得真俊,聂老三媳妇怎么就不要人家了!”

    还有的说:“早说不要啊,那还不如我们抱了,养到现在,也养熟了!”

    也有点连连摇头:“福宝这孩子,别看叫福宝,其实命苦,在聂老三家劈柴做饭的,还不落好,天天吃得跟猪食差不多。”

    聂老三媳妇这几天一直闹腾,去生产大队长陈有福那里闹腾,寻死觅活的,说不解决这个问题她就吃喝拉撒都在生产大队,所以现在是没办法了,真不要了。

    福宝本来并不是聂家的孩子。

    平溪生产大队紧靠着大滚子山,大滚子山上有一个尼姑庵,没解放那会生产大队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去山上烧烧香拜拜佛的,捐一点香油钱,求个平安,也有的羞答答地求个姻缘。

    解放后,尼姑庵冷清了,庵子里的尼姑跑了一些,还留下一些,守着清贫过日子。

    一直到前几年,公社里说是要整改,破处封建迷信,尼姑庵自然是要破除的四旧,就把尼姑庵给砸了。

    可是尼姑庵砸了,里面的尼姑怎么办?

    公社里的人就派人去说了,说得把尼姑们都清出去,愿意回家的就回自己家还俗,不愿意回的,没处可去的,政府给你们想办法安置一个家。

    安置一个家的意思其实就是给她们嫁人。

    下面生产大队那么多没媳妇的老光棍呢,把尼姑嫁给他们,不正好?

    本来这是一件好事,尼姑们羞答答的,有要回家的,也有没家可回,就被公社里分配嫁了人的。可偏偏庙里头不光有尼姑,还有一个小娃娃,尼姑庵里都叫她福宝。

    谁也说不清福宝是哪里来的孩子,有人说是尼姑和别人私通生下的,也有说是在山里捡来的。

    小娃娃福宝还不满周岁,长得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特水灵,胖嘟嘟的惹人爱。

    尼姑们很疼这个孩子,说不把福宝给安置了,她们就不走,不嫁人。

    政府的人私底下讨论,说让尼姑带着孩子嫁人,说出去不好听,得另外找人收养,于是就放出话来,谁家要收养这个孩子,今年给家里多记一百个工分。

    平溪生产大队的人就眼红了,抢着要收养这小娃娃。

    最后一通抢,结婚了好几年没孩子的聂老三抢到了,不但给家里凭空一百个工分,还多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

    谁也没想不到的是,这小娃娃来到了聂家没多久,聂老三媳妇就怀孕了,肚子挺着老大,十月怀胎落下来一对龙凤胎,喜得聂老三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不过聂老三家自打有了这双胞胎,日子就吃紧了。聂老三媳妇奶不够,得好好补,两个孩子也喂点白米白面的,这么一来,开销就不少。

    偏偏那个福宝还特别能吃,听说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能吃一大海碗的粥,比她弟弟妹妹加起来吃得都要多。于是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大人,五口人,还有个能吃的福宝,光凭聂老三自己上工的那些工分怎么够?一来二去,日子吃紧得厉害,渐渐地都要揭不开锅了。

    聂老三就琢磨着,养自己孩子受累那是应该的,可是养尼姑生的孩子,凭什么?聂老三媳妇也不待见那孩子,三不五时地骂那福宝,说你算哪门子的福宝,就是尼姑生下的野种,也配叫这个名字!那么能吃,别是个饿死鬼投胎吧!

    她让福宝干活,喂鸡剁菜拾柴火,家里的事都让福宝干。

    说起来那福宝也是个好性子,聂老三媳妇这么使唤她,她也不恼,才五岁多的孩子,每天鸡一叫就爬起来,用个小手拿着一尺长的大菜刀剁菜喂猪,喂猪了还要去山上找柴火。

    福宝晚上回来,家里只剩下剩饭了,聂老三媳妇直接泼一瓢凉水搅和搅和,就给福宝吃。

    福宝不懂好赖,小小的娃还特能吃,一看有东西,饿得抱着碗就吃,一边吃还一边笑得甜,周围邻居看到了,都摇头叹。

    一百个工分,一百个啊!就这么糟蹋人家孩子?

