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其他类型 -> 我有九条尾巴好刺激

猫钢琴(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谢情觉得有人要杀掉自己。

    半夜突然被关掉的空调,鱼缸里莫名消失了的金鱼,还有厨房里总是变幻位置的刀具。

    转动轮椅到了厨房,空荡荡的走廊里,轮椅摩擦大理石地面的沙沙声格外鲜明。谢情按动扶手走近厨房里面,然后就停止了一切动作。

    他在看刀架上的刀。

    菜刀的位置又变了。距离昨天他摆放的位置偏移了一毫米。所以到底是谁?他想做什么?

    “砰!”门外,巨大的敲门声打断了谢情的思考。他还来不及出去,就听到隔着不太厚实的门板,门外的青年正在不满意的嘟囔,“什么年头了还有人订阅纸质报纸,一个月三十块钱的订阅费都不够我跑腿一趟的。”

    “行吧,残疾人就是有特例。啧。”说完那个人就走了。

    谢情没有立刻出去。

    他知道这个人是附近报刊公司的送报员,因为他习惯纸质书籍又是残疾人,所以每天不得不特意跑一趟单独给他送来。

    打开门,一股热浪猛地冲了进来。的确,这种鬼天气还要出门,换成谁都会忍不住抱怨。

    谢情艰难的低下上半身将地上的报纸捡起。背面社会新闻里,又有一例男子突然在家中死亡的消息。

    “最近世界各地天气骤变,华北各区域已经亮起高温红色预警,请各位市民千万至于避暑降温……”

    谢情看着上面的字,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因为他和别人不同,自从车祸失忆之后,他根本感受不到温度的变化。

    而翻到报纸的另外一边,内页的怪谈版面却刊登了另外一则死亡新闻。

    帝都某高中,一个班级三十个学生竟然在同一天用不同的手法自杀了。

    其中有一条细节,最后一个死的学生,是死在了帝都飞机场的厕所里。距离他定好机票的飞机起飞时间还有五分钟,他却把自己关在机场候车室的卫生间里,浇了一身的白酒,用打火机点火自焚了。

    就像是中邪了!

    绝大多数人看到这条新闻的感觉应该都是这个。可谢情却觉得,这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就像他现在,谢情猛地将厨房门一把拉开。果不其然,刀架上面的刀又比方才偏移了一毫米。

    他的屋子里一定有人,并且想杀掉自己。谢情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从后面闪过,谢情还来不及反应,头部就重物狠狠地敲中。

    “欢迎进入游戏《好刺激》,聪明的头脑可以获得永生。”

    这是谢情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个地方,甚至换了一个身份和名字。

    “现在是1995年8月21日,我是帝都二小的老师,一周前,我的学生姜雀失踪了。”

    “我不相信他会这么消失,所以我带着儿子来到这个据说是他生前最后到过的旅馆,想要寻找真相。”

    陡然响起的旁白凭空把陌生的记忆灌输在脑子里,谢情强行忍住令人反胃的突兀感,终于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同时他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所在地。

    有点像是那种国外流行的私人别墅酒店,楼的模样也是哥特风格的古堡。

    谢情低头,看见手里的卡片上有一行稚嫩的字。

    老师,我和爸爸说了你给我建议。爸爸决定全家一起去旅游,他这两天都没有喝酒,我和妈妈都很高兴。明天就会出发,等我回来会给老师带礼物的。

    姜雀

    九五年,这个时候,手机还是奢侈品,传呼机和公共电话亭才是大家出门在外最常用的通讯工具。

    谢情第一时间反映出自己在报纸上看到的科普,与此同时,周围的嘈杂的声音也让他的头脑彻底变得清醒。他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是站着的。新鲜又陌生的感觉并没有令谢情清醒,反而更加谨慎。

    “别担心朋友,这是神给你的奖赏。”

