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虫虫书吧 -> 都市言情 -> 我下边有人

第一章 死了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世上有一种可怕的生物叫做“丈母娘”,李易以前倒不觉得,但今天却是见识到了。

    和女朋友杨菲菲恋爱三年半,当然是一直瞒着家里的,今天却突然接到丈母娘的电话,要和他谈谈。

    李易特意和同事调了个班,换上了最好的一套衣裤,还特意剪了个头发,隆重的相亲一样。

    “我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可就菲菲这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娇生惯养的,怕是没少惹你生气吧?”

    丈母娘打扮的很年轻,语气也柔和客气,不过李易还是从那话里听出了不同的滋味——其实想想,她能单独叫自己出来,而不是让女儿带自己去家里,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没有,菲菲很好的……”李易当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向丈母娘告状说她女儿的刁蛮。

    “对了,听说你是个孤儿?”丈母娘很快转换了话题,“可怜见的……现在年轻人的工作可不好找啊,没有父母帮衬,别说在城里买车买房了,自己生活都困难……”

    “我有工作的……”李易有些心虚,已经没有多少自信了。

    “哦,对了,听说你是在养老院当护工?”丈母娘又说,“男护工可不多见,工资应该不低吧?一个月过万吗?八千总有吧?”

    李易艰难的摇摇头,三千五的数字是不好意思报出来的。

    “呵呵,年轻嘛,总归将来会慢慢好起来的。”丈母娘淡淡的笑着,“就比如菲菲吧,上个月实习结束,本来说是要留在实习的五院的,可金来药业那边说什么都要挖人过去,底薪开到一万五,奖金还另算,呵呵……”

    李易感觉胸口有点闷,杨菲菲和自己是同校同学,不过她是临床医学,而自己是护理学。自己早她一年毕业,但前途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而李易并不是因为当初考不上临床医学系,相反他的高考分数还要远比杨菲菲高得多。李易之所以学习护理,更多的是因为当年孤儿院的老院长。

    老院长姓白,得了阿尔茨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痴呆。李易高考前去看望的时候,女护工搀扶不动有些微胖的老院长。不过等到李易毕业去了养老院的时候,她已经瘦了,而前不久去世的时候,更是瘦得不到九十斤……

    “其实我也不是反对你和菲菲在一起,可当父母的总希望女儿将来能幸福。”丈母娘依旧一脸和蔼,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十分明白,“行了,你再想想,我先走了。服务员,买单。”

    李易哪儿能真让她买单?抢着付了钱,把她送到门口,看着她穿马路去对面取车,李易却感觉炽烈的太阳都暗淡了。

    说不上痛苦,只是一股无力感,作为孤儿,李易内心中难免存在着自卑,当初和杨菲菲在一起的时候,李易就缺乏足够的底气,内心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也许的确不合适吧?或许她也后悔了?不然她决定不留在医院,而是去医药公司上班的事情,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呢?至于说她母亲来找自己的事情,李易不信她会不知道,不然她母亲哪儿来的自己的电话?

    这样也好,总好过将来真正在一起了,被她家人,被她自己嫌弃的好。

    李易这样想着,却见已经走到路中间的丈母娘,突然直愣愣的站住了,就那么一动不动,如同脚下生根一般。斑马线已经变了红灯,而远处,正有一辆公交车飞奔而来……

    城市里最疯狂的司机,绝对不是私家车主,也不是苦巴巴的的哥,而是那些开大公交的家伙,因为他们不怕!不怕撞伤撞死人,反正有公司兜着!特别是那些年轻司机,恨不得将公交开出漂移的感觉来。

    所以,这辆公交车很快,并且司机还打着哈欠,就一个哈欠的功夫,车已经到了近前,等到年轻司机看到路中间竟然有人的时候,赶忙一脚刹车,却还是有一道人影被撞飞了出去……

    ……

    李易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四人间的病房里灭着灯,还能听到旁边床位上的鼾声,以及弥漫着消毒水和脚臭味的污浊空气。

    “你这个情况是应该住ICU的,不过一天八千块的费用,她家不愿意承担。”

    李易茫然的看看床上躺着的“自己”,再扭头望望声音传来的方向。

    “院长?”李易惊喜的叫道。

    白院长站在窗台旁,依旧是那么一副威严而不失慈祥的样子,不过面相却很年轻,如同李易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

    “傻孩子,看到我有什么高兴的?”白院长说道。

    李易傻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她已经死了,接着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自己”,顿时明白了。

    “后悔了吗?救她,不值啊。”白院长说道。

    “没什么值不值的。”李易苦笑一声,“你教过我,舍己救人是好品德。”

    “倒是我的错了?”白院长说道,“傻孩子,本来该死的是她,不然她怎么会突然在路中间犯癔症?”

    丈母娘当时的确有问题,好好的人,走到路中间却突然站住了,似乎故意等车来撞一般。

    “你本不该死的,不过你救了她,就要一命换一命。”白院长说道,“可谁让你是我的孩子呢?所以我求了个人情……”

    白院长说着,忽然一把抓住李易的胸口,把他举了起来,如同牵着一个气球一般轻松,两步走到床头,猛然把他对着床上的李易按了下去。

    李易仿佛突然被人按进了水里,他感觉窒息,感觉胸闷,感觉眼前失去了光线。他试图奋力挣扎,却又如同陷入梦魔一般,全身都不听使唤。

    忽然他又如同被人拽出了水面,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深深一口气吸进肺腑,发出“嘶呼”的鸣音。

    脑袋恢复了清醒,李易转头张望,却愕然发现,病房门口,白院长微笑着对自己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身影却越来越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