    可就算这样,聂老三家也不想要这孩子了。

    “我听说,聂老三媳妇说福宝这孩子有古怪,说是尼姑庵里生下的孩子,不吉利。”村头的王富贵媳妇压低了嗓子神秘兮兮地说:“聂老三家的生金有一次推了福宝一下子,谁知道福宝没摔倒,他自己倒摔了个跟头,直接磕垒鸡窝的砖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聂老三家那对龙凤胎,男孩叫生金,女孩叫生银,那都是人家聂老三在公社里找文化人儿起的好名字。

    生金和生银现在四岁了,生金被宠得不会干活,就知道吃,生银懂事一些,乖巧,讨人喜欢,小嘴儿特甜。

    老光棍陈有粮听了,纳闷了:“这也行?真的假的?这么邪乎?”

    王富贵媳妇见大家都竖着耳朵听一脸感兴趣,就来劲了:“可不止这些呢,你们都不知道吗?就那个福宝,邪乎着呢,上次她在山上捡到一个甜瓜,自己饿,吃了一半,带回来一半,被聂老三媳妇打了一顿,说那么小的人儿自己偷偷吃一半。结果他们一家子吃了那半个甜瓜,晚上都闹肚子了,就福宝自己没事!”

    这话听得大家都皱起眉头,稀罕地看着王富贵媳妇:“咱只知道聂老三家闹肚子,不知道是为了吃瓜?这福宝是不是使了什么坏?”

    王富贵媳妇:“谁知道,反正这孩子邪乎,聂老三家媳妇现在说什么也不想养这个孩子了,说累赘!”

    旁边正拿着针纳鞋底子的胡奶奶听了这个,嗤的一声笑了:“净胡说八道去吧,我看福宝那孩子挺好,怎么就邪乎了,这就是人心把人往坏里想,就处处看着人不好!”

    这话说得……大家全都看向胡奶奶:“胡奶奶,你又知道啥了?你见多识广,给我们讲讲呗!”

    胡奶奶在平溪生产大队可是个有见识的老人,她年轻时候去过省城里见识过大场面,后来回到生产大队,嫁了丈夫是个退役军人,在生产大队就有威望,这些年男人没了家里不如之前了,但是生产大队里依然人人都敬她几分。

    胡奶奶看到大家都望向自己,把针往头发上一别,咬断了线,这才慢悠悠地说:“你们说,聂老三媳妇嫁到咱们生产大队十年了,肚子一直没动静,怎么现在突然就有动静了?怎么福宝一来她就怀上了?”

    大家一愣:“为啥啊?”

    胡奶奶:“这都是福宝招来的,是福宝的福气,给聂老三家送的龙凤胎。”

    大家都惊了:“这样?”

    想想,好像也是的,福宝一来,聂老三家日子当时曾经红火过一阵,之后很快他媳妇肚子吹气一样大起来,就生了个龙凤胎。

    胡奶奶笑:“依我看,福宝是庵子里的孩子,有灵气,人家起了个名字叫福宝,那就是有福气!”

    这话说得好像在理,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生产大队长陈有福过来了。

    他看到大家,笑着说:“胡奶奶也在啊,我正说呢,回头得开会,和大家讨论个事。”

    陈有粮是陈有福的堂哥哥,都是一家子出来的,不过混得天差地别,现在听到陈有福这么说:“什么事啊?”

    陈有福有些无奈:“还不是聂老三家的事,聂老三媳妇死活不要福宝了,说福宝能吃,费粮食,不要她了。”

    大家一听,都撇嘴开了:“一百个工分他吞进去了,说不要就不要?”

    陈有福也无奈:“她说再让她养福宝,就让福宝睡门外头去,咱们生产大队是公社里的先进生产大队,怎么也不能出这种事,所以我琢磨着,看看生产大队里谁家能收养福宝,不至于说把个孩子扔外头。”

    关键这事传出去不好听,到时候公社里知道了骂的话还是骂他这个大队长。

    大家听了,面面相觑,王富贵媳妇打趣陈有粮:“你娶不到媳妇,不如领个闺女回去?胡奶奶说了,人家福宝有福气!”

    陈有粮赶紧摇头摆手:“我可养不起!什么福气不福气的,不如粮食来得实在!”

    他多少听说过,知道那个福宝还挺能吃的,要不然聂老三家媳妇她也不至于非要把个已经干活的孩子扔出去。

    现在这年头,谁家不缺粮啊,一年到头挣工分,分到那些粮食都得精打细算免得青黄不接饿肚子,平白养个娃的事,他反正是不干的。

    陈有福看大家这反应就知道,叹了口气:“算了,晚上去我那里开会,讨论讨论这个事。”

    他怎么也得想办法找出一家人来收养福宝。

    要不然,今年的先进肯定没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