    “神是谁?最新款式的绑架犯吗?”谢情不冷不热的怼了一句,毕竟他来的方式可不那么光明。

    “你以后会知道。”可这个声音却并不像解释,反而很快的换了话题。

    他自称是系统,并且快速把谢情现在的情况讲解了一遍。

    他被选中成为逃生游戏内侧成员。只要能把游戏通关,就可以将奖励带回现世。不管是顶尖的功法天赋,还是富可敌国的财产,包括他已经站不起来的腿都可以回复原状。

    前提是,要活着出来。

    游戏一旦进入,非死不可退出。游戏难度会越来越大,相应的每次进入游戏的准备时间也越来越长。当然了,奖励也是越来越诱人。

    可惜选人方式十分霸道,强制进入,并不给人选择的机会。

    不管有多少疑问,还是要先应付过去眼前的这关。谢情很快冷静下来,紧接着,他的脑海里陡然多了几行字。

    逃脱方式:解锁故事线找到真凶,或者成功存活七天。

    游戏奖励:离开游戏之后,你将获得扮演角色身上的特有属性。

    谢情看了一眼这个角色的特性,十分意外。

    属性:金玉良言【你说的话会给人带来人生路上的重要启示】

    亲和力【动物和小孩会十分喜欢你】

    再把任务栏往下拉,发现最后有一行小字。

    备注:不要OOC,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也就是说,他在整个任务期间不能违背任何老师这个角色会说的话。不,还有爸爸。

    低头看了一眼身边拽着自己裤腿,只到他腰那么高的小男孩。这个就是他这次逃生游戏里的儿子——栖夏。

    看见谢情盯着他看,栖夏也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十分痞气的笑容,“爸,你挺时尚啊,可别是个妈妈吧!”

    谢情顺着他的眼神看,陡然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九条毛茸茸的尾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体上的变化让谢情越发觉得疑惑,但是栖夏明显要更加适应,反而牵着谢情的手就往里面走。

    “爸你别担心,现实版的密室逃生,多刺激的事儿啊!”

    谢情没说话,小孩嘴里不停。“放心,你儿砸我门清儿,玩过的密室多了去了。帝都之前那个号称五人逃生的密室你听说过吧!就是我破的。”

    “怎么样啊爹地?要不要在游戏之后和我来一场浪漫的约会?”

    这语气明显是把谢情当成小姑娘了,毕竟这个游戏会强行改变人的外貌,让他看起来更符合人设。

    谢情想了一会,也学着小孩亲昵的样子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行啊,只要你别介意我掀开裙子比你大。”

    栖夏:……

    谢情推开旅馆大门,游戏正是开始了。

    没有脑补的恐怖氛围,旅馆内的氛围格外温馨。大厅里坐着不少人,他们似乎在交谈着什么,其中的孩子发出巨大的笑声。

    老板注意到他进门,赶紧过来,先把钥匙给了谢情,然后多嘱咐了他一句,“晚上尽可能不要出门,因为对面的山上是围场,万一撞见猛兽,可是会有生命危险。”

    “多谢。”老板慈眉善目,谢情和他聊得开心。可栖夏却忍不住四处看。

    他觉得谢情在做无用功,一般密室逃生类游戏,老板这种npc只有最开始主动说的那句才是信息,后面的都是机械的设定。就算聊到天荒地老也没有卵用。

    大厅里这么多人,肯定有一个会提供更直接也真正有效的信息给他们。

    这么想着,栖夏主动挣脱开程欢的手,往打听休息区跑去。

    说来也巧,他刚有动作,沙发哪里的一个小女孩就注意到了他,直接朝着他问,“你看我做什么?”

    “我看你好看啊!”栖夏哄人话顺口就来,那小女孩听完也笑了。

    “我知道你看我好看。”四五岁的小女孩正是可爱的时候,再加上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就更显得唇红齿白,招人的要命。

    栖夏笑眯眯的点头,试图和她套关系。然而小女孩却跑回爸妈身边拿出一个相机递给他,“你给我们一家拍照吧!”

    看来这张照片就是线索了,小孩下意识想要答应。可还没接过相机,就被谢情拦住了。

    “我们要先去放行李。”

    小女孩很执着,举着相机的手不放下。

    谢情态度却更加坚决,小女孩犹豫了一会,看向栖夏,“你一定要来找我哦。”

    栖夏想说好,结果却被谢情直接捂住嘴带去了楼上。

    “那张照片可能是线索,你到底会不会?”谢情两次阻拦让栖夏觉得火大。

    然而谢情却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压低嗓子对他说,“别回头,你用眼角余光看地面。”

    什么意思?栖夏下意识照做,可紧接着就吓得打了个哆嗦。

    没有影子!不仅是那个小女孩没有,她的父母、还有公共休息区的其他人都没有!

    是厉鬼。

    栖夏咽了咽口水,脸色顿时白了几分。与此同时,他也终于反应出来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也听过引导之后才进入游戏的,知道每次游戏会有十个人一起进入。他和谢情是一组,剩下的多半也是三、二组队。可实际上,他从进入旅馆之后,就至终都没有看到其他人。

    栖夏有种感觉,会不会那些人就和刚才的自己一样,在给小女孩一家拍照之后,就出事儿了?回忆了一下公共区域坐着的人数,除了小女孩一家三口之外,还有四个人。一个是一家三口,另外还有一个单独的小男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栖夏总觉得那小男孩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看,眼神格外怨毒。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不过是个逃生游戏!栖夏在心里安慰自己。可在和谢情道谢之后,到底还是沉默了下来,不如之前话多。

    一楼和二楼之间的距离并不长,老旧的木制楼梯随着脚步发出有节奏的嘎吱声。

    栖夏屏住呼吸,心里说不出的恐惧感变得更加强烈。

    “别害怕,进了房间就好了。”他试图和谢情说话来让自己冷静。

    可谢情却默不作声的推开属于他们的房间门,平淡的回答了一句,“未必。”

    栖夏:爸,你这时候真的可以不用这么诚实。

    就这样,谢情和栖夏顺利进入了卧室。

    房间非常的陈旧,可却一尘不染,干净到了就连被子都有医用消毒水味。可实际上,正常的旅馆不会这样,会有这种味道的,一般都是医院的病房。

    “你都不害怕吗?”到了这种时候,栖夏也无法在继续保持之前的老油条人设。

    然而谢情却没有回答。

    “那一起检查一下房间?”栖夏提醒谢情。

    然而谢情依旧没有动作,倒像是在原地发呆。

    真是个怪人。栖夏只能自己动手。他仔仔细细的的把房间检查了一下,没有活板门,镜子不是单面镜,更没有任何能够偷窥房间里的途径。而且房间的隔音做得很好,窗外的景色更是轻而易举就能让人放松。

    可栖夏却始终觉得十分别扭。他总觉得,窗外好像有人在看他?

    栖夏敏感的回头,却只看到窗台上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他走到窗边,够不到。

    小孩的身体就是麻烦!他搬着凳子站上去,却发现窗边摆着一个猫碗。

    做得很精巧,可里面的东西却令人连连作呕,是半只被咬烂了的死老鼠。这是在暗示什么?

    他从窗户上跳下来,想要和谢情说这件事,却发现谢情站在另外一面的窗户旁边似乎在看着什么。

    “你在干嘛?”

    “你要看吗?”谢情转头问他。

    “看……看吧?”不知道为什么,栖夏觉得谢情说话的语气有点诡异。不过还是点头了。

    谢情招手叫他过来,然后用一个很亲密的方式把他抱了起来。

    栖夏顺势搂住他的脖子,扭头往下看。

    很普通的画面,一个小孩在院子里拍皮球,仔细看去,还有一只断了尾巴的黑猫正蹲在那里看着他。应该是在哪里受了伤,猫的尾巴一直不停的流着血,可小孩却像是看不见一样,甚至开始唱歌。

    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栖夏相对谢情说,你靠窗户近一些。可这一次却是谢情先开口和他说话,“仔细看,特别